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明明是烂城市,为何市长是“五星级”?

2017-08-04 07:15:2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台湾有两个五星级市长,与其经营的烂城市形成强烈对比,陈菊与赖清德。

这两个“台独”长期经营高雄市与台南市,民调满意度总是名列前茅,市民以“花妈”和“赖神”昵称之,是南台湾的两个“太阳”,也是民进党神坛上最显耀的偶像。

图表来源:作者收集(下同)

不过,高雄市与台南市是“六都”里最好的吗?事实正好相反,六都之中,高雄台南乃殿后的烂城市。在全台20个县市里,也属中段,谈不上好城。那为什么两个市长的民意支持度居高不下呢?这就有学问了,他们正是台式民主制度下,最扭曲的样本。

陈菊统治高雄长达11年,赖清德7年,现在回首市政,没啥“前朝”因素可供遮丑的,那么,先看些数字,再回头解构这神秘的高满意度。

市民赚多少?花多少?

城市指标参数,我们先来关心市民能赚多少,又能花多少?看看这南台两都的市民,有多少钱打发人生。

2016年,全台民众月平均薪资是36825元(新台币,下同)。台南31669元,高雄32210元,都低于平均值。北台湾的台北市42830元,新北市34739元。全台最高的是具有最赚钱之科学园区的新竹市53141元。六都中,垫底的是台中市30771元。这里的平均薪资,是不包含红利的底薪,也只针对加入劳工保险的受薪族,不过仍具参考价值。

比较有趣的是,离岛马祖的薪资还高于台南高雄,金门则几乎与台南一样。

由于各城市的物价不同,故而只看“薪资所得”不能呈现生活水准,还要看“市民可支配所得”与“市民平均消费支出”。

在“市民可支配所得”上,以2015年“主计处”的统计看来,全台平均每人每年可支配所得为311256元。台南市269302元,高雄市319905元,台南在六都之中年年敬陪末座,高雄名列第三或第四。相对的,台北市是426633元,新北市则是305575元。需要说明的是,以上乃“每人”平均数字,若看“每户每年可支配所得”,新北市则比高雄多,换言之,新北市每户底下的人数较多,所以平均每人可支配所得较少。若以家庭为单位看所得,台南高雄长期是最后两名。

在“市民平均消费支出”上,以2015年“主计处”的统计看来,全台平均每人每月消费支出是20421元,台南市是18110元,高雄市则是21191元。台北市是27216元,新北市是20315元。很明显台北市物价偏高,周边的新北市较低,下面的桃园市更低,足以解释为何在北部工作的人,集中选择新北与桃园居住。

从消费面向上来看,台南高雄物价较低,但在“可支配所得”中扣除消费后,台北市民可存款的金额还是较高,新北高雄差不多,台南市民能储蓄的金额相对低。

从“赚多少花多少”来看,身为台湾第二大城市的高雄市,可谓名不符实,因为新北与台南都是才升格为“直辖市”的,高雄市则否,这城市一直拿到的就是仅次于台北市的“中央”拨款金额,却让市民的物质生活与台北市有很大差距。

那么难怪,高雄人口增长停滞,结构老化,因为能赚钱的市民都大量外移到北部与中部讨生活,以致台中人口现在快要追过高雄,而高雄的“立委”席次,还因此要被减一席。至于劣等生台南,就更不必说了。值得一提的是,从二、三线城市的消费能力来看,台湾城乡贫富差距并不大,这是社会稳定的重要基石。

在看城市竞争力以前,先看下人口问题。

人口外移与老化

看近三年六都的人口消长,高雄市是唯一连续两年呈现负增长的城市,台南的人口增长也是第五名。随着台北与新北房价近十年来的骤升,人口外移到桃园十分明显,台中升格成“直辖市”后,也有显著增长。台南并没有因为升格而有明显增长,高雄则是停滞转负。

