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扬之:意大利组阁困局何时休?

2018-05-29 08:21:17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

如今这世界怎么了?

川普取消“川金会”的决定刚宣布不到24小时即被收回,峰会很有可能又将如期举行。而在欧洲,也有这样翻来覆去的大事发生。

5月23日,“六零”后的法学教授孔特(Giuseppe Conte)刚从“四零”后的法学同仁、马塔雷拉总统(Sergio Mattarella)那里拿到了意大利下届政府的组阁权。可还不到一个星期,孔特已于5月27日宣布放弃组阁,原因是总统拒绝反欧人士萨沃纳(Paolo Savona)担任内阁财长。

孔特,图片来源:wiki

还不止这些,局势逆转的节奏越来越快。马塔雷拉已迅速做出下一个决定:委托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经济学家科塔莱利(Carlo Cottarelli)组建临时过渡政府,在新大选结果出来之前处理政务。

作为总统,马塔雷拉有权在涉及国家和社稷根本的问题时介入日常政治。这次他紧踩刹车,一方面说明意大利的政治体制还在正常运转,同时也“得罪”了“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

两党的候选人被总统否决,现在总统提出的候选人肯定得不到这两个议会最大党的支持。因此,科塔莱利内阁即便上任,也不可能有大的政治作为,最多也就是“维持会”的作用,但他已明确表示将奉行亲欧盟的政策。

对意大利总统的直接介入,左右两个民粹党反弹激烈。它们认为马塔雷拉的做法有违民主原则,“五星运动”领导人迪马尤(Luigi Di Maio)甚至建议弹劾总统,不过这将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而且“北方联盟”也不同意这么做。

无论是重新大选还是弹劾总统,都意味着意大利的政局将持续动荡。

“北方联盟”党魁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对总统的决定更是大加鞭挞,他在推文中写道:“为组建一个保卫意大利公民利益的政府,我们日夜辛苦了数周,但有人(在谁的压力下?)说回绝就回绝了”,他把矛头对准德法两国: “我们不是德国人或法国人的奴隶……”,并再次呼吁民众:“现在又该重新把话语权交给你们的时候了。”

马塔雷拉总统驳斥对他的这些指责,表示让主张退出欧元区的萨沃纳当财长已表明新政府的政策取向。作为总统,他必须保护意大利人的利益,不能对此视而不见,因为他坚信留在欧元区对意大利至关重要。

俗话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样,今天意大利的这一政局结果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此前孔特之所以成为候选总理,是 “五星运动”(Cinque Stelle)和“北方联盟”(Lega Nord)在5月17日达成联合执政并经过几轮磋商后公推的结果;而这两个左右民粹主义政党之所以能走到一起,搭建这个“水与火的组合”,又是3月4日大选的产物;而这两股疑欧反欧极端势力的崛起则又与传统政党常年忽视民意、工于权术密不可分。

意大利人的确盼望变革,这也是“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大选获胜的原因。但这种变革能走多远?以及它具体意味着什么?这些问题,选民们未必清楚,或许也并不真正感兴趣。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五星党”和“联盟党”一个极左,一个极右,最后却走到了一起。其实,它们的政治理念的确相距甚远,能维系它们的内涵并不多,主要就是对欧元和欧盟的态度。两党能联手,说明意大利国内疑欧反欧势力相当强大。

从这个意义上说,孔特的内阁名单中有萨沃纳这样的反欧人士一点都不奇怪。同样,面对这样的一个政府基调,马塔雷拉总统做出这样的抉择也顺理成章。

两党的“大礼包”

民粹主义的危险之处或许就在于:竞选中它必须做出诸多承诺来赢得民意和选票,当选后,要么食言而被人指责“夸夸其谈”和“信口雌黄”,要么一意孤行地去兑现这些脱离现实的诺言。

“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在竞选中都做出了内涵不同、然而代价昂贵的承诺。胜选后,两党在联合执政谈判中相持不下,为了保全各自的“政治颜面”,最后作出了不顾本国财政情况的决定:全部兑现两党的竞选承诺。

专家预计,单单最重要的三项改革每年至少耗资750亿欧元,最后结果或许还会更高,差不多要900亿。问题是意大利并没那么多钱可供支配。怎么办?唯一一个可能就是重新举债。可是,2015年以来,意大利已是欧元区内借债最多的国家(2.26万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2%,比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规定的60%界限超出了一倍多。

