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一鸣:如何释放中国经济的潜力?

2019-06-14 08:05:14

【文/ 王一鸣】

2018年,中国经济可以说是“稳中有变”。这个“变”,变在哪儿?最大的变化就是外部环境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特别是二季度以后,中美经贸摩擦带来了外部环境最大的不确定性。那么与此同时,我们国内经济转型在继续推进,我们正在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我们要推进结构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在去杠杆的过程当中,经济也表现出一些阵痛。这种国际的变化和国内的变化叠加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影响到市场的一些预期。

有人会问,中国还有多大的发展潜力呢?应该通过哪种渠道来进一步释放中国的潜力呢?

激发潜在活力,政策效应正逐步显现

2019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加大了宏观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同时进一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的政策效应正在逐步地显现,现在需求端开始趋稳,供给端也出现了改善。这种逆周期调节,最明显的一个政策变化,就是财政政策加大了力度。我们不仅适当提高了赤字率,而且我们没有拿增加的赤字去搞大水漫灌,而是减税降费,激发市场主体的投资的积极性。

我们2019年制造业增值税从16%调到13%,交通运输、物流、建筑,从10%调到9%。另外还采取措施降低企业社保的缴费费率,从20%大体降到16%左右,当然各个省还有一定的差异。这就大大地减轻了企业负担,企业的活力得到了明显的增强。

另外,我们的社会融资规模也适当扩大了,所以我们的市场流动性相对来说更加充裕,这样对市场的预期就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我们投资开始出现了趋稳的态势,2019年1到4月,我们投资增长保持在6.1%左右的水平,应该说投资已经出现了回稳的迹象。另外我们的消费也保持大体的稳定,尽管相对于过去来说,消费增长是有所放缓的,但是从过去几个月的变化来看,没有进一步往下走,开始趋于稳定。从供给端来看,我们工业生产还是继续在改善,特别是最近两个月,由于需求的回稳,工业的生产没有出现大幅的波动,处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从实物量的指标来看,无论是钢材、水泥、发电量,都是明显增长的。钢材水泥,我们一季度大体都是两位数的增长,电力也有日均发电5.5%的增长率,表明实体经济还是相对稳定的。

从今年一季度的总体情况看,我们GDP(国内生产总值)依然保持了6.4%的增长率。所以只要我们坚定信心,在当前的复杂环境下做好自己的事,我们对中国经济未来应该充满期待。

从优势与差距中发现中国经济的潜力

1.消费市场规模巨大

我们有接近14亿人口,这就是个庞大的基数。有人说每个人吃一碗饭加起来就几座山,这就是我们的市场规模的优势。另外,我们这些年中等收入群体正在迅速地扩大,按照国家统计局的口径,我们中等收入群体已经超过了4亿人,而这一部分群体具有最强大的购买力。

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具有强大的购买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所以随着中等收入群体不断扩大,这个购买力会越来越强。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去年的恩格尔系数已经降到了28.4%,按照联合国的划分标准,我们正在进入到一个富足的阶段。就是食品占总支出的比重已经越来越少,这样我们就有更多的消费支出可以用到非食品的各个领域,我们消费的选择性、我们的消费的空间会大大提高。

我们可以看到,金融危机以后,中国的消费增量是要比美国大的。尽管我们的零售市场比美国还是要小,但是我们的增量比它大,这就意味着我们跟美国市场越来越靠拢,越来越接近。所以我们可以看到,2018年我们的零售的总规模,正在逼近美国的零售总规模。所以我们现在说,我们是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但是我想我们成为第一大消费市场指日可待,因为我们成长性更强。

这些年,消费在中国经济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它是我们经济增长的最大的动力。我们去年最终消费对GDP(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达到了76.2%,就是四分之三的贡献来自于消费。所以随着中国市场潜力进一步地释放,我们经济的动力会进一步增强。

