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英美弊端与台湾政治的“下流化”

2017-06-30 09:57:53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会不会最终,我们只剩“下流”的领导人可供选择?

2015年出了一本名为《下流老人》的书,由日本社会学家藤田孝典所着,内容令人震撼: 中产阶级(在台湾月薪约五万)在20、30年后可能沦为下流老人,此书在日本与台湾都相当畅销,因为这现象已然存在,未来更可能恶化。本书所指的“下流”,意思是中下阶层,下流老人则是“无法正常度日,被迫过下流贫困生活的高龄者”。

我不是要谈老人问题,而是要谈民主社会的“下流化”现象。

论“下流领导人”,未来史册可能书写的主要代表人物,非特朗普莫属。此兄台的个人特质倒是其次,世人关注的是,特朗普代表着什么样的当今美国。镜头再转到总统大选方落幕的法国,虽然相对温和的马克龙当选,但其对手,代表法西斯主义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却也拿到1/3的选票。德国方面,虽然也是由温和派的默克尔当选,但右翼政党也得到二战后最高的支持。若将英国脱欧也纳入讨论,那么西方民主国家的新现象已相当明显,就是下流化——中下阶层的民众,在西方社会有崛起的趋势。

英国《金融时报》不久前有一篇报导,浅谈“英美民主弊端”(The Anglo-American democracy problem),分析为何盎格鲁-萨克逊民族的英美两国,民主弊端比其他西方国家还严重。其论点有三:

1. 收入流动性僵化所导致的阶级对立。2. 迷信学历所导致的阶级对立。3. 英美缺乏失败的历史纪录。

钱滚钱,也滚出“下流革命”

所谓收入流动性(income mobility)僵化就是贫富差距的扩大,这应该是主因,其余两项都是恶化这个问题的因素。以美国为例,这个国家比起欧洲,曾经处处充满机会,是穷人翻身的梦想国度,因而产生大量欧亚移民,然而高度资本化的结果,却是贫富差距不可逆转的扩张。现在的美国与英国,穷人想要晋身资产阶级,难如登天。

收入流动性的僵化,主因是“钱滚钱”。不用经济专业术语,用一句话你就能明白:“未来的商品只有一项,就是金钱”。美剧《冰血暴》第二季中,已金融企业化的黑道大哥,就是这么对其凶暴的手下“晓以大义”的——故事背景设定在1970年代末期。

所谓社会正义,有很多种,我想最受民众重视的正义,是“所得分配正义”。显示贫富差距的通用指标,是基尼系数与“五等分所得比”,这两项指标所呈现的曲线型态大致相当。基尼系数较难解释,五等分所得比较为单纯,就是将所得高低划为五等份,第一名的总所得是最后一名总所得的几倍。

在这两种指标上,美国的成绩都很差,英国也一般,且必须考虑到的是,比起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贫富曲线更难扭转。因为,缩小贫富差距意味着,要那些有钱有势的富人丧失利益,问题是,民主政治就是被富人所控制的。

值得一提的是,蒋介石在台湾就是因为要缩小贫富差距,让日据时代的地主阶级吃了大亏,才会被部分本土家族恨到现在。

如果富人造就了大批的就业机会,让穷人得以晋身中产阶级,那么这当然是正面的社会贡献,然而,富人的大部分收入来源,是资本滚出来的,这便僵化了收入流动性。用钱滚钱当然比用劳力换取金钱快得多,但社会上大部分是劳工受薪阶级。好的政府会想办法让社会均富,但这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尤其是民主制度下,难度很高。2008年的金融风暴已显示,花招百出的金融商品,不但加剧了贫富差距,还使得全球经济都成了易碎的泡沫,这便是为什么中国要抑制高杠杆金融商品的原因。

英美两国在基尼系数上的差劲表现,滋生了“下流”民众的怨恨,一个表现在脱欧,另一个表现在特朗普的当选。现在看来,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群众高举“我们就是那99%的人”,已然预言了“下流”领导人的出现。

《金融时报》这篇报导指出,法国之所以做得比“盎格鲁-萨克逊人”好,是因为法国让下流民众过得比较体面(France has done a better job at keeping its left-behinds above water than its Anglo-Saxon rivals)。由基尼系数看来,法国的贫富差距较小,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英美社会早已满溢的“穷人恨”。

台湾在马英九时期的“五等分所得比”是六倍,基尼系数也比法国低,所以社会相对稳定,但是,情况恶化的速度也在马时期加剧。如果五等分改成20等分,在2013年,前5%最富的家庭所得,是最后5%的99.39倍。

其余不论,仅看房价的快速飙涨,就已累积了相当大的民怨,而土地资产滚钱最快。根据“中研院”统计,前0.01%的顶级富人,光是平均土地交易所得就超过七千万台币。蔡英文想搞前瞻轨道建设,预期将导致的第一颗恶果,就是全台炒地皮,让都会区超高房价的现象“普及”到其他区域。