按照两党制定的改革计划,新债将从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3%飙升至7%左右,利息负担也将随之大幅增强。现在意大利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已高达650亿欧元,差不多比德国高出一倍。

迄今为止,人们对意大利的支付能力尚有信心,可新政府如此“出手阔绰”,原先的“信心”很有可能变成“担心”。到那个时候,欧元危机再现也就未必只是耸人听闻的事情了。

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危机的“火星”也有可能会溅到西班牙和法国身上。而且,意大利在欧盟的份量远远大于希腊,一旦爆发危机,很难通过外力来补救。这就是令欧洲忧心忡忡的最大原因。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五星党”和“联盟党”的三大改革措施以及耗资多少、为何这么做、受益者是谁等问题:

1.“北方联盟”在竞选中承诺实行15%的“单一税”(Flat Tax),即,不管收入多少,只收15%的同额度税。这意味着企业、中高档收入群的税负大幅度降低。

联盟的这个建议主要是为经济实力比较强的北方——也就是该党的大本营谋求好处。

两党如今对这项承诺稍微做了些修改,把单一税改成“两等税”,添增一个20%的税档。但与现在的23%至43%的五级税制相比,新计划带来的降幅还是很大的。

据专家预计,国家的税收将因此减少500亿欧元。低收入者并未得到实惠,因为他们本来的税负就不重。

2.经济较强的北方是联盟党的根据地,相对贫穷的南部则是“五星运动”的票仓。这里的失业率颇高,所以该党提出实行所谓的“公民工资”,以确保百姓的基本收入。

这个“基本收入” 建议( 单身780欧,两孩子的家庭1950欧)听起来很诱人,其实就是一种条件苛刻的社会救济金。

这笔钱中包括房租,在租金较低的偏远城市或农村地区还凑合,在像米兰这样的大都市就够呛了。还有,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领取这个基本工资,一旦领取就要遵守比较严苛的附加条件(拿人钱手短么)。

根据两党的计划,该项措施每年将给国家增加170亿欧元的支出。

3.两党打算部分收回前总理蒙蒂(Mario Monti)在2011/12经济危机时实行的延长退休年龄的改革措施,大大降低了退休年龄,具体说:如果交满38年退休金的人,62岁就可以回家颐养天年。

关于此项措施造成的费用,各方的评估结果出入颇大,大约在80亿到260亿欧元之间。

专家和舆论之所以认为两党的计划比较夸张,因为意大利的经济情况并不乐观:虽然连续四年持续增长,但幅度很小,在欧洲也就比希腊稍微好些。与2008年相比,去年经济仅增长了850亿欧元,而德国同期增长了7000亿欧元,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学者发愁,政界担忧

两党给本国民众献上的“大礼包”惊呆了许多经济学者,他们中不少认为这是爆发下一次金融和欧元危机的先兆。

慕尼黑经济研究院(ifo)院长福斯特(Clemens Fuest)日前表示,两党的施政计划直接动摇了欧元区的基础。他说:“欧元区将面临新危机,欧洲央行应该考虑是否还应该继续购买意大利国债。”

德国经济所(IW)所长徐特(Michael Hüther)在接受德国第二电视台(ZDF)采访时表示,意大利如果真的降低税率,将“引发新一波的金融危机。”

面对已经很高的负债,两党的计划不仅不节省开支,反而降低税收。这种做法违背经济学常理,给市场带来很大的不安。据消息人士透露,连总统马特雷拉本人都对本国的财政状况表示了很大的担忧。

两党提出的施政纲领,对布鲁塞尔而言简直就是一“恐怖目录”(Horror catalog)。兑现竞选承诺意味着增加1250亿至1700亿欧元的财政支出,而意大利的债务已属于世界最高水平。面对这些客观事实,萨尔维尼和迪马尤不仅认为没什么问题,甚至还要求欧洲央行减免意大利2500亿的欧元债务。

两党后来虽然弱化了这类要求,但布鲁塞尔智库Bruegel负责人沃尔夫(Guntram Wolff)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些要求再好不过地显示了这两个党的所思所想。”

欧洲议会社民党党团主席伯尔曼(Udo Bullmann)也持同样的看法,他说:“意大利将由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疑欧反欧势力来领导,这无法不让人担忧。”

