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许利平:印尼外交官拍着胸脯跟我保证,无论谁当选中印尼关系都会越来越好

2019-04-16 07:19:30

【4月17日,印尼将同时迎来新一届总统大选和国会选举,现任总统佐科与二号候选人普拉博沃将展开二次“争雄”,印尼“4·17大选”备受各方关注。不仅如此,在竞选进程中,“中国元素”再度出现。普拉博沃扬言,如果当选将重新审查“雅万高铁”等中资项目。近日,广西民族大学中国-东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马来西亚研究所所长葛红亮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研究员,亚太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就印尼大选开展了一次对话。】

葛红亮:本次大选是佐科和普拉博沃第二次“争雄”,相比于2014年,本次大选有何不同?

许利平:我想2019年大选和2014年大选有六大不同。

第一大不同是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同时进行。2014年的议会选举是4月9号举行的,总统选举是7月9号举行的。而今年的选举是4月17号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同时举行,也就是说今年每一个选民在4月7号投五种票,即县市议会选票、省议会选票、国会议席的选票、地方理事会选票和总统副总统的选票。

第二大不同是参选的政党数量增加了。2014年总共有12个全国性的政党和三个地方性的政党参加选举,而2019年有16个全国性的政党和4个地方性的政党参加选举。

第三个不同是总统、副总统的提名条件发生了变化。2014年是当年国会获得20%的议席或者获得25%的选票的政党和政党联盟可以提名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而今年总统和副总统的提名条件是根据2014年的国会选举结果提名的,而门槛则不变。

第四个不同是政党进入国会的门槛提高了。2014年政党进入国会的门槛的是获得国会选举3.5%的支持率,而今年则提高到4%的支持率。自1998年印尼实行民主改革以来,每一次大选进入国会的门槛都有不同的程度的提高。2004年进入国会的政党是根据得票率来获得议席的,可以说是没有门槛。2009年进入国会的门槛是获得2.5%的支持率,2014年则提高到了3.5%。印尼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可能是要简化多党制。

第五个不同是政治献金捐献数额有变化。2014年大选规定个人捐献不超过10亿印尼盾,机构组织的捐献不超过75亿印尼盾。今年则将最高限额提升到个人捐献不超过25亿印尼盾,组织机构的捐献不超过250亿印尼盾。

第六个不同是议会选区和议席的增加。这一次的议会选举是三级议会,一个是全国性的国会的选举,第二个是省议会,第三个是县和市的议会。国会选区从2014年的77增加到80个,议席数从2014年的560席增加到575席。省议会和县市议会的选区和议席也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葛红亮:今年大选,佐科和普拉博沃两组总统候选人政策主张有何不同?

普拉博沃(左)和佐科(右)

许利平:1号候选人佐科和马鲁夫公布的竞选纲领中,主要愿景是相互合作,实现有尊严的、自力更生的和具有国格的印尼。他们提出了九大使命,其中包括提升人力资源质量和构建具有生产力、自力更生和竞争力的经济结构,以及均衡和公平的发展,这是1号组合主要的政策主张。

2号组合的政策主张主要是政治上实现公平、富有、有尊严、有宗教信仰和有主权的印尼共和国。经济上主张自力更生,文化上要拥有国格。他们提出了五大使命,包括发展公平、富有、有质量和关注环境的国民经济,自力更生地建设能够维护印尼领土完整和主权的国防以及保障国家安全。

无论是1号组合还是2号组合,都强调了自力更生和有尊严的印尼,民族主义的思想脉络是他们共同的特点。不同之处在于佐科更加突出人力资源质量的提升,而普拉博沃更强调强大的国防。

葛红亮:影响这次大选的因素有哪些?哪些又是决定性因素?

许利平:影响这次大选的有很多因素,但总体来说就是两种因素,一个是国内因素,一个是国际因素。

国内方面,宗教因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伴随这次大选的伊斯兰政治化应该说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但佐科选择了伊斯兰领袖马鲁夫作为副总统候选人,在很大程度上淡化了宗教因素的影响。尽管4月7号,2号阵营在朋加诺体育场举行了号称百万人的穆斯林的集会,以此来展示力量,但我个人认为效果是有限的。

普拉博沃在朋加诺体育场为大选造势(@东方IC)

根据民意调查机构三月份的调查,在穆斯林选民中50.9%是支持佐科和马鲁夫组合的,41.6%支持普拉博沃组合。这个情况正好和2014年相反,2014年大选的时候穆斯林是48.6%支持佐科,51.4%支持普拉博沃。

这一次号称有9000万会员的伊斯兰教师协会,距民意调查机构的统计是62.7%支持1号组合,只有31.9%支持2号组合。其他社会组织中,58.3%支持佐科,38.5%支持普拉博沃。在非穆斯林的群体中有87%支持佐科,只有8%支持普拉博沃。

