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洁勉:尼克松访华45周年对特朗普有什么启示

2017-03-13 11:47:56

【随着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中美关系之间的不确定性亦随之增加。中美之间未来关系如何,我们不妨从历史中寻找答案。今年是尼克松访华45周年,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位委员会主任、研究员杨洁勉在纪念活动中指出“历史已经证明,尼克松对中国做出的正确战略判断‘管’了半个世纪”,如果特朗普正面仿效尼克松,还有可能为中美关系做出里程碑式的贡献;如果特朗普企图采用反向的“尼克松战略”而逆转中美关系,那么他将要为此付出历史性代价。本文系作者2017年2月10日在上海社科院出席“尼克松访华四十五周年:中美关系回顾与展望&陶文钊教授新书发布会”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我尊敬的学术前辈陶文钊教授的《中美关系史》(三卷本)再版面世,这不仅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也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特朗普上台,他的思路不循常理,他的举动不按常规出牌,从而大大增加了今后中美关系和国际关系的不确定性。古人说,“不知来者,视之往”。因此,陶教授的《中美关系史》正好帮助我们能够更加客观地看待和分析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中美关系及其前景。

一、特朗普要创造历史先得尊重历史

特朗普叫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以舍我其谁的使命感,试图再造美国和世界历史。特朗普要创造历史,首先得尊重历史的前因后果,而决非推倒或否定历史。尼克松总统1972年访华至今已有45年。45年对于人类的历史长河来说,只是瞬息而已。但对于战后国际关系史来说,45年还是长到足以进行研究和分析。陶教授的《中美关系史》对此有着详尽和独到的分析,我今天的发言主要就是参考了《中美关系史》的有关论述而加以发挥的。

此外,基辛格的著作也可以作为佐证。50岁左右的基辛格的回忆录《白宫岁月》和《动乱年代》有关中国的部分,权势、战略和战术思考是其重点。他在90岁左右出版了专著《论中国》和《世界秩序》,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和哲学等分析和体会则占据了更加重要的地位。基辛格总是强调尼克松以来历届的共和、民主两党政府对华政策的基本点,道理也在这里。因此,特朗普总统需要懂得,历史不能否定,但对历史的认识则可以在不断的否定中得到提高和深化。

二、正确的历史观才能创造历史伟业

唐朝诗人孟浩然有云:“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正确的历史观常常能使人改革创新,错误的历史观则往往使人怀旧倒退。创造历史,当然是指正面的和积极的历史。尼克松的战略眼光在于,他看到了美国在“五大力量”中心中的历史地位和作用的变化,同时也能透过“文革”的迷雾而看到中国可能的崛起。历史已经证明,尼克松对中国做出的正确战略判断“管”了半个世纪。

历史上曾有过的“美国优先”和“美国伟大”在今天和今后的内涵和外延都有根本的区别。特朗普总统应当根据内外形势的变化而审时度势,重新定位定格“美国优先”和“美国伟大”。有了正确的历史观,特朗普总统才能正确对待美国、对待中国和对待世界。记得30多年前在美国读书时,一位美国教授在讲课时说,通过游击战争成为国家领袖的人往往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现在我想借用在特朗普总统身上,商业成功经验也不是万能的。

三、历史成功经验助推今天和今后的成功

纵览美国历史,正是美国上下积极向上的精神和奋发有为的实践造就了美国的崛起,使美国长期雄居世界第一。在面临来自今日世界的竞争和挑战,特朗普作为总统,要“让美国重新强大”并不错,但他错在颠倒了内因和外因的位置,把美国不够强大归咎于外因,特别是中国。其实,中国在把自己的落后主因归咎于外因时,并没能改变贫穷落后的境地。

恰恰相反,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始终抓住内因这个决定因素,在全球化的大潮中“倒逼”自己,仅仅在一代人的时间里就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特朗普总统要在历史比较中悟出点道理来,推进和深化美国自己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造,对他国多一点尊重和借鉴,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

四、历史反复证明兼听则明和偏信则暗

古今中外,成伟业者固然要坚定立场,但还要从善如流。中国有5000年的文明传承,这类例子不胜枚举。美国建国只有241年,但还是有例可循的。例如,尼克松在中美关系上的破冰之旅,不仅听取了基辛格的意见,还得到了法国、巴基斯坦和罗马尼亚政府的帮助。更远一点的,还有鲍大可、斯卡拉皮诺和扎卡里亚等专家学者的前期建议。

特朗普不仅要赢者通吃,而且还要痛批,在“推特”中对失败者竭尽冷嘲热讽之能事。他需要的是在“弃商从政”中“由奇变常”的进程中善于听取各方建议,包括中国的意见,林毅夫向特朗普推销过中国模式和加大基建投资。本人也写过一篇题为“As Trump Fumbles on China Policy, Here Are Some Advice” 的英文短文,其中文译名就是“给特朗普对华政策的五点建议”。当然习近平主席的贺电和通话中的建议,那就更加重要了,希望特朗普总统能听进去。

五、历史的机遇稍纵即逝

尼克松访华以来的45年里,关键的时刻其实只有几个:毛泽东和尼克松在北京的历史性会晤,邓小平和卡特做出中美建交的决断等。中美两国抓住了历史性机遇,实现了共赢。中美当前的困难同以往相比,总还是要好些。在中美关系面临严峻挑战的时候,邓小平仍坚持“中美关系终归要好起来才行”。

不可否认,特朗普是位强势总统,至少现在如此。如果他想正面仿效尼克松,那么就能同另一位强势领导习近平一起为建立“前无来者但启后人”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做出里程碑的贡献。相反,如果特朗普总统企图采用反向的“尼克松战略”而逆转中美关系,那么他将要为此付出历史性代价。总之,中美关系在面对冲击时,我们要有战略定力,静心阅读陶教授的《中美关系史》,增加历史意识和视野,坚信“合作是中美关系的唯一正确选择”(习近平语),维护和发展中美关系,贡献于世界的和平、发展、合作、共赢。

(文章原载于微信公众号“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ID:SIIS1960)

杨洁勉

杨洁勉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前院长

分享到
来源: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