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若愚:东江水供港——生命水背后的政治纷争

2018-03-29 08:10:3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无论古今中外,水资源都是最宝贵的战略资源,因争夺水源而爆发冲突乃至战争的比比皆是。特别是在今天,世界各国都越来越现实地面对水资源短缺的世纪难题,从哪里找水困扰着很多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

相比之下,香港应该算是很幸运了。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内地政府启动了一项规模宏大的引水工程,解决了香港同胞的燃眉之急,为香港经济腾飞打下了坚实根基。然而近些年来,随着香港本土主义和“港独”思潮的泛滥,对于这一道清澈的生命水,却总有人想着用政治的大棍搅浑,用陆港冲突的炉火烧沸腾,让“共饮一江水”的感情疏远。

回顾东江水供港53年的历史,不免让人唏嘘。

东深供水示意图(图/香港水务署)

港府带着提防,被动接受了内地的善意

香港是个沿海岛屿城市,没有大的水系,吃水主要看天,水资源短缺是个由来已久的问题。英国人在香港建立殖民统治后,相继建立了多个“水塘”(即水库),建起了自来水系统,基本满足老百姓的用水需求。但一旦遇到大旱天气,缺水就会发生。1902年、1929年,香港爆发了严重水荒,港英政府被迫采取制水措施,控制居民用水。好在那时香港人口少、工业不发达,尚未造成严重危害。

二战过后,内地移民大量涌入,香港人口迎来了一个急遽增长的时期,从1945年的60万增至1963年350万人,加之香港加工出口贸易兴盛,这些都对用水提出了极大的需求,仅靠香港是无法解决的。因此,早在1950年,就有香港企业家致信中共中南局领导,反映香港缺水的问题,希望内地帮忙解决。

虽然香港是个被割让出去的孩子,内地依然对她倾注了一腔真情。很快,对港供水上升到国务院议事日程,广东省政府也着手勘探路线,开展了很多前期准备工作。

然而尴尬的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港英政府对从内地引水格外忌惮,原因无他,生怕内地借水资源来卡住香港的脖子,让其臣服。所以,好几年都没有进展。直到换了一任港督,加之企业家不断反映“水荒”,港英政府才着手谈判。正好内地从1959年11月动工兴建香港水库,于是双方约定,每年由深圳水库向香港提供2270万立方米(50亿加仑)淡水。1961年2月1日,深圳水库正式向香港供水。

1960年11月15日,港英政府与广东政府就供水问题达成协议(图/香港水务署)

之所以深圳水库供港水量不大,是因为港英政府不想过分依赖内地,而且他们要坚决花钱“买”水,也不让内地占了免费支援的优势地位。但内地对香港毕竟是关爱的,每千加仑象征性地收1毛钱,不加重香港老百姓的负担。

然而形势比人强,很快傲娇的香港就遇到了困境。从1962年底开始,香港出现自1884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严重干旱,并一直持续到1963年,连续9个月都没有下过一滴雨。无奈之下,港府采取了制水措施(限时段供水),从开始的每天供水4个小时,到后来每4天供水4小时。一时间,大号储水铁罐在香港卖到脱销。每到供水日,香港人无论大小,都提着大大小小的罐子出来打水。据说今日香港的排队文化,正是来源于那时排队取水的经历。为了这来之不易的水,也发生了争抢乃至械斗等悲剧。

1963年香港大旱期间,每四天供水一次,图为市民排队候水的情形

挑水成为香港妇女们日常生活的重责。图为排队取水的人流

港英政府为了应对旱灾,也是费尽了脑筋。他们加大马力淡化海水,但一来产量不高,二来成本高昂,也是吃不消。经过内地政府同意,他们还派出巨轮到珠江口汲取淡水,但也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满载淡水的邮轮正在码头卸下淡水

