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武剑:库尔德独立公投,过程远比结果重要

2017-09-25 07:57:1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武剑】

9月25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举行独立公投。鉴于独立公投本身的高度政治敏感性,以及发生在被称为世界火药桶的中东,可以说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尽管伊拉克库区公投遭到了来自伊拉克中央政府、周边国家、美欧和联合国的多方反对,但伊拉克库区领导人巴尔扎尼仍表示,“投票将按期举行”。

库尔德人是中东第四大族群,但从未建立过永久的民族国家。除伊拉克外,库尔德人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等邻近国家。伊拉克的库尔德人主要分布在埃尔比勒、杜胡克、苏莱曼尼亚三省,统称为“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

自从萨达姆政权倒台以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一直享有较高的自治权,它们的财政收入不用上交给中央政府、而且保有自己的政府和军队。此外,占据伊拉克近1/3石油储备和没有教派裂痕,也让库尔德自治区与伊拉克其它地方相比显得富足安全。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2日,伊拉克埃尔比勒,当地民众举行集会,支持库尔德地区独立公投。(图/@东方IC)

早已经过上了无异于独立生活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之所以此时再次被建国梦想唤醒,应该说跟库区内部的权力斗争和中东的局势动荡存在直接关系。

库区内部两个最大的派系分别由巴尔扎尼家族和塔拉巴尼家族领导,他们各自拥有政党与武装,曾多次为争夺库尔德自治区控制权而发生火并。伊拉克库区将于11月举行新一轮选举,已超出任期却不愿卸任的巴尔扎尼意在通过推动独立公投来笼络人心,进而达到巩固自身权力的目的。

近年来,中东局势不稳引发地缘政治版图急剧变化,这一方面表现为库尔德人的整体力量在中东正日益做大做强;另一方面则体现在与库尔德人相关的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等国力量均不同程度遭到削弱。

具体而言,库尔德人不论在伊拉克还是在叙利亚,对于打击“伊斯兰国”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库尔德人不但借机扩张了自己的地盘,而且还赢得了美俄等域外大国的援助。

与之相反,伊拉克在同“伊斯兰国”的较量中一度丢掉四分之一领土,中央政府的弱势地位尽显;叙利亚经历了6年久拖不决的内战,早就对北部库尔德人的区域失去了控制能力;土耳其则由于接连不断的恐怖袭击以及一场未遂军事政变导致国家安全形势恶化,同时土政府撕毁与库尔德工人党的停火协议更令局势雪上加霜。

可见,库尔德人与反库尔德人阵营这种实力的此消彼长为举行公投提供了难得良机。

对于伊拉克库区公投,土耳其除了在紧邻伊拉克边境地区开展军事演习进行威慑外,还罕见地借联合国大会之机与伊拉克和伊朗展开协调。三国明确表示将联手祭出反制措施。一时间,国际社会担忧此次公投会否引发中东新一轮冲突。

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公投在即,土耳其在边境军演(图/@东方IC)

不过从目前看,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并不大。

首先,巴尔扎尼自6月抛出独立公投议题以来其实一直不拒绝“可替代方案”,并表示即使公投通过,也不意味着库区将立即宣布独立。可以看出,公投对库区而言最重要是为了增加就石油出口权、财政拨款和有争议地盘与中央政府谈判的筹码,而非真正走向独立建国。

其次,与库尔德人相关的周边国家都态度强硬,库区很清楚一旦以公投结果为由宣布建国,极易招致周边国家联手制裁措施甚至武力打击明显得不偿失。

第三,作为对库尔德人和中东地区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美国明确表示不支持库区公投,失去美国的关键支持也让库区缺少应对因公投产生一系列复杂局面的底气和能力。

事实上,库区政府对于举行独立公投的利弊得失早已心知肚明。相较于急功近利地盲目追求独立建国的目标,它们更看重的是此次公投所带来的长期利好效应。

第一,库区借助此次公投赢得的更多自治权,进一步削弱了伊拉克中央政府的权威和控制力,这为最终实现独立建国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第二,库区此次公投为周边相关国家的库尔德人起到了鼓舞和示范作用,同时给这些国家在解决库尔德人问题上施加了一定压力。9月22日,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控制区举行首次地方选举便是这种效应的产物。

第三,库区利用此次公投吸引了国际社会对库尔德人悲惨命运和政治诉求的关注,为其尽可能争取了有利的舆论环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武剑

武剑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新闻盘点主编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伊拉克局势
伊拉克局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