根据“营建署”统计,房价所得比为9.35倍,台湾民众得不吃不喝9.35年才买得起房,若是台北,则要15.47倍才买得起。这数字其实低估了,真实的状况是,15.47年不吃不喝的钱,只够付头期款。连战之子连胜文也说,若不是家境好,单靠学历能力在社会打拼,他也买不起房。公知陈文茜则呼吁年轻人租房即可,不要成为房奴。

薪资冻涨,加上物价,房价走高,将来台湾不出“下流领导人”也很难。

学历与技能的迷思

《英美民主弊端》也特别提出,英美对学历的价值存在错觉,认为高学历意味着高技能,所以在西方英语系国度里,没有大学学历就是人生的输家,成为社会边缘人,普遍被瞧不起,当然让低学历者长期压抑着不满,甚至反社会,最终他们投票脱欧,选出特朗普。反观欧洲北部的国家,就善于区别高学历与高技能的不同,职业工人在德国受到尊敬,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在北欧亦然。

在东亚,也同样有学历迷思,中日韩皆如此。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确实是中华文化的现象之一,不过,以往读书人占比少,问题不大。现代高度工业化社会,读书人多了,整个族群占据社会资源的能力远优于低学历者,就成了分配不均的隐患。

高学历或高学识并不意味着高技能,更不代表社会适应力比较强,如果你是企业里的中阶主管,并有召募经验,应该能同意人格特质比学历重要,有些人学历低但学习心与积极性强,或是较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反而好用。并不是说,多读书不好,而是在书中知识之外,还有许多方面的技能需要学习,故而学历高低只能说明一个人的很小一部分,唯有整个社会对此有普遍的认知,才能避免学历的阶层对立。

这样的对立,当然冲击精英政治。

根据盖洛普民调机构,信任总统的美国人只有33%,信任国会的更只有8%,另外所有职业中,被评为最不可信的是政客,认为政客可信的仅7%,在台湾这些数字只有更低。长期对政治保持低信任感,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的民众又因所得分配的失衡而逐渐增加,这情况便让“改变”成为政治参选人的必然口号,极端诉求得到空前的支持,再加上,政治素人的诞生。

政治素人的“下流化”

政党政治是无止尽地斗争,民众又偏好阅读负面新闻,久而久之,人们只会记得政党呲牙裂嘴的形象,而无心去追究政治是非。美国这次总统选举,共和党初选包含特朗普在内,就有四名堪称素人的非建制派参选人,两党在政治上闹得愈凶,素人支持度愈高。直到建制派的希拉里与特朗普对决,终于确认了“素人总统才是真改变”的选民心态。

台湾的选举,领导人的部分很难有反建制派的出现,因为领导人的胜败,也决定了“国会”席次的多寡,攸关许多政客的政治生命,所以像特朗普这样异类,不容易在党内初选中获胜。不过在地方选举上,素人出头的可能性就比较大,因为地方选举的倾向是选人不选党。虽如此,无党无派的候选人仍然需要政党暗助才有机会当选,柯文哲已是十分特别的案例,证明台北市民总是最先对西方潮流作出反应的选民,无论潮流是正面或负面。

然而,素人通常充满争议。

无论在英美或台湾,素人必须反应边缘民意,但在建制的政治生态里,终究要与归属于政党的“议会”求取平衡,最后在重大改革上一事无成,顶多只能用惊世骇俗的言论刷存在感,以彰显自己反建制的特质。由于美国总统的权力很大,特朗普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美国,却也使美国在国际上更为声名狼籍,让建制派政治势力也能更有效地召唤反特朗普的选民。

抛却特朗普展示的“负面”形象不论,他能否改善基尼系数与“下流选民”的生活,才是其能否连任的重要观察指标,但就目前看来,目标还远得很。

结语

台湾经济陷入停滞,大企业出走,外资却步,薪资冻涨,物价升高,但股市却破万点还创新高,轨道大型建设又变相鼓励炒地皮,似乎预示着蔡英文将使台湾的所得分配更形恶化。财富高度集中在极少数人手里,受薪阶级却不得不为每个月增加百来元的水电费斤斤计较。西式民主制度的另一个弊端,是在长期的政经稳定里,整个社会的自满导致政客不断地消耗公众信任,贸然推出风险较高的政策,就像自以为家底雄厚乱投资。

用爱发电的废核能源政策,一步到位的同婚平权政策,干涉过度的一例一休劳工政策,绑桩固政权的前瞻轨道建设,自欺欺人的两岸政策,污名化军公教抢钱的年改政策,自以为是的新南向政策,都如同《英美民主弊端》报导里所抨击的英美乱象:拿公众信任当儿戏。当中产阶级民众也普遍“下流化”,台湾唯一值得投资的,将是养老长期照护政策,变成老人岛,还能赚钱的人都移到大陆了。

不妨借用报导里的结语:报应,正在酝酿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会诊西式民主
会诊西式民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