2.基础设施投资空间依然很大

我们的投资空间依然很大,特别是基础设施。我们传统基础设施的建设还没有完成,我们铁路、公路、桥梁、机场、排水、供水没有完全完成。为什么说没有完全完成?中国的固定资本的存量,在过去几年尽管增长很快,但是还只相当于美国的40%左右;我们的人均量,因为人口多,人均量差异就更大了。这是传统的基础设施,那么新型的基础设施,比如说“智能+”,它需要新型的基础设施,物联网、大数据,需要这种现代化的运行的平台,这样的投入依然是非常巨大的。

大兴国际机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们规划了我们的高速铁路网,到2030年,我们要形成“八纵八横”的铁路网的架构。高速铁路网建设现在依然处在高峰期,我们铁路投资每年都要达到8千亿这个规模。我们正在建设骨干的高速铁路干线,比如京广线已经通过广深港,跟香港连接了;下一步我们通过京张线可以跟东北的高速铁路网对接,这样我们就从北到南有个骨干的高速铁路网。

3.城市化仍处于加速阶段

我们去年城市化率接近60%,我们还处在城市化的加速阶段,我们到2030年可能会达到70%。如果城市化率要达到70%的话,每年还要增加一个百分点,一个百分点就是1400万人。还有1亿多人口要进入城市,它会带来相应的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和生活方式改变后带来的消费需求。我们离发达国家城市化率还有很大的差距。

而我们城市化最主体的形态是什么?是城市群。所以我们沿海,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三大城市群占了我们GDP(国内生产总值)的40%多。我们内陆地区还要培育十几个城市群,那可能还会占到40%多。这样使得我们城市群这种现代空间经济的组织方式会成为城市化的一个主体形态,它会大大提高我们资源的空间配置效率。

因为城市群都是通过高速的通道连接,生产要素能够在这儿集聚,能够在这儿配送,能够最大程度地提高空间配置效率。我们可以看到长三角、珠三角,珠三角现在叫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已经成为世界级的城市群,无论从体量、规模、发展水平和对全球经济体系的影响力,它们都已经是全球世界级的城市群。

而且我们也可以期待,它们在全球城市体系中的地位会不断地提升。我们以前都会去说纽约城市群、东京湾城市群,以后我们会越来越多地去说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全世界也会把目光投向我们这些世界级城市群。

中国的城市集群以及经济带建设(图片来源:网络)

4.区域回旋的空间较大

我们以前说中国经济一个特征就是区域差异大,我们经常把它作为一个问题,但是从辩证的视角来看,这也是中国经济一个特有的优势。什么优势?就是我们的回旋空间。就是我们沿海地区随着要素成本提高以后,有些产业失去了竞争力,我们可以梯次转移到中西部地区,这就叫我们的回旋空间。这个就使得我们产业的生命周期可以大大地拉长。

小规模经济体,因为它比较匀质,一旦要素成本提高以后,它就没有回旋空间,它就很容易向外转移,而我们有这个回旋的空间。最近我们又出现了新的变化,就是南北的差异,我们南方经济更加活跃,而北方的经济因为资源性产业、重化工产业,发展相对滞后,这也为我们下一步经济发展提供了回旋空间,这也是我们未来的潜力所在。

5.科技创新进入活跃期

供给端我们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我们拥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体系,我们的产业配套能力最强大,配套成本最低。而未来我们推进工业的智能化改造,工业的智能化革命,我们的产业体系将会进一步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向发展,它会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一个最有利的基础。

我们的科技创新正在进入一个活跃期,从研发经费投入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来看,我们去年已经达到了2.18%。这个在国际比较来看,应该是不低的,我们超过了英国,也超过了欧盟国家的平均水平,这个以前都很难想象。当然,我们离韩国、离日本、离美国还有差距,这就是我们的潜力,我们可以进一步提升。

在我们的一些发达地区,比如说上海,它的研发强度已经超过了4%,这个都是我们科技创新活跃度的一个表现。我们在基础研究领域,取得了很多的标志性的成果,比如说天宫、蛟龙,我们叫“上天入海”,还有天眼、悟空,就是我们暗物质的探索卫星,这是基础领域。我们在战略高技术领域,比如像量子通信、北斗导航系统、大飞机,这些应该说都取得了重要的突破。

北斗系统的模型被陈列在改革开放40周年成就展上(图片来源:IC photo)

