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扬之:扑朔迷离的德国政途

2017-12-08 09:11:2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

在上月红黄绿的“牙买加”磋商破裂后,德国九月大选后看似已被宣判“死刑”的“大联合政府”(GroKo)模式或许又有了起死回生的机会。

短短两三个月内,上届大联合政府中的“小伙伴”社民党(SPD),可谓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执政期间虽然成绩显著,但还是受到了选民的“重罚”,创下其历史中得票率的新低(20.5%)。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个人也品尝到了从高峰跌入低谷的沉浮滋味:年初,他这个“外来和尚”(之前他主要就职于欧盟)以全票当选为党主席,创造了政坛上绝对罕见的傲人成绩;年底,他虽未成为大选失败的“替罪羊”,而且还在今天的党代会上继续被推举为党魁,但得票率却下降了18.1%。

马丁·舒尔茨(右一)(图/推特@MartinSchulz

德国政途往何处去?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问“社民党往何处去?”。的确,德国若要在欧盟以及世界上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尽快成立稳定政府至关重要;而要建立稳定的政府,社民党则必须放弃大选后多次做出的“下野”誓言。

德国眼下的政局,在差不多七十年的联邦历史上前所未遇,无例可供参考。前财政部长、现任议会议长的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如此告诫民众:我们正在经历的并非国家危机(Staatskrise),而是一场考验(Bewährungsprobe)。我们知道,他说的这个“考验”始于刚刚夭折的“红绿黄”四方谈判。

四党磋商失败的原因

经过四周多艰苦卓绝的会商,所谓“牙买加”(黑黄绿)联合执政的可能性在谈判的最后一刻(11月19日)宣告破灭。

基民盟(CDU)、基社盟(CSU)、自民党(FDP)和绿党(Grüne)之间的这次“摸底”磋商(Sondierung),不能说时间不充分。更何况,这次各方还破天荒地讨论了许多细节按照惯例,远远超出了只涉及框架性和原则性问题的“摸底”常规。可惜,参与商谈的四党最终还是未能取得互信,达成一致。

互信是联合执政中最重要的因素,这是普通常识。没有信任,任何联合执政都将是空中楼阁,沙基大厦。当然,没人会期待基社盟的主席霍斯特·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和绿党的于尔根·特里廷(Jürgen Trittin)这对政治对手能和谐到一起去度假,但是,如果谁都不懂得善待对方,谁都觉得对方对自己居心叵测,又何以指望他们在未来的四年里能同舟共济呢?

这种缺失的信任和彼此的猜忌当然有许多原因:“黑黄绿”本身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组合,不同的政治文化和理念诉求相互碰撞,就连基民盟/基社盟这对姐妹党之间也并不和谐。更何况,对同桌谈判的某些人来说,默克尔两三年前曾享有的那种让人仰视的权威如今已经不再。

默克尔资料图(图/东方IC)

客观而言,德国的主要政党目前似乎都在为自己的“新生”、“重生”和“复活”而奋斗:克里斯提安·林德讷(Christian Lindner)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自民党从上一次“黑黄”联合政府(2009-2013)的灾难中拯救出来;霍斯特·泽霍费尔在巴伐利亚州和基社盟党内正处于空前的压力之下,部分交出权力已成定局,他在党内的老对头马库斯·许德(Markus Söder)日前已内定为州长人选;绿党“双重领导”(Doppelspitze)的组织结构让许多人无所适从,党内决策层“婆婆”太多,不知道究竟谁说了算。

这次率先离开谈判桌的是自民党。面容憔悴的党主席林德讷在宣布这一决定时,手中虽然拿着讲稿,但发言基本上是脱稿的。给人感觉,他好像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刻。他严肃地表示:“我们不能,也不想认同这样的预商结果,我们甚至认为,许多商谈的措施是有害的。我们不想放弃我们的原则和我们这么多年为之奋斗的目标。”说完,他便与自民党的代表团驱车离开现场,消失在柏林十一月的寒夜中。

应该说,这个结果来得非常突然。因为,此前的谈判虽然艰难,但根据各方透露的信息,应该在那天夜里有所突破,不曾想,大家等来的却是与之完全相反的结果。

一时间,德国失去了政治坐标和方向。这对一向注重井然有序的德国人来说,的确是件很难适应的事情。默克尔说:“德国往何处去,今天最起码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

相信她这番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9月24日的大选,她率领的联盟党虽然获得了第一大党的地位,但她的鼎盛期显然已经不再。本指望通过“牙买加”联盟再次执政四年,可现在的结果让这个计划变得扑朔迷离。

对“摸底”磋商破产的原因,四党事后在各种不同场合均有各自的阐述。只是,这些说辞中的“官样文章”太多,并不能完全为选民解惑。笔者认为,真正的原因恐怕还是应该在人性层面寻找。

在德国的政治光谱中,自民党和绿党长期以来一直是争夺第三大党地位的对手,彼此水火不容。自民党自认为是基民盟和基社盟的天然盟友,理念和目标比较接近,因此,它在这次摸底谈判时对默克尔有着较高的期待,如协调针对绿党的共同立场,最好能建立某种“攻守同盟”的关系。

默克尔却另有打算,她的策略基于以下三点:第一,与自民党合作关系历史悠久,彼此配合多少已有默契,无须多言。第二,与绿党之间尚未在联邦一级有过合作,两党的理念和目标相距甚远,因而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争取绿党的配合。第三,不能把联盟党的政治前途局限在自民党或社民党身上,必须争取新的联合执政伙伴,而绿党是目前比较理想的选项。

