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徐世澄:从豆粕到测控站,中阿合作能否再上台阶

2018-12-02 08:39:00

【近日,习近平主席出席了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并对阿根廷进行国事访问。中阿关系近年来全面快速发展,两国互惠互利,合作共赢,11月28日,习主席发文称中阿双方是“相互信任的好朋友、共同发展的好伙伴、兼收并蓄的好知音”。

日前,观察者网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先生,了解中阿双方的合作现状以及未来的展望。】

观察者网:中阿目前经贸合作总体情况怎样?与其他拉美国家相比,中阿之间的交往与合作有什么特色?

徐世澄:中国跟阿根廷最近这些年经济贸易发展还是挺快的,去年中国跟阿根廷双边贸易额是138.09亿美元,中国出口90.67亿美元,从阿根廷进口47.42亿美元。双边贸易额跟2016年同比增长12.1%,中国出口增长25.9%,但从阿根廷进口同比减少7.4%,主要是由于阿根廷自然灾害导致大豆减产,而大豆占阿根廷向中国出口的比重很大。中阿贸易对阿根廷来讲还是有贸易逆差。

阿根廷是一个农业生产大国,上世纪70年代,我们从阿根廷进口大量的小麦和面粉,最近十年我们从阿根廷进口的农产品主要是大豆。中国尽管是大豆的原产地,但本国生产的大豆远远满足不了我们中国居民的需要,所以最近十年以来,我们大量地从阿根廷、巴西以及美国进口大豆。

阿根廷是中国在拉美的第五大贸易伙伴,中国是阿根廷第三大贸易伙伴。我们双方贸易的特点就是中国对阿根廷的出口以工业制成品为主,从阿根廷主要进口大豆和一些矿产品,这个贸易结构和我们跟巴西的比较类似。最近两三年从阿根廷进口的农牧业产品也增加了,贸易结构在逐步改善。

观察者网:阿根廷有意和中国达成豆粕进出口的合作,但23号布宜诺斯艾利斯消息称目前谈判进展缓慢,您认为可能是什么原因?如果最终达成合作,对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来讲会有怎样的影响?

徐世澄:我们中国是需要豆粕的,这是很好的是畜牧业饲料。我认为遇到一些困难无非是价格问题,一来现在中美在贸易战,大豆的价格也相应提高了,阿根廷可能原来豆粕有一个价格,但现在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大豆涨价了,阿根廷出口商当然希望自己向中国出口的豆粕和大豆也涨价。

从另外一方面讲,阿根廷这两年自然灾害,大豆产量减少,豆粕的产量相应地也减少,它就希望能把价格提高。在过去开始谈判的时候,可能价格相对比较低,现在他们要提价,我们肯定要跟阿根廷的相关商人讨价还价,所以可能签署有关协议就要再推迟一下。但我们对阿根廷的豆粕还是感兴趣,也是需要的。

这一次习主席在阿根廷G20峰会上跟特朗普要进行会谈,假如能够缓和一下中美之间现在贸易战的状况,美国大豆向中国出口不增加那么多关税的话,中国从美国进口大豆就会比较顺利,阿根廷想加价也不大可能了。

至于说达成合作后对于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我认为不会太大,因为我们和阿根廷的贸易量毕竟有限。我们从美国进口的大豆,还是要比从阿根廷进口的要多得多。

观察者网:中国在阿根廷也承担了一些基础建设项目,在西方的宣传中,基建往往牵涉环境、居民安置、国家安全等问题,中阿双方做出了什么努力,来解决这些问题?

徐世澄:阿根廷上一届克里斯蒂娜政府是偏“左”的,中国那时候跟阿根廷签署了很多协议,包括一个争议较大的深空测控站,在阿根廷的南部,这个站去年基本上就建好了。美国一些媒体和美国政府声称,这个深空测控站是可以用于军事方面的,所以指责中国建设这个站有军事目的。

我国在阿根廷建设的深空探测站,阿根廷可以获得卫星天线10%的使用权

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企业在拉美有的工程已经完成了,有的项目正在进行,新的项目还会不断出来,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遇到一些困难和障碍,不是说政府同意了就可以了,因为牵涉到当地居民切身的利益。