内地对香港缺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港英政府实在挺不住了,终于派出了代表来到广东,协商取水供应香港的问题。后经周恩来总理亲自拍板,敲定了从东莞桥头镇提取东江水,一路提升46米、倒流83公里,流入深圳水库,再供应香港的方案。

在当时,这可是一个十分艰巨的工程。不说别的,光做好这个工程设计都非常的难。广东省政府立刻动员了近2万名民工投入建设,包括80多名当时十分稀缺的大学生。1年的工期经历了5次台风、暴雨、洪水的袭击,还有1名大学生不幸牺牲,才最终建成,累计消耗资金3584万元。当时即便是港英政府,都惊叹内地的过人设计和惊人速度。

1964年,东深供水工程建设的情形

根据广东省与香港政府签订的《关于从东江取水供给香港、九龙的协议》,广东每年供应香港淡水6820万立方米,水费为每立方米1毛。1965年3月1日,东深供水工程正式向香港供水,第一年的供水量就是当时香港所有水库水容量的2倍。

源源不断的东江水,为香港经济腾飞奠定了基础

虽然东江水供港了,但港英政府依旧提防着内地,并在供水多样化上做了很多文章。他们一方面兴建了万宜水库、船湾淡水湖等大型水库,进一步扩大香港的水库容量。同时,他们对海水淡化念念不忘,投入了极大精力大搞淡化工厂,努力提高海水淡化产量、降低淡化成本。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东江水占香港淡水总需求量的比重并不高,在30%至40%间徘徊。

然而,香港自身淡水量本来就不足,海水淡化成本又高,加之香港经济发展十分迅猛,对水资源的更加急迫,在种种因素作用下,即使香港不情不愿,还是慢慢提高了东江水的供应量。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东深供水工程进行4次大规模扩建、改造,累计耗资76亿元。随之供水能力也逐步提升,从开通初期的0.68亿立方米,提高到现在的24.23亿立方米,其中年供港量为8.2亿立方米,并可根据实际情况调节供水量,最高可达到11亿立方米,确保能够满足香港方面的需求。至2017年12月,累计对港供水240亿立方米,相当于搬运了1个半洞庭湖的水,占香港总用水需求的75%。

这边厢,是香港人利用内地丰沛的水资源,迅速地发展经济。那边厢,却是东深供水工程沿线,为了保护水资源的质量,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很多地区的经济发展滞后。比如,河源的新丰江水库是供港的主要水源地,他们先后拒绝了500多个总投资600多亿元的重污染工业项目落户,累计投入上百亿资金整治全市河流,还花费巨资建立了十多公里的防护林。在东江水供港这个政治任务面前,大家执行起来毫不含糊。

东深供水工程水源水库——广东河源新丰江水库(图/港媒)

而且,类似深圳、东莞这样的沿线城市,经济发展非常迅速,加之本身也是缺水型城市,对东江水的渴求十分强烈。但不管什么情况下,优先供应香港都是始终未变的选择。1991年,广东出现罕见的秋冬春连旱,旱情特别严重,东江出现建国以来最低水位,东深供水工程受到严重影响,难以同时满足莞、深、港三地供水的需求。为了确保对港充足供水,东莞、深圳的供水量大幅削减。深圳老百姓眼看着水库里积存着那么多水,自己却用不上,那种心情想也可以想明白了。

尽管广东各地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条供水线,但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经济的快速发展,不可避免地带来水污染的问题,东江水的水质也受到了波及。从2000年开始,广东省又投入49亿元开展了第四期东深供水改造工程,从东莞取水点到深圳水库全部采用封闭管道,避免了沿途的污染。

在深圳水库入库口建成全球最大生物硝化站(图/港媒)

生物硝化站控制中心(图/中新网)

可以说,是源源不断流淌着的东江水,加上持续供应的电力、天然气,以及提供生鲜食品的“三趟快车”,让资源匮乏的香港获得了最为基本的民生物资,为其经济腾飞奠定了坚实基础。东深供水工程的重大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无论谁都不可抹杀。

