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徐实:吹捧桑德斯是“社会主义者”,这误解太大了吧

2019-04-07 08:35:3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徐实】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以77岁高龄宣布二度参选美国总统,将在2020年大选中与不共戴天的特朗普一决高下。豪言一出,群起响应,桑德斯的团队在24小时内便筹集了约600万美元的竞选经费。“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对特朗普不满的各路人士,纷纷投向桑德斯阵营。与美国前总统拜登等建制派人物相比,强调草根路线的桑德斯可谓“一代网红”。

与传统美国政客不同,桑德斯自称“社会主义者”,拥有很高的辨识度,并在自由派群体中获得了广泛支持。国内某些人认为,桑德斯的民意支持率很高,意味着社会主义在美国也有了群众基础——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误解。桑德斯主张的“社会主义”,和中国语境下的社会主义根本不是同一种事物。

当地时间2019年3月14日,美国北查尔斯顿,竞选2020年美国总统的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出席支持者集会并讲话。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什么是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这个词,早在19世纪后期就出现了。与“自由主义”相似,随着历史的发展,挂在“社会主义”名下的政治理念也越来越多,形成了一锅大杂烩:

第二国际各政党都自我标榜社会主义政党。法国社会党甚至闹出了与法国共产党争夺《国际歌》版权的闹剧。

俄国十月革命前,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和劳动人民社会主义党,都自称社会主义政党。

20世纪中期,印度总理尼赫鲁搞了一套“印度社会主义”,埃及总统纳赛尔搞了一套“阿拉伯社会主义”,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正式国名叫做“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

委内瑞拉已故总统查韦斯,也搞了一套“21世纪社会主义”凑热闹。

上述种种冠以“社会主义”名头的政治理念,差异性恐怕比共同点还多。如果不先厘清社会主义的基本概念,那根本就没法对社会主义开展探讨。

中国语境下的社会主义,绝非广义的大杂烩——没人把印度真当做社会主义国家吧?恰恰相反,它是一个狭义的概念,特指由列宁主义发展出来的社会主义学说。该学说的主要内容源自《列宁选集》第三卷和第四卷,并先后成为布尔什维克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官方理论,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架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该学说包括以下基本理念:

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方向。社会主义社会是告别资本主义社会、迈向共产主义社会的过渡阶段。

作为既得利益者的资产阶级不可能主动放弃政权。因此,暴力革命或倚杖暴力的夺权,是砸碎资本主义国家机器、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必要前提。

在经济制度上,社会主义应当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公有制经济使得国家可以介入初次分配,一方面从内部积累工业化所需的资本,另一方面防止出现严重的贫富分化。

在政治制度上,社会主义应当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防止各路敌对势力对政权的反扑。这一条也被纳入中国共产党的“四项基本原则”之中。

社会主义阶段存在多元经济形态,既存在公有制经济,也存在私营经济。列宁在苏俄实行“新经济政策”,实质上承认了,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前提下,私营经济有存在的必要性。但是,社会主义的根本路线是发展壮大公有制经济,通过公有制经济实现劳动者掌握生产资料、最终消灭剥削。

而桑德斯所主张的“社会主义”,与列宁主义发展出来的社会主义学说,风马牛不相及——以上几条基本理念,连一条都不沾。一言以蔽之,桑德斯所谓的“社会主义”,根本不是科学社会主义架构下的东西,而接近于二战后欧洲各国社会民主党热衷的“民主社会主义”。其基本理念可以简要总结为以下几点:

并不谋求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只谋求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局部改良,以缓和阶级关系。

在经济层面,没有建设公有制经济的诉求,仅主张通过社会福利等二次分配的手段减少收入差距。

在政治层面,主张维护资本主义国家现有的国体、政体,希望通过议会方式实现其政治诉求。

由列宁主义发展出来的社会主义学说,主张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取而代之;而“民主社会主义”主张维护资本主义制度,通过局部改良换得“岁月静好”——二者的出发点可谓南辕北辙。类似地,“印度社会主义”、“阿拉伯社会主义”等五花八门的“社会主义”,也和中国语境下的社会主义没有关系。

那么桑德斯的“社会主义”都有哪些具体诉求呢?不妨直接看看他的竞选纲领:

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小时,实现男女同工同酬。

实现全民医保(Medicare For All),使全部美国居民从紧急手术、处方药物到精神健康等都能受到保障。

取消公立大学学费,有教无类。

为改善全球气候,推广新能源,减少化石能源的使用。

上述内容已经成为民主党进步派(the progressive wing )的核心诉求。桑德斯本人将此次竞选称为“2016年我们未竟事业的延续”。这些诉求,单拿出来说,都没什么毛病,有些甚至是中国也在努力去做的。关键在于——桑德斯通过什么手段去实现这些诉求?

桑德斯如何实现政治诉求?