比如你要开一条公路,要经过印第安人的保留地,会影响到当地居民的生活,他当然要提出疑义了。我们的工程人员要很好地解决当地居民提出的一些要求和申诉,包括上学问题、医疗问题、住房问题、就业问题等等,这样工程才能顺利进行下去。

总的来讲,中国和拉美的合作还是比较顺利的。我们现在已经跟15个拉美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的框架协议,阿根廷虽然没有签一带一路框架备忘录,但是阿根廷马克里总统,包括前几天阿根廷的外交部长接受采访的时候也表示阿根廷愿意跟中国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进行合作。

观察者网:中阿货币互换,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在拉美的前景如何?

徐世澄:习主席多次在会见马克里总统的时候表示,阿根廷现在财政方面有困难,我们中国会尽量帮助阿根廷克服目前所面临的困难。之前2015年签订了为期三年的货币互换协议,我们拿出七百亿人民币,相当于100亿美元,年利息是6~7%。当时100亿美元相当于阿根廷央行总储备的21.9%,也就是说阿根廷的国际储备不是很多。

到了2017年,中国跟阿根廷双方决定将协议的期限再延长三年,这对阿根廷来说,可以使更多的农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不仅带来货币的便利,也可以解决阿根廷缺乏美元的问题。

最近这几年,中国公司企业在拉美的投资不断升级,投资的领域也从原来主要在能源矿产扩展到别的领域,中国在阿根廷的投资不断增加,我们跟阿根廷在金融方面的合作,在中国跟拉美国家当中,可以说是比较领先的。

我们去一些周边国家例如越南、蒙古、朝鲜以及俄罗斯等访问和旅行,花人民币完全没问题。在拉美,现在人民币也很吃香,例如委内瑞拉,由于美国对马杜罗政府的制裁,委内瑞拉生产的石油现在不是以美元来计价了,而是以人民币和卢布来计价。

过去在拉美一些国家,你到银行拿人民币是不能换本国货币的,但现在基本上拉美主要国家都可以兑换了。我们现在主跟阿根廷、巴西和智利可以进行货币互换。也就是说我们跟他们做贸易的时候,可以不用美元或欧元,直接用我们双方的本国货币来计价和进行贸易。巴西是拉美的头等大国,阿根廷在拉美是第三大经济体,智利也是拉美很重要的国家,智利的中央银行已经成为兑换人民币的主要拉美银行。我们跟拉美国家的人民币互换协定在今后会越来越多。

观察者网:中国和阿根廷未来合作的愿景如何?

徐世澄:这一次习主席访问阿根廷,中国跟阿根廷会不会签署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备忘录暂时不能确定,但阿根廷政府对一带一路倡议还是积极反应的,去年5月份马克里访问中国,习主席在会见他的时候就表示拉美是一带一路倡议的自然延伸,他们也愿意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与中国展开合作。

习主席要跟马克里签订五年合作协议,但阿根廷明年就要大选,假如马克里再次参加竞选并当选,那么五年合作协议当然没问题了。

但阿根廷今年遇到经济危机,从4月份比索开始大跌,到了6月7号,阿根廷政府跟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了为期三年的500亿美元贷款协议,条件是阿根廷承诺要加快减削减它的财政赤字。2017年阿根廷的财政赤字占GDP的3.9%,他们承诺要在今年把这个比例降低到2.7%,明年减少到1.3%。

在6月份达成协议以后,阿根廷的汇率总算稳定了一个多月,但到了8月30号再次暴跌,甚至有几天每天暴跌超过11%,一度突破40比索等于1美元的关口。8月30号,阿根廷银行的基准利率上调了15%,从45%提高到60%。8月29号,马克里总统要求IMF提前向阿根廷放款,以确保汇率的稳定。

9月3号到9月26号,阿根廷再次向IMF借了71亿美元,所以现在阿根廷向IMF借款的总量是571亿美元。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今年阿根廷有170亿美元的外债要偿还,明年到期的外债高达249亿美元。

据IMF估计,今年阿根廷经济将会负增长,下降2.6%或者2.5%,通货膨胀是40%,明年还是负增长,大概负1.6%,通货膨胀大概是20%。阿根廷的实际工资在下降,公共服务包括水电、公共交通等价格在上涨,社会抗议不断,民众、工会包括大学老师和公务员等,都在抗议。

