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扬之:普吉德蒙——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的“殉道者”?

2018-03-28 09:49:3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

围绕加泰罗尼亚的独立,马德里与加区经过几轮较量后,问题并未得到解决。流亡在比利时的加区前领导人普吉德蒙(Carles Puigdemont)虽未停止为争取家乡的自主而呼吁和运作,但前一阵,这颗政治明星似乎已渐渐失去了此前的光芒。未曾想,他在德国北部的石荷州(Schleswig-Holstein)被捕,使他再次成为媒体的新闻人物。

普吉德蒙这次去芬兰之前,其行程可谓马不停蹄,但并未引起媒体的太多关注。直到德国警方在石荷州境内的7号高速公路上的一个服务驿站对他实施逮捕,55岁的普吉德蒙才又作为加区独立的代表性人物“高调”回到媒体的视野中。

加泰罗尼亚问题远未被解决

普吉德蒙被逮捕的消息一经传出,加区五万五千人走上街头。他们戴上普吉德蒙的头像面具,要求释放他以及其他被捕的加独政客。虽然他在周日(3月25日)被石荷州新明斯特(Neumünster)监狱收监前曾通过妻子传递给他家乡同胞“现在绝不可以采取暴力”的信息,但街头还是出现了暴力行为,并造成上百人受伤。不过,这次的抗议行动与去年11月公投期间的游行规模已不可同日而语,当时上街游行的人数高达75万。

但普吉德蒙的支持者们并未放弃抗争。他们希望利用这次被捕事件而重新赢得的瞩目,掀起第二波的独立运动,继续加区的未竟事业。加区最大的亲独立互联网平台(Vilaweb)发出呼吁:“现在是恢复普吉德蒙职务、举行总罢工和不断动员群众的时候了。”

普吉德蒙的政治生涯并不算太长:2016年1月,仅为替补候选人的他出人意料地成为马斯(Artur Mas)的继任者;22个月之后,马德里在去年10月独立公投后罢免了他的职务。但在加区不同的独立势力中,普吉德蒙如今是唯一一位多少还能凝聚力量的人物。

普吉德蒙本人并不承认马德里对他的废黜。去年12月21日重新大选,分离主义势力再次获胜。躲在布鲁塞尔的他希望能恢复职务,但被西班牙的司法部门成功阻挠。今年3月初,他不得不宣布“暂时”放弃复位要求。这次他在北德被捕后,他的政党“一起为了加泰罗尼亚”(Junts per Catalunya)强调他当时放弃复位的表态是“暂时的”,党主席阿塔迪(Elsa Artadi)日前表示:“现在我们要做的不仅是要把普吉德蒙打造成一位象征性人物,而是要重新恢复他的加区总统之位。”

此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呼吁西班牙确保被捕入狱的议员们的基本权力。国际组织的这一介入,加强了加区独立派的信心。加区议会据说要在明天(3月28日)举行紧急辩论。

其实,恢复普吉德蒙的职务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播撒新的冲突火种。西班牙最高法院明确表示,只有亲自到场的议员才被允许参选。普吉德蒙的政党已经向议会中提出一项“缺席也能参选”的议案,这必将导致新一轮的司法争论,并在客观上延长对普吉德蒙的政治封锁。

老普的支持者甚至曾考虑组建一个流亡政府,本月初又计划成立一个由个独立派各政党组成的“共和国委员会”,由普吉德蒙来担任委员长。目的是要在海外搭建未来加泰罗尼亚共和国的政治架构,争取赢得国际支持。但由于“人民团结候选人”政党(Kandidatur der Volkseinheit——CUP)的反对,该计划未能实施。

此后,从3月17日开始,普吉德蒙便启程前往瑞士和芬兰,宣传自己的政治构想。上周日(3月25日),他从芬兰返回比利时的途中落在德国警方的手里。

德国是在“自找麻烦”?

西班牙政府对德国警方的行动表示欢迎,认为这是“一个好消息”。西班牙副总理桑塔玛丽亚(Soraya Sáenz de Santamaría)赞扬欧洲警务司法之间的有效合作。

德国政府新闻发言人虽然一如既往站在马德里这边,但社民党籍的德国新任司法部长芭磊女士(Katarina Barley)基于三权分立原则,拒绝就普吉德蒙事件做出政治表态。对德国政府来说,加泰罗尼亚冲突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而且真相难以一目了然。因此,普吉德蒙事件不仅涉及司法,还关乎政治。

从司法角度看,德国警方根据一份针对普吉德蒙的“欧洲通缉令”采取行动无可非议。欧洲通缉令的基础是欧盟成员国对彼此法治水平的信任和通力合作。普吉德蒙被捕后,石荷州的高级法院必须对是否将其引渡给西班牙作出裁决。