6.新的“人口红利”正在形成

中国经济过去高速增长一个有利的条件,就是“人口红利”,我们有大量年轻的劳动年龄人口。那么现在随着劳动年龄人口的逐年减少,我们还有“人口红利”吗?新的“人口红利”是什么呢?我们这些年大规模教育投入带来的人力资本总量的上升。

尽管我们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减少了,但是我们人力资本总量并没有明显的下降。我们国家的教育投入占到GDP(国内生产总值)的4%,因为越来越多的家庭过去都是独生子女,而中国家庭文化又有一种重教的文化,所以家庭对教育的投入占比在国际上来比较,相对于同等阶段,我们都是明显比较高的。所以这种投入现在慢慢正在释放出来。

我们高校今年要毕业830万人,830万人比世界上好多国家的总人口都多,比如说北欧国家,挪威600万人,芬兰不到600万人,丹麦600万人左右。所以这些逐年地积累,那么它要进入到各个生产领域,它会形成一种新的“人口红利”。

7.差距有多大潜力就有多大

潜力是什么?就是你还没有完全释放的、潜在的发展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与发达国家、与世界主要的经济体,在很多指标上,特别是在人均指标上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些差距正是我们的潜力所在。

我们人均才接近一万美元,这个追赶的路程还很长,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潜力。即便不说人均,经济总量我们离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还有相当的差距。我们去年经济总量13.6万亿美元,美国多少?20.5万亿美元,我们相当于它的66%。要填补这个总量的缺口,还有相当的路要走。我们人均量那就差得更多了,这就是我们未来的空间,我们的潜力。

当然我们这些年消费率已经在逐年提高了,人均消费去年才不到4000美元,总体还是偏低。这就意味着什么?我们的空间,我们消费的潜力还远远没有挖掘完。机场建设这些年也是突飞猛进,但是我们人均的飞行次数,美国差不多是我们七倍。所以微信上传,有的人算一下中国有多少亿人没有坐过飞机,这个都是未来的潜力。我们的研发强度,尽管这些年提高很快,但是与美国还是有差距的,这就是我们的潜力。

我们可以进一步增加研发投入,来提高效率。我们的创新指数进步很快,2018年跃升到第17位,是前20位经济体中唯一的还处在中等收入阶段的国家。但是我们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与美国还差11位,这就是我们的空间。

如何进一步释放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

第一,我们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是我们未来的一条主线。为什么要从供给侧着力?我们需求已经受到了影响,也有相当的压力。为什么我们不从需求端着力?我们要从供给端着力?我们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问题,有需求端的因素,但主要是供给端的,就是我们的产能过剩、产业技术创新能力不足、产业竞争力不强、国民经济循环不畅这些问题更突出。

某种意义上来说,供给端这些问题决定了需求端的问题。所以中国经济有需求端因素、周期性因素,但主要矛盾还在供给端。所以我们还要抓住主要矛盾,从供给端发力。那么中央确定了八字方针,就是面向未来,要“巩固、增强、提升、畅通”。

供给侧改革着力于提升产业技术创新能力和竞争力(图片来源 IC photo)

巩固什么?巩固“三去一降一补”的成果。那么现在重头戏在哪儿?就是要出清过剩产能,出清僵尸企业。大家知道,我们现在创业,营业执照立等可取。企业生出来很容易,但是要死比较难,就是它退出面临很多问题。比如说退出,你企业的负债怎么办?企业的欠税怎么办?企业欠缴的社保怎么办?人员安置怎么办?面临一系列障碍。我们下一步怎么用改革的办法来加快这个进程,使得我们沉淀的厂房、设备、土地、劳动力能够重新再配置,提高配置效率。

第二,我们要增强微观主体活力,也就是说增强市场主体的活力。那么,靠什么增强市场主体的活力?就是靠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能够激发企业家创业、创造激情的这么一个营商环境。所以我们要确立竞争中性的这么一个原则,在税收、监管、信贷、政府采购等诸多领域,对各类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大家平等参与竞争,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第三,提升产业链的水平。提升产业链,我们要从过去的加工组装、加工贸易,逐步地向研发、设计、标准、供应链管理、营销网络、品牌这些高附加值的区段升级,这就是提升产业链。那同时我们还要培育发展新兴的智能制造领域,适应智能化工业革命的需要,通过“智能+”发展智能制造,发展大数据、人工智能,培育新一代产业,这个就是我们提升产业链水平。

