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若愚:香港记协,50年不变的“反中”本色

2018-12-26 08:21:3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这几天,香港记者协会因一纸声明而广受关注和争议。

12月22日,香港歌手何韵诗宣布,台湾“闪灵”乐队因未获入境许可而无法赴港演出。当日,香港“01”网刊登题为《台重金属闪灵演前签证未批,主音叹断港台人民感情》的报道,专访了“闪灵”乐队成员林昶佐。报道在引述林昶佐对自己的音乐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时,做出标注称“编者按:香港01一贯立场是反对台独”。

对于“01”网的相关做法,香港记协23日发布声明,认为“01”网的做法“并不寻常,令人忧虑是否因编采人员感到议题敏感,而特别表明立场”。香港记协称,新闻工作者在处理报道时,应力求中立,记者的责任是将事实呈现,报道并非评论,无需就内容表态。

香港记协23日发布声明(图截自香港记协官网)

那么,香港记协真的是像自己标榜的那样“致力维护新闻自由及新闻操守”“力求中立”吗?

笔者研究了香港记协的历史,发现这家协会其实立场是一贯的,就是在“反中”上始终未有动摇。这样的立场,也就决定了它在香港内外重大事件上的态度。

24年不换味道的《年报》

香港记者协会成立于1968年,宗旨是“维护新闻权益”“提高新闻从业员的专业水平”“留意传播媒介违反新闻道德的事件”。成立之初以外籍记者居多,历届主席和执委多由外籍记者担任;后来参加的华籍记者人数不断增加,管理层也相应转由华人担任。

港英时期,殖民统治者在新闻管制方面拥有较大的权力,新闻自由度并不高。比如,香港记者的记者证一律由政府新闻处核发,那些“不听话”的记者将得不到记者证,乃至被判监、驱离。布政司可向高等法院申请禁令,禁止“煽动仇恨、对立和破坏秩序”的报道。港英当局还曾以“载煽动性文字”罪名控告《大公报》所有督印人费彝民等人,并判《大公报》停刊六个月。

此外,香港警务处政治部在组织秘密监控上有很大的权力,可以随时毋须任何手续进入工会、社团及私人住宅拉人,只要认为有可疑就行。所谓可疑者,指的是有破坏及危害港英政府管治的行为,甚至言论,他们都可随时执行任务。在香港回归前,政治部遭到遣散,其掌握的秘密档案材料均运回英国。

张友骅曾遭港英政府驱离

台湾资深传媒人、名嘴张友骅的经历,或许可以说明殖民地时期的香港新闻自由度。

1991年,台湾新闻记者团赴港采访,当时恰好香港社会在热火朝天讨论《基本法》和“直通车”问题。张友骅在演讲中,批评印巴分治、中东乱局、缅甸问题等都是英国殖民统治的结果。尽管他发言中并未涉及香港,但第二天警务处政治部就发来“最后通牒”,限他48小时以内离境,理由是他发表了有关英国历史的言论,即是违规宣传政治主张。

港英统治时期,香港记者协会并没有太大实权,仅仅是行业人员的一个交流平台,始终秉持亲近港英政府、服从管理约束的立场。然而,在香港即将回归祖国、香港政治社会秩序将要发生巨大变化时,该协会“突然民主”,要求港英当局大幅度修改各项法规条例,以确保“新闻自由”。

1993年1月,香港记协发布《当前急务:香港,言论自由与一九九七》。1994年,香港记协发布首份《言论自由年报》,认为香港在向1997年过渡期间,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受到严重的威胁”。为此,该协会决定每年6月30日发布《言论自由年报》,目的是“通过定期和具体地记录香港言论自由的状况,令当局和公众注意到情势的紧急。”

香港记协于1994年发布首份《年报》,提出大幅修改法规的“建议”。(来源:香港记协官网)

1994年的《年报》,透露了协会的基本主张,那就是充分利用回归前3年这最后的机会,香港立法会大幅度修改与保安有关的法律,并拟订广播条例,把港英当局拥有的新闻审查权、紧急事务管制权、镇压煽动叛乱权、官方资料保密权等权力进行缩减,以免回归后特区政府继承这些权力,并进而进一步制定严苛的法案。换而言之,英国人在100多年历史中逐步建立起的这种权力,决不能让特区政府同样拥有,否则就会让传媒失去“新闻自由”。