无论桑德斯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是否获胜,恐怕他都会落得悲情的结局。

倘若输掉选举,好歹还可以当一把“悲情英雄”;数十年后的历史书,可能会将桑德斯描绘成一位尽力阻止美国右翼势力崛起的高尚旗手。

倘若赢得选举,桑德斯反倒遇上了大麻烦——他的政治诉求都需要钱来实现,而且还不是小钱,但是钱从哪里来?

拿公立大学免费来说,我们可以做个成本毛估:美国四年制公立大学的在校生约845万人【1,2】。2019年度,美国公立大学的学费,本州学生人均$10230,外州学生人均$26290【3】。既然公立大学的学生中,来自本州的居多,全美平均83%【4】。加权一下,公立大学每年学费总计约1100亿美元。如果公立大学全免费,桑德斯得替年轻人掏这笔学费吧?

再说全民医保,美国2016年度医疗总费用为33000亿美元,病人自付费用比例约10%,为$3286亿美元。全民医保替民众掏腰包,就算不奢望一步到位,把自付费用降低1/3总还说得过去吧?好,这又是每年1100亿美元。

推广新能源,淘汰化石能源,肯定需要配套产业政策,否则新能源企业一开始哪里干得过产业能源巨头?就算桑德斯没有太大的雄心壮志,只是把产业政策恢复到奥巴马时期的水平,每年就需要安排150亿美元的财政补贴【6】。

以上三项合计,桑德斯需要每年增加2350亿美元的财政预算,才有可能兑现他的竞选承诺。可是钱从哪里来?桑德斯就算当上了美国总统,也并不直接掌握生产资料。生产资料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中,初次分配完全由资产阶级控制,让桑德斯从哪里去弄钱呢?

桑德斯希望通过裁减军费来制造预算空间。军费这东西,涨起来容易,降下来难。特朗普正是通过增加军费来获得军火集团的支持,2019年度的军费高达7190亿美元【7】。即使桑德斯不惜得罪势力庞大的军火集团,能把军费压缩到2018年6220亿美元的水平,就算很不错了。即便如此,他的计划仍然存在每年138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而且随着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医疗开支迅速增加,上述资金缺口还会越来越大。看来只剩下两个选项了:要么增加税收,要么增加政府债务。

世界各国政府债务占GDP比率示意图(2016年数据)。红色为排名前30的高负债国家,标榜“福利社会”的许多欧洲国家和美国均“光荣上榜”。

图片来源:http://factsmaps.com/30-countries-highest-lowest-debt-gdp-ratio/

然而,增加税收和增加政府债务这俩选项,对当今美国而言都很糟糕——按照经济学中“李嘉图等价”的观点,实际操作结果恐怕也没什么差别。其实欧洲各国的社会民主党早就实践过这套政策体系,结果大多相似——政府债台高筑,福利难以为继。从宏观视角上看,“福利社会”的可怕之处恰恰在于财政收支的严重不平衡。标榜“福利社会”的欧洲国家,国家财政支出极高的比例都被迫用于发放福利,政府预算常年处于赤字状态,哪里还有闲钱搞建设?经济发展趋于停滞亦不足为怪。

“民主社会主义”早就残了

进入21世纪以后,欧洲各国社会民主党的影响力普遍下降。法国社会党在国民议会选举中的得票率由2012年的29.4%暴降到2017年的7.5%【8】;德国社会民主党在联邦议会选举中的得票率从1998年的40.9%降到2017年的20.5%【9】;西班牙工人社会党的得票率,从2008年的43.9%降到2016年的22.6%【10】。上述政党全都丧失了单独执政的地位,这恰恰证明社会民主党的政策路线严重受阻,已经让民众备感失望。

“民主社会主义”的道路行不通,其根本原因是大大高估了二次分配在调整收入分配中起到的作用。二次分配依赖于税收基础上的国家财政,所以“福利社会”的“高福利”普遍以“高税收”为前提。缴纳所得税的主体力量其实是工薪阶层,而非高收入群体。因为工薪阶层的所得税往往由企业代扣,基本逃不掉。而制订社会游戏规则的高收入群体,则有很多合法避税的手段,例如将个人开销列入企业成本、成立信托基金、向海外转移资产等等,这些方式恰恰是工薪阶层无法采用的。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绝招:法国奥朗德政府2013年宣布增加所得税之后,著名影星热拉尔·德帕迪约等一票名人纷纷加入别国国籍,让法国政府征税无门。因为对高收入群体征税困难、且征税成本很高,工薪阶层反而“李代桃僵”成为纳税主力军。如果为提高福利水平进一步增税,反而会导致工薪阶层当下的生活水准下降,政策也就失去了群众基础。

美国非农业部门劳动收入占比

图片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 https://www.bls.gov/opub/mlr/2017/article/estimating-the-us-labor-share.htm

另一方面的问题是,二次分配最终能够起到多大作用,取决于税收基础总量。而税收基础总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众的劳动收入总量。从宏观数据上看,美国非农业部门的劳动收入占比,长期趋势是下降的——从1981年的64%左右,下降到2016年的58%左右。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扣除通货膨胀率,美国户均收入的中位数自2000年以后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结合以上两点,不难得出以下结论:

