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熊鹏:粟裕、孙子兵法与交易

2018-02-09 07:13:0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熊鹏】

说明:本文初发表于2016年10月16日“全球宏观投机”公众号。当时公众号刚开,不具备原创和分享功能。近日在反复思考一些基本问题,与这个主题有关,故修改后重新发表于发布。

交易中我们会反复思考一些基本问题,这是一个不断深入、反思和修正的过程。我以前的一些文章也会更新后再次发表,敬请读者理解。

粟裕(资料图)

交易与军事的共同点:

都是复杂的人类大脑规划、认知、记忆、调整行为,都受到原始人类大脑情绪的强烈干扰;

都是一个历史进程,结果未知,当下的状态永远是信息不完整、不对称,军事行动中对手常常故意释放假信息,交易中也有价格操纵者故意制造虚假的交易信号。

交易与军事的不同:

军事斗争的对手是明确清晰的,而交易则没有一个明确的对手,市场既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对手;

军事斗争是你死我活,而交易则可以选择不参与。我们对交易有完全的主导权。

纵观历史,杰出的军事家和优秀的交易员都非常稀缺。为什么会如此稀缺?有那么多的军事院校和商学院,为什么难以培养出持续盈利的交易员和战场上的常胜将军?或者,交易/军事大师是天生的吗?如果后天可以习得,那需要怎样的方法和过程才能达到常胜境界?军事/交易的研究、决策过程的独特之处在哪儿?军事参谋和分析师,指挥官和交易员之间的思维差异在哪儿?

一、粟裕的早期成长经历

粟裕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公认的战神。评价他的战功,一是看战斗统计数据(参考《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三年战绩》1949年版),二看同代人的评价。 在1955年授衔讨论到粟裕军衔问题时,毛泽东不仅要给粟裕授元帅衔,而且给予了粟裕极高的评价。毛泽东说:“论功、论历、论才、论德,粟裕可以领元帅衔,在解放战争中,谁人不晓得华东粟裕呀?”同样被视为军事天才的林彪对粟裕的每一次战役都仔细研究推敲,结论是粟裕打的是神仙仗,有些仗他打不来。朱德和刘伯承对粟裕的评价极高,刘在1949年认为粟是解放军最优秀的指挥员。他的对手胡琏说“土木不及一粟”(土木指蒋陈的王牌主力,将星璀璨)。 连一向视中国战场为陪衬的斯大林都认为粟裕指挥的淮海战役可以媲美二战中任何一次经典战役。

正因为有了粟裕的反复坚持和杰出业绩,1948年中共中央放弃原定的下江南计划,改为在华东和中原进行战略决战。这让毛泽东之前估算的五年击败国民党的计划整整提前了至少三年。

然而,粟裕并没有正规军事学校的学习经历。他刚当兵时头颅就中过一弹,1930年富平战斗中被炮弹击中头部。头部受伤伤害了他的视觉神经,而头疼折磨他终生。他的左臂在未实施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取弹手术,导致残疾。应该说,他的身体条件对于从事军事指挥这样高强度的脑力和体力活动是不利的。他的指挥艺术,完全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以超出寻常的专注、努力、不断的在失败中学习从而逐步发展出的独特能力。这能力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习得。

与杰出交易员一样,粟裕在成为军事家之前也历经过学习、受挫和自我探索过程。根据《粟裕战争回忆录》,在红军时期粟裕从毛泽东和朱德身上学到了游击战精髓。“战争有它自己的规律,克敌制胜的办法必须依据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和战争的内在规律去寻找”。这好比一个交易员入门时遇到正确的老师(J.L同样有入门老师,告诉他观察市场本身的行为远比阅读华尔街日报重要)。

井冈山经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实事求是,如果换到交易上面,那就是尊重市场,放弃一切教条主义的东西,或者说,是思维的固化框架。

这是他的幸运,因为类似战争或者交易这种复杂多变的思维过程,很多时候一开始的学习方向就是错误的,比如金融学里面的“有效市场理论”和“资本资产定价模型”。这些偏重于解释的模型试图将复杂的交易现象简化,并且提出了一套基于想象而不是真实历史经验的相关性和因果性来解释这些现象。这种思维框架就会成为我们认知真实市场的障碍。

跟随老师学习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自我的受挫和学习。早年粟裕最大的挫折之一是抗日先遣队的彻底失败。这个教训如此之大,以至于粟裕去世后把一部分骨灰埋葬在军事失败开始的谭家桥。这种受挫让粟裕充分意识到自己指挥过程中的各种问题和自身问题,这种纠正过程往往是代价越大,解决问题就越彻底。

在反围剿时期粟裕学习到另外一个重要经验是战略问题。“作为军事指挥员应该懂得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个指挥员对战略问题有了较深刻的理解,有了清醒的头脑,才能运筹自如地指挥作战。”这表明他已经从更多的维度理解战争。对于任何一个复杂决策,从简单的线性思维发展到复杂性思维是一个必经的过程。

在接下来三年艰苦卓绝的浙南游击战时期,粟裕在井冈山经验基础上实践和发展着战争理念和技术。这个时段他完全失去了与上级的联系,客观上不受外部干扰,完全对自己的决策负责,如果决策失败,代价就是自己和部队的生命。这是一段最磨练他心智的时期。这也是他从朱毛的学生和手下成长为独立指挥员最重要的过渡时期。

从他总结的经验可以看出他开始形成了自我的体系。他提出了六点游击战经验。这六点原则完全是来自于敌强我弱生死存亡的实践。

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

不在消灭敌人,而在消磨敌人;