从1994年至今,该协会共发布22份《年报》(1995、1996、1998年共3年未发布)。从题目上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的立场,如:

2003年,紧跟“抗议23条立法”发布《虚假的安全——香港国安法严重威胁言论自由》;

2007年,发布《空间收窄——回归十年以来的香港言论自由》;

2011年,发布《一国进、两制退——香港表达自由岌岌可危》;

2014年,发布《新闻自由,危城告急》;

2016年,发布《一国两魇——港媒深陷意识形态战》。

这些《年报》基调都是消极、悲观、恐惧,以控诉“中央和特区政府对新闻自由的打压”为主题,结合社会关注的热点政治议题进行发挥,可以说是从未更改主题、变换频道。

2018年年报封面以黑白色为主色调,看起来格外压抑。年报主题是《风中之烛——国安法阴影中的言论自由》,正文中用醒目的黑体字写着“‘一国’凌驾‘两制’”“中国梦是新闻自由的恶梦”“记者人生安全受威吓,政府资讯自由未开放”等章节标题。其核心观点是,国家安全立法“如同一把刀悬在港人头上”,要求政府在未有迫切性下,不可以履行宪制责任,为基本法23条立法。

2018年年报封面及目录

由于香港记协打着“守护言论自由”的幌子,其炮制的年报常常被外媒引用,作为攻击香港新闻自由的“有力证据”。

缺乏透明的“泛民派对”

内地不熟悉情况的读者一听“香港记者协会”,可能会感觉这个机构很权威,充分代表着香港记者群体。实际上,香港记协只是香港记者行业众多工会中的一个,其他的还有香港外国记者协会、香港报业公会、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香港体育记者联谊会、香港经济记者协会、独立评论人协会等,以及各报业集团的协会,数量是很多的。

就入会人员而言,香港记协会员多年以来维持在548至643名之间,不足香港记者总人数的十分之一。去年,香港记协流失的会员更多达179名。因此,这个协会并非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也不能充分代表业界声音。

前面我们介绍了,回归前香港政府新闻处负责核发记者证。但随着回归的临近,和很多领域一样,港英政府有意识地把各种官方权力下发、消解于民间。回归后,香港政府新闻处只是特区政府的公共关系顾问和政府出版及新闻机构,不负责签发记者证。记者证主要由媒体机构自行发放,香港记协也拥有签发权。

2014年香港记协参加游行。(图/香港记协官网)

但香港记协还有一个重要的权力。它是国际记者协会的成员,可以核发国际记者联会记者证。香港本地记者要去其他国家或地方采访,就得向记协提出申请,并缴纳600港元,才能办理证件。这一权力,保证了其会员数量有了一个“基本盘”。

香港记协的权力层是执委会和主席。2017年,香港记协召开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的执委和正副主席。但在记协官网上,只有关于选举结果的介绍,并没有公布有多少会员参加大会,以及如何选举权力层,被香港部分媒体批评为缺乏公开和透明,是一个“泛民派对”。

香港记协对执委的要求非常低,并非必须是记者,只要是跟新闻工作扯上点关系就可以了。在本届10名执委中,有3人是自由工作者,1位是传讯经理,1位是专栏作家,1位是港台电视部助理节目主任,大都不是一线记者。

而本届香港记协共有12名正副主席,其中一半都不是记者。

现任主席为《众新闻》主笔杨健兴。《众新闻》创刊于2017年元旦,是一家通过众筹来维持运转的网络媒体,以“传媒监察”的名义,尖锐批评政府各项施政方针。

前任主席岑倚兰改任副主席,她是中大专业进修学院兼任讲师,《苹果日报》的创业元老之一,与黎智英掌管的“壹传媒”关系十分密切。

再前一任主席麦燕庭,则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香港特约记者,在众新闻亦有撰写专栏。

总之,香港回归以来,记协权力层始终被泛民把守,其中多人与“壹传媒”有深远的关系,因此记协也有了“壹传媒记者协会”的外号。维基百科干脆将记协介绍为:“(记协是)著名的泛民团体,宗旨是鼓励亲泛民报道,要求改善香港泛民记者的工作条件和解决泛民记者新闻采访时所遇的障碍。”

选择性的“发声”

香港记协经常就社会热点事件进行发声,频频进行谴责,试图以专业角色作出评判、引导舆论。但如果把记协近年来在哪些事件上发声、哪些事件上不发声对比起来进行研判,他们的屁股坐在哪一边,就会变得十分清晰了。

