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统一的最大障碍——蓝营土豪

2017-04-15 08:55:3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国民党党主席选举纷纷扰扰,最具统派色彩的候选人,仍只有洪秀柱一人。虽然在这一年多来,洪秀柱做出了许多妥协,但她依然像面照妖镜:过往,民众只是隐约知悉国民党走黑金政治,却不了解其脉络,而在她“横空出世”以后,各色人等都窜出了潘朵拉的盒子向统派反扑。

许多泛蓝支持者这才幡然醒悟,为何自己被引导至“华独”的路上而不自知。原来,国民党蓝天里那一抹抹绿油油,其背后的结构性问题,都出自某种群体的作怪:

土豪!

政治上的所谓“土豪”,就是地方派系,盘踞在各地方的乡绅望族、政治世家,他们掌握了地方资源、人脉,甚至金流。在两蒋时期,土豪是顺民,民主化后,土豪是票仓,整个台湾民主化的过程,就是土豪政治翻身的历史。

国民党内的土豪现象,是上世纪90年代李登辉黑金政治的延续,简言之就是外省党的本土化。地方派系势力由外围渗入党中央,他们不一定站在国民党的权力核心位置,但总能掌控国民党的路线与决策,在二十一世纪后,国民党由原本的菁英党,逐渐转变成土豪党,外界称土豪为本土派。

随着党内的“反柱”浪潮,推进到目前的国民党党主席选举,一路上我们看到的就是土豪保卫战,他们高喊“一中各表”、“维持现状”,要大陆让利,又坚决反对统一。泛蓝选民这才发现,原来阻碍统一最大的力量并非来自“台独”,而是来自这些土豪,正是他们使国民党在反“台独”上毫无进展,在两岸问题上因循苟且,蓝绿不清,以致全盘皆输。

而土豪以及因他们支持而当选的地方民代、乡镇县市首长以及“立委”们,恐怕有相当一部分是“华独”。自从詹启贤表态竞选党主席后,我们又发现在本土派内,也有一群务实的统派,因而本文所指的土豪,仅指实为“华独”的本土派。

这一届的党主席选举将是一次分水岭,昭示国民党的未来无论走向如何,肯定会产生质变,从前党主席一人说了算的时代已难复返。洪秀柱身为主席,为土豪所逼,不得不在党制上改变,允许地方党部独立,“立院”党团独立,以致此党未来势必走向派系共治。

这便是为什么吴敦义的竞选主轴是声称自己乃“最能团结党”的候选人,因为派系共治要能运作,非得有一个能调和鼎鼐地方派系的领袖,而吴敦义是目前土豪较能接受的人选。再者,年轻化的呼声,也将迫使党内实力派的“老蓝男”不得不推出自己属意的接棒人,无法推出接班人的派系,必然式微。

既然党内土豪动见观瞻,那么就分析下土豪政治。

地方派系与政党

蒋经国去世后,国民党与地方派系之间,不是理念的结合,而是利益的结合,因而,土豪将自身的地方利益摆在政党利益之上,自不待言。这个本质相当关键,明乎此,才能解释国民党后来的发展。

这次党主席选举空前热闹,不但参选者众,还互砍得起劲,媒体因而对国民党内的情况多所着墨。党内问题曝光,民众才发现,原来国民党能选党主席的党员,只剩22万,而其中8万属于深蓝黄复兴党部。

国民党号称88万党员,但要定期缴党费才有投票权,再者,党员超过65岁者,中低收入者,皆免缴党费,即有投票权。令人意外的是,65岁以上的老党员,有17万(77%),中低收入者2万多人,换言之,定期缴党费者还不到3万人。

这个现象足以说明,地方派系的政党忠诚度并不高,如果双方是以理念结合,土豪必然会吸引人脉入党,以积攒党内实力。但由于是利益结合,为了避免党意凌驾于自己派系的利益,推出非自己属意的候选人,土豪不见得希望拥有党员身份,以保持弹性。也就是说,双方乃同盟合作的性质,而非同心为政党路线努力。

另外,深蓝黄复兴的比例与投票率皆高,故而每逢党主席选举,本来有点绿,有点独,有点“台”的参选者忽然都变很“蓝”,很“统”,很“中”。

王金平与马英九

2005年与马英九争主席之位的王金平,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一个蓝皮绿骨的人高喊统一,场面真是说不出的尴尬,而黄复兴党员非常不领情,都投给了马英九。作为土豪的共主,王金平的落败,代表国民党员结构,与地方政治结构的不一致,早已是国民党的隐忧。

直到这次党主席选举,黄复兴仍是关键,土豪平时不吸引地方人士入党,为了反洪,就只好搞人头党员临时抱佛脚,想办法让吴敦义能当选,以维持自己在党内的地位。吴敦义宣布参选时,众人簇拥的华丽场面,以及哭哭啼啼打“小蒋牌”,令人再想起当初的王金平。

