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若愚:退役军人事务部首次亮相“部长通道”,信息量很大

2019-03-04 08:15:4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一年一度的“部长通道”于3月3日正式开启。首场亮相的多个部长、局长都来自去年机构改革后新成立的部门,包括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孙绍骋。

透过孙部长的这次访谈,我们可以更加清晰地感受到退役军人事务部今年工作的重点和难点,也会对退役军人享有更为优厚、更有保障的福利待遇,进一步鼓足了信心。

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孙绍骋接受记者采访(图/中新网)

整合退役军人事务是一项复杂工程

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统一管理退役军人的管理、服务和抚恤工作,是世界上多个国家的通行做法。如美国早在一战时就初步建立退役军人保障体系,1930年成立退役军人管理局,1943年颁布《老兵权利法》,1989年升格为退役军人事务部,目前总雇员达37.7万人,是联邦政府的第二大部门。这个机构的存在,保障了美国退伍士兵的多种福利待遇。

对于我国来说,退役军人事务由来已久,最早可追溯到我军初创时期。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一些根据地政府就专门成立“优待红军家属委员会”,给红军家属颁发《红军家属优待证》,作为享受各项优待的凭证。然而,在建国后相当长的时间里,这项工作都是分散在军地多个机构来共同处理的,这就导致了相互之间的沟通、协调、配合必然要耗费大量精力,不同部门的政策之间也会存在着诸多冲突,不论是退役官兵还是他们的亲属,在享受各种优待上也面临很多矛盾问题。

退役军人事务部挂牌成立(图/新华社)

退役军人事务部是去年4月16日挂牌成立的,距今不足一年时间。这段时间内,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民政部的退役军人安置职责、人社部的军官转业安置职责,以及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后勤保障部有关职责整合,使得一个部门能够管起退役军人的所有工作,争取让退伍军人在这儿得到“一站式“服务。

这样的整合,首要的是法律法规的整合。

过去,我们涉及退役军人的法规是比较零散的,出至于多个单位、多个部门。有的以暂行规定的形式发布,但一暂行就管了好些年,很多规定与时代脱了钩。有的政策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各地在执行中形成了各自的“潜规则”,甚至成了“明规则”。

比如,退役军人事务部新闻发布会上就被明确问及的“转业军官降一级或者两级安置”问题。笔者认识几位转业到一线城市任职的人,他们曾让军转安置部门拿出降级安置的依据,对方说没有政策依据,但多少年都是这么定的,这就是规矩。去年,上海转业军人老宋状告社保局,其根源也是降级安置导致的退休工资减少。

去年7月,退役军人事务部召开座谈会,就《退役军人保障法(初稿)》向各界征集意见。(图/中国退役军人网)

建立系统、全面、统一的法规体系,才能为维护退役军人的权益提供坚实的法制保障。今年1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透露,过去一年内,退役军人事务部会同相关部门,就退役士兵安置、服役表现与安置相结合、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提高抚恤补助标准、悬挂光荣牌、退役军人信息采集等工作出台了相关文件。

3月3日的“部长通道”,就法规建设进一步明确了路线图和时间表。孙部长表示,今年退役军人事务部将着手制定11部法规和17个政策文件。这其中的“重头戏”是《退役军人保障法》和《关于加强新时代退役军人工作的意见》。

“如果进展顺利,《退役军人保障法》今年下半年可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与《退役军人保障法》相配套,《退役军人安置条例》、《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烈士褒扬条例》等法规的制定和修订,也在进一步推进中,预计今年将完成。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进展顺利的话,到今年年底,就基本上构建起比较完备的退役军人工作政策制度体系。

也许到那时,转业军官在面临降级安置的时候,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拿起法规作武器,与种种“潜规则”作理直气壮的斗争了吧!而且,全面规范的法规体系,也有利于各级党委政府妥善处置涉及退役军人的种种矛盾纠纷,对于社会稳定也是大有裨益。

努力构建更加完善的保障体系

孙部长的“部长通道”首秀,另一个重要信息被很多媒体捕捉到了,成为了宣传报道的标题,那就是“服务站将覆盖到村,有编制”。

据孙部长介绍,退役军人服务保障体系从广义上来讲包括三个方面,称之为“三驾马车”:一是政府机构,也就是退役军人事务部、厅、局;二是事业单位,包括正在组建的退役军人服务中心、服务站和原有的转业军官培训中心、优抚医院、光荣医院、军休所、军供站等等;三是社会力量,包括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志愿者机构等。只有这“三驾马车”齐头并进,退役军人工作才能做好。

