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台湾命理诈骗何其多

2017-06-16 07:20:56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我朋友阿强是个诈骗命理师,有次聊天,我说我写了一本书,讲中国命理穿凿附会的起源,话还没讲完,阿强就呛我“螳臂挡车”。我没讲完的是,命理学的附会现象不独中国是如此,西方亦然,写书用意并非批评中国传统。

不过阿强是纯洁的中间选民,完全没有蓝绿色彩,也没有民族情结,之所以呛,并非因为我批评了中国(或台湾)传统,而是因为写一本反命理的书,在台湾毫无市场,故呛耳。

那么,如果你以为阿强真心相信命理,那就错了,相反地,他说连同他自己,所有台湾的命理老师,或宗教团体大都是诈骗。不过,他说我螳臂挡车,百分百是亲身经验谈,呛得一点也没错。

迷信的基因

在中国传统里,宗教与命理原是两回事,在佛道两教都还没出现时,中国早期的命理学发展已久,在先秦前汉时代,专司占候卜筮或各种相术的人,称为“日者”。由于道教起于民间信仰,而民间信仰又是巫卜中心,久而久之道教也搞起了命理,所以我问阿强,他的命理技术是什么宗教,他回答,道教。

台湾是一座迷信岛,阿强可谓最佳见证人,因为他利用这一点而有数不清诈骗成功的案例。台湾人从小被长辈教育,宁可信其有,要尊敬鬼神不可亵渎,在三步一小庙、五步一大庙的环境里,你没有不信的理由。即便到了高中反抗权威的年龄,度过了大约10年的无神论身涯,一般台湾人最终都会回归鬼神的怀抱,见庙就拜。

信鬼神,是台湾人文化的集体潜意识,除非你信了上帝,否则,就算没有拜拜的习惯,仍是相信鬼神的存在,连带,也相信命运可经由行为上的膜拜或修行所改变,也就是命变论。了解中华文化的人都知道,命变论最早不是由宗教提出的概念,而是儒家思想。

一般人,主动去庙里烧香拜拜,或是找命理老师指点迷津者,大都是生活过得不顺遂之故,这种时候人的心灵是最脆弱的,因而将人们的惶惑引导到希望的那一端,就是阿强的工作。

他有许多突破人们心房的技巧,深知哪里是你的软肋,稍微按压一下该处,右手就会自动从口袋掏出钱来,买他提供的“解决方案”。无论是加持过的佛珠、手链、袈裟、石头、印鉴,价钱喊得愈高,人们愈相信其法力,在有线电视台里,有许多这种专播命理节目的频道,他们就是靠张天花乱坠的嘴,大赚其钱,阿强就是其中的一个命理老师。老师们在电视上道貌岸然,下班后吃喝嫖赌,阿强说,这圈子小,大家都认识彼此,而没有任何老师相信命理,也没有人信教。

图片来源:作者截图

台湾人的迷信基因,完全传承自传统中华文化,就算知识程度很高的族群,也一样受限于此集体潜意识,只有中学学历的阿强,上酒店挥金如土的钱,大都来自高级知识分子。阿强的偶像是诈骗大师宋七力,靠造假的分身相片吸金上亿,现在的驻日代表谢长廷,就是其信众。

夜路走多了终会撞到鬼,阿强终于被人以诈欺罪告上法院,阿强反驳,这不是诈骗,顶多是“广告不实”。

诈欺与广告不实

大陆与台湾的法律,诈欺的定义差别不大,但凡“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以致使受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而导致财产损失者,即为诈欺。而广告不实,指的是在商品或广告上,显然有虚伪不实或引人错误的表示或表征。诈欺与广告不实之间,有些模糊地带,一般人不易区分,而最重要的差别在于,诈欺罪有刑事责任,广告不实则仅为行政与民事责任。

最常见的宗教命理诈欺,是“改运”物品的贩售行为。阿强说他手上的法镜经过“加持”,所以妳男人缘不好吗?买一面两万元回去,每天在法镜前注重装扮仪态,练习言语举止,保证钓得到如意郎君。于是妳天天盯着法镜十次,拼命让镜子里的妳充满女人味,然而三个月后,仍是毫无男人缘。妳怒气冲天,觉得上当,将阿强以诈欺罪告上法院。然而,这是诈欺呢,还是广告不实?

阿强辩解,这面法镜确实有效,他并无虚构事实,也没有意图欺骗,要说有罪,顶多是讲得夸张了点,属广告不实。法官问妳,那么,怎么样才算有男人缘呢?妳得举证(告诉人有举证义务)。妳说,那我买镜子之前,好男人都不理我,买了之后,好男人还是不理我,这面破镜还花我两万,不是诈欺吗?阿强辩解,使用这面法镜后,理妳的男人有没有增加?妳火了: 有,但都是烂男人,谁要花两万买面镜子吸引废柴啊?