近几年来,关于东江水的争议多了起来

虽然东江水为香港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但这几年受政治风潮转向的影响,不和谐的声音逐步多了起来。而他们经常拿出来对比、说事的例子,就是马来西亚对新加坡的供水。

一种声音是“港独”言论。他们妄想香港独立,并认为香港独立后,内地依然会继续供应淡水,就跟新加坡独立后马来西亚还在供应他们淡水一样。“香港人优先”招显聪甚至公开宣扬:“金钱不能使人民幸福,没东江水可自设海水化淡厂,开发食水;港人耕田自给自足。”

稍微熟悉点历史的人都知道,当年新加坡是不想独立的,马来西亚硬逼其独立,为此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还悲伤了好久。而内地绝不会让“港独”成为现实,“港独”无异于痴人说梦。再说,离开内地的水、电、食物供应,香港这个生存资源匮乏的城市估计就成为“臭港”了。

另一种声音是“太贵”。2017年12月14日,香港与广东14日签署2018年至2020年东江水供水的新协议。其中,2018年总水价为47.9亿港元,平均每立方米5.1港元;2019年总水价为48.07亿港元,平均每立方米5.5港元;2020年总水价为48.2亿港元,平均每立方米5.8港元,较上一个3年协议,水价增加约7%。

“太贵了,太贵了!”一直有人拿东江水和新加坡引入的大马水相比,认为东江水供港的价格更为昂贵。对此,2015年时任特区政府发展局局长的陈茂波(现任财政司司长)回应称,两者不能作简单比较。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地是在1962年签订供水协议,为期99年,其间新加坡除了需要向马来西亚支付固定水价外,还需要就原水抽取设施所使用的土地,向马来西亚支付租金,同时须将部份经处理的食水,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再卖给马来西亚,因此综合起来价格也不会低。相比之下,东江水供港的场地、设备都是由内地自掏腰包,香港人只是为买水掏钱,不用承担额外的负担。

香港水务署关于供港东江水价格的说明

再一种声音是浪费。目前,香港购买东江水采用的是“统包总额”,即香港每年掏的钱是为自己可以用水的上限来支付的。但实际上,香港经常都用不了这么多,有的媒体说多余的水都被排入大海,十分可惜。举个形象的例子,你购买了无线运营商10GB的流量套餐,但这个月实际只使用了8GB,剩余的流量不能转入下个月,只能浪费了。他们提出,应该用多少水就买多少水。

对此,陈茂波指出,在考虑到近年气候变化和旱情的风险后,采用“统包总额”是一个更审慎和保险的供水安排,目标是让香港即使在百年一遇的极旱情况下,仍能维持全日供水。过去10年香港的实际取水量,占协议供水上限逾8成半,其中在2011年更几乎用尽供水量上限。如果采用“按量付费”方式,广东省将难以保证在极旱情况下获得足够水量,水价也可能有所调整,这样就比现有的总开支更高。

香港水务署官网对“统包总额”的最新说明

其实,这少数几位香港人真是想得太多了。要知道,东江水在整个珠三角都是“香馍馍”,多少个城市眼巴巴地看着呢,巴不得能多分点。好比母亲做了一份饭,把最好吃的菜单独盛起来给小儿子吃,结果小儿子还埋怨说我不想吃这个。失落的母亲把菜端回桌子,转眼就被几个馋嘴的兄弟给抢个精光。要是把东江水放出来让大湾区的几个城市抢,估计竞争一定很激烈。

总而言之,内地作出巨大牺牲建成的东深供水工程,包含着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的良好祝愿和良苦用心。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民心工程,却被某些势力喷个没完,甚至成为“港独”的眼中钉,这都充分说明这些政治“打手”的操守如何之低了。

这也提出了一个现实问题,如何让一件大好事,取得让大家都满意的成效?或许,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若愚

王若愚

自由撰稿人,香港问题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