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公投法”好棒棒,台北“独立”好不好?

2017-05-11 13:31:27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一般而言,我们感觉使坏的人是比较聪明的,因为要使坏,总得有点心机是吧?然而,最近台独给了我一种新的认识,今天就聊聊最新鲜的、砸自己脚的台独主张:新版“公投法”。

这几天,法案还在政党协商阶段,按计划,5月12日,“立院”开始正式审查。

但在“场外”,4月26日,前民进党主席,老台独林义雄发起一场为期16日的接力禁食活动,要求“立法院”在5月20日前,通过公投法修正案,否则,要发动更强烈的抗议运动。

独派团体“台湾国办公室”热烈声援,扬言这场活动要在民进党中央党部门前苦情演出,因为从去年520至今,独派已给民进党一年的时间,如今法案三读却仍遥遥无期,不能再等了。深绿老伙伴们点名蔡英文与党籍“立委”兑现承诺。

也是,公投法门槛下修,尽早举办法理台独公投,民进党已喊十几年了,现在总算完全执政,毫无理由拖延下去。尤其,去年国民党两个“蓝委”竟然声明“不反对领土变更案入公投”,民进党更是完全没有理由搁置此案。

然而当时民进党竟然惊吓龟缩,立马冷冻了公投法修正案,怎能不叫独派老伙伴们恼火呢?在绿营享有至高声望的林义雄挺身而出,又要“自残救台湾”了。

以肉身绑架台湾岛,林义雄有得是辉煌战果。2004年禁食要求“国会”减半,胜利,“立委”数量少了一半,但权力多了一倍,“国会”乱象暴增,连民进党内部都主张要增加“立委”席次。2014年禁食反核,胜利,马英九退让停工核四,但今年电力吃紧到不得不将火力发电厂全开,电费恐调升,空污再扩大,林全甚至考虑重启核一。

林义雄的“肉搏战”每次胜利,都将台湾岛进一步推向黑暗深渊,但他身体健康饿不死,所以乐此不疲。今年再战公投法,目标法理台独,最蓝瘦香菇的是谁啊?当然是蔡英文。

“公投法”修正案的门槛

旧版公投法由国民党、亲民党两党拍板,门槛为双1/2制 (选举人数1/2投票,赞成票数超过1/2为通过),绿营痛骂门槛过高,称之“鸟笼公投”。2016年民进党完全执政后,却迟迟不肯处理公投修正案,引起林义雄不满,恐吓民进党再拖,就绕行蔡英文办公室给你难堪。“空心菜”勉为其难说好好我怕了,“立院”终于对公投法进行初审,门槛降低为……看官注意喔,“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有效同意票占投票权人总数1/4即为通过”,那么,我们立马来算下台北市“独立”需要多少人:

选举权人总数214万,只需要25%,53.5万同意,台北市就独立了,而且就算投票率只有26%也行。

这样就了解台独为何强要推动此修正案了,台湾选举权人大约1700万,要推独立公投,只要450万人出来投票,425万赞成就通过。2016大选,蔡英文得票689万,想以公投独立很容易吧。就算在民进党最惨的2008年,得票数还有544万,而光是铁杆深绿基本盘就有30%,那么要法理台独真是小菜一碟了。

依照林义雄所支持的时代力量党草案,要让公投成案,只需要万分之一选举权人提案,百分之一点五选举权人连署。那么想要台北独立,只需要214名台北人提案,3.21万人连署,最后再拼53.5万投票同意即可。

台北市人还算多的,如果是金门县要回归祖国,领土变更公投只需要10人提案(或最低100人),1500人连署,2.5万人同意,就当场统一好方便。

有趣的是,公投成案门槛比罢免门槛还低,新罢免法门槛已经下修,但提案人数还需要达到该选区选举人数的1%,连署人数需要达到10%。通过门槛则两法一致,同意罢免者只要超过25%,且超过不同意者。

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正遭选民罢免中,距离连署人数目标25119人还差5000人,即可进行罢免投票。试想,罢免一个“立委”要2.5万人连署成案,而台北市“独立”公投只要3.21万人连署成案,全世界有娱乐性这么高的地方吗?