喔喔,所以法镜有效啊,搭理你的男人变多了不是吗?只是没百分百达到目的,让你得到如意郎君,这只能算是夸大功效的广告不实。

像阿强这种江湖郎中,法官见多了,是虚构事实还是夸大功效,他心里有底。虽然阿强的辩解也不无道理,但法条是死的,法官是活的,便采自由心证,判了阿强诈欺。因为所谓“加持”,是无法证明为真的行为,属于诈术,再者,一面镜子既非纯金打造也非钻石镶边,两万元的价格显然高度违背商品行情,显然是虚构事实并让告诉人有错误认知,以致财产损失,有诈欺之实。在这案子里,镜子的价格才是关键,因为所谓广告不实,乃夸大商品之功效,错误引导之资讯,但商品价格不能过分高于一般行情。

阿强得到了教训,幡然醒悟。

以后镜子只卖两千,辛苦点,多骗些人得了。

图片来源:作者截图

鬼神+命理就是诈骗

命理与宗教原为两回事,但同为“心灵工作”,两者合而为一,诈骗效果加倍,所以台湾的命理诈骗师,大都以宗教迷信的话术,解释命理。也就是说,要分辨是否为诈骗,先记住一个要领: 但凡讲鬼神论命理者,都是诈骗。什么冲煞、附身、压床、养小鬼、观落阴,全部都是假的。

“大师”要帮你验是否阴灵缠身,只需要在你不注意的时候,以胶水在你衣服上涂抹人形,然后在你面前撒香灰,抖掉灰,人形现,啊呦是阴灵,你被胶水弄得心惊肉跳,求大师除灵驱鬼。大师说要捐赠一千套僧衣,每套三千元,还说一般要卖六千只算你半价,你涕泪横流以为赚到,当场捐一千套,有阴灵那衣服也拿去烧了吧。

你久病不愈,婚姻不幸,工作不顺,大师说你可能“卡到阴”,抓只鸡当场作法。手起刀落,鸡脖子洒出血,活鸡变死鸡,只见大师喃喃念咒没多久,“嚯”地一声大喝,死鸡竟然奇迹复活。你两眼发直,嘴也合不拢,双膝一软向大师跪拜。其实大师是魔术师,用锰酸钾混水即成红水,用乙醚让鸡暂时昏迷,唬得你一愣一愣以为他法力无边。

说时迟那时快,大师又丢出一只红包袋,落地自燃。香烟袅袅中,跪在地上的你,下巴也掉在地上,活神仙啊这不是......其实,这不过是将米与香灰置于红包袋中,再加入黄磷的效果。大师只是魔术师,而且还是最低阶的魔术师。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一些鬼神名词,几个简单道具,一场即兴表演,有时可以换到上百万的现金。而这不过是小钱,真正的获利在于,受害者喜孜孜为大师免费打广告,所吸引来的其他傻蛋。2006年,台湾破获五大命理师诈骗集团,以假法术敛财行骗,并互相勾串,一年内受民众上千人,诈骗金额上亿。

相比起来,阿强不过是小角色,但收入已是一般上班族的十倍。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隐性受害者

根据“内政部”统计,台湾每年刑案受害者,以窃盗类7万余人最多,其次便是诈欺背信3万余人。虽无个别统计宗教命理诈骗受害者数,但按常理,大部分的宗教命理诈骗受害者,并未提告,为什么呢?因为大多数受害者并不觉得上当。

严格说起来,台湾寺庙定期举办的多项收费活动,如安太岁、点光明灯、补春运、批流年等等,都是诈骗,若这么算,受害者每年就是上百万。那么,若我们将寺庙活动视为正常的民俗消费不计为诈骗,而专门针对媒体上打广告做节目为消费者消灾解厄的受害者,肯定也超过窃盗案受害者。因而,说台湾刑案受害最众者为宗教命理诈骗,应不过分。

消费者求助命理师最大宗的需求,就是开运改运,这类商品诸如印鉴、招财瓮、佛珠、各式法器、金纸、手链、护身符、药品等等族繁不及备载。诈骗命理师以“加持”为名目加值商品,其价格都在一般商品行情的数十倍以上,而会买这些东西的冤大头,大都是心甘情愿,不买睡不着的冲动型购买者。这样的人是不会以为自己受骗的,除非消费金额太大,大到向亲友借钱买商品,而亲友这才注意到受害者可能上当,索性帮忙上法院提告诈欺。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换言之,这些浑然不觉被骗的隐性受害者,不计其数。再者,也有很多受害者即便发觉被骗,只要损失金额能承受,大多也不会自找麻烦上法院。

