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徐实:特朗普签了,但真正的问题恰恰在减税之外

2017-12-23 08:10:3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徐实】

终于,特朗普可以在自己推行的减税法案上签字了。

这份1.5万亿美元税改法案,是美国最近3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行动,同时也是特朗普上台后共和党取得的首个立法成果。

此前,该法案在参众两院获得通过。特朗普上台近一年来,许多施政想法受到共和党建制派和民主党的掣肘,在反对非法移民、改革医疗保险等方面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减税算是特朗普执政以来,头一个能够顺利推进的大政方针。

特朗普减税对美国经济会有多大刺激作用?这是很多人关心的话题,其实从减税的力度来看,真不值得大惊小怪。如果减税法案原封不动地得到执行,美国政府在未来10年内会总共减少1.4万亿美元税收。平均下来,每年减税的额度也就1400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美国的军费预算高达7000亿美元[1],是减税额度的5倍。以下这张图倒是能够比较直观地说明联邦政府各组成部门之间的预算安排。国防部的军费支出竟然占了联邦财政预算的54.5%,比联邦政府其他部加一块都多。美国的问题恐怕在于想管的事情太多。少一点穷兵黩武、多一分休养生息,比减税的意义更大。

美国2018年预算中联邦政府各组成部门的支出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https://commons.m.wikimedia.org/wiki/File:Diagram_of_the_proposed_2018_United_States_federal_budget.png

由此可见,特朗普减税的力度其实不大。况且减税仍然存在不确定性:51:49的通过比例,足以看出参议院内观点的严重分裂和对立。减税法案能不能顺利推行下去,还要看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的情况。共和党能否继续掌控国会,将对税改的具体立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考虑到上述因素,将特朗普减税说成“伟大的创举”实在不合时宜。

特朗普减税能繁荣美国经济吗?参议院法案计划将企业税由35%降低到20%,但法案通过后几小时,特朗普又表示22%的企业税可能更为合理[2]。降低企业所得税应该会让中小企业的日子好过一点,但要说光靠减税就能吸引企业和资本回流、造就经济大繁荣,这就违背常识了。企业税负并不等同于企业成本,更不等同于企业优势。企业选择具体的落地地点,有许多远比税负重要的考量因素,诸如:

•融资渠道:企业要想顺利发展,能否获得风险投资、产业投资基金、银行贷款等多种渠道的注资?

•产业链:有没有上下游企业的有力支持?能否顺利获得原材料和销售市场?

•人才供给:能否顺利招募到企业所需的高水平熟练员工?

“硅谷”所在的美国旧金山湾区是美国高科技企业最活跃的地区,但旧金山湾区的吸引力显然不在于税收优惠这方面。加州的税负放在全美来看是比较重的,但诸多企业为什么不搬到税率更低的州去呢?原因就在于上述几种重要考量因素:

•在湾区一周安排几次路演不成问题,而在某些州几周见不到一个投资人;

•在湾区有众多孵化器、咨询公司与合作企业帮助企业成长,而某些州的大玉米地显然长不出这些资源;

在湾区可以很容易地招募到世界一流的资深研发人员,还有斯坦福大学、伯克利大学等名校毕业生源源不断地给企业输血,而某些州的大学就没有拿得出手的理工科专业。

硅谷高科技产业分布图

所以即使湾区税率高、地价高,照样能够维持世界级科技研发中心的地位。相比之下,美国五大湖老工业区的税率虽然低于湾区,却很难吸引大量高科技企业入驻,近年来经济并无起色。由此可见,把减税说成吸引企业、造就经济繁荣的决定性因素,并不符合既有客观事实。更何况,如果制造业不见起色,资本的回流还有可能造成经济泡沫。

虽然中国的企业税负看起来略高,但对高科技企业有减至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而且地方政府的招商优惠可降低部分企业成本。中国在产业链、人才供给和市场容量方面皆有优势。所以可以判断出,特朗普减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大。

其实,把经济调控的注意力主要放在减税上,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的视角。这种视角忽略了美国经济的主要矛盾,即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主要矛盾——生产与消费的不平衡。站在企业的立场来看,工资属于“人力成本支出”,要尽量压缩控制;而站在劳动者群体的立场来看,工资恰恰是“劳动收入”,是消费的必要前提。而消费恰恰是企业营收和利润的来源。资本逻辑导致收入分配失衡,使占人口绝对多数的劳动者群体的收入萎缩,而这进一步抑制消费、使企业营收停滞乃至下降,这就是马克思阐述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

当代金融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爆发:你现在手头紧?没关系,各种金融机构给你提供贷款、鼓励你继续消费。把明天的钱挪到今天来花,社会消费总量不就上去了吗?这就可以继续给企业创造营收了,于是资本主义经济又可以在“看上去很美”的状态下多运行一段时期。然而,被人为压低的劳动收入总有一天无法支撑寅吃卯粮的消费。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金融的资金链就会突然断裂。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引爆点就是美国的次级房贷。所以说,金融危机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一种变体,该来的早晚得来。

