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扬云飞:俄罗斯的“新中东战略”与沙特的“保护费”

2017-11-03 07:06:2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云飞】

现年八十二岁的沙特国王访问莫斯科,很大程度上可以认为是俄罗斯的“新中东战略”,获得了阶段性成果。对俄罗斯这一战略做些简单回顾,将有助于理解中东现况和帮助预测未来的走势。

当地时间2017年10月5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般认为俄罗斯的新中东战略起源于2015年10月介入叙利亚,实际上这是不太准确的。早在2013年,在一次最高级别的全国安全会议上,听完多个强力部门和智囊机构的报告之后,震怒的普京总统说了一句话:“我们要把中东(的政治格局)重新格式化”。这句话没有像“我们要把恐怖分子泡在粪坑里淹死”那句被广为流传,很长时间里即使知道这事的人群也没有特别当真。

究竟是什么内容的报告让普京如此震怒,而且还由此产生了俄国新的中东战略?按照这些报告显示,中东地区的几个国家,以沙特与卡塔尔为首,积极支持对外恐怖活动和输出圣战分子以及圣战意识形态。当然这种支持的模式比较特殊,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国家行为,而是一种国家出于无奈或是客观原因的半推半就的形式。

事实上,关于中东问题,除了石油资源争夺与石油资本的使用之外,比较容易被忽视的问题是人口过渡膨胀。如果说印度是一个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失败的国家,那么中东地区国家的问题是完全不执行计划生育会导致什么后果的范例。这样产生的大量无就业无社会上升渠道的年轻人,对任何时代任何体制的国家都是巨大的内部冲击。而沙特卡塔尔等国家的办法就是“祸水东引”,输出圣战的意识形态把本国的不稳定分子都吸引到外国去,而国家层面则是以一些委员会基金会的形式提供资金,反正爱闹就去闹国外,别再本地搞事。

引起普京震怒的原因就是这种圣战组织把触角深入到了俄罗斯境内,2010-2013年俄罗斯境内的一系列恐怖活动都有来自中东的背影。

本来按照俄罗斯政府一贯的效率,虽然普京发了火,但是官僚们按照固有的拖拉习惯做计划,可能一直到沙特国王过百岁生日的时候也没有实施,但是说起来算他倒霉,俄罗斯自己内部也出了问题,导致其中东战略必须加速进行。

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给俄罗斯带来的麻烦远远不仅仅是外部制裁和经济问题,在东乌克兰战场上奋勇作战的俄国志愿军们,因为克宫内部激烈矛盾导致的政策摇摆,被迫放弃建立“俄国世界”的理想返回俄罗斯本土。数以万计经历过血火战争考验,带着身体与心灵的创伤,埋葬阵亡的同伴后又对本国政府满怀被出卖的仇恨,这种事情是任何一个国家领导集团的噩梦。

2016年2月11日,叙利亚阿勒颇,废墟中的孩子们(图片来源:东方IC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俄罗斯的新中东政策加紧出台,以“叙利亚换乌克兰”的名义,大量招募东乌克兰回流的志愿兵们前往叙利亚战场。最初的说法是“我们在乌克兰无法展开手脚,是因为受国际法限制,但是叙利亚是合法政府邀请去的,我们可以尽情施展,到时候和美国人谈判他们退出乌克兰我们退出叙利亚,以曲线方式援助乌克兰境内的俄国同袍”。当然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后来的目的与政策也是一变再变。

比较有意思的是,俄国对中东地区的干涉,在管理架构上相当程度上也借鉴了阿拉伯国家的模式,也是国家躲在后面,由基金会,企业和武装公司作为实际运作的主体。换句话说,除了国家正式派出的空军和顾问团外,配合军事行动的有大量“俄国私兵”,以非官方名义参与地面战斗。当然,除了参与东乌克兰的志愿兵外,其他的普京私兵,如车臣,印古什,达吉斯坦等地的民兵还有哥萨克军队,都踊跃派人参战,加上部分混编的俄国正规国防军,脱下军装改签武装劳务派遣合同参战。整个军事组织结构构成颇有18世纪王国战争时代的味道,连做法都颇有相似之处,很多私兵机构在叙利亚的经费来源于在当地收取的厘金(过路费)。