在六都人口老化的现象上,台北市也因房价飙到极不合理的价位,物价又高,以致生育率严重下降。南台湾的房价物价较低,又是“直辖市”,理应能吸引更多外县市人口移入,但台南高雄老化问题的严重性仅次于台北市,显示其主因乃产业不振,青年人口外移。

高雄市内部,人口高度往某区移动,其他区域萎缩,可见区域发展严重失衡,产业规划不佳,转型失败。民进党掌控高雄近20年,早先以重工业与货运为主的产业因刻意转型而萎缩,旧的去了,新的还是不来,才会造成如今的发展失调。

那么,高雄都没建设吗?也不是,陈菊可会举债搞建设了,赖清德亦然,以下我们来关心下财政问题。

负债累累,市民背债无感

台湾22个各县市地方政府总负债8875亿,光高雄市就占了2575亿近三成,是台北与新北的总和,高雄市民平均每人负债92691元,新北市民每人负债34476元。负债王陈菊,从市民的平均薪资就看得出来不是个会赚钱的老板,面对债台高筑,她也只有一招,就是向“中央”要钱。

2017年度拨给高雄的统筹分配款原本是279.42亿,蔡英文为讨好陈菊,“菊姐你要的都有喔”,立马从其他计划项目增加了近59亿元。前瞻基础建设特别预算的原始版本,蔡英文分配给高雄1823亿元,占总额的20.72%。然而,这些钱可不是拿来偿债的,是拿来投资的,故而高雄负债累累,仍在拼命花钱建设。

举债建设不是错,但长年来撒钱建设还看不到成果,这才是问题。按蒋经国只花10年,造就台湾经济奇迹,民进党搞了20年,还搞不起一个城市,不但搞不起来,还每况愈下,孰优孰劣,何须多言?

地方政府的岁入有两种,一为自筹财源,一为非自筹财源。非自筹财源就是“中央”每年拨款或额外补助,自筹财源就是来自税收如房屋税、契税、使用牌照税等地方税。

看自筹财源比率,就知道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下表可见,台南与高雄又是自筹财源比率最低的,换言之,这两个“台独”为了选举,不太愿意抽市民的税。对市民而言,生活品质提升,又不加税当然很好啊,但不加税,产业不振,又要拼建设,钱从哪里来?债又如何偿还?

那么,台南高雄的自筹财源都用在哪里呢?

用在人事,也就是政治酬庸。

台南市的人事成本占自筹财源的104.2%,高雄市占109%,换言之,这两个城市自己赚的钱,还养不起员工,在六都之中又垫底。以金额来看,台南高雄的自筹财源加起来,还不如台北市。

为什么需要这么多员工呢?地方政府不断增加约聘人员、临时人员,其实大都是桩脚,选举时要用到,选举后要酬庸,利益输送是典型的地方政治型态。当然,桩脚更大的财源还来自各种基础建设,铺马路找谁?做路标找谁?这些钱当然来自于“中央”,而非来自地方政府自己赚的盈余。再者,轨道基础建设的好处是,桩脚有内线消息可炒地皮,这更肥,这样就懂,为何说前瞻轨道建设,是拿来绑桩选举用的。

既然自己赚的钱还不够养自己人,那么偿债的钱哪里来?不是赔钱城市的市民喔,而是全民买单,因为城市搞烂了,最终还是得“中央”来救。当然,不会有地方首长因为将城市搞到破产而被追究刑责的,他们还能回学校教书,倒霉的是全体民众。因此,市民背债无感,市长欠债无惧,反正是别人还债,所以债多不愁啊。

城市竞争力

六都的资源多,人口多,又是工商业重镇,所以在20县市中竞争力排前自属正常。下列表格是2016年台媒根据当局发布的资讯归纳制作。台北与新北为全台最具竞争力都市,高雄作为第二大城市,竞争力除了输“直辖市”台中,还输非“直辖市”的新竹市、嘉义县。台南市除了在六都垫底,在全台县市中也只排在中间,根本没有“直辖市”的格局。