今年8月初,“港独”陈浩天在香港外国记者会(FCC)上,肆无忌惮地辱骂自己的国家与民族,散播极端“港独”主张。香港广播处处长梁家荣随即向新闻部下达命令,表明当日不可直播陈浩天的演讲,明言不可让他有平台播“独”。对此,香港记协主席杨健兴公开予以批评,担心此举是“政治凌驾专业”,对于港台自我审查感到遗憾。

马凯(右)早前邀请“民族党”陈浩天到FCC就“港独”演讲(图/大公网)

针对香港外国记者会第一副主席、英国《金融时报》编辑马凯邀请陈浩天讲话后被拒签一事,11月初香港记协曾联合多个团体,抗议并要求香港特区政府撤回决定。

香港记协在批评中央、批评特区政府上一向表现得“义正言辞”。在他们心目中,为“港独”“台独”提供传播声音的渠道就代表“言论自由”,否则就是“政府打压”。为此,他们会为所谓的“流亡作家马建香港讲座取消”一事发出“极度关注”声明,也不停地为陈浩天“播独”撑腰鼓劲。

然而,在新闻自由真正受到侵犯时,记协又是怎么做的呢?让我们来回顾一年多前的情形——

2017年6月4日晚,壹传媒老板黎智英在香港参加反对派集会时,突然急步走到《东方日报》的一名男记者面前,一边用右手指着对方的脸,一边以类似“X你老母X”等粗口辱骂对方近距离拍摄自己。黎智英还威胁记者说,“我一定搞你(对付你),我现在告诉你,我已经拍了你的照了”。

黎智英粗口辱骂恐吓记者(图/香港东网)

随后,这名受恐吓的记者立即向警方报案,警方迅速将之列为刑事恐吓案处理,起初打算交给东区警区刑事调查队跟进,但后来决定“升级”转交港岛总区重案组,反映警方相当重视。

事件发生后,有团体要求记协公开谴责黎智英,但记协声明只呼吁受恐吓的记者报警。为免得批评旧老板的“尴尬”,时任记协主席岑倚兰足足两个星期没有露面,时隔多日才发出简短声明,回应龟缩,又以警方跟进为由,拒绝谴责黎智英。

香港传媒界也经常谈到这样的两个案例——

2015年法国发生《查理周刊》枪击案,导致12死11伤。事后,香港记协会同多家香港记者行业协会,一起在中环皇后像广场搞了个烛光悼念活动,人人手拿一支笔、抱个写上“我是查理”纸牌,向全世界宣示:香港新闻界坚决捍卫新闻自由!

2015年,香港记者及外国记者烛光静默悼念法国枪击案。(图/香港记协官网)

3年后,2018年10月,《华盛顿邮报》记者哈苏吉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被残忍杀害并肢解。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摆出了不予追究的态度,香港记协对于这一起发生于异国的骇人听闻、侵害“新闻自由”的事件,只是作出一纸简单的声明了事,并没有高调地出来进行集会声讨。

一位政府高官,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极不耐烦地回答问题,勒令记者放下话筒,随后持续用侮辱性词语攻击记者,并威胁吊销这位记者的记者证。如果是中央或者香港特区政府高官有这样的言行,想必香港记协第一时间会跳了出来,猛烈抨击这是威胁民主体制、严重破坏“新闻自由”,呼吁全民抵制。

然而,作出这个举动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遭到辱骂的是CNN的记者。对此,香港记协又出奇的“静悄悄”,不仅没有任何谴责声明,其核心成员也没有在社交账号上谈论此事,仿佛事件完全没有发生过,更似乎特朗普如此行为是“理所当然”的。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的猛冲猛打,他们的义正言辞,他们的“眼睛里容不得沙子”,都是有选择、有方向的。

参考资料:

1.香港记者协会官网及历年年报

2.屈颖研《在香港当记者,既没门槛也“无王管”?》

3.大公报《记协双重标准,为反对派护航》

4.“独家”微信公众号《高举公义招牌的香港记协,为何遇到恐怖分子就不发声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若愚

王若愚

自由撰稿人,香港问题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批“反台独”报道不中立,成立于港英时期的香港记协自己呢?
国家公祭日,几位军人和我谈了谈他们的担忧
我空军首次从香港机场投送兵力,意味着什么?
世上再无消防兵:消防职业化,到底怎么改?
我军为何此时全面恢复司号制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