从上面这些数据来看,2号组合试图通过宗教这张牌来打击1号组合的效果相当有限。

其他的国内因素我想有这么几个,第一是执政者的表现和人民的满意度,这对这次大选是非常重要的。根据各个民意调查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佐科总统执政的满意度是在65%-73%之间。这个因素非常重要,执政者要想争取连任,他执政的成绩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是两大阵营内部的凝聚力。支持佐科的一些大的政党比如民族复兴党与建设团结党之间,斗争民主党与印尼团结党之间内耗不断,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1号组合的内部凝聚力。支持2号组合的一些大的政党也是貌合神离。总体来说,无论是1号组合还是2号组合,政党联盟中的政党并不是100%的支持自己推选的候选人。

第三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经济上的表现。佐科在经济上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但有一些政策可能损害了中产阶级的利益,比如强大的征税力度,可以说直接削弱了中产阶级投资和投入经营的意愿;再加上财政部和税务部门禁止多种商品进口,并课以重税,导致中产阶级和中小规模的贸易商断了财路。这些都造成了城市的中产阶级对佐科有一定程度的不满。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双方竞选团队的财力。大选是要花钱的,没有钱就搞不了大选,所以1号组合和2号组合的筹款能力非常重要,会影响大选的全面推进。截止到3月29号,2号组合筹集到的竞选资金有1915亿印尼盾。其中桑迪阿加·乌诺个人就贡献了61%的资金,1160亿印尼盾,而普拉博沃自己贡献了竞选资金的34%,714亿印尼盾。对于2号组合来说,选民个人的捐献和机构捐献非常少。个人捐献的部分只有5.98亿印尼盾,机构捐献了7亿印尼盾。所以2号组合的竞选资金主要是来自于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各人的财产。

与2号组合的竞选资金的来源不一样,1号组合的竞选资金来源非常丰富,截止到2月28号,1号组合筹集的竞选资金大概是870亿印尼盾,其中18个非政府组织机构捐赠的大概有482亿印尼盾,个人捐赠的有117亿印尼盾,政党的捐赠有270亿。除此之外还有物资捐赠117亿,服务捐赠大概是310亿印尼盾。所以1号组合无论是现金、物资还是服务的捐款都是非常丰富的,这也体现了1号组合群众基础的广泛性。

1号组合和2号组合很不一样的一点是,无论是佐科也好,还是他的搭档马鲁夫也好,个人资产远远不及普拉博沃和乌诺,所以佐科曾在3月18号的晚上,为了筹集更多的竞选经费,在泗水拍卖了他个人的一些物品,包括他的两辆摩托车,还有摩托车的头盔,以及他平常穿的夹克衫,还有他用的吉他。通过拍卖来筹集大选的资金,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影响这次选举的国际因素主要还是大国因素。根据2014年大选的经验来看,美国人实际上对普拉博沃的人权纪录是非常不满的,对普拉博沃参选也有所保留。佐科也没有得到美国100%的支持,特别是他在对自由港的收购中把50%以上的股份收归国有,对美国的利益造成了一定损害。

总体来说,应该是佐科在国际上得到了大国的支持。但普拉博沃和乌诺的组合也得到了美国一部分人的支持。所以这次大选中,实际上各个大国也有一点两边下注的感觉,因此我认为国际因素并不是这次大选的决定性因素。

葛红亮:此次总统大选的同时,印尼还将举行国会选举,您如何看待这次国会选举?未来国会各个派系格局如何?

许利平:有人说这次国会选举对于小党来说是一场噩梦,特别是对四个新政党(印尼团结党、印尼统一党、印尼工作党和印尼改革运动党)来说,本次大选可能是他们的“坟墓”。由于进入国会的门槛提高到了4%,因此最后可能只有5到7个政党可以进入新的国会。根据现在各项民意调查的结果,斗争民主党、大印尼运动党和专业集团党将成为新国会的前三大政党,处于第一个阵营。

民族复兴党可能在新国会中居于第四位,因为这个政党的背后有庞大的伊斯兰教师协会作为基本盘,所以得票率大概在8%-10%之间,处于新国会的第二阵营。

第三阵营可能是民主党、民族民主党和繁荣正义党。其中民主党和民族民主党可能会在国会里面居第五位和第六位,第七位可能是繁荣正义党,得票率大概在5%左右。所以新的国会很可能是在5到7个政党左右。

这就意味着在未来的国会中伊斯兰政党的议席将大为减少。现在国会里面一些老牌的伊斯兰政党比如国民使命党、建设团结党等可能会在这一次的国会选举中被淘汰,这就意味着在新国会中民族主义的政党将成为主流。

葛红亮:2014年佐科以微弱优势赢得了总统宝座。那么,这次大选呢?您在此能否预测这次大选,谁将获胜?