随着政府不时扫荡宗教命理诈骗集团,以及不断向民众宣导各式诈骗手法,以致阿强这样的江湖郎中,生意也愈来愈难做。以往他的收入大多来自特种服务行业,如酒店小姐这种际遇坎坷,心情起伏较大,缺乏安全感的族群,就是他下手的对象。但现在逐渐转向各种社群,如教师会,各种工商团体,甚至基督教会寻找猎物。

高级知识分子最好骗

我们一般人以为,高级知识分子应该是最难实施命理诈骗的对象,毕竟这群人都受过高等教育的薰陶,有知识做后盾,总会理智些。

错!阿强嘴上浮出一抹奸笑。

高级知识分子,特别是在校园教书的教授老师,生活圈子单纯狭小,碰上国中毕业学历,在社会底层打滚多年,什么人都打过交道的阿强,简直就是待宰羔羊。诈骗者是没有道德束缚的,他们的生活就是偷拐抢骗,游走在各式人等与法律边缘,用英文来讲就是“Street smart”。阿强的聪明才智是在街头混出来的,是人情世故的专家,每天都在“人心”上做临床实验,什么样的人该如何对付,是他们生存必备技能。而高级知识分子是“Book smart”,用功读书的好学生,靠书上的理论生存,但若要在街头生存与人竞争,他们也是最没经验的族群。

阿强的吃饭工具是“梅花易数”,但关于“易”的学问,他一窍不通,连黄历都看不懂,要他排命盘也不会,只会将基本资料输入电脑,让电脑去排。啊?这样要怎么混?阿强说理论不是重点,重点是锁定对象“想听什么”。

易,是最古老的中华文化之一,远早于诸子百家。自古至今谈易者,多不胜数,然而易的本质就是一占卜之书,以符号的排列,归类万事万物的变化,重点在于怎么解释符号。阿强真懂易吗?当然不懂,但只要知道谈易对象的心态,他自有办法说得天花乱坠还“直指人心”,反正怎么解释,从来也没有一个定论。知识分子也是人,而且通常是比较单纯的人,很少见识过底层民众的生存骗术,要掌握此族群的思维模式,对阿强来说是易如反掌。

我说你三天后会死,你当然嗤之以鼻,但若我说你过去如何,现在怎样,所以三天后会死,如果过去与现在都被说中了,那就不一样了,你心头一惊,不能不听他讲讲未来。什么?! 明明你我素昧平生,但却连我阿姨三年前罹癌,主治医生的名字你都知道,我昨天在马路上踩到狗屎你也知道,那那那,必然是有点神通。

然而,只要有点Street smart的人都知道,这种所谓神通说穿了就两个字: 征信。阿强与征信业者合作,锁定对象后,调查其背景,那么自然过去与现在发生的事,都不难到手。等鱼上钩了,再与征信业者分食即可。当然,要诱骗别人,事前必然要布置些情境,安排些敲边鼓的人,引君入瓮。教授平常交往的对象只有学生,要不然就是其他教授,哪知道人可以这么坏啊?

羔羊羔羊,于是乎这两年,阿强的客户大都是羔羊教授。

结语

未来是可以预测的吗?我不知道,传统命理学可信吗?我也不敢确定。唯一我能确定的是,使用宗教命理为工具,为人预测未来,消灾解厄的“老师”,只要收钱,都是神棍,都是骗子。

因为吃喝嫖赌,阿强钱赚得快,花得更凶,这些年来欠债累积到三千万,但他总说,这钱很快可以赚回来,可见台湾根本是命理诈骗的沃土,而要他放弃这种一本万利的工作,不如引刀成一快,死了算了。

或许是同行相忌,阿强认为以宗教名义所发起的慈善团体,都是诈骗,但也有真正无偿奉献社会的宗教团体,建立免费医院造福贫困患者,我想,阿强的判断应该是比常人准的,毕竟骗子最了解骗子。

工作之所需,阿强每天都阅读大量的社会新闻,以了解社会脉动,可见命理诈骗这一行也是要做足功课。与他聊天,从来聊不到命理,因为自称命理老师的他,根本不懂命理,自称是道教徒,却连道教创始人是谁都不知道。然而社会上发生的大小事,他可讲得头头是道,我问他对蔡英文观感如何?

蔡英文喔,骗子啊。

哈哈,善哉善哉。

图片来源:中时电子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