吴敦义宣布参选党主席 提及蒋经国一度哽咽

与2005年不同者,是洪秀柱的声望,远不及当时的马英九。

维持现状的主力

作为大党的党主席,必然要具备最高的视野,看台湾今后的政治走向。从两岸问题来看,在统、独、维持现状的三岔路前,国民党的领导人要有定见,必须超越派系利益拟定蓝图。简单说,就是要有理念,要有一个终极的目标,如果没有,舵就掌不稳,问题丛生。

三种选择中,维持现状是最没有理想性的一条路,它是暂时性的,本来应该算作不得已的选择,却是岛内长期存在的主流看法。原因何在?一般认为是因为两岸目前尚未思考出一条双方都能接受的统一方式,但这种看法值得商榷。所谓“双方都能接受”的前提是,双方先要坐下来谈,没谈,就没有接不接受的问题。那么,为什么连这第一步都迈不出去呢?

因为土豪不愿意谈。

台湾的土豪们,是最不希望现状改变的一群人,因为他们的现状好得很,也很难有超越地方视野的高度。所以,无论是独立,或统一,都非土豪所乐见,他们希望现状永远维持下去。

台中大土豪颜清标,家族土地与建物最起码上百笔,每年“疯”一次妈祖,产值40亿。云林王张荣味,家族掌控岛内农、渔、水利会,资产难以估算。

颜清标

由于台湾从两蒋时代到民进党时代,不曾停歇地向民众灌输“恐共”情绪,无论是独立后被武统,还是和平统一,土豪们怕死了变天,别的不说,只要土地政策与宗教政策有一点微小的改变,他们就怕要大失血。

且相比之下,土豪怕统一更胜于独立,因为美国、大陆都不让台湾独立,所以不可能实现,但统一就至少没有大陆的阻碍,实现只是时间问题。

这便是为什么土豪会与政党保持距离,忽蓝忽绿。

土豪现形

蓝营的张荣味,2002年挺云林子弟、绿营的李应元参选台北市长,而非马英九。2003年,宋楚瑜跟他下跪以后,又挺宋楚瑜。马英九上台不能不挺马,但他跟同为土豪的王金平才是兄弟。2014年,国民党地方选举大败,张荣味胞妹张丽善败选云林县长,随即要求其女退选“立委”,不再连任,以保家族利益。丢下一句“再会游泳的人,碰到海啸也是没命”就跳船了,土豪不愿被国民党拖下水。

张荣味与其胞妹张丽善

2015年,洪秀柱获提名参选“总统”,“一中同表”让张荣味与蓝营土豪们吓破胆,洪南下云林,张家的人就躲,去台中,颜清标也躲,党内本土派的中常委更是痛骂洪秀柱亲中卖台。

台中另一个土豪廖了以(曾任马当局的内政部长、国民党秘书长),开始暗中操作“换柱”,先试探张荣味是否接受朱立伦。张属意的人选是王金平,朱立伦则是勉强可接受,但马英九坚持,“换柱”的条件是王金平也不能选,于是张廖两人联合若干土豪,运作另组政党“新台湾国民党联盟”,逼朱立伦出来选,也终于踢走洪秀柱。

这么一来,泛蓝选民终于恍然大悟,长久以来党内吵着要中国国民党改名为台湾国民党的,就是这些土豪,而他们让党内子弟兵去试水温,自己还不肯承认,以图寄生在“中国”名下继续混水摸鱼,直到洪秀柱这面照妖镜让土豪们现形。

王金平所展现的土豪特质

高雄地方派系出身的王金平,纵横政坛数十年,其所言所行,完全标志着台湾中南部土豪的特质。在王金平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蓝绿色彩模糊,政治立场忽蓝忽绿;二,说他黑金他就翻脸;三,说他是蓝皮绿骨他也翻脸;四,拿香跟拜“台独”的“台湾主体”立场。

以土豪局限的视野,要求他们放眼两岸共同的利益,在“台湾主体”的论述之外,另辟蹊径建立一种能容纳两岸概念的论述,未免过苛,他们的脑袋只够容纳眼下的利益,“在地思维”根深蒂固。因而,王金平根本不够格选“总统”,甚至党主席,但又不能无视其对地方桩脚的影响力。

土豪凭藉对地方票源的掌握,并从民进党的主张里,撷取“台湾优先”的概念,凑成所谓民意,压制深蓝统派,左右党中央的决策。所以在洪秀柱担任主席的这一年里,我们不断听到地方民代、“蓝委”与部分本土大佬公开放话“党意不能凌驾民意”、“党员结构严重悖离民意”,“党要接地气”等,好像国民党的崩盘,就是本身不够“台湾”,不够乡土。那么,绿营频频以“亲中卖台”攻击蓝营,而国民党失去反击力量,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蓝营里的土豪,就是蓝天里的一抹抹绿,在许多时候,他们的敌人其实是党内的深蓝统派,而非绿营,这便是目前国民党“内斗内行”的主要症结,也就是浅绿斗深蓝。在此面向上,马英九为何以外省人的身份向浅绿靠拢,也就不难想象。

