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扬云飞:从微信在俄被封事件看俄罗斯信息管控

2017-05-17 17:32: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云飞】

五月五日,对很多身处俄罗斯的华人和经常与中国打交道的俄罗斯人来说,是一个非常意外的日子,因为一夜醒来突然发现微信不能使用了。本来很多人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出了问题,又或者服务器的问题,到了俄罗斯莫斯科时间中午才发现属于大范围事件,这时才从俄罗斯新闻当中得到消息,俄通信与大众传媒监督局把微信国际版列入黑名单,限制其访问。

这一消息让很多人措手不及,不仅仅是因为微信已经相当大的程度上代替了电话的功能,很多人互相之间只加了微信没有电话,而且很多居住在俄罗斯的华人这几年都靠做微商代购俄罗斯商品,同样也有很多俄罗斯人靠代购中国的商品在俄罗斯销售,这下不但不能煲电话粥,连吃饭的饭碗也砸了。当然信息时代传播的快,基本上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受影响的中俄用户基本上都知道了绕开限制的技术手段,实际损失相对有限。

大概七天以后,五月十一日,俄通信与大众传媒监督局宣布将微信国际版从黑名单当中移除,恢复其在俄罗斯境内的使用权限。一周左右的时间内,搞了一场“捉放曹”。

这一事件发生后,各种猜测纷纷而来,很多都是往政治问题上靠拢,又或者是俄罗斯相关部门想敲诈讹钱等传闻不绝于耳。事实上这一事件可能还远远没有到画上句号的时候,若干年后或许会做为一个新纪元的起点记入历史当中。

并非简单孤立事件

当下俄罗斯很多政治问题,都是在2014年发生改变,乌克兰危机引发的冲突尽管被冻结,但是仍旧在冰层下改造着这个国家。

2014年3月21日,美国国会扩大对俄制裁名单,名单中包括了四家俄罗斯银行。很多中国人一直不是太了解欧美对俄罗斯制裁对实质,因为对乌克兰冲突对性质缺乏了解。一般都是认为俄罗斯官方派遣军队“收复”克里米亚,介入东乌克兰武装冲突,而实际情况是介入这些冲突的都是民间人士或机构。

这是一种“外包”性质的介入,就是说部分个人、组织、包括企业,银行家或是其他什么人,自己出资金筹备队伍组织策划了诸如一系列行动,如在克里米亚地区包围乌军营地,举行公投等行动,而俄国防军在这一阶段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撕下臂章等可识别标志站在旁边看热闹。这样在法律层面俄从来不是冲突的直接介入方,至于事后这些“战争分包商”通过什么方式找克里姆林宫结算费用,那是另外的问题了。

所以欧美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制裁,也是属于这种针对个人或是具体组织企业的制裁,如前面提到的四家银行给这些行动提供了经费,那么就遭到了这种针对性的制裁。而如俄罗斯储蓄银行外贸银行等,从事件最开始就摆出来“尔等马鹿精神病军事冒险分子自己的锅自己背”这种态度,他们则不在正式的制裁范围内。

2014年visa和MasterCard中止了俄罗斯部分银行的跨境结算业务

回到正题,因为这四家银行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VISA和万事达两家国际银行卡结算公司都受美国法律管辖,也就在禁令生效后终止了这四家银行的跨行结算业务。但是因为混用许可和其他一些技术原因,俄罗斯共有九家银行发行的银行卡丧失了结算功能。

如果说微信用户是导致了无法通信和买卖,很多持有这些银行所发行银行卡的俄罗斯公民,那段时间如果正好在外地乃至外国,就立刻流落街头乃至有被宾馆饭店抓去洗碗抵债的风险。这一事件极大的刺激了俄罗斯社会和政界,要求整顿跨行结算系统保护本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一个月后,4月25日俄罗斯国家杜马(下议会)通过了对“国家清算系统法案”的修正案,除了要求建立本国的跨行清算系统之外,还对在本国境内运营的外国跨行清算系统提出了要求:

1. 必须在俄国境内成立独立的公司,受俄罗斯法律管辖,不得以外国政府的法律为依据干扰俄境内运营;

2. 必须在俄境内设立物理结算中心(服务器),相关信息保存在俄罗斯境内;

3. 不得单方面终止结算业务,必须提前通知俄罗斯央行;

4. 在俄央行特别账户上冻结两个工作日的交易金额,作为抵押金。

尤其是最后一条,根据计算出来的金额,差不多是两家企业4-5年在俄罗斯市场上的总盈利额了。加上对服务器监管等一系列技术性问题,VISA和万事达在2014年认真的考虑过离开俄罗斯市场。当然,金融届圈子小,关起门来大家都是熟人,喝喝茶吃点饼干问题都好解决,尤其是考虑到俄罗斯政府内部历来有强大的自由市场派。

俄罗斯央行行长和财政部长亲自与这两家举行了多次磋商,寻找可以互相接受的解决方案,最后以两家“在俄罗斯境内设立物理结算中心,与当地银行合作共同承担抵押金和俄罗斯央行将抵押金从两个工作日的交易额降低到0.25个工作日交易额”为条件达成妥协。

当然,俄罗斯央行同时也建立了俄罗斯自己的跨行结算系统,世界/和平卡。

PS:俄语МИР一词既是世界,也是和平的意思。

俄罗斯储蓄银行发行的和平/世界卡


到2017年4月1日为止,俄罗斯的和平/世界卡已经发行了400万张

强化信息管控,俄国历代统治者的悲愿

针对VISA和万事达这两大国际巨头的“胜利”,让俄罗斯政府内部管控派欢欣鼓舞,要求把在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期间被搁置的种种信息管控政策出台。

这一进程的标志性事件是2016年,被称为“亚罗娃雅系列法案”的出台。名义上这个法案涉及到的都是关于反恐法案的修正案,但是针对普通居民的影响是要求网络通信公司,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的公司,要将用户一切网络使用信息和行为,保留半年,并且根据俄罗斯安全部门的要求提供给当局。

这个要求出台后,舆论一片哗然。就像有些评论说的那样,有人下载了一部几百集巴西连续剧,网络代理公司要在自己的服务器上也留一份备份,留半年给安全局的人看连续剧……还有其他的问题,如网络游戏很多信息游戏公司自己都不留底档,这也要网络公司保留,技术问题怎么解决?