2015年9月,俄罗斯安-124运输机抵达阿萨德国际机场(图片来源:military-today)

这样一批英勇善战(穷凶极恶)的俄国地面部队加入战场,加上土耳其内讧导致其损失了大量优秀的战斗人员,卡塔尔与沙特的狂热者们哪里见识过这种战斗力,除了一再败退也就没有其他可能性了。

当然除了军事领域的优势外,俄国中东战略又有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苏联的遗泽,这个遗泽实际上指的是阿富汗战争的遗产。苏联在阿富汗战败(撤军)之后,乃至在战争进行期间,也有过一个痛定思痛的阶段。苏联在阿富汗的失败,很大程度是政治以及意识形态原因,在部落体制横行的中东地区,秉着送去社会主义制度的理想,结果反倒是希望帮助以及依靠的对象,成了苏军最凶狠的敌人。

在这之后,苏联一直到俄罗斯时期,都有专门的学者以及智囊机构分析研究中东问题,了解其内部错综复杂的关系,细致的分析其历史纠葛恩怨的来龙去脉。这批人里面最优秀的代表人物之一,就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俄罗斯前总理普里马科夫。

2016年年末,在克里姆林宫举行了盛大的庆典以及授勋活动,庆祝阿勒颇战役的胜利,获得勋章的除了多名国防部的将官,私人武装公司的经理副经理业务经理,还有二十余位智囊学者,获得勋章的理由是“提供了准确的战略指导和信息分析”。

正是在这种准确的信息支持下,俄军可以非常清楚的了解各个武装势力的背景,尤其是其背后的国外势力。所以即使以较少的人数,但是在每个阶段都可以集中力量打击当前对付的主要敌人,巧妙的利用矛盾不让各个武装结成同盟,甚至经常还能将相当部分的力量拉入己方势力。

整个叙利亚的战局,随着俄军的深度介入,也确实深刻的影响了整个中东格局。土耳其最初激烈反对乃至击落俄军战机,但是不久后国内政变(内讧)后又大幅度转弯与俄罗斯互相之间又打又拉成了比较古怪的既是盟友又是敌人的关系;卡塔尔第二个撑不住,亲卡塔尔的武装组织在土耳其势力消退之后受到重点打击,大量卡塔尔圣战分子回流导致了一系列的政治动荡。

最后终于轮到了沙特,其实沙特这个国家很有特点,最初沙特皇室以商业立国,在列强势力庞大的时代,保留了一个习惯---任何域外大国,在沙特附近使用武力的话,他都会跑上去买一批武器回来,其实目的不是使用武器作战(叙利亚和也门战场都证明了沙特军人其实和先进武器八字犯冲),而是交保护费免得自己挨打。

沙特阿拉伯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花重金购买了中国的DF-3

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80年代沙特突然跑到中国来高价买了一批武器,至今中国军迷还在津津乐道武器性能良好吸引了大买家,实际上更加可信的原因是当时中国与美国联手在阿富汗合作对抗苏联的军事行动,把沙特吓到了。

俄军进入叙利亚之初,沙特年轻的王储,估计也是听信了大批各国砖家看衰俄罗斯经济的分析,认为俄罗斯穷疯了很快就会经济破产。态度高傲的与俄国外交部门磋商,愿意以购买武器,联合石油限产乃至以沙特主权基金给俄罗斯投资3000亿美元的条件,换取俄罗斯退出叙利亚放弃阿萨德。

事实上,任何一个老牌的帝国,尤其是俄国这种都是不能等闲视之的,他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传承与自己的世界观。全世界都认为他的问题主要在经济上的时候,他却跑去外国打仗,并且以此扳回了相当程度的主动权。那么俄罗斯的中东战略也是一样,这里他的唯一战略对手仍旧是美国,除非美国愿意回到雅尔塔协议框架下的世界格局,即大国核心势力范围神圣不可侵犯,除此之外的玩家是并不在这个棋局当中的,沙特这种有很多钱的地区性国家仍旧不放在他的眼里。

对比2016年沙特王储提出的条件,本次沙特国王到访后签署的经贸协议规模要小的很多,但是区别在于,2016年沙特是以对等身份提出的交换条件,而这一次则更像传统意义上的保护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扬云飞

扬云飞

旅俄华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俄罗斯之声
俄罗斯之声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