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台湾大学“救校”现场——只喊冤不革命,有什么用

2018-05-07 14:36:4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我旁边的大婶,细声细气地喊“台大加油”,从克制的语调里听得出来是一名有教养的妇人,平常可能生气也不出恶言,叫嚷都不好意思太大声的那种。我很好奇温和的人参加激情的活动时,是什么样的表情?但忍住没有转头看看这名妇人的尊容,因为怕对方不自在。

妇人连续喊了三次,大约六秒,这就是我在台大“救校”现场3小时,唯一心中略有波动的时刻。

台大“新五四运动”(以下简称台五四),现场人很多,从下午两点到晚上九点,参与人数绝对不只五千。然而,虽有人气却缺乏力气,与其说是一场“运动”,不如说是一场不痛不痒的集会。我虽然支持此活动,却对于现场若干矛盾现象,感到失望,这把火能否持续延烧?实在不敢乐观。

作者供图,下同

支持群众要听的不是喊冤

100年前的“五四运动”虽然有许多不同的历史解读,但定调为一场“救国运动”应该没有人会反对。相较之下,台五四只是一场“救校”,救大学“自主”,救“民主价值”的“申冤集会”,力量与格局自然远不能与五四运动比。

知识分子搞运动,我本不抱太高的期望,但在现场的感受,仍觉得自己的期望值压得还不够低。

我对这集会的第一个质疑是:台大到底持什么立场?

学生原本要以“罢课21分钟”表达对“教育部”的抗议,这“21”来自于前校长傅斯年的一句名言:一天只有21小时,另外3小时要拿来思考。点子不错,但台大校方不准。

活动的象征物是黄丝带,老师、学生都公开呼吁支持群众,将黄丝带系于自家门口、汽机车,或任何显眼之处,以彰显诉求。然而,由于校内有学生反对,所以台大校方承诺于两天后撤除校内的黄丝带。

对一般支持民众而言,受害者是台大,而不是发起活动的“台大自主联盟”等团体,校方限制自救行动,不是很矛盾吗?当然我们知道大学必须标榜公平公正,容纳各种不同的意见,并维护学生上课的权利。

但重点在于,这不是校内师生相互取暖的活动而已,而是希冀广大人民支持的运动,那么,要支持群众绑黄丝带,台大自己却不绑是什么意思?此诚不解一。

第二个质疑:这活动到底与管中闵有没有关系?

现场许多人都身穿活动T恤,前面两个大字“爷们”,后面四个大字“挺管用的”,所以民众会认为这是明明白白的“挺管”活动。既然如此,为何在台上演讲的教授,大声疾呼“是不是管中闵做校长并不重要”?如果诉求是“大学自主”,“自己的学校自己救”,那这活动T恤就印错字了。

挺管与诉求大学自主本来是一回事,切割开来就成了两回事,那么,支持大学自主却反管,能不能算支持台五四?陈义过高不免画地自限不是吗?此诚不解二。

第三个质疑:活动终极目标是什么?

发起团体所设计的口号,其中之一是:“‘教育部长’,还我校长”。听起来目标是要求“教育部”收回成命,让管上任。然而,此事台大与“教育部”周旋超过一百天才终于拔管,理由荒腔走板被舆论痛批了超过一百天,现下怎么可能说“对不起我错了”?

目标这么不现实,难怪现场支持群众拒绝呼喊这个没用的口号,同声一气地高喊:“‘教育部长’,下台”。可见,支持群众根本就是来喊“下台”的,发起团体那些“对事不对人”的高调口号,还真不食人间烟火。

事是人搞出来的,聚众反对某件事,当然要“对事也对人”。我在现场感受到的是,因为主办的师生要求群众理性,诉求就事论事,支持群众不好意思坏了台大这锅粥,才对师生设计的口号只做了一点点更动,而把真正想喊的口号憋在心里,憋住了什么口号?

吴茂昆下台!赖清德下台!蔡英文下台!这才是示威抗议口号的基本款,这才是值得广大支持者追求的终极目标,台大师生经过一百多天的凌迟,怎么还认为讲道理有效呢?知识程度比你们低的民众都知道挑重点,读这么多书是不是白读了?此诚不解三。

诚实地说,台大校长是谁?大学自不自主?还真不是市井小民关心的,台五四所吸引的支持者,恐怕是对蔡当局各自有一股非关高教问题的怨气。现身力挺,不过是借由此案,寻找对当道不满的发泄出口,以及共同的追求目标。

总言之,大家不是来听冤情的,而是来泄怒火的。所有不满蔡当局的高教师生,如果不能看清这一点,而再三唱高调并与反绿群众划清界线,这火不浇自熄,你我各自回家噙着泪,咬棉被,忍一忍事情也就过去了。