在“经济与就业”上台南市还输给小小的新竹市。唯有在“教育与文化”方面台南表现不俗,因为毕竟是古都。在“治安”上,台南更是全台最差。在“地方财政”部分,台南高雄是六都最差,全台排名也只在中间。“社会福利”,台南接近垫底。

所谓“幸福城市”较为主观,老中青的想法不同,不过从以上列表中,你可以自行判断哪一个城市最适宜居住,而我看不出台南高雄有何资格名列幸福城市。

烂城市,市长为何五星级?

根据政治经济学理论,民主制度下的选民,普遍属于“理性无知”(Rational Ignorance),简言之,由于自己的一票根本影响不了大局,所以选民不会花时间成本去了解政治,广义的“知识分子”也不例外,所以对政治无知,其实是一种理性(或理智)的表现。

这篇文章里的数字,就算透过畅销的媒体公布,也不会引起选民深入探究。事实上,也只有针对知识分子的媒体,才会有这种揭露文章,而本文的简述,充其量只是“皮相”,若真正深入到数字里分析,城市隐而不彰的危机,只会更触目惊心。

在民主制度下,政客与利益团体之所以能借由滥权进行贪腐,基本就是仰赖“理性无知”的选民本质。打个比方,选民都是浅碟子,能承载的东西很少,政客只需要精心设计一些极简化的“产品”喂食选民就能获取选票,例如:意识形态、谣言、耸动的数字、似是而非的概念等。

选民无知,但因有利可图,利益团体对政治却很熟悉,他们躲在政客端出的选举支票背后,微调游说策略,将利益导向自己,而选民浑然不觉。从地方政府的自筹财源多放在人事开销上,就可以了解何谓“少数人系统性剥削多数人”。

台南高雄市民确实觉得市容变美了,文化感提升了,交通较便利了,因为陈菊赖清德都将钱洒在这些让选民”有感”的地方,以博取美名,以图利利益团体,方便下次选举。然而,选民看见的是极小的一部份表象,对內里败絮,一无所知。

财政持续恶化,产业不振,社会福利不佳,治安不好,医疗不及格,许多项目除非移居其他县市,市民感觉都不明显。溪河的两岸立了艺术街灯,庙宇旁换了美观的招牌,公园多了好几个,市长不时出来吆喝“我们是幸福城市”,市民傻傻也就信了。

从台南与高雄的经营来看,陈菊与赖清德实无治理本事,但却有高人一等的宣传技巧,市民被唬得一愣一愣,庆幸自己有五星级市长,但到了北台湾工作,才发现南北所得落差超过物价落差。

民选地方首长,自我形象的塑造为第一要务,它能在民意调查中发挥巨大的作用,并足以掩饰大部分施政上的败笔。市民只以为自己有好市长,却不知身居烂城市。关键在于,许多市政的腐败,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显现,而彼时,原来的市长早已因民调高而晋级“中央”,祸害更多选民。

高雄与台南,民进党做得再烂,还是能继续执政,因为在选民的浅碟子里,只够放“五星级市长”,容量不够放“一星级城市”。

选民理性无知,全世界皆然,地方首长爱作秀,实行西式民主体制的地区皆然,讨好无知选民的方法,并非高难度的政治技术,所以问题不是出在选民,不是出在政客,而是出在西式民主体制。

民主失灵,主因是政客失职,没有惩罚,选民选错,也不会有立即的损失。政治经济学家认为最有效的补救方式,就是唤醒选民,惩罚政客,以减少不负责任的政见或政策。只是从台湾的例子看来,选民是善忘的,也是善变的,坏政客有时卖个乖,装个萌,以往的恶劣行径就被选民忘光了。

故而改变之方,恐怕不是唤醒选民,而是尽可能缩小票选政治的范围,不要让“无知”获取太多的决定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