阿根廷CGT工会抗议“高昂的公共服务费用和令人惶恐的经济局势”

所以明年马克里会不会参加竞选,参加的话能不能获胜都是比较成问题的,就像台湾地区的蔡英文一样,这两年以后,民进党能不能保住执政的地位?马克里所在的党派又是新党,人数也不多,明年竞选提出一个新的候选人的可能性不大,应该还是马克里去参加竞选,但成功率如何并不好说。

如果经济形势能有所好转,那他获胜可能性会比较大;但假如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明年恐怕他很难再次当选总统。那么我们签署的一些协议可能在未来会受一些影响。

观察者网:阿根廷今年的经济危机对中阿贸易有怎样的影响?

徐世澄:这个情况对我们双边的贸易当然有影响了,中国驻阿根廷使馆商务处的网上有一个数字,是目前阿根廷的欠债率(公共外债占GDP的比重)。三年以前这个数字是52%,现在上升到80%,阿根廷的欠债率现在是拉美第一。应该说阿根廷的债务负担现在是相当的重。

阿根廷借债很多,所以他不可能用更多的钱来进口其他国家包括中国的商品,它没有这么多外汇。刚才提到去年阿根廷从中国的进口额是增加的,但今年我估计由于欠债太多,阿根廷从中国的进口量恐怕就很难像去年那样。

观察者网: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阿根廷要如何维护经济安全和稳定,甚至达到扭转经济形势的目的?

徐世澄:马克里为了达到IMF对阿根廷减少财政赤字的要求,防止比索汇率继续走低,决定将内阁减少九个部,从十九个部门减少到十个部,另外也裁了不少公务员,所以公务员也游行抗议。

本来马克里的打算是召开G20峰会的时候,阿根廷经济形势、社会形势是比较好的,但现在刚好是反过来的,阿根廷现在正处在经济危机当中,社会比较动荡,物价也很贵。

我2006年访阿根廷的时候,当时3比索等于13美元,现在40多3比索等于13美元,这十年它的汇率下跌很多,所以阿根廷现在的经济形势并不被看好,有媒体说他们是在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召开这次G20峰会。

观察者网:今年7月份墨西哥媒体爆出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已经同意美国在阿根廷境内修建美军基地,这件事应该如何看待?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和以前比有什么变化吗?

徐世澄:阿根廷上届总统克里斯蒂娜2012年的时候是明确反对美国在阿根廷建军事基地的,但现任马克里总统2015年10月上台以后,他的外交政策相对来说较为亲美,美国想在阿根廷至少建立2到3个军事基地,一个是在北部,阿根廷跟巴拉圭和巴西交界的三角地带,这个地理位置是很重要的。

另一个是在阿根廷的最南部火地岛,差不多快到南极的地方要建立一个军事基地,这个地理位置也很重要。还有一个在我国深空探测站附近。

最近这几年拉美的政局是“左”退“右”近,所以美国在一些拉美国家建立了大概五六十个军事基地,像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都有美国的军事基地。特朗普对拉美的政策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到现在为止特朗普还没有访问拉美,但这几天他要到阿根廷参加G20峰会,之后他会访问哥伦比亚,哥伦比亚也是一个亲美的国家。

特朗普对拉美的政策很明显,就是拉拢右翼政府,打压左翼政府,对于巴西即将就任的新政府,以及哥伦比亚、阿根廷这些亲美的政府他都很支持。

但对于左翼政府,特朗普就不太友好了。上周美国对古巴20多家军队和内部经营的旅行社和旅游商店等进行制裁,之前也对委内瑞拉大概50多个国家领导,包括总统、副总统、制宪大会主席、国防部长进行制裁,禁止美国的企业家和个人同委内瑞拉进行贸易。去年到今年拉美有三个国家和我们建交,巴拿马、多米加共和国和萨尔瓦多,结果美国召回驻三国的大使。美国的一些领导人,包括他的国务卿。国防部长还有副总统,千方百计地阻挠拉美国家跟中国发展关系。

【本文为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徐世澄

徐世澄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作者最近文章
从豆粕到测控站,中阿合作美国很操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