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闻政明:阿根廷、委内瑞拉变天,拉美左翼政府要翻船?

2015-12-13 08:45:53

近期,拉美政治版图异动频频。阿根廷诞生25年来“最自由派”总统、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近期选举中遭惨败、巴西副总统致信罗塞夫欲与其决裂……希腊神话中,触怒众神的西西弗斯被责罚将一巨石推上山顶,奈何巨石过重,每每还未至顶,便又滚下去,前功尽弃。如今,拉美左翼政党面临的境况酷似西西弗斯,苦心经营似乎要付诸东流。

甚至选举结果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最终确认前,一些分析家便已断言所谓范围更大、波及更广的变动——公开反对华盛顿的“粉色浪潮”的逆转。这股又被称为“向左转”的政治运动在本世纪初的头几年席卷整个拉丁美洲。

成也中国?败也中国?

因袭美国新自由主义三十多年来,拉美社会备受失败的改革、缓慢的进步和糟糕的经济所困扰。在新世纪曙光来临之际,一次杰出的实验拉开大幕。这场左翼革命以反美斗士、引爆玻利瓦尔革命的查韦斯于1998年当选委内瑞拉总统为肇始,紧接着,巴西、阿根廷、玻利维亚等国政府相继由左倾的政党掌控。他们强调资源再分配以救助更为贫困的那部分人群,同时,他们也追求和强化区域性结构,将美国和加拿大排除在外。

从许多方面来看,这场极具进步意义的实验使得这片大陆旧貌换新颜。这批左翼政府采取重拳治理贫困,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根据2014年度人类发展报告,5600万人口受惠于左翼政策脱离贫穷。

值得注意的是,拉美左翼政府在本世纪头十年间能够收获如此辉煌成绩,是与大宗商品价格一路飙升、中国经济井喷式发展密切相关。拉美国家自然资源丰富,像委内瑞拉盛产石油、巴西蕴藏铁矿石还有阿根廷遍植大豆。当中国从拉美国家大量进口原材料、拉抬这些资源的国际市场价格之际,拉美政府财政充足,左翼政党有能力摆脱某些与市场相关的限制和教条,从而推进降低贫困和不公平的举措,医疗健康和教育服务遍地开花,保护社会弱势群体的意识也普遍推广。

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全球经济进入冰冻期,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迈向新常态,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也相应降低。再加上拉美国家经济结构单一,普遍依赖初级产品出口,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拉美国家依赖出口获得主要收入来源的途径日渐凋零。

以委内瑞拉为例,国际需求减少致石油价格骤降,这让继任者马杜罗难以维持查韦斯时期的社会经济理念:政府用于支付社会福利补贴和大型利民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缺口巨大。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率将高达159%,经济萎缩10%。尽管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抱着一贯偏见将委内瑞拉评为世界管理最差经济体,但委国内主要商品和日常必需品短缺也的确为此评级提供了生动注脚。

马杜罗(资料图)

马杜罗抱怨,他的政府是资本主义敌人披挂美式战袍而对其发动的战争的受害者。社会主义政党被拒绝的是经济治理能力,而不是意识形态基础。

再看巴西,根据最新官方数据,巴西通胀率飙升超过10%,失业率也陡增至7.9%,甚至有专家预测,巴西经济今年收缩4%,明年进一步缩水3.3%。标准普尔已于今年9月将巴西评级调降至垃圾级。

腐败吞噬信誉

在委内瑞拉,民众对所谓管理失当而加剧的经济困难的失望,似乎被看作马杜罗失败的关键原因。对追求更加公平社会的基本承诺意味着足够多的选民情愿忽视查韦斯治下众多不值得称颂的方面,比如腐败问题。这一点正是当年查韦斯意欲极力革除的社会弊端。

同样的障碍也在削弱着其他左翼或者中左翼政府。从左翼偶像达席尔瓦手中接过总统一职的罗塞夫却深陷贪腐丑闻,近来多起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作为拉美第一大国的巴西,其国家石油公司都卷入贪腐风暴,这严重损害了左翼政府的诚信。如今,尽管超过20名官员和企业高管锒铛入狱,但是反对派依旧要求要对罗塞夫采取政治手段处理。她的支持率跌至10%以下,目前议会也启动了对她的弹劾程序。

罗塞夫(资料图)

选民对治理无能和腐败成风的零容忍在阿根廷的近期选举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前市长马克里战胜了由现任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的庇隆党候选人。不过,克里斯蒂娜本人夸夸其谈的做派,对检察官阿尔贝托·尼斯曼(Alberto Nisman)离奇死亡案件的不当处理,也算为反对派胜利添柴加薪。

