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徐实:63%农村孩子没上过高中,问题不只是没有妈妈陪伴

2017-09-20 08:28:5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徐实】

上个周末,经济学家罗斯高先生的一番演讲在微信上广为传播。罗斯高先生在演讲中用令人震惊的数字揭示了中国当下城乡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事实,这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不过在罗先生的研究中,他认为63%的农村孩子没有上过高中,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没有父母的陪伴,很多家长不知道该如何养育孩子,从而让孩子失去了进一步提升的机会。

这固然是事实,但中国教育现状实在是太复杂,恐怕不是一句“怎么让妈妈留在农村,让她怎么教她的孩子”就能解决的。既然罗先生研究的是教育资源分配问题,笔者有意从城乡高中教育资源的角度,来分析下为什么农村小孩上高中这么难。

暑假期间的广西凤城县高级中学,该校在今年高考中没有一名考生达到重点大学投档线

优秀高中资源过于集中

一个事实是:农村大学生的比例逐年下降,越是重点大学、名牌大学比例越低。近年来考入北大清华的农村大学生只占15%左右,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均低于30%。而在20世纪80年代,农村学生在所有大学生中都占大多数,许多大学甚至高达80%以上【1】。

高考成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基础教育的质量,与学生所在的高中有重大关联性,全国各省已普遍形成这样的格局:

不超过5所的“超级中学”,垄断了清华、北大等顶尖高校的录取名额,并占据了985高校的多数录取名额。

15所左右的省重点高中,填补了985高校剩余的录取名额,并且占据了211高校的绝大多数录取名额。

其他省重点高中,各有少量毕业生能够勉强吃到211高校的“残羹冷炙”。

其他高中的毕业生,与优质高校基本无缘。

从地域分布来看,“超级中学”都位于省会和大城市,极少有省重点中学位于县级行政单位。高中教育资源的分配格局明显有利于生活在大城市的家庭,而生活在县城和农村的家庭只能自认倒霉。以致有许多县城的干部家庭和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不得不将孩子送到省会和大城市的高中就读。

高中毕竟以学力水平作为入学依据,多少还可以凭本事去考。而初中教育资源分配格局让绝大多数家庭感到更为不满。罗斯高先生前日的演讲中,有这样一张令人非常震撼的图表:

“中国的城里93%的孩子是上高中的。在美国,这个比例是92%,所以中国的城市比美国还好,更好。但是你看贫困农村——接近1/3,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包括职中、职高。所以这个很明显是一个农村的问题。”

其实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绝大多数地方都采取以个人学力为依据的小升初考试。后来很多专家和家长一昧强调“减负”,逼迫教育部门大面积取消小升初考试,改为免试就近入学。而今看来,在没有实现教育资源均衡分配的情况下,直接推广免试就近入学是不折不扣的懒政,短短几年间就催生出了“学区房”的概念。

因为初中教育资源分配高度不均衡,没能在省重点初中就读的学生,升入省重点高中的可能性很低。县城和农村的初中,升学率惨不忍睹。以湖南省衡阳市为例,市区初中考入高中的学生占应届初中毕业生的67.68%;而在下属县级行政区,考入普通高中的学生只占应届初中毕业生总数的43.22%【2】。

在免试就近入学的背景下,这种差异完全是资源分配造成的,与学生个人的起点无关。“学区房”的可怕之处在于形成居住区域上的隔离,美国积重难返的现状就是活生生的案例。如果放任“学区房”发展下去,就会使得高收入群体垄断优质公立教育资源。

废除重点小学和初中

毫不夸张的说,推进教育公平已经成为关系民心和社会发展的重大现实问题。当务之急,是将推进教育公平的现实策略尽快转化为社会共识,免得贻误改革时机。我国基础教育现阶段的主要矛盾就是解决资源分配的高度不均衡。私人办学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游戏规则,但是公立基础教育必须保证机会平等,才对得起民脂民膏。至于“素质教育”之类冠冕堂皇的概念,现阶段连次要矛盾都算不上,在主要矛盾没解决之前不提也罢。

推进教育公平的首要举措,就是尽快废除重点小学和重点初中。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基础教育阶段的“重点”学校并不是从来就有的。毛泽东时代高度强调教育资源分配的公平性,毛主席甚至亲自要求取消带有特权色彩的干部子弟学校,教育部不得不照办。毛泽东时代的社会环境根本不允许出现“重点”学校,“重点”学校是改革开放之初才被制造出来的,也就30来年的历史。