算着算着,统派也兴奋起来了。

算着算着,浅绿民进党员心里发毛。

算着算着,连铁杆台独吕秀莲也觉得门槛太低。

算着算着,柯建铭狂呼要世界大乱了。

台湾统独两派民众真应该在家里安置林义雄神主牌,照三餐拜。

蓝绿转向,立场互换

公投法修正案的领土变更案,难道不违“宪”吗?根据2008年大法官“释宪”(释字第645号),公投法本身不违“宪”(细节按下不表),然而,领土变更却明显违“宪”。根据“宪法”修正案,“在公告半年后,经‘中华民国’自由地区选举人投票复决,有效同意票过选举人总额的半数”,才算通过。不过,公投精神乃直接民权,严格说来,是超越“宪法”的人民权利,极端一点说,也是对代议政治的不信任。

公投法原来就是民进党的提案,多年叫嚣要降低门槛,皆被“立院”多数的蓝营挡下,然而去年初审时,国民党放手,不但不挡法案,还反过来提出民进党过去的公投修法版本,转而支持将“领土变更案之复决”及“两岸政治协议公投”都纳入公投法门槛适用对象。这次阻挡法案的变成执政的民进党,主张让领土变更案回归“宪法”规范,两岸政治协议公投则回归《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蓝绿立场互换,双双发夹弯。

有趣的是,今年国民党排审《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又被绿营技术性冻结,等于将“两岸政治协议公投”一起冰封。而公投修正案没人理,等于也不处理“领土变更案”。简单说,民进党就是不愿意通过当初他们自己提的版本,为啥呢?因为美国不可能同意。现在民进党觉得“鸟笼公投“比较可爱了,深绿独派当然不爽。

那么,两岸政治协议公投是什么东西?举现成的例子,洪秀柱提出和平政纲,主张深化九二共识,两岸进入政治谈判是也。民进党根本不愿与大陆政治谈判,但公投门槛这么低,一旦通过,肯定立即有民众要发动两岸政治协议公投,逼蔡英文不得不展开两岸政治协商。

这样就真相大白了,要独,民进党不敢,要统,民进党不愿。对此诈骗党而言,这两项权力,绝不能下放到民众手里,尤其是门槛这么低。

公投能玩儿什么议题?

按照台湾已初审通过的修正案,除了预算、租税、投资、薪俸、人事不可列入公投项目外,其余皆可诉诸公投。例如,立法机关已通过的法案,可公投否决之。那么,蔡政府目前搞的一例一休、前瞻建设、同婚平权等等,哪怕执政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三审通过,民众要是不满,均可透过公投废除。

再例如,兰屿长期抗争要求政府迁离核废料,一旦诉诸公投,要求立即迁离,肯定会通过,不管你政府找不到找得到迁移地,马上迁。

又例如,火力发电厂所在地的居民,要求拆除电厂,管你全岛电力够不够用,造成空气污染我就是不爽,诉诸公投要凑25%的赞同票太容易了。

那么,什么美牛美猪、核食等毒食品,民众都可比照办理,管你蔡当局受到美日多大的压力,全部公投否决之。

换言之,公投的破坏性强大,一旦门槛降低到25%,议题设限度又低,台独都还没来得及举行台独公投,整个蔡当局早已被民众的遍地烽火整垮了。

可笑的是,某民进党版草案还主张,预算、租税、投资、薪俸都应该允许公投,那真是太美了,台南市政府课征的房屋税全部取消好不好?好……劳工最低薪资门槛我们比照瑞士,设为新台币13.6万好不好?好……人民的福利预算增加100倍好不好?好……

那么你问,难道没有一个单位负责审核公投议题吗?本来有,叫做“公民投票审议委员会”,成员由各政党依“立法院”各党团席次比例推荐,换言之,人民的直接民权由政党“民代”把关。关于此委员会,民进党与时代力量党都主张废除。一旦公投法修正案通过,没有人能把关公投议题。

所以你觉得我的举例是在开玩笑吗?不,真的就是这么夸张。

你觉得是因为“立委”不专业所以才有这种搞笑公投法吗?