拉美版图变更也与和平进程有关。在哥伦比亚,数十年的毒品冲突之后,和平进程正在摧毁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与此同时,古巴正在与美国达成历史性的和解,这将为这片大陆带来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变迁。不过,这对哈瓦那高层来说,并不必然意味着“粉色浪潮”的退去,相反,新型“古巴模式”很可能会以社会主义身躯戴着资本主义面具示人。

难道风水轮流转,曾经被遗弃的美式新自由主义卷土重来?在左翼人士看来,仅仅靠拉美与美国关系这层扭曲的视角来考察此次的政治变动是毫无意义的。许多因素仍旧在发挥效用,而其散播在不同国家的影响力既非整齐划一也非前世注定。

并非所有左倾政府都面临翻船的可能,比如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依然是扬帆破浪的舵手。最初,他的激进观点遭到一片冷嘲热讽,去年第三次当选的莫拉莱斯,如今被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赞誉:实施了行之有效的经济和社会变革,降低了贫困水平、增加了实际工资、助推了高增长率。

莫拉莱斯在国内的支持率高达60%。经济上,他仍坚持由国家主导的发展模式,继续深化工业化和国有化改革。从2012年至2014年,每年的经济增长率均维持在5%以上。同时,玻国内贫困率从1999年的63.5%下降到2012年40.9%的,同期赤贫率从40.7%下降到21.6%。

两股左翼势力

以世界体系学说闻名的沃勒斯坦早在右派势力围攻拉美左翼政府前,便从拉美左翼内部的角度剖析了其可能经历的暴风雨。今年7月1日,沃勒斯坦在其个人网站上刊登名为《拉美左翼向右看》的评论文章。在他看来,实际上,拉美存在着两股左翼势力,而非通常认为的一股。其中一股希望借助国家力量来使经济“现代化”,从而赶超北方国家,最终提高南方国家偏低的生活水准。

另外一股左翼则不同,由社会底层构成,他们认为如此“现代化”只会使他们的境况变得更糟,加剧贫富差距。这一股左翼细分下来又有两种人群。一种是“本地人”(indigenista),他们在欧洲多种势力向西半球派驻兵力前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了;另一种被称为“非洲后裔”(afrodescendentes),他们是被欧洲人从非洲贩卖过来的奴隶。

后一股左翼势力偏好以“更好的生活”(buen vivir ——从印加语翻译而来)为理念基础的文明变迁。他们坚持由本地人群掌控的传统生活模式。

两种版本的未来构想——“现代化”左翼和“更好的生活”左翼——逐渐发生摩擦,甚至挑起严重的冲突。在首轮选举中,前一股左翼势力胜选,也得到了后一股社会底层力量的支持。不过,在接下来的选举中,情况却并非如此。随着时间推移,两股势力越来越看不惯、容不下对方。

分裂的结果便是两股力量纷纷向右转。社会底层的代表发现他们事实上与右翼力量集结。他们的主要诉求变成推翻左翼政党,特别是其领导。这无疑会助推右翼当选,但他们对于“更好的生活”这个理念不会比左翼政党更有兴趣。

查韦斯(资料图)

同时,左翼政党推进的发展主义政策很大程度上忽视了生态效益。现实中,他们的农业项目向大型企业倾斜,消灭了构成内部消费基础的小型农业生产者,可以说,这样的政策越来越像此前的右翼政府。

因此,拉美左翼政党近年来的成就为两股势力喋喋不休的争执所消耗殆尽。试图促成双方对话的个人和组织均不受欢迎:非此即彼,毫无中间道理可言。如今,时机晚了,但也不算迟了。双方要是能够合力展开对现状的智性重估,凤凰涅槃也不是不可能。

那么,怎样才称得上智性重估呢?在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马平看来,反对资本主义,不等于能搞好社会主义。他以查韦斯为例分析,委内瑞拉把绝大多数机动资金拿来发福利,客观上把投资、积累的任务让给了私人资本和外国资本,国家会越来越依赖于资产阶级提供的经济增量。社会主义革命,无论发起的时候多么慷慨激昂,都只能退化成资本主义规律上的改良主义。查韦斯的社会主义福利大餐,实质上是一份资本主义提供食材的大锅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闻政明

闻政明

时政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冯雪
专题 > 中国-拉美
中国-拉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