当然,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从上到下组建这么庞大的保障体系,也绝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就第一架马车——政府机构而言,省(区、市)的退役军人事务厅(局)已经挂牌成立,市、县两级正在组建,到3月底才能完成,原有的事业单位正在或者已经转隶,由人社部门和民政部门转隶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

各地纷纷成立退役军人事务厅(局)(图/新华网)

但组建新的机构就意味着必须要具备特定的办公场所和保障条件,一些县市在现有保障条件不足的情况下,要么让其与民政局同楼办公,要么在一些办公条件较好的局多挂一块牌子、分出一些工作场地给他们。

曾经有一个市将退役军人事务局与畜牧水产局牌子同挂在大门两侧,激起了退役军人的极大反感;有的则流传出某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挂出“维稳股”的招牌,引发负面解读;还有的因为仓促挂牌,临时用泡沫塑料做成招牌。可以说,这样的“组建速度”,只会适得其反。

笔者相信,退役军人事务部一定会加强对各级成立退役军人事务机构的检查督导,纠正那些“萝卜快了不洗泥”的错误做法,真正把机构建实,把工作做深,让各级退役军人事务机构高效运转起来,为退役军人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好事。

孙部长所说的“第二架马车”,任务要更加艰巨。组建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和服务站,标准要求就是全覆盖,形成从中央到村六级体系,其中中央和省市县建立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乡镇、村建立退役军人服务站,做到“有机构、有编制、有人员、有经费、有保障”。因为工作量显然超过“第一架马车”,他把完成的时间节点定在5月份。

那么,退役军人事务部和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两者是什么关系呢?前者负责退役军人事务的顶层设计,如制定政策法规、协调重大事项、推进大项工作;后者则是公益事业单位,主要承担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扶持、优抚帮扶、走访慰问、信访接待、权益保障等直接与退伍军人面对面的事务性工作。两者之间有着直接的隶属关系和明确的分工。

退役军人事务部党组书记、部长孙绍骋为国家退役军人服务中心揭牌(图/退役军人部微信公号)

现在很多退伍军人是分散居住在农村的,现有条件下他们要办理退役军人事务,得跑到乡镇甚至县城。而服务站覆盖到村后,工作人员就可以上门为其服务,这样就可以把工作做到末端一线,减少老兵的奔波之苦,也有利于把矛盾困难解决在萌芽之中。

去年12月底,孙部长在《求是》发表了一篇文章,其中专门写道,“逐步优化政府购买服务、社会专项服务、鼓励自我服务、倡导志愿服务相结合的服务模式”,这就涉及到访谈中所说的“第三架马车”,就是动员社会力量为退役军人服务。据悉,这项政策还在进一步研究论证之中,后期将陆续出台。

总体研判,要想把这“三架马车”组建完成、运行顺畅,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还存在着不少薄弱环节。推进这个保障体系建设,迫切需要各级党委政府财政予以积极的财政投入,挑选配备优秀人才,给与更好的办公条件。别的不说,光是这么多服务站工作人员,工资都是一笔不小的财政开支了。

“尊崇的职业”有了更多实体支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组建退役军人管理保障机构,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这正是成立军人事务管理部的初衷。除了前文所说的政策法规和保障体系,退役军人事务部围绕着“尊崇”,作了不少实实在在的工作,赢得了一片点赞。

比如,当前正在研究推进的“军人公墓”。

也许有人会说,现在很多地方都有烈士陵园,何必再建军人公墓呢?其实,烈士陵园安葬烈士是有严格条件限制的,一般是因为作战、遂行任务、见义勇为等而牺牲的官兵,也有被评为烈士的警察、公务员、市民等。而军人公墓是面向军人的墓地,不只是烈士,其他普通退役老兵也可以安葬于此。

军人公墓将会是很多军人的终点站,也是怀念战友的最佳去处。当前,退役军人事务部正按照“国家统一规划、属地建设管理”的原则,研究拟订军人公墓建设规划和标准,适时出台建设、管理和维护政策。