支配敌人,掌握主动;

积极进攻,绝少防御;

飘忽不定,出没无常;

越是敌人后方,越是容易成功。

这些经验的一部分也被总结成“敌进我进”。这是后来毛泽东讲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重要的实践来源之一。

这就是一个军事家的成长历程,差不多用了十年时间。限于篇幅,对粟裕后续军事思想的发展不再赘述,感兴趣的朋友推荐阅读《粟裕战争回忆录》。

二、交易与兵法

交易与兵法有何类似之处?或者,交易研究与一般的券商卖方研究相比,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北大教授李零在《唯一的规则》里面把这个道理讲透了。我觉得他讲的比我透,所以直接引用李教授的原文。

讲思想,就是把兵法当作一种行动哲学、斗争哲学来讲,说明兵法是一种处于高度对抗状态下,急需灵活反应,判断胜于认知,行动胜于言语的思维方式。行动者的所有认知,都是“知之”加“不知”,千疮百孔,充满怀疑、猜测、危险性和不确定性。朝好了讲是“艺术”,朝坏了讲是“赌博”,特别不像“科学”。 我一直认为,这更接近人类思维的真相,也更能反映人类认识的全体。

简单总结,就是:

判断胜于认知,行动胜于语言

三、从粟裕兵法学习交易

笔者简单总结了粟裕兵法对交易的启示:

正视弱者的地位。粟裕兵法的诀窍之一是以弱胜强。这相当于交易员承认市场的力量。无论是谁,跟市场相比,都是弱者。尊重客观事实,尊重市场力量,哪怕你明知市场有时候是非理性的。

正如孙子所言,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像水一样承认自己的卑微与弱小,恰恰是以弱胜强的关键。

生存第一,积小胜为大胜。在缺乏外部补给的情况下,一切都只有靠从对手获取。粟裕兵法讲究以战养战。孙子兵法也说,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

回到交易而言,这要求进入交易时必须足够谨慎,认错动作必须足够快,尽量减少资本大幅减少的可能性。这是每一个交易员都必经的过程。很多传奇交易员都有早年破产经历。谨慎如索罗斯,也在早年爆仓过。条件优渥的经济学家凯恩斯则在交易中经历多次破产。当交易不利时第一是保持实力,不与市场做任何争辩,这是生存法则。

对战斗机会的极端珍视。为确保胜率,粟裕珍惜每一次战斗机会。对交易而言,就是对每一笔交易都足够认真,确保交易完全符合设定后再进入。大意和失败往往来源于成功,这条准则在交易顺风期尤其重要。包括粟裕本人在内,孟良崮战役后他也经历了两个多月的低潮期,老吃败仗。因为,巨大的胜利就是最大的敌人。J.L在1929年赚取了1亿美元后在随后的五年里亏掉了8000万美元,这又是另外一个案例。

战前对所有信息尽可能的全面掌握,同时意识到战局瞬息万变,随时应对新的变化。以地图为例,地图是作战最重要的资料之一。粟裕是地图迷,在一些重要战斗前他会亲自勘测战斗现场,弄清楚每一条道路、水塘和篱笆的具体位置。回到交易,那就是交易员必须了解影响交易品种的所有要素,无论定性还是定量。除了掌握影响价格的所有已知因子外,交易员还必须弄清楚目前的主流偏见、对主流偏见的一致预期、以及因素之间可能的切换。

绝对的灵活。战斗打响后,一旦发现预判有误,粟裕会迅速调整布置。灵活性对军事将领和交易员都是极大的考验。灵活性并不同于没有原则的随波逐流,因为兵以诈立,你看到的很可能是敌人的烟雾弹。同样,市场中屡屡有各种假信号,如何确认市场信号是真实的,始终是交易员面临的挑战。

灵活性始终是一个艰难的挑战,因为当市场发生不利变化时,我们很难分清到底这是短暂的背离还是我们之前的假设错误,也就是坚持不利仓位多久的问题。这里面有很多是经验性的问题,但最重要的是培养对于危险信号近乎直觉的敏感。

优秀交易员都有直觉。比如索罗斯发现一旦出现背疼往往就是危险信号。这并不是什么超能力,在任何行业只要保持刻意练习很长时间,都会产生这种外人看来近乎直觉的迅速反应。

永远处于主动。主动与否与力量强弱无关。其实尤其是弱者,更要创造条件占据主动,调动敌人而不是被敌人调动。从交易上讲,所谓主动就是对交易计划有清晰的认识,不打无准备的仗,进退有据。一旦在交易中发现有被动的感觉,这时候应该尽快退出交易。

敌进我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战争的特点是不按常理出牌。在交易中,则是需要对出乎预期的极端行情抱有想象力。任何一个趋势的转变周期总是会超出一般人理解的曲折与漫长,比如2013年的欧元,一度被称为“寡妇交易”,谁做谁死。这条原则也是启示交易员要注意跟大众的主流预期保持警惕与距离。

积极等待战机的成熟,耐心极其重要。粟裕多次提到创造战机的问题。对交易而言,战机无法被创造,只有被等到。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因此,任何重大的交易机会,都是市场自身成熟后才会发生的必然结果。提前进入,即便交易员看对了趋势也有可能失败。这是无数交易员的血泪经验。

很多人都会意识到耐心的重要性,更关键的是如何让自己变得有耐心?这就是我一直强调的宏观因子与市场价格复杂关系的相互确认。


熊鹏

熊鹏

全球宏观投资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经济晴雨表
经济晴雨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