现在棘手的问题是,法院的审议不仅要考虑普吉德蒙是否违反了西班牙的法律,而且还必须符合德国的引渡规定。根据刑法专家贾彩思(Nikolaos Gazeas)的观点,引渡必须满足所谓的“双重违法原则”(Grundsatz der beiderseitigen Strafbarkeit),换而言之,对普吉德蒙的指控,根据德国的刑法也必须成立,方能实施引渡。

西班牙当局对普吉德蒙的指控之一是“叛乱罪”,因为这位加区前领导人在去年10月非法举行独立公投,并在数日后宣布成立“加泰罗尼亚共和国”。德国刑法的第82条(“叛国罪”)虽然与西班牙的“叛乱罪”有雷同之处,但德国这一条款的前提是“使用暴力”,或最起码也要“不惜”使用暴力。

普吉德蒙和他的同道人并未号召使用暴力,相反,他们一再强调使用和平手段来争取独立。去年十月,他们在单方面宣布独立后又旋即“搁置”独立的实施,以便与马德里进行对话。这个建议却遭到了西班牙首先拉霍伊(Mariano Rajoy)的拒绝。据此,专家们认为,普吉德蒙的所谓“叛乱罪”按照德国的法律难以成立。

对普吉德蒙的另一个指控是“挪用公款罪”。这或许是个更为简便的引渡理由。问题是,这意味着普吉德蒙在西班牙只能据此指控进行庭议和判决。根据西班牙相关法律,“叛乱罪”最多可以判处被30年徒刑,而对“挪用公款罪”的判决则会轻许多。即便如此,引渡也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一场“持久战”恐怕在所难免,因为普吉德蒙理论上可以一路上诉,直至德国的联邦宪法法院(Bundesverfassungsgericht)。

同时,西班牙的司法部门将面临舆论的诘问:对普吉德蒙的处理是否基于“政治”考量?目的是否想通过常年监禁的方式让这位独立斗士无用武之地?去年十月以来,已有多名独立派政治家处于待审拘留的状态中。

贾彩思认为西班牙对普吉德蒙的做法未必“智慧”,因为“我们面对的不是一名恐怖分子,而是一位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用和平手段争取区域权力的政治家。”他质疑西班牙政府或许正尝试不惜用欧洲通缉令的方式来解决一个内政问题。

加泰罗尼亚问题已经成为西方民主体制的“试金石”。人们会问,有必要用如此严酷的司法措施来对待民意吗?在去年12月马德里承认的那次大选中,两百多万加泰罗尼亚人投票支持已遭通缉并流亡在比利时的普吉德蒙及其战友们,并再次让独立派赢得加区议会的多数席位。

在这场冲突中,德国至今一直尝试保持中立。默克尔一再强调这是“西班牙的内政”。但柏林也无意抬高分离主义的作用。欧盟各国政府在公开场合对此三缄其口,但私下对分离主义的壮大却忧心忡忡。

西班牙人目前热议的话题是,普吉德蒙为何偏偏在德国被逮捕。马德里是上周五(3月23日)发出欧洲通缉令的,当时普吉德蒙还在芬兰,之后他欲驱车经丹麦和德国返回比利时。有媒体报道,西班牙情报系统早在普吉德蒙的车子上安装了跟踪装置,所以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

据英国《卫报》最新消息,西班牙警方可能通过普吉德蒙朋友的电话定位了他

德国在抓捕普吉德蒙问题上真的是有意与马德里合作吗?起码德国内政部证实了这次石荷州警察的行动并非巧合。贾彩思也认为,普吉德蒙一定是落入了德国布下的追捕网,而这样的行动若没有政治层面(司法部、外交部和内政部等)的认同和批准是不可想象的。

在过去数月中,德国政治表态尽量中立,并不等于它对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没有态度。德国政府发言人塞伯特(Steffen Seibert)在普吉德蒙被捕后的表态就足以证明这点。他说,联邦政府相信西班牙是个法治国家,德国一向支持西班牙政府为确保法律秩序而采取的明确立场。

如果柏林对马德里的做法真有异议的话,绝不会有这番官方表态,更不会有石荷州的警察行动。所以,加区独立运动方面指责德国是马德里保守主义政府的“同伙”(Komplizenschaft),并表示将继续寻找普吉德蒙为何偏偏在德国被捕的线索和证据。

结语

普吉德蒙的被捕,或许反而为加区的独立运动做了广告,因为分离主义阵营内此前已出现不团结的现象。如今,普吉德蒙的个人遭遇很有可能成为独立运动新的粘合剂。

历史上的群众运动,不管是政治性质的还是宗教性质,若有“殉道者”的出现,运动的势头将会更加难以得到控制。这恐怕并不是马德里所希望看到的。

同时,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以及国际社会对其的态度,不仅反应出在“区域自决”这个问题上存在着双重标准,也说明司法程序再独立都无法完全杜绝“政治意志”在背后起着作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扬之

扬之

德国时政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