设立“重点”学校的初衷,是在资源不充裕的前提下优先建设一批质量相对较高的学校——哪怕无法做到全面开花,有几朵花看看也是好的。然而时过境迁,国家财力与改革开放之初已不可同日而语。如果教育部门在资源分配上继续厚此薄彼,就等于加剧不平等,违背党的教育理念和主流民意。

要消灭一种制度,就必须提供更好的替代品。废除重点小学和重点初中之后,需要建立两个新的配套制度保障教育公平,一是教师轮换制度,二是学校的标准化建设制度。

日本在这两方面的成功经验堪称楷模:日本政府对学校提供充足的义务教育经费,各学校的硬件基本相同,不会有哪个学校因为设备不完善而影响教学质量。日本教师的定期轮换有规范的模式,尽量促进各校师资力量的均衡。日本文部省根据近年来教师的平均流动率推算,全国公立基础教育学校教师平均每6年流动一次,多数县的中小学校长3~5年就要换一所学校【3】。在各校的师资水平、教学设施都达到了规范化的前提下,学生进入哪所学校并不重要。

日本小学是按国家标准规范化建设的。所有学校的硬件水平和师资力量都差不多,学生就读哪所学校并不重要

中国基础教育资源分配高度不均衡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教育经费高度依赖地方财政,这很容易造就“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马太效应。为了实现学校的标准化建设,必须保证教育经费不受限于地方财政水平。解决这个问题可能需要两个手段,一是建立教育系统垂直经费渠道,参考日本文部省的一些做法;二是建立专款专用的转移支付机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化冻就更不容易了。平衡小学和初中的教育资源,难以在较大地域内立刻实现,只能循序渐进。例如,先实现地级市辖区县内部的教育资源均衡;再实现地级市所辖区县之间的教育资源均衡;地级市之间的教育资源均衡则属于长远目标,需缓图之。

么让更多孩子上得了高中

改善高中教育资源分配的策略有所不同。包括“超级中学”在内的省重点高中,与非重点高中的实力存在数量级的差距,这是既成事实。中考的程序公平程度远远超过小升初的过程。而且,省重点高中的教职员工待遇明显高于非重点高中。如果短期内强行抹平高中之间的差异,恐怕会引起学生和教职员工的恐慌。一旦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所以,改善高中教育资源分配的可行策略,是改变省重点高中的运作模式。

省重点高中目前扮演着“抽水机”的角色,将基层优秀教师源源不断地抽调上来。这种运作模式使得非重点高中的教学水平维持在较低水平,而且绝无翻盘的希望——哪怕培养出了个别优秀教师,这样的人才要么被省重点高中挖走,要么为了追求更好待遇主动奔赴省重点高中。留不住优秀教师的非重点高中,对学生而言无疑是噩梦。将省重点高中的辉煌建立在非重点高中的“采空区”之上,显然非常不合理。

毛坦厂中学送考场面

省重点高中的改革方向,是由“抽水机”向“造血器官”的角色转换,成为事实上的教师进修学校。

可以考虑在省重点高中建立教师任期制,5年任期与一届人大和政府的任期相同;进入教研组的骨干教师,任期最长不超过10年(2任)。这样的任期长度足够中青年教师学习优秀的教学方法,积累较丰富的教学经验。

教师任满时要接受正式的教学评议,评议合格的教师调到非重点中学任职,同时提升职称和职务。提拔使用能够产生必要的利益动机,使得非重点高中的教师努力工作、争取进修机会;也使得已经完成进修任期的教师,可以留在非重点高中安心工作。

此外,还需通过财政手段,逐步减少省重点高中和非重点高中在教职人员收入上的差距。如此一来,省重点高中作为“造血器官”,能够带动全省高中的整体教学水平稳步提高,形成“一荣俱荣”、差距逐渐缩小的格局。

有个口号叫做“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坦率地说,这应该是国家的责任。政府必须对教育事业进行大量投入,保证教育资源分配的均衡性和公平性,才能使得孩子们不会输在起跑线上。

现在绝大多数家庭都在为“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而焦虑,其实是担心下一代因教育水平所限出现社会经济地位的下滑。教育资源分配的高度不均衡,导致家长们不得不费尽心机为孩子争取资源,这种社会性的焦虑已经到必须关切的程度。国家应尽早对基础教育进行全局性的规划,建立突出强调公平性的全新制度,这才是真正符合人民群众利益的举措。

参考文献

【1】学习时报: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2/0924/c49369-19091284.html

【2】国家统计局:http://www.stats.gov.cn/ztjc/ztfx/fxbg/200604/t20060430_16064.html

【3】教育新闻网:http://www.edunews.net.cn/porj6/tbch/11004jshlld/jshlld007.htm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实

徐实

资深生物制药专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