但也有观察家对此不以为然,他们的理由是:希腊也曾危在旦夕,但天并未塌下来。该国经济如今已在康复中,欧盟的救援计划预计今年八月可以终止。当年,新上台的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领导的左派政府也曾声称与欧盟绝不妥协,坚持要求减免债务,但最后他不得不收回对民众许下的承诺。

面对这种比较,Bruegel智库的沃尔夫警告不要低估了意大利的情势。他认为意大利与希腊有三个最大的不同点:1)无论是面积、人口还是经济实力,意大利的规模要比希腊大;2)希腊大部分民众是拥护欧盟的,而意大利大选的结果显示大部分意大利人是疑欧或反欧的;3)2015年的希腊问题是由一场激烈的经济危机催生而来的,而意大利目前的经济毕竟还处于增长状态。

沃尔夫颇为担心地说:“面对占议会多数的两个执政党,总统不可能老是踩刹车。”,意大利这样规模的国家如果出现问题,欧盟内的经济和金融必定会受到强烈冲击;如拯救希腊那样拯救意大利,恐怕非常不现实。另外,他担心其他南欧国家,如西班牙、葡萄牙等,也可能被新的危机拖入谷底。

意大利的政情发展的确令布鲁塞尔忧心忡忡,但也有人喜出望外:法国国民阵线(FN)党魁勒庞(Marine Le Pen)日前发推写道:“奥地利有自由党(FPÖ),意大利有联盟党(Lega)。我们的盟友正走向权力,前景叹为观止。”

俄罗斯普京也有暗自窃喜的理由:罗马的新 “摄政官”在联合执政纲领中要求“立即停止对俄罗斯的制裁,恢复莫斯科的战略伙伴地位”;两党认为俄罗斯“不仅不构成武力威胁,而且还是北约和欧盟的潜在伙伴。”


结语

在过去几年里,欧盟可谓“大难不死”:经济危机安然度过;难民危机造成的内部不和也算坚持过来了;英国脱欧对伦敦的打击似乎更大;波兰和匈牙利的民族主义政府也曾闹出不小的动静,如今也不再是个大问题;奥地利右翼也入阁了,但条件是必须支持欧盟;面对川普的逼迫,欧盟至今还没认怂。

那么,为何欧洲这次要为意大利的局势“一惊一乍”呢?答案很简单:1)当危机成为某种常态,当人们习惯了有惊无险,真正的危机或许就离我们不远了;2)意大利局势如果不可控,欧盟面临的很可能是“地动山摇“的危局。

欧盟的架构是建筑在一个看上去结实漂亮、然而未必靠谱的基础之上的,那就是各成员国的可靠性和一致性。实践表明,随着欧盟的扩大,这个所谓的“可靠性”和“一致性”越来越难达到。

南欧国家一直是欧盟的一个主要“病灶”,但意大利这次显示出来的“病症”更多是建制派和民粹主义“共同”催生出来的。

经常漠视民意或一味取悦民意,加上短暂的执政周转期,是导致当政者难以找到合理和可持续性政治解决方法的主要原因,也是当今西方世界面临的一个具有深远影响的现象。

意大利战后73年中有过65届政府28位总理,差不多平均一年多换一届政府。“孔特内阁”未问世即胎死腹中,科塔莱利是否能走运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一项新的纪录已经诞生:这是意大利战后历史中组阁时间最长的一次。原纪录保持者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社会党人阿玛托(Giuliano Amato),他当时耗费了83天。

这次组阁困局无论对意大利还是欧盟都不是好事。科塔莱利组阁注定只是个留守政府,马塔雷拉也不可能总踩刹车,因此,重新大选将难以避免。新总理候选人已经表示,新大选最迟将于明年初举行。

马塔雷拉的刹车还能踩多久?图片来源:wiki

各种迹象表明,两个极端民粹主义政党届时或许会赢得更多的选票,这对欧盟无疑将是很糟糕的结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扬之

扬之

德国时政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作者最近文章
乱!意大利又带着欧洲坐过山车
中美贸易战不打了,默克尔访华什么滋味
耶路撒冷是“千年古都”?与以色列有关的另一些真相
特朗普在耶路撒冷点火,哪些反对者在虚张声势?
第四极终成迷梦?特朗普打醒了欧洲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