还有两个问题是,这么多信息,安全局哪里来的那么多人员和干部进行整理?如果没有能力对其综合分析,这么搞的意义何在?不过也有人因此发现了该法案的“奥秘”,这么多信息要保留,需要多少信息载体(硬盘)?,有人计算过需要把全球现存储存器增加三倍才够达标。这不是有克里姆林宫近臣想乘机推销自己名下的硬盘和服务器吧?所以这个法案也被戏称为(卖)服务器法案…..

俄语当中系列法案,也有一袋子法案的意思,所以反对者将法案提议者亚罗娃雅和包装袋一起做成了各种反对/讽刺图片

当然,如果不考虑各种利益纠纷和阴谋论的话,大数据对俄国来说,一直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近些年来已经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苏联解体,技术层面的原因之一就是没有坚持到超级计算机和互联网投入应用的年代。

对比广阔的领土、散漫的民众,如何收集正确的信息以做出正确的对策,其实从沙俄时代就是困难的问题。近些年解密的大量沙俄档案显示,国家保卫局其实对各种革命者和宫廷阴谋都了如指掌,但是因为宣称自己要造反的人百倍于实际造反的,所以包括沙皇本人也都被淹没在信息的汪洋大海当中了。

从这一点上可以部分的解释历代沙皇和苏共的总书记们对各种反对者非常宽容的原因,因为信息量太大,其实也不知道谁真的会造反,所以装作听不到就好了。如果真的较真,1937年搞出来那么大的规模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同样的道理很多人指责斯大林在有多个渠道的提醒之下仍旧不相信德军在1941年6月22日会发动进攻,但是如果看看那些年斯大林一共收到了多少这种类似的情报就会发现,神仙也不敢轻信任何信息。

换句话说,俄国历代政府其实都对建立大数据系统感兴趣,在每个时代的具体技术条件下也都做到了那个时代的顶峰。在当代技术条件下,能否以反恐的名义推动全面信息监控,用超级计算机进行综合分析,这个政治技术路线很有可能会是普京留给后世俄国最大的遗产之一。

比如前几个月俄罗斯正在落实另外一个法案,就是把所有特长儿童的资料统一采集管理。如果这个法案和普京之前推动的,针对天才儿童国家补贴,特殊教育的计划结合在一起考虑,将可以把人们在孩童时代就分类,针对性的进行教育,尤其是选出有领导天赋的针对性教育(如果不明白什么意思可以参考一下美国大学面试录取指标当中有一项神秘的录取原因“领袖气质”)。与这个计划的深远影响相比,五月十二日俄罗斯通过网络实名制法案已经是不那么重要了。

微信,或者说中国怎么办?

如果了解上述背景后,就不必把微信国际版被查封一事引入政治或是勒索的角度去思考(虽然也不能完全剔除)。其实在确认微信被封一事的消息之后,笔者的第一反应是哈哈大笑。因为在亚罗娃雅系列法案出台前的辩论阶段,中国网络长城一直被作为正面例子得到引用,尤其是中国将谷歌脸书等公司挡住的举措,更是被反复提起。

不仅如此,那期间相当多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前往俄罗斯,在各种公开场合介绍相关经验,两国有关部门也就此事进行了大量磋商和互相学习,事情发生后,中国解放军报还在对这一事件做出评价,认为各国对保护本国大数据信息做出的举措无可厚非。

虽然微信方面没有做出说明,但是结合俄罗斯通信与大众传媒监督局两次新闻发布会的信息,微信这一次是否已经“过关”还难说。按照通信与大众传媒监督局的说法,之前屏蔽微信,只是因为要求微信提供国际版的“注册信息”,实际上就是和普通人注册微信时输入一些个人姓名电话一类的信息。因为腾讯没有按时提供所以被封禁,因为提供了所以解禁。

就是说还没有到设立俄境内服务器那个环节,但是既然已经在俄登记,那么自然就受俄罗斯管辖,下一步恐怕就要谈到服务器的问题了。

梅德韦杰夫(左)与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右)

虽然俄国有专家认为微信其实什么也没有提交,只不过是事情闹的太大了尤其是俄国微信使用者要么是商人要么是高官,所以这些人发力施压,导致解禁。

但是这个事情并没有就此终结,虽然俄罗斯政府内部有势力强大的自由派反对信息管制,一般认为是总理梅德韦杰夫是这一派的带头人。他对苹果手机和脸书的爱好众所周知,甚至因此有了一个小苹果的外号,之前被反对派纳瓦利内公开指责涉嫌贪污,梅的反击就是在自己脸书账户上把纳瓦利内的账号禁言拉黑了。

但是无论从世界的趋势还是俄国自身的客观需要,信息管控都是大的趋势,其他的一些通讯软件企业,也在和俄罗斯相关部门进行密切磋商,寻找妥协的方案。长久来看,如果微信不想放弃俄罗斯市场,也必然要加入到这一进程当中来。

要怎么样博弈出来一个安全合理有效的网络世界,则是摆在整个人类社会面前的大问题。从这点来看,微信这一次被“捉放曹”,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大时代序曲当中的某个音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扬云飞

扬云飞

旅俄华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俄罗斯之声
俄罗斯之声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