1)冷战结束后,美国经济增长的红利都被资产阶级拿走了。工薪阶层仅仅是保住饭碗而已。

2)工薪阶层的劳动收入停滞不前,使得二次分配的税收基础难以扩大,二次分配的效果愈发有限。

美国户均收入变化趋势图

图片来源:https://seekingalpha.com/amp/article/4193310-june-2018-median-household-income

晚清重臣李鸿章自嘲是大清帝国的裱糊匠,说大清“犹如老屋废厦加以粉饰”。而今观之,“民主社会主义”何尝不是资本主义制度的裱糊匠?《21世纪资本论》以翔实的数据说明,在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里,资本积累的速度远远快于劳动收入增长的速度。这必然导致以下结果:在按生产要素分配的前提下,资本利得在初次分配中所占比例越来越高,而劳动收入所占比例越来越低。在这种历史趋势下,“民主社会主义”的改良空间越来越小,最终无法抑制阶级矛盾走向激化。

与特朗普相比,桑德斯无疑是更有良心的政治家。然而,他的政治主张不过是把欧洲社会民主党玩剩下的东西搬到美国来,理论上就不可能起到什么“扭转乾坤”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更像是当代版的唐吉柯德。

人间正道是沧桑

同样是为工薪阶层谋福利,列宁主义发展出的社会主义学说,就不存在“民主社会主义”这种进退维谷的问题。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公有制的巨大经济基础使得社会主义政权能够在社会范围内实现剩余价值的合理分配,这是资本主义政体所不具备的制度性优势。二次分配效果有限,唯有从初次分配入手,才能从根本上防止贫富分化、不断提高社会平等的程度。社会主义政权直接控制公有制经济内部产生的剩余价值,当然可以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而不是将其变成私人的豪宅和游艇。

正因为如此,社会主义政权有充足的底气为工薪阶层谋福利。早在20世纪30年代,苏联就已经实现了无差别的全免费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都不用花钱。中国同样有重要举措:2017年11月,国务院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决定选择部分中央企业和部分省份试点,统一划转企业国有股权的10%充实社保基金,划转范围包括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金融机构。负责任地说,没有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壮大,就没有劳动人民可以充分享受的、可持续的社会福利。

国内有些人以为,桑德斯在美国成为“一代网红”,说明“社会主义在美国有了群众基础”。这种观点建立在完全不了解美国国情的基础上。实际情况是,由于资产阶级控制的美国媒体长期进行偏见性的宣传,普通美国民众对于科学社会主义一无所知。美国民众所理解的“社会主义”,不过是“民主社会主义”,本质上反映了小资产阶级的政治诉求。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西方国家信奉“民主社会主义”的群体,在意识形态上并非中国的盟友。恰恰相反,这部分群体在现实中极为仇视马克思主义,他们就是中国网络上常说的西方“白左”,不仅不喜欢中国,而且巴不得中国早日爆发“颜色革命”。中国在意识形态上真正的盟友,其实是希腊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等老而弥坚、不忘初心的无产阶级政党。只有他们才真正认同中国的社会制度和社会建设取得的成就。

总而言之,桑德斯的想法在美国没有机会变成现实。科学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他既学不来也没法学。另一方面,中国人民未来能够享受什么水平的福祉,根本上取决于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水平。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参考文献:

【1】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https://nces.ed.gov/fastfacts/display.asp?id=372

【2】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https://nces.ed.gov/programs/digest/d17/tables/dt17_303.30.asp

【3】CollegeBoard:https://trends.collegeboard.org/college-pricing/figures-tables/2018-19-state-tuition-and-fees-public-four-year-institutions-state-and-five-year-percentage

【4】CollegeBoard:https://trends.collegeboard.org/college-pricing/figures-tables/percentage-first-time-students-public-four-year-institutions-who-are-state-residents-fall

【5】华盛顿邮报:www.washingtonpost.com/amphtml/news/wonk/wp/2017/12/06/out-of-pocket-health-spending-in-2016-increased-at-the-fastest-rate-in-a-decade/

【6】中国能源:http://web.cup.edu.cn/peakoil/docs/20140109140103797134.pdf

【7】搜狐网:https://m.sohu.com/a/247300128_99913293/?pvid=000115_3w_a

【8】维基百科:https://en.m.wikipedia.org/wiki/Socialist_Party_(France)

【9】维基百科:https://zh.m.wikipedia.org/zh-cn/德国社会民主党

【10】维基百科:https://zh.m.wikipedia.org/wiki/西班牙工人社会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徐实

徐实

资深生物制药专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作者最近文章
吹捧桑德斯是“社会主义者”,这误解太大了吧
发展高端医疗器械,中国还缺点啥?
某些西方国家不愿看到中国崛起,怎么办?
药物招标新规,一箭几雕?
从“糖丸爷爷”去世思考:预防医学到底该为谁服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