观察者网

王若愚:一封关于军嫂的信引热议背后——军嫂形象与价值的时代变迁

2018-02-04 09:02:0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这几天,一封关于军嫂的信刷爆了军人军嫂的朋友圈。这封信,在受到很多媒体及大部分军嫂点赞的同时,也有一些人以军嫂身份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意见。

其实,这封信和家属的回复背后,折射出的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军嫂的地位、形象、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巨大变迁。只有敏锐掌握这种变迁,我们才能读懂这封信背后的蕴意。

70、80年代军嫂:相夫教子、任劳任怨

这封信中展示的是传统军嫂的形象。比如,“我当参谋时,科长外出参加演习,一天晚上,我们几个留守在家人员听到科长家有小孩啼哭声,第二天早晨,看到科长爱人正在洗衣做饭,我们问:嫂子,昨天晚上怎么听到有小孩子哭?嫂子含泪笑着对我们说:昨晚嫂子又给你们军人生了一个小壮丁。我们当时非常震惊。”

以及这样的:“我当营长时,一个连长爱人来队,我们骑着马到20公里外的火车站接站。见到这位家属下车时,她头发散乱、衣服脏臭,孩子昏睡、脸有泪痕,几个包袱不时散落着带的玉米、花生,看着让人心疼。到了营区,她不顾几昼夜硬座煎熬,还非要炒几个小菜犒劳感谢我们。最让人惊讶的是,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开始翻地种菜,又过了几天买了几只小鸡开始了养殖。”

包括写信者本人,也是与家属长期两地分居,基本缺席孩子成长。他说,“孩子出生当天见了一面,第二次见面是8个月之后,第三次见面孩子都快4岁了,以后经常几个月甚至十几个月见一面。”

可以说,信中展示的内容,体现的正是那一个年代军嫂的主流形象。这一阶段的军官,很大一部分是从农村入伍、从士兵中成长起来的。他们的家属,很多是在农村老家找的,她们把随军安置、进城落户当作人生的理想,愿望很简单,也容易满足。

这一部分的军嫂,价值观念比较传统,在家耕种田地,伺候老人、照顾小孩,什么样的苦都能吃,什么样的罪都能受,默默地为军人的事业作奉献。在她们身上,可以感受到中国传统女性的形象。

比如,媒体曾经大力宣传的好军嫂韩素云,1961年出生于山东农村,丈夫是边防军人。为了支持丈夫服役,结婚后多年,她一人挑起9口之家的生产、生活重担,既要照料多病的祖母、公婆,又要照顾双目几乎失明的小叔和上学的双胞胎小姑,还耕种着12亩责任田。由于长期过度的劳累,患了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症,却屡向丈夫报一家老小平安。

韩素云一家子

新时代的军嫂:独立自主、有为有位

在一些以军嫂口吻的回信中,说得最多的就是,她们与传统的军嫂已经截然不同,应该用新眼光来看待今天的军嫂,回应她们的关切,尽力满足她们的诉求。

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随着国家经济实力和国民生活水平的稳步提升,军人的构成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现如今的军官队伍中,来自农村的不再是主流,很多是城市青年通过高考进入军校。即使是农村入伍,他们在军校毕业、进入部队工作以后,也把择偶的目光投向了城市,一般也都找城市居民为配偶。即使在士官群体中,也少有生活在农村的配偶,绝大部分在城市工作或打工。

军嫂的成分以城市居民或在城市工作的农村居民为主,这就决定了她们的思想观念、价值理念、生活方式发生深刻变化。

她们不再把自己看作是男人的附庸,满足于财米油盐,眼巴巴等待着随军落户;而是有自己的事业与追求,努力与军人齐头并进。很多军嫂都受过高等教育,博士、硕士一大批,有的还有留学经历,有的工资比军人还高,事业发展前景比军人还广阔。对她们来说,选择随军与丈夫团聚,就意味着放弃城市生活、告别优厚待遇和前景,这才是一种奉献。

比如,我认识的一位军嫂,31岁就当了副教授,在国际权威期刊发表了一系列有影响力的文章,后来被当作人才引入某省会城市,新单位还专门为她构建一个国家级实验室。她说,她很难放弃自己的事业来老公所在的偏僻乡村,每年来这探亲都不能时间太长。

现在的军嫂,也少有做出类似“拆被洗衣”“翻田种地”的举动。她们更多的是从精神上、智力上关心支持着自己的伴侣,期待着休假时一起看书看电影,一起旅游看河山。在丈夫不在家时,她们要带着小孩上辅导班,要压着“满腔怒火”辅导功课,一个人担负起家庭的重任。可以说,她们越来越远离传统的那种军嫂人设。


这种变化,在新闻媒体上也有体现。分析媒体报道的军嫂典型,类似“军嫂一人扛起整个家”的新闻少了,“标兵营长有个优秀处长夫人”、“学霸军嫂的爱军情怀”这样的新闻多了,军嫂群体不再是千人一面,而是有血有肉、有为有位,在事业和家庭中获得双丰收。

全国首届“百名最美军嫂”获得者吴晓燕老师(图/东方IC)

新与旧既会碰撞,也可完美融合

一边是历经风霜的60后,一边是个性鲜明的80后、90后,人生路走得完全不同,围绕同一事件有不同的观点和认识实属正常。就像年轻人为了瘦身一顿饭只吃点水果,回家后奶奶却以为她在外受苦心疼落泪一般,其实并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是大家的想法有很大的不同,但这种代差往往会带来现实的冲突与对抗。

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很难用传统的军嫂作风来要求新时代的军嫂。一些军嫂谈到,她很难想象去为陌生男人拆被洗衣,在父母呵护下,从小到大她都没洗过几床床单呢。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支持老公的工作、不关心他的兵,而是她更愿意采用为战士们讲讲关于现代金融、黑科技方面的课来代替,用自己的智力来拥军。

对于新时代的军嫂来说,自然也要学一些传统军嫂那种面对苦累的立场。其实,现在部队的条件,比较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很大的提高,军嫂能够享受的待遇也有了很大的改进。但为啥还有这么多的吐槽?说白了,就是对生活品质的要求提高了,期盼着来队后更好的居住环境,孩子拥有更优质的教育,获得更多的夫妻相处时间。但因为中国的国情和军人的特殊管理模式,她们的要求实际上很难达到。无论古今,军嫂都是一个需要高度牺牲奉献的身份,新时代的军嫂也应该从传统中汲取一些宝贵的精神财富。

要做到新与旧的调和,需要军队和军嫂的共同努力。一方面,军队要继续推进改革,特别是要根除“五多”,减少虚耗空转,把属于军人的时间还给军人,让他们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教育子女,履行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义务。对官兵家属子女,要做好送温暖的活动,多为他们办实事解难题,这样自然就会赢得官兵和家属的全力拥戴。

另一方面,对于军嫂来说,还是要多理解、支持、配合军人的工作。在当军嫂之前权衡利弊、冷静选择,当了军嫂之后就无怨无悔,勇敢地面对那些风和雨,立起新时代军嫂的好样子。

在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总有些变要去适应,也总有些不变要去坚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若愚

王若愚

自由撰稿人,香港问题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