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吴幼珉:反对派煽动罢工那天,我刚好出院

2019-08-09 07:55:09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吴幼珉】

8月2日我在香港某医院做了一次修复半月板的微创手术,5日出院。

当天,香港反对派发动了“三罢”。医院方面建议我多住院一天,我却执意上午出院。

一眼望去,我所在的大街上商店照常营业;但与往常情况相比,估计行人还是少了约6成。餐厅里也冷清了一些,很容易找到座位。路边的店主抱怨生意清淡是地铁停运所致,接着便避免讲得太多以致招来麻烦。

回想医院里的护士当天并没有罢工,我真是觉得万幸,但她们却都琢磨下班后该如何回家。

年轻的住院医生戴着黑口罩,胸前撇着小型的黑丝带来上班了。他过去给我的印象还不错,或许也不是什么政治发烧友;但像他那样刚从大学毕业的人来说,当天如斯打扮也一定是受了影响。

医院里的病人多是中老年人,彼此不谈政治;惟看电视新闻时仍能透露出只言片语,他们中支持“三罢”的人可能不及两三成。

在街上的我刚想进地铁站坐地铁时,一对大学生模样的青年男女从地铁站出口走了上来。他们好意地告诉我“没地铁了”,而我出院前电视所报道的却还是“某某线的地铁受阻多少分钟”。

香港市民与堵地铁门的反对派理论,图片来源:香港中通社

那对年青男女不像是激进分子;他们问我去哪里,我告诉了他们,他们便主动拿起手机帮我找回家的替代方案,更主动送我到不远的巴士站后再离去。

后来才知道,有很多市民站出来反对堵路、堵地铁门的极端行为,有的自发移除路障,我能坐巴士回家,或许也要感谢这些普通人。

由于手术后自我感觉良好,虽然未能搭上地铁,但我没有让反对派的这些小伎俩影响心情,还打破了平时不喜欢跟别人交谈的习惯,在巴士站与在我前面的一名国泰航空公司外籍空姐聊了起来。

我问她为什么今天没有参加罢工,她说有不少同事罢工,但她今天还是需要上班。她告诉我,她来自东南亚某国,到香港工作后才通过求职加入国泰航空。在她眼里,香港挺不错,只是住房太贵了。

临别时我们还握了手,尽管我是一个需要做家务的人,她的手却比我的手要粗糙一些。

市民自发搬开路障,图片来源:有线新闻截图

敌对势力这一次倾巢而出

反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占中”和近两个月的暴乱是连贯的事件。

至今,香港某些政客一方面看着暴徒冲击社会,另一方面却谴责警方“过度使用暴力”,建议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实际上是想“废掉”香港执法力量的“武功”。

个别激进反对派,包括某些“勇武”青年,暴力冲击“一国两制”和香港社会,希望即使不能变天,也能获得一个移民海外的资格。

以上两种人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区别仅在于鼓励还是诉诸暴力。

相比之下,除了别有用心者外,许多青年的过激行为是被误导的,日后是可能改正的。而教唆和维护他们的的人则是始作俑者,知法犯法。

在境外,也有人希望香港乱。当前,台湾政党正在忙于2020年的大选,台湾民进党当局希望抹黑“一国两制”来为蔡英文“助选”。

据说台湾当局接纳几十名香港暴乱分子;而冲击中联办的暴徒却有好几百人,不知道台湾当局为什么不干脆再多接收些。

还有两种势力也是想乱港的,它们分别是美、英敌对势力,美国人更在其中还扮演了主角。

特朗普上台后招揽了一批极右分子进入他的团队,现在美国国务卿就是前中情局局长。特朗普在韩国介绍伊万卡和蓬佩奥时,把他们称为“美女与野兽”,而那位“野兽”把美国外交与情报工作联系起来的紧密程度是前所未有的。

广州是华南地区党、政、军领导机关的所在地,美国人在那里设立了一个领事馆,在香港却保有一个总领事馆,比广州领事馆的规模大得多。这反映出,尽管今天的香港与1997年前已经不同了,美国人还是认为在“一国两制”机制下,他们较容易或方便地从事收集资料或接触他们的代理人。

但今天英资的汇丰银行也还是香港的发钞银行,英资的中华电力仍持有香港的电网。

因此,不管两国政客叫嚣什么,不管美英给香港反对派提供多少金钱或技术支持,要它们放弃在港利益,全力支持香港激进反对派“变天”的可能性并不大。

中方仍主导着香港局势

反对派打着“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执意搞“颜色革命”。但一般人都是需要谋生的,因而8月5日反对派发动的“三罢”整体而言并不成功,只是搞乱了公共交通和让暴力升级。

当天,香港警方拘捕了148人,发射了近1000枚海绵弹、橡胶弹和催泪弹,在香港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从殖民地时期至今,香港社会就存在着政治分歧。近来事态的发展,令当地社会进一步撕裂。许多市民都在选边,不少人因社会动荡而感到压抑。

人们既可以在香港电视上看到警察逮捕某青年疑犯时,其他成年市民为疑犯求情;同时,也能看到8月5日当地多处,不仅仅是曾经的元朗,发生了白衣人和示威者互殴的情景。

受不同文化熏陶,当前港人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解读,令人啼笑皆非,也反应了香港主权回归22年来,爱国主义宣传和教育工作仍需改善。

今后,国务院港澳办新闻发言人可能会更频繁地召开记者会。中方明显仍主导着香港局势,原因是:

一,香港公务员整体是支持中央和特区政府的。虽然一些港英时期留下来的退休高级公务员屡次作乱,在服从上司的谋生公务员中间,他们的影响力几乎已经没有了。有些反对派青年混入公务员队伍,但远远不是主流,不然反对派也不会找人来假扮公务员。

香港警方等纪律部队比其他公务员更稳定;否则,就不能称香港主权早已回归祖国了。

二,解放军是可以到香港上街平乱的;尽管中央政府并不愿意那样做。

笔者认为港人自行解决本地政治危机会是最好的方案,但也应该确立一个能让香港维持长时期稳定的机制。

三,中方在香港许多可动员的力量,无论是各行各业的建制派还是中间群众,都还没有动员或团结起来。

可以预期,由于暑假结束和中央或特区政府的强力执法,香港局面在今年国庆节前应该比现在有所好转。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吴幼珉

吴幼珉

香港资深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反对派煽动罢工那天,我刚好出院…
中国市场如何成为科技创新的土壤
中美磋商细节透露不多,为何外界普遍乐观?
美股连续暴跌,特朗普底气还足吗
中国有定力,中美关系就一定会搞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