基于这些考虑,默克尔这次对绿党表现出了最大的耐心和善意,也对其作出了许多妥协和让步,这让自民党感觉非常不爽。人性层面的嫉妒心在此的确起了很大的作用,可这个理由又无法放到桌面上来谈。政党虽然是政治组织,但它们也都是由每个有血有肉的个人组成的,因此,在自民党数次暗示默克尔多关注自己而未得到对方反馈后,党主席林德讷决定不再做“陪衬人”,义无反顾地放弃了“牙买加”方案。

德国四个政党就组阁展开联合谈判,默克尔被记者话筒包围(图/东方IC)

德国政局扑朔迷离

“黑黄绿”磋商破裂后,组阁谈判重新回到十字路口。德国新政府究竟何时能产生?它会采取何种形式?对于这些不确定性,舆论和政界一时众说纷纭。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三种可能:

1)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少数派政府(Minderheitsregierung)。但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面对现在的国内国际局面,德国急需一个稳定的内阁,而不是做每个决定都要征得议会多数的脆弱政府。默克尔本人也并不看好少数派政府,但学界和政界的某些观点却支持这种政府形式。理由是,它能将决策的主战场从内阁转向议会,这有利于强化议会民主的作用。

2)社民党(SPD)为了“国家利益”,改变九月大选后做出的“下野”决定,重新回到大联合政府的老路上来。这种可能性在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的强力介入后似乎变得很有可能了。对党主席马丁·舒尔茨来说,这是一条“步步惊心”的路。目前,党内对“吃回头草”的意见并不一致。有人认为,这条路拯救的或许只是默克尔的连任计划,但对社民党几乎没什么好处;也有声音表示,社民党可以利用默克尔现在的处境抬高价码,逼迫对方接受更多的社会公平计划。可这种做法收效是否好还是个很大的问号。

3)重新举行大选。这个选项在“牙买加”磋商失败后曾经最受各党追捧,但不久之后又被多数政党所抛弃。笔者分析,之所以如此,有两个原因:第一,多数政党意识到,组阁不成就要求重新选举,这是对选民意志的不尊重;第二,即便重新选举,也未必会出现完全崭新的局面,结果很有可能与九月大选的结果差不多。就目前的形势来看,虽然还不能完全排除重新大选的可能性,但大家的赌注基本都押在新一轮的大联合政府上了。

目前,舆论普遍认为这是最后一条可行之路。问题是,大家看好的,未必就最靠谱的。“牙买加”模式也曾被认为是势在必行,可最后还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如果社民党要价太高,或把是否再次与联盟党合作的最后决定权交给党内基层,大联合政府依然有可能成为泡影。

德国新政府千呼万唤不出来,已经对国际政治产生负面影响,首当其冲的要数欧盟。

法国《世界报》(Le Monde)报道说:法国人很少步调一致,但在德国“牙买加”模式失败这个问题上,他们都认为是“一个对欧洲非常不幸的消息。”最有意思的是,柏林组阁难产,欧盟群龙无首,按理说,此时的马克龙实际上是目前欧洲最强的领导人,可法国人却并未因此而感到高兴。唐宁街十号在官方表态中表示柏林的局面不会影响脱欧谈判,但英国已出现“趁火打劫”的声音:有人认为,应该利用德国目前的政治危机,为英国捞回更多的好处。

总之,组阁拖延的时间越久,对欧盟以及国际上的决议形成将越不利,因为眼下的德国内阁只具代理权,也就是说,在国际重大问题上,它可以参加会商,但无权作出明确的裁决。从目前的情势看,这种尴尬的局面恐怕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笔者结语

社民党这两天正在召开意义重大的党代会。无论是领导层还是普通党员,都在经历着非常痛苦的“转识”过程:虽然学界和政界有不少声音呼吁社民党与联盟党重启谈判,甚至连舆论和民意都开始青睐曾被它们“唾弃”的大联合政府模式,但要让社民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180度地改变“下野”初衷,实在是勉为其难。社民党如若改口,将面临“失信于民”和“失信于党内同志”的窘境;如若回归大联合政府,下次大选或将重蹈今年九月选举中大败的覆辙,再次为他人做嫁衣,成为默克尔成功连任的垫脚石。

社民党目前的尴尬处境和纠结心态不难理解,也值得同情。是国家利益为重?还是本党利益为大?这并非是令社民党为难的问题,因为这个百年老党在历史上从未在责任面前逃避过。在今天的党代会上,舒尔茨表示:“我们不能不惜代价地谋求执政,但也不能不惜代价地回避执政。”这个信号相当明确:社民党已做好准备与默克尔的联盟党恢复谈判。但是,如何讨价还价?以什么作为筹码?这些才是最让舒尔茨头疼的问题。

要价太高,容易给选民一种“趁火打劫”的印象;门槛过低,又可能错过这最大限度实现社民党竞选纲领的机会。各种迹象表明,舒尔茨会在以下两个方面突出本党的诉求:第一,尽大可能地实现社会公正之各项计划。第二,在欧盟政治一体化的进程中加入“社会一体化”的元素。

社民党一方面表示愿意恢复与联盟党的谈判,同时也强调,这个谈判并不意味最终就一定会组成大联合政府,即所谓的“结果不确定”(ergebnisoffen)。其意图很明显:谈归谈,成不成,则要看对方愿意作出多大的让步。由此可见,今年德国的圣诞礼物中肯定不会包括组阁成功。新政府的诞生估计还有一条相当艰难和颇长的路要走。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扬之

扬之

德国时政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德意志
德意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