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陶陶:特朗普与默克尔——西方世界的致命分裂

2017-01-20 08:46:4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陶陶】

近日,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之间突如其来的激烈纠纷,引发了世人的震惊。

不久前,特朗普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和德国《图片报》联合采访时,对默克尔做出了极其严厉的抨击,他声称,“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犯下了非常灾难性的错误,并认为,“欧盟基本上就是德国的工具。”

事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做出强硬的回应,称“欧洲人的命运应掌握在自己手中”,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表示,“德国(与美国交往)并不占下风,要表现出自信”;法国总统奥朗德的反应则激烈得多,他声称“欧盟事务无须外人指点”;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布洛克则直截了当地表示,特朗普的话是“愚蠢”的。

这些冲突激烈的言论显示,未来的美欧关系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

外人很难想象美欧这样亲密的伙伴会出现难以调和的矛盾,然而,对于真正理解地缘政治的观察家来说,随着特朗普的上台,未来美欧之间的巨大分歧甚至分裂,都是必然出现且可以被理解的政治现象。

“欧洲君主与法兰西共和革命者之间的矛盾,从来不是领土问题,也不是贸易纠纷,而是政治合法性的冲突。法国大革命伤害的不是陛下(奥地利帝国)的军队,而是他权力的神性。不了解这一点,就不可能理解这场战争的意义,以及当前欧洲局势的本质。”——奥地利外交大臣梅特涅致信施瓦尔琴贝格

国家之间可能出现很多种对抗,但并不是每一种对抗都是由国家利益引起的。有一种非国家利益的外交对抗叫做政治“合法性”对抗,当前美欧之间(更准确地说是特朗普与默克尔之间)的对抗即基于此。

特朗普与默克尔之间的“合法性”对抗,源于彼此赖以生存却相互否定的意识形态基础。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实现政治上的崛起,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西方的白人民族主义;而默克尔之所以被称为西方世界的“道德女皇”,凭借的是她在2015年9月实施的难民政策。

在多元文化的坚定支持者看来,特朗普对非法移民的敌视态度,无异于“纳粹”的复活,是历史的倒退;但在白人民族主义者看来,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则意味着对西方文明的背叛,无异于对本国主体民族的犯罪。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使得特朗普与默克尔之间存在着持久、且不可调和的政治矛盾——除非一方在政策上改弦易辙。

合法性的对抗首先会投射到美德两国的内政事务上,使得特朗普与默克尔之间出现相互否定的政治互动。特朗普上台之后,未来美国与德国在内政事务上将会呈现出微妙的政治博弈。

如果特朗普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移民、反恐和经济政策取得成功,那么将会极大地鼓舞德国国内诸如AFD等民族主义政党(另类选择党)的政治号召力,并削弱默克尔的政治地位,反之,则会巩固默克尔的政治地位——这一问题在2017的德国大选前将会显得更加紧迫。

在福劳科·佩特里(Frauke Petry)的领导下,AfD党支持率迅速攀升

另外,主张多元文化的默克尔如果在反恐、经济等内政问题上表现得愈发糟糕,同样会体现特朗普的政治先见性,并加强他的国内政治地位。这种相互否定的剧烈冲突,是未来美德执政者“合法性”对抗下难以避免的矛盾。

合法性的对抗也会体现到外交事务上,围绕着英国脱欧问题,美德两国执政者的矛盾将变得不可调和。由于英国脱欧政策与特朗普当选一样,充满了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色彩,因此,对于特朗普来说,英国脱欧之后的境况越好,就越有利于良化特朗普未来的政治预期,巩固其国内的政治地位——在此次《泰晤士报》采访中,特朗普向英国示好,要求与脱欧的英国签订“公平优惠”的贸易协定,以保证英国脱欧之后经济能够良好运行。

与之相反的是,如果英国脱欧之后的境况越好,那么就会愈发强化欧盟各国的离心倾向,这对默克尔的政治地位是极为不利的——而这也是默克尔极力逼迫英国硬脱欧的原因。与以往任何外交决策一样,是政治利益而非经济利益主宰着政治家的行为逻辑。

1月14日,在比利时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曾表示,未来“欧美关系缺乏保障”

可以想象的是,未来美德的对抗,并非出于国家之间的利益纠纷,而是西方世界内部合法性对抗下的必然结果。由于美德两国同属一个千丝万缕的文明共同体,特朗普与默克尔之间相互否定的意识形态,将会极大地冲击对方的政治合法性,并造成难以弥合的政治矛盾和外交冲突,这是可以预见的,也是无法避免的。这一点,在历史上早有先例。

1793年2月1日,大革命后的法国国民公会决定对欧洲各国宣战,对于宣战原因,没有比革命领袖雅克·丹敦(Jacques Danton)阐述得更加直白,他声称“他们有国王,而我们杀死了国王,这就是威胁!(1792年8月,法国革命者处决了国王路易十六,在欧洲造成了恐慌)”。

1918年1月6日,俄罗斯立宪议会被解散后,俄国与曾经的西方盟友因拒绝承认对方的政治合理性,突然之间陷入了持久的对抗和冲突。

不过,考虑到西方世界持久深厚的互利互信基础和特朗普脆弱的政治地位,未来的美德关系很难出现全面倒退。但是,由特朗普与默克尔之间的矛盾造成的美欧分裂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执政者自身政治利益博弈的必然结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陶陶

王陶陶

前情报分析师、群体政治研究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