《左传》有一则故事:某夜,宋国王宫失火,宫人皆劝宋伯姬逃出屋外避难,但当时她的侍从不在,所以宋伯姬严守妇女夜间无伴不出室的礼法,不肯出屋,最后被烧死。

大家之所以认为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就是因为知识分子以清流自许,常常坚守些不必要的条条框框,自我设限当然成不了事。

故而希望台五四的师生与主事者认清,怕热就不要进厨房,要群众支持就要了解群众心理,也不要自以为高人一等,读书不多的民众有时反而更具洞见,起码还知道你们的对手乃没有是非,没有良知,没有耻感的丑类,小哭小闹不如回家睡觉。

既然挂名“新五四运动”,就要革命,别只喊冤。

拔管事件的政治效应

拔管一案已然在台湾知识圈引起海啸,知识分子以此为分水岭各自站队,有智商的民众也得以区分谁有良知谁没有,谁有羞耻谁没有。

民调显示有一半的民众认为此案乃一政治事件,非关专业,暗示着今年选情可能因此案而产生激化效果,但程度如何,端视台五四接下来的行动够不够力,能不能稀释偏绿的大学生选民,能不能引发更多中间选民同情,以及蓝营支持者的激愤。

5月4日当天,前往声援的政治人物几乎都属蓝营,而且多为台大校友。主办团体坚壁清野地拒绝任何政治人物借此场合造势、收割,而此举有利有弊。

以学术自由为制高点,有利于运动的纯洁性,但相对地,要吸引起更广泛的民众目光,就会十分吃力。毕竟真正在跟凡夫俗子打交道的,是政治人物,绕道而行,则必须尽可能在全台团结更多的师生,走出校园,在街头陈抗。

比起军公教警消的陈抗,一般民众确实会更注目大学生的活动,而如若台五四做不到像太阳花运动一般激烈,则学生必须号召出至少五十万民众一起上街支持,才能真正撼动今年甚至明年的选情。

2006年的“百万人民倒扁”运动,虽然虎头蛇尾,但重创了民进党是不争的事实。大学师生若能号召五十万民众倒蔡,连锁效应就会从台北市长柯文哲开始启动,深度冲击民进党全台的选情。

为什么会从柯文哲开始呢?因为柯的基本支持者以年轻人居多,而无论怎么批判柯文哲,他能代表超越蓝绿的力量,也是事实。一旦柯文哲为自保而与绿营划清界线,连锁效应就会扩散,并松动绿营的青年与浅绿基本盘。

管中闵于5月6日发表声明,呼吁台大在民间推动“由下而上”的社会工程: 一是捍卫大学自主与学术自由,对抗任何政治势力的长驱直入;二是重建社会信任机制,拒绝任何政治力量挑动族群、阶层的对立动员,破坏社会价值与基石;三是抗拒“吃铜吃铁,跑马圈地”的新型党国资本主义,为了巩固政经特权新阶层,而掠夺所有权位和名器,并搜刮、垄断所有社会经济利益。

以上叙述过于“秀才”,用白话来讲就是:拒绝政治黑手干预,控制,收编知识分子,拒绝政治继续撕裂社会,拒绝重回党国体制。

问题在于,台大就一间大学而已,如何自民间推动这么庞大的社会工程呢?是不是希望台大能像其他民间团体一样,撸起袖子搞社会运动?

不得不说,没有行动纲领的主张,都是空话,没有组织的行动,注定无效。管爷这番话都没错,只是你一不参选政治职,二不成立政党,三不与政党合作,要如何将构想化为行动?更何况,大学能组织社会运动吗?

以台湾目前的政党现况来看,真正缺乏的是足以与国、民两党抗衡的第三大党,这恐怕才是民众所期盼的“民间团体”。如果管爷提出的三项社会工程,是新政党的成立宣言,人民得以参与,就很有意义,如果主体是台大,纯粹秀才造反,那还真靠不住。

道理谁都懂,但行动是什么?

若想真正由下而上推动社会改造,大学师生能做的事就是罢课,索性离开校园到街头讲课有何不可?真正走入民间,才能引发共鸣,在校园里哭喊自由,我们听不到。

接下来的台五四活动,我不会再走入校园支持,请你们走出来,大家街头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台大“救校”现场| 只喊冤不革命,有什么用
是不是背后捅刀,蔡英文要自己出来讲
不得不靠美女征兵的“军队”,台湾民众当然“没信心”
海峡演习与美台演戏
浙大研究内丹修炼,别掉进老陷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