第四,就是我们要畅通经济的循环。那么我们经济循环最大的障碍是什么?我们现在商品、服务都市场化了,但是我们还有市场化只走了一半的领域,就是生产要素。我们劳动力、资金、土地、技术怎么进一步加快市场化,打通国民经济的循环,让这要素能够流动?比如我们土地,城乡土地还是双轨的,你怎么能够打通这个通道,能够循环起来?

这是从供给端,我们要形成更有竞争力的供给体系。那么从需求端,我们要培育形成一个强大的国内市场。所谓强大,就不仅仅是一个数量的概念,就不仅仅是个规模的概念,因为规模最大,我们指日可待。我们还要有一个质量的概念,品质的概念,所以我们要建设的是一个更有质量、更有品质的市场。那么强大的国内市场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关起门来建市场呢?不是,我们要打通国内和国际两个市场,要建设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

当然,我们要释放潜力,最重要的还是要推进新一轮改革。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国内经济也在变化,我们靠什么去应对这些变化呢?我们说要主动求变,以变应变。我们主动求变,变什么?就是要推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我们过去产业政策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那么在市场化不断深化的今天,我们怎么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作用?

图片来源:网络

要建立公平竞争的审查制度,一切妨碍公平竞争的条款都要去除。还要进一步完善我们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这些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地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只有这样,我们的潜力,我们沉淀的、沉睡的这些要素、这些资源、这些潜力才能进一步释放出来。

我们要加强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产权制度是市场经济最基础的制度,是“四梁八柱”之一。没有清晰的产权,就没有交易,所以我们必须保护各种类型的产权、物权、债权、股权,还有知识产权,增强市场主体的信心。

我们要继续深化科技体制的改革。因为现在的国际竞争就是科技制高点的竞争,一些国家表现出的行为也可以看出他们对我们的恐慌,所以我们要牢牢把握科技竞争的主导权。靠什么赢得科技竞争?靠强有力的制度优势,就是我们要增强我们科技体制的竞争力,就要继续深化改革,包括我们要探索赋予科技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就是科技成果的产权激励。产权激励是最有效的激励方式。包括我们要进一步推进科技成果向企业的转移制度,包括我们要继续强化知识产权的保护,使得科技人员的潜力能够进一步释放出来。

我们还要深化国资国企改革。我们要从企业形态逐步转向资本形态,改革国有资本授权体制,更多的国有资本以资本形态来存在,具有更强的进入和退出的灵活性。继续推进竞争性领域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包括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的改革等等。

我们还要继续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创造公平的条件。包括在融资、税费、营商环境等等方面,来激发它们的活力。

我们还要推动高水平的开放。从商品和要素的开放,转向规则和制度型的开放,这个标准就是大大提高了。那就意味着我们要更多地与国际规则对接,更深地参与全球市场分工和全球治理体系。

当然我们要释放潜力、发展潜力,最终要靠什么呢?靠人。所以我们还要建立一个更有效的激励相容的动力机制。改革开放我们正因为形成了有效激励的制度,所以我们的各方面的积极性充分发挥出来。面向未来,我们要适应新的形势变化,也要探索建立健全一个在新的形势下有效的激励机制,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释放我们发展潜力的进程中来。

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狂风骤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无论国际环境怎么变化,再大的风浪掀不翻我们这片大海,这就是我们的信心所在。中国经济发展健康稳定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支撑高质量发展的生产要素条件没有改变,长期稳中向好的总体态势没有改变,所以只要我们保持战略定力,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一定能够进一步释放出来,中国经济的巨轮一定能够驶向更加光明的彼岸。

(本文为王一鸣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所作演讲文字稿。)

王一鸣

王一鸣

经济学博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分享到
来源:中国经济大讲堂 | 责任编辑:戴苏越
作者最近文章
如何释放中国经济的潜力?
储蓄和投资已经降了,该说说更总体的改革方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