不,时代力量党的黄国昌是美国康乃尔大学毕业的法学博士。

说白了,公投法是在野者颠覆执政者的终极武器,绿营在野时,务求大幅降低公投门槛,不设限最好,但是等政党轮替变了天,核弹就转向自己。所以对反独的统派而言,公投法最好尽速通过,大家正愁手上只有电锯不够用。

公投只是夺权手段

利用公投实现台独,其实并非独派理想,只是一种夺权的民粹手段。2008年,公投门槛尚高,陈水扁当局灭顶在即,为了绿营继续执政,以免自己8年的贪腐遭追究,风风火火发动“入联(合国)公投”,以汇聚绿色选票。

当时的民进党想借公投翻盘,以为“入联”并非直接诉求法理台独,打擦边球可减低美国压力。在AIT(美国在台协会)的关切下,绿营人士在密室里对美国的说辞是:“入联公投只是国内选举议题,一旦民进党赢得2008年‘总统大选’,民进党就会抛弃(drop)这个议题,在选后必须采取现实路线,到时一切都会回归正常。”(此言出于“立委”管碧玲,来源为维基解密)。

“副总统”参选人苏贞昌也对美国咬耳朵说:“即使入联公投过关也对政府几乎没有任何效力;因此,如果入联公投过关,唯一的改变就是,陈水扁或其继任者可以宣称: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获得多数民意的支持。”(来源为维基解密。说穿了就是选举操作打假球。

美国前国务卿莱斯(Condoleezza Rice)在回忆录里说:“入联公投其实是阳谋(thinly disguised ploy),真正目的是要台湾人民就台湾独立来投票”,“当时小布什一直对台湾十分友好,入联公投惹得美国火大,当陈(水扁)向华府仅存的朋友们‘乞求’(entreaty)时,没有一个人特别同情。”

陈水扁还是硬干,公投绑“大选”(与“总统选举”合并举行),620万人投票(35.82%),552万人投同意票,因未达投票率门槛而未通过。只是民进党意不在通过,而在极大化“总统”选举的绿营选票。这票数若依现在新版的公投法标准,已经通过了。

而“大选”民进党得票仅544万大败,几乎等于入联公投的同意票。

擦边球美国尚且不让你玩儿,更何况台独公投?

陈水扁将民进党拖入深渊,至今却仍被深绿簇拥,就是因为当年他敢捋美国虎须,公投到底。或者说,这就是扁的本意,以免卸任入狱后没人理。

急独小绿逼宫缓独大绿

4月21日,将林义雄视为精神领袖的小绿时代力量党,在“立院”内唱和禁食活动,召集党团协商公投法修正案会议,然而出席者只有时力两名“立委”,国民党两名,导致协商破局。

时力痛批民进党龟缩拖延,斥此为最荒谬的协商。民进党的态度低调,也不愿回应时力的激将法,以免平白为小绿搭设表演舞台,只是淡淡地回应媒体,会与林义雄沟通。

在5月重点法案里,民进党的目标是年金改革、前瞻基础建设与转型正义草案,公投法这种有高度政治风险的法案,他们根本不想碰。换言之,公投法修正案的命运与《两岸监督条例》一样,遭执政党冷冻。按照这个节奏,在蔡英文520就职周年以前,民进党采降温处理是最可能的发展。

按照民进党的历史,举凡事涉两岸的议题,都只会在“大选”前抛出以刺激选情,而整个2017年,民进党策略简而言之,就是运用各种手段持续打趴国民党,自己则撒钱绑桩以为明年选举铺路。

国民党如果聪明的话,其实应该与时代力量合作,大推公投法修正案,逼迫民进党表态,为蓝营创造主场优势。因为摆明了,民进党一旦让“领土变更案”入公投,进一步刺激两岸问题,必然惊动美国干涉,造成蔡英文进退两难。如此蓝营才能夺回话语权,主导政治风向,不但降低绿营对国民党的伤害,同时营造对蓝营有利的两岸论述,破解曲线台独的企图。

不过这届“蓝委”们大都是羔羊,只好期待林义雄那种“泛滥的良知”再次奏效。

蛇笼拒马可以撤了,民众无须辛苦上街头,有公投修正案,反当局很方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雁默

雁默

台湾软件工程师 政治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