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吴幼珉:2018年中期选举后的“特朗普经济学”

2018-11-18 10:36:27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吴幼珉】

一些反对特朗普的人认为,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是一场“人民对金钱”的选举;选举结果却没有惊奇之处。部分美国中间选民也许接受了经济复苏的现实,另一部分则可能习惯性地希望议会能对特朗普政府有某种程度的制衡。

假设当前美国经济并非处于扩张周期,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完全可能让共和党在刚过去的选举中得到一个不一样结果。

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四处为共和党候选人拉票,无疑是想自己能施政顺利和继续连任。

但现在离2020年大选则还有两年,特朗普采取的许多经济民粹主义政策在经济现实中有明显的缺陷,可以预期,他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可能采取较平稳而不太偏激取悦选民的政策。

然而,特朗普一直以来也把美国经济复苏归功于自己所推行的政策,因而他的“美国优先”政策大抵会延续。

美国经济是否已经见顶?

作为一个发达经济体,一般认为美国可持续的经济增长率约为2.5%。今年第3季度,美国GDP增长了约3.5%,是近3年来的最好表现。

减税被普遍视为这次美国增长加快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却预期,减税对美国GDP的贡献将从今年4季度的1.1%回落至明年2季度的0.6%;明年美国的实际GDP增速可能从今年的3.1%回落之2.4%。

与中国经济情况相比,美国当前的新经济点不那么显著。如多轴无人飞行器、无人驾驶汽车、3D打印机、可穿戴设备、智能机器驮驴、机器人厨师等“新硬件”或新能源,能否给美国经济“冲喜”并不清晰。

许多国家显然也在研发那些“新硬件”;相比之下,美国有互联网、软件和大数据技术的优势,可较高的工资能吸引人才却使成本上升。而哪个国家或企业对创新技术的研发实际投入越多,就越可能保持优势或后来居上。假设研发主要在某国国内进行,投入的资源可以实际购买力而不一定是用美元来量度。

发展中国家的工资和商品价格较低,以美元作价的投资也会较低,但实际投入往往会比发达国家以美元作价的等价投资为多。例如中国以美元计价的GDP在2017年约为美国的6成多,以购买力计价则可比美国高2成。美元计价是被国际社会承认的;但在国内研发,除开一些设备进口、人才引进等开支,大部分费用以购买力计价是可行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的优势并不明显。

特朗普政府通过减税、批地和补贴等方式吸引资金回流或流向美国,主要是为了改善就业,但资金究竟流向传统制造业、基建、“新硬件”研发,还是资本市场就很难说了。在资本主义社会,要新资金流入新经济,关键得看那个部门的盈利能力。

近来,苹果等5家美国科技企业回购股份。当投资者转向债券投资,科技股更往往被严重抛售。美国科技股现在是既领涨也领跌,情况与过去一些时间科技股领跑的情况不太一样。

有迹象显示投资科技股的热潮可能正在减弱。美银美林近日的一项调查指出,投资者对全球科技股的配比跌至18%,是2009年2月来的低位。这反映出美国科技股正面临的压力,而投资者并不特别看好科技企业的盈利,更引起市场内外对科技板块实体经济表现的关注甚至是担忧。

此外,贸易摩擦会增加美国企业的成本,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会逐渐浮现。综合以上因素,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可能性很高。

美国今年10月非农失业率3.7%,时薪增长3.1%,经济数据仍然向好,可以让美联储继续缩表和上浮利率。

美联储加息等由公开市场委员会决定,但加息策略在近期遭到特朗普的大肆抨击,以作为对中期选举前股市波动的“反应”。

然而,中期选举一过,特朗普的眼光就要瞄向2020年。下届大选距今仍有时日,特朗普应该不会用尽所有“法宝”去刺激经济,以免在大选前夕无计可施;因而他可能在短期内避免过多地评论美联储的决定。如果在货币政策上不做大的调整,美国政府就更会倾向继续宽松的财政政策和放宽金融监管。

美国股市指数目前仍处于高位,但道指10月的波幅已经扩大。虽然难以预期美股未来的走向,但道指暂时无法突破27000点、企业盈利预期受到制约、息口又看涨,明年美股前景难以看得太好。不可能有永远的牛市,市场上对美股的担忧也在累积。

与中国的情况不同,美股表现不佳,牵动面更广,对美国消费和经济的影响都会更为负面。

单边保护主义会走多远取决于特朗普用什么人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近日发表演说,指华尔街向白宫施加压力,使其与中国达成某种协议,说“华尔街,退出谈判,把你们高盛的钱带到俄亥俄州的代顿,在美国投资。”

那是一篇有煽动性民粹主义的演说,也反映全球化影响到了美国的收入和财富分配,美国精英们在贸易政策上也存在着分歧。

过时的贸易保护政策,图片来源:见水印

当前,中美贸易争执的核心问题是,特朗普政府除了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和强调保护知识产权外,还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战略产业的支持和强制技术转移。

实际上,产业政策各国皆有,技术转移更是你情我愿,这些问题已经有很多中外人士阐释过。而且事涉中国的政治、经济机制和核心利益,中国政府和社会都难以作出退让。

虽然美国经济至今的发展没有迫使特朗普一定要修正其对外贸易政策;一些不看好贸易摩擦前景的美国学者曾经预料,特朗普会在宣传对华贸易战“成功”后,收敛他的单边保护主义政策。

近日,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已经宣称:“中国放弃了他们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因为我认为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似乎就是这种自己找台阶下的体现。

与此同时, 特朗普在中期选举的竞选集会上却表示相信会和中方领导人解决贸易争端。近日,基辛格访华期间和美国财长姆努钦通过电话都先后与中国副总理刘鹤进行了会面和对话。

笔者认为不需要计较特朗普等人曾经说过些什么,而是应该察觉到美方近期的一系列言行反映中期选举后的变化:美国意识到中国经济形势是可以支撑与美国长期进行贸易摩擦的,中国政府内部的意见也是统一的。因此,美国政策可能会更倾向现实一些。

然而,如上述,中美两国在经贸问题的立场差距仍然很大,难以相信双方分歧会迅速解决。因此,中美贸易战会继续;但双方领导人在阿根廷G20峰会期间会晤可能有一些较好的结果,如:两国适度管控分歧,通过中国增加进口来减低两国贸易的不平衡,两国在一段时间内减免向对方新增收的关税等。

而长期来看,中美矛盾是结构性的,两国间在经贸问题上仍会有不少持续争议的议题。但继续将摩擦保持在可控范围内,甚至有所减缓,对两国和世界经济都是好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吴幼珉

吴幼珉

香港资深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作者最近文章
中期选举后,“特朗普经济学”会转向吗?
当中美相遇在进博会的场内场外
就算美股是技术性调整,也该为“崩盘”做好准备了
实体经济发展决定香港的未来
美媒为军演造势,是要让中美关系继续恶化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