许利平:这个问题可能是大家最关注的。我个人认为基本盘很重要,无论总统候选人采取怎样的策略,基本盘都是获胜的一个关键因素。

从各种民意调查机构的调查结果来看,1号组合基本盘的支持率是46.6%,2号组合基本盘的支持率是29.2%。这两个基本盘的相差还是蛮大的。

中间选民大概各自拥有8%-9%的支持率,如果4月17号之前印尼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事件的话,那么1号佐科和马鲁夫组合将有可能获得55%-60%的支持率,2号普拉博沃和乌诺组合可能获得40%-45%的支持率,这是根据印尼几个比较权威或是在历史大选中预测比较准确的民意调查机构的调查结果得出的结论。

4月13号两位候选人要进行最后的公开竞选,开展第五场的辩论,主题是关于经济和人民的福祉,这个辩论对争取中间选民非常重要。另外1号组合在4月13号要召集最后一次集会,帮助自己争取更多的游离选票或者准备投白票的人。

葛红亮:由于印尼国内极端伊斯兰力量和保守政治思潮的缘故,本次大选对于印尼政局意义不凡,请问大选后印尼未来政局走向如何?

许利平:本次大选竞争非常激烈,但印尼宣扬自己是世界上第三大民主国家,所以并不希望这种民主选举成为分裂印尼的一个导火索。佐科政府实际上非常注意,要通过这次选举团结全印尼的人,凝聚印尼的人心。在4月13号最后一场辩论会上,专门增加了一个仪式,就是邀请印尼各大宗教领袖,一起祈祷印尼的选举和平,民主,这对印尼是非常重要的。

这一次大选后印尼政局发展的趋势如何?我个人认为如果佐科成功连任,印尼的政局将朝着比较稳定的方向发展。从施政的策略来讲,佐科的政策更具有包容性和平衡性,会照顾方方面面的一些利益。他毕竟是执政者,更懂得政策在未来连续性和稳定性的重要。

如果普拉博沃当选的话,印尼政局可能会呈现一种不确定性的状态。从普拉博沃个人的特征来讲,他比较情绪化,说话也比较随意,但在一些关键性的问题上,他的副手乌诺可能会起到一种平衡性的作用。所以如果2号组合获胜的话,未来印尼政局可能在最开始的时候呈现一种不确定、不稳定的状态,但随这他们执政经验的增长,会逐渐过渡到稳定的状态。

如果普拉博沃组合上任,印尼极端的伊斯兰势力可能会有所增长。这两个人当中,普拉博沃是俗称的“名义上的穆斯林”,所以他们两个如果成功当选的话,保守的伊斯兰应该说是他们执政的重要基础,在某些方面来说会怂恿这些保守的伊斯兰或极端伊斯兰的增长。在未来一年可能对政治的稳定性有一定的冲击,但应该在可控的范围内。无论是普拉博沃还是乌诺,都知道利用保守伊斯兰的度在哪,不会无限制地使用。如果无限制地使用的话,这些人最后会把他们推翻,这一点他们两人应该是非常清楚的。

总体上来讲,大选之后如果佐科连任,印尼的政局会更为稳定;如果普拉博沃当选,可能未来一年内,印尼政局会呈现出一种不确定性,需要观察。

葛红亮:近些年东南亚大选,中国议题广受关注,本次印尼大选也不例外。您如何看待这次大选中的涉华议题?

许利平:在我们的周边国家和东南亚的这种大选中,涉华议题屡屡被炒作,在一定程度上中国似乎成为候选人相互争夺、相互指责的替罪羊。

在这次印尼的大选中也毫不例外地涉及到了中国的议题,包括中国在印尼的投资项目、一些示范性的工程或者大项目,以及老生常谈的中国劳工的问题,甚至中国干涉印尼选举等。这些议题都是在公开的竞选造势中抛出的,但我们发现并没有在印尼的媒体上广泛发酵,只是两组候选人攻击对手的话题——毕竟缺少确凿的证据。

对待这些涉华议题我们要保持冷静,实际上这更多的是涉华议题的泛政治化。这提醒了我们未来跟印尼这些国家合作,或者对其投资的时候要注意保持低调,把自己真正的变成当地企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印尼社会的一部分,这对我们中资企业在印尼的投资是非常重要的。

葛红亮:大选后,中印尼关系走向如何?