马英九的转向

2008年蓝营大胜,其关键是马英九的清廉形象,当时也是打击黑金政治的高峰。土豪既然掌握了地方金流,就不太可能与黑道毫无瓜葛,黑白共治地方,是他们的生活型态。

台湾花莲青年头戴马英九面具 呼吁反黑金

事实上,马英九无法彻底革除黑金,只能挑选勉强能接受的土豪合作,以与土豪共主王金平对抗。高雄的林益世、台中的廖了以就是马所重用的中南部土豪。林益世索贿案发生后,马英九少了一整个重要的地方势力,而王金平又在“国会”与绿营合作反马,迫使这个外省背景的政治明星往浅绿靠,以降低内外夹击的力道。不幸的是,这一靠,等于平白送给绿营一个翻转台湾意识形态的机会。

于是这八年,在蓝营土豪与绿营的围攻下,统派成了票房毒药,“天然独”却都到了投票的年龄。

泛蓝民众对于蓝营转绿失望透顶,于是从2014年开始放弃投票,县市长选举蓝营惨败,土豪首当其冲,张荣味胞妹张丽善在云林县长一役输掉后,张家班也立即看衰了马英九与国民党,不让其女张嘉郡再披蓝袍连任“立委”,影响所及,所有中南部土豪都开始松动。

洪秀柱看到的便是这景象,长期向地方派系倾斜的党,最终无法与绿营区隔,也背离了国民党天然统的党魂。如果地方派系实力坚强,按理不大会受到政党形象的严重拖累,张家在云林的挫败,证明了土豪相当程度也依赖政党形象。地方派系将挫败归结于国民党不够台湾,洪秀柱却看得清楚,认为其实是国民党过于强调台湾,蓝旗染绿的后果,就是沦为二手民进党,选民干嘛选二手的?

洪秀柱虽欲拨乱反正,但连好好说明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土豪群起围攻,并垄断所谓基层民意,指控洪为统派,“亲中卖台”。泛蓝民众则丈二金刚摸不着头,什么时候开始,统派是蓝营的禁忌了?

整个“换柱”过程,跛脚的马英九其实仍具关键影响力,若他能坚持挺柱,地方派系也没辄,但他身边的土豪警告“立委”选情会崩盘,又一次迫使马英九向地方派系妥协,但“换柱的唯一条件是,王金平不能出来选。既然连马英九都妥协了,朱立伦马上面临排山倒海的压力,点头参选必输的选举,张荣味也终于愿意让其子披蓝营战袍竞选“立委”。

不幸中的大幸,换柱后的2016选举,蓝营土豪仍是大败,中南部更是全面溃败。数十年的土豪院长王金平,成了光棍“立委”。

事实证明,败的不是统派路线,而是土豪政治。

派系政治的黄昏

国民党一向擅长选战中的组织动员,除了深蓝黄复兴外,土豪强大的的动员能力也是此党赖以生存的命根,但张荣味家族在云林的挫败,其实象征派系政治正逐渐瓦解。

从2000年到2009年,张家班不靠国民党,也能独霸云林,派系力量远大于政党。然而,马主政后,因受制于土豪而亲绿的路线,间接培养出大量的“天然独”,反噬了地方派系。张家的竞选团队形容,年轻人一车车回到云林投绿,使投票人数从过去不到35万,骤升超过40万,而张家的基层桩脚还不知道怎么输的。

土豪的特征既然是政党色彩模糊,那么地方派系之间的斗争角力,极容易使吃亏的一方投向敌营,在云林的张荣味家族,正是逼走了一批原为战友的土豪,以致与“天然独”合流,翻转了云林政治生态。也就是说,政党若是过于依赖地方派系,亦是极具风险,今天的地方王,明天就可能易主。党中央执政无力,地方派系又闹分裂,不输才有鬼。

目前党主席两强,颇受年轻世代支持的洪秀柱,主张以党意引领民意,颇受土豪支持的吴敦义,主张以民意修正党意,两条路线不单是“一中同表”与“一中各表”之争,也是“统派”与“华独”之争,更是年轻世代与土豪之争。其余候选人,则均在这两条路线下挪移。

国民党党主席之争

以目前台湾的政治气味看来,统派要突破重围,实乃不易,因为国民党早已被土豪们咬得死死的,没人敢得罪地方派系。

故而国民党要真正再起,理论上至少得再输两次“大选”,输到地方派系不得不承认,土豪政治已然过气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雁默

雁默

台湾软件工程师 政治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