由税收进行的收入分配调节,是经济学意义上的“二次分配”;而“初次分配”是与生产要素相联系的分配,早在发工资之前就完成了。减税并不触及资本逻辑主导下的初次分配,所以不可能解决生产与消费的不平衡这个主要矛盾——真正的问题恰恰在减税之外。近年来,美国劳动者的收入并未出现明显增长,而房价和大学学费等因素造成的家庭支出却在迅速增加,两方面因素共同导致私人债务高企,下一次金融危机的幽灵正在游荡。

看看下面这张图,就知道美国收入分配的不平等有多么严重。以1993年为基年,20多年来美国的人均GDP增长了40%多,而户均收入中位数仅增加了15%不到。这中间巨大的差值说明什么?经济增长的成果被占人口极少数的上层资产阶级所享有,而普通劳动者并没沾多少光——经济形势好,仅仅意味着保住饭碗;经济形势变差,连饭碗都保不住。收入分配的严重不平等,使得美国普通劳动者近20年来的生活质量并未出现明显提升。相比之下,同时期中国人民的生活质量提升简直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

美国人均GDP(蓝线)与户均收入中位数(红线)

图片来源:https://en.m.wikipedia.org/wiki/File:US_GDP_per_capita_vs_median_household_income.png

特朗普减税力度不算太大,谈不上引爆美国债务危机。而且美国的债务危机主要不在于政府债务,而在于私人债务。美国政府欠债总归还有“后门”可用——大不了白宫和国会商量一番,决定再次提高国债额度上限。而私人债务就不一样了,普通劳动者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劳动收入,真要是还不上钱也没有“后门”可用。虽然在美国的制度下可以选择个人破产,但个人破产必然带来金融链条的断裂。虽然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已经过去接近10载,但美国的私人债务状况仍然很不乐观,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美国经济之上。我们看看下面这张反映美国私人债务的柱状图:

美国私人债务的额度与组成,图片来源:美联储纽约银行

由上图可见,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从美国爆发之后,美国私人债务并未出现根本性的化解。虽然私人债务总额在2009-2013年间出现了10%的下降,但2016年第三季度便已重回2008年的高位。而且从私人债务的结构上说,现在的状况比2008年更为糟糕:房屋抵押贷款(橙色)的比例略有降低,但学生贷款(红色)的比例却增加到10%,差不多是10年前的2倍。在2017-2018年度,美国学生贷款利率为4.45%,比30年房贷的利率差不多高出1%。房贷尚且有不动产作为抵押,如果资金链断裂,银行还能靠拍卖房屋挽回一部分损失。而学生贷款是没有实物抵押的,一旦资金链断裂,银行几乎没法追回损失。由此可见,巨额私人债务一旦再次引爆金融危机,状况恐怕会比2008年更糟。

特朗普减税会给中低收入群体增加极少的可支配收入。粗略估计,按年收入85000美元、有两个孩子进行家庭报税,减税额度约1100美元,也就够买个Macbook Air笔记本电脑。而高收入群体才是真正的大赢家:在税改前,财产超过549万美元的个人和1100万美元的夫妻将被征收40%的遗产税;税改后,财产在1098万美元和2200万美元以下的个人和夫妻不需缴纳遗产税。而且遗产税预计于2024年完全废止。减税对谁真正有利,一目了然。

特朗普减税调节收入分配作用极小,虽然不会直接触发债务危机,却无法阻止私人债务滚雪球造成的金融危机的最终到来,连“续命药丸”的作用都谈不上。因为美国政府并不直接掌握生产资料,货币政策又受到制约,所以只能在税收改革上做做文章。虽属隔靴搔痒,但是聊胜于无。特别是对于特朗普本人来说,既有望通过废除遗产税保住百亿美元家产,又有望短期内提高民意支持率,何乐而不为?

而中国政府拥有比美国政府强大得多的经济调控能力,拥有来自国有企业的强大支持。截止2017年10月底,国有企业资产总额已达1506348.3亿元[3]。国有企业的经营方向在国民经济中本身就有指向标的意义。凭借国有企业的经济基础,加上必要的金融政策,无论是开展产业结构升级,还是推进收入分配改革,中国政府都拿得出办法来。

中国人应该如何看待特朗普减税?别人家里办堂会图个热闹,咱们站在对门看几眼也就罢了,犯不着太当回事。实实在在搞生产,办好自己家的事情最重要。

参考资料:

[1]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7-09/20/c_129708071.htm

[2]芝加哥论坛报:https://www.chicagotribune.com/news/nationworld/politics/ct-trump-gop-tax-plan-negotiations-20171202-story,amp.html

[3]国务院国资委:http://wap.sasac.gov.cn/n2588025/n2588119/c8253227/content.html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实

徐实

资深生物制药专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