许利平:关于中印尼关系的走向,我也和印尼很多外交官员聊过,前段时间印尼驻广州的总领事跟我说,他跟佐科总统和普拉博沃都很熟,他相信这两个人无论谁当选,中印尼关系都会向前发展。他拍着胸脯跟我说他能保证中印尼关系一定会越来越好,我想他作为一个外交官,有一些自己的观察。

从我个人的一些观察来讲,印尼现在正在进行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建设,这和中国现代化工业化的路径基本是一致的,可以说印尼现在迫切需要中国的资金、技术、科技等方面的帮助。

如果佐科连任,我相信中印尼在一带一路与全球海洋支点战略等方面的对接会迈上新的台阶。在4月13号的第五场辩论中,佐科要全面阐述未来五年印尼在基础设施方面的宏伟规划,要促进地方之间特别是爪哇地区和东部地区的发展平衡,那么通过什么来发展呢?通过基础设施的连接。所以在未来五年内,基础设施建设应该是佐科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在这一块中印尼应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如果普拉博沃当选,中印尼两国在国防工业和农业等方面的合作应该大有可为。因为普拉波沃以前是个军人,他对印尼的国防工业或国防实力是非常强调的,他在竞选纲领中也提到了这些。虽然普拉博沃在竞选中公开抛出了一些涉华议题,包括重新评估雅万高铁以及其他一些中资项目,减少中印尼之间的逆差等,但这些更可能只是竞选的一些口号。即使他上台以后像马哈蒂尔一样要重新评估这些项目,我想中印尼之间这些合作项目都是双赢的,经得起时间考验。而且从本质上讲,普拉博沃本人还是非常欣赏中国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他比较信奉独立自主、根据本国国情来进行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建设等思想,这是他与中国合作的政治基础。

总体上来讲,在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这个框架上,无论是1号组合还是2号组合获胜,中印尼合作的大方向都是不可逆转的。

葛红亮:目前佐科的执政满意度还是不错的,这为他在本次大选竞选中打出“拼经济”这张牌提供了基础。在您看来,大选后印尼的经济走向如何?

许利平:佐科在任的五年中经济方面做的不错,平均经济增长率大概5%左右,但他的对手经常指责他说没有完成让经济增长率达到7%的承诺。实际上这个5%是来之不易的,毕竟这五年国际的经济环境非常恶劣,佐科能够保持经济发展在5%已经很好了。

在G20集团里面,最近这些年印尼的经济增长率是处于第三位,排在印度和中国之后。而且印尼在2017年进入了GDP 1万亿美元的俱乐部,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应该说这和佐科稳健的经济政策是密不可分的。

所以如果佐科连任,他应该会继续奉行他这种稳健的经济政策,印尼经济将呈现平稳发展的走向,外来投资会不断融入,基础设施的建设步伐会不断加快,印尼的劳动力素质会不断提升,印尼经济的竞争力也会不断提高。

如果普拉博沃当选,印尼的经济很可能会呈现低开高走的态势。虽然他们的誓言是如果当选,会让印尼的经济增长率达到7-8%,但实际上有一些国外的投资者,以及印尼的一些大企业家对普拉博沃和乌诺信心不足。所以在他们上台伊始,外资可能会有一部分流出,印尼的货币印尼盾也可能会出现一定的贬值,印尼国内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会受到一定的挑战,短期内会对印尼的经济造成冲击。但随着新政府采取比较积极开放的政策,外国和本国的投资者可能会重拾信心,这个时间可能需要一到两年左右。

葛红亮:2014年以来,佐科政府在对外交往方面,可以说比较圆润地处理了与中美日等大国的关系,但也因“炸渔船”与地区国家发生过外交口水。那么,大选后印尼的外交政策会出现怎样的变化?

许利平:佐科在过去的五年中外交政策应该说是可圈可点,但“炸渔船”的事情也确实出乎意料,这件事和他上台伊始处理巴西和澳大利亚的毒贩一样,都体现了他的强硬的一面。但随着佐科外交手腕的日益娴熟,他后来的外交是以务实外交为核心的,即服务于印尼的经济建设。如果佐科连任的话,应该还会奉行这种外交政策,在大国间实现平衡,这是印尼外交的基石。

如果普拉博沃当选,印尼的外交可能会转向强硬,特别是对待印尼的主权和发展利益等方面,可能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这点和佐科的外交政策是有区别的。但即使是强硬的态度,他也不可能放弃大国平衡外交,不可能倒向任何一个大国,这不符合印尼自身的利益。

所以大选之后,印尼在外交上应该还是奉行这种不结盟、独立自主、大国平衡的外交政策。同时对一些国际的热点问题,特别是关于穆斯林的一些问题,无论是佐科还是普拉博沃,都还会表示深度的关注,这涉及到国内穆斯林对他的支持率。

许利平

许利平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作者最近文章
无论谁当选,中国与印尼关系都会越来越好
马来西亚想“给心爱的人买钻石”,纠结也正常
中越体量不一样,谈不上“竞争”
亚太经济动力不足,需要中国注入新动力
菲日谈南海,安倍早该料到会失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