比如,即将统一制作退役军人优待证。

现在面向退役军人的优待措施越来越多,但如何证明自己是退役军人就成了个难题。一些地方自行制作了军属优待证和退役军人优待证,但在全国层面上还不够统一。下一步,等样式一致的优待证下发使用,退役军人就可以凭证理直气壮地享受优待。

很多地方都制作了军属证、优待证之类的证件,但全国范围并未统一(图/东方IC)

此外,军属特别是军嫂,有的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承受着生活的重压,平时带娃去医院看病之类的存有诸多不便,可否统一制作军属证∕军嫂证,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再比如,安置政策得到了优化,干好干坏真的不一样了。

2018年,全国共落实8万多名军转干部、40多万名退役士兵、2400名复员干部、9000多名军休干部和退休士官接收安置任务。特别是去年12月,退役军人事务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联合印发了新修订的《符合政府安排工作条件退役士兵服役表现量化评分暂行办法》,将退役士兵服役表现量化评分总和作为政府安排工作的主要依据,深入推进公正公平公开“阳光安置”。他们还积极协调,首次将123家中央企业全覆盖纳入到年度退役士兵计划安置单位,提供1.5万多个岗位。

这些举措,有些虽然看起来并不是一件特别大的事情,如制作光荣人家牌匾、发放优待证,但是要真正做好、覆盖到每一名退役军人,却是规模很大、过程漫长。无论是退役军人还是社会各界,都能从这些实实在在的举措上,切身感受到军人正一步步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

依然面临着巨大的工作压力

当然,对于孙部长和他的下属们来说,做好退役军人工作,还有很多艰难的战役要打,今年显然不会是一个轻松的年度。

一个是,退役军人问题存量太大。

退役军人事务部直接面对的是5700万退役军人,面对的是数十年遗留下来的问题,有些是特定时代留下的特定问题,解决起来并不会太容易。而且从去年发生的几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搞违法活动的情况看,少数退役军人也有提出不合理要求、组织对抗性活动的倾向,及时稳妥处置的难度很大。

有媒体报道,从去年4月挂牌至年底,退役军人事务部的信访办公室共受理5.5万人次来访、2.5万件次来信。平均每个工作日要接待300余人的来访,还要处理160余封来信。自去年9月1日开通网络信访渠道以来,共受理网上信访3万件次,平均每个工作日处理500余件。

退役军人事务部来访接待室共有8个窗口,按省份划分(图/退役军人事务部)

他们要求“有温度、有质感、有情怀”地工作,即使遇到一些超出职能范围之外,无法帮助解决的上访问题,他们也会耐心接待来访的退伍军人和军属,给他们一些合理的建议并做好情绪安抚工作。

在这些问题中,很多是时代打下的烙印,很难予以解决。比如,有些在国企改制前选择去效益好的糖厂、烟厂,但在改革后却下了岗,没有了经济来源。他们希望能够重新安排带编制的工作,以及恢复干部身份待遇。还有一些伤残的退役军人,希望重新评估和提高他们当年的伤残等级,并给予更多的补助。此外,还有一些并不在退役军人事务部工作范畴的信访内容,也都找到了这里,比如征地拆迁、涉法涉诉的问题等。

另一个是,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的优待悬殊。

各个地方经济发展情况差异悬殊,地方的优待政策也千差万别,如何既正视差异性,又能从政策层面实现相对公平性,颇为考验政策设计者的政策能力和政治智慧。

举个例子,现在各地在征集新兵入伍方面都出台了很多措施。但在沿海发达城市,当兵两年可拿到20-30万的奖励金,以及在报考研究生、公务员等方面享有优待;而经济落后地区,有的退伍回家只能从地方政策那儿拿到数万元的退役金。假如两个来自不同省份的战士,入伍时在同一战位、同样训练、同样尽义务,退伍回乡后福利待遇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算不算公平,又该如何平衡?

我们期待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实际工作中,拿出破解矛盾问题的好办法,让更多的退役军人享受到政策阳光和组织关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若愚

王若愚

自由撰稿人,香港问题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2019两会
2019两会
作者最近文章
退役军人事务部部长亮相“部长通道”很赞,但任重道远
港澳又要发钱,这样真的好吗?
几十年没实战,我军比美、俄少了哪些经验?
批“反台独”报道不中立,成立于港英时期的香港记协自己呢?
国家公祭日,几位军人和我谈了谈他们的担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