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台湾光复,想搞军政府殖民的是美国人

2018-10-25 12:02:21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今年10月25日是台湾光复73周年,新党于21日提前举办“庆祝台湾光复节,声讨乱臣贼子”活动,聚焦于“拒绝作美国棋子”,宣示“谁让美国来军演,谁就是台湾罪人,中华民族的敌人”。

国民党则预定在25日当天,由党主席吴敦义率领党高层前往“中正纪念堂”向蒋介石铜像献花致意,全台各县市党部也将各自挑选一处有蒋介石铜像的场所,同步向蒋献花致意,并举办庆祝活动。

根据国民党人士的说法,由国民党主席于光复节当天向总裁蒋介石铜像献花致意,并无前例,此举代表从今年开始,国民党要一改过去不敢触碰蒋介石问题的低调,开始为蒋“大声辩护”。

选举将届,国、新两党在10月份的怀旧活动,自然不无造势之功利性目的,但无论是真心假意,对历史采取“面对”的态度,而非要求人民“忘却”,是值得鼓励的举措。就是别只讲好的,不讲坏的。

国新两党系出同源,论面对历史的方式,新党仍停留在民族主义的角度,故而能在岛内获得新生代回响的作用有限。国民党则因党内本土化的缘故,长期以来对党之历史采取低调、回避、切割的态度,被“台独”分子利用来从思想上否定了国民党的一切,甚至波及民族情怀,与两岸的历史连结。

在民进党当局的促转会爆出“东厂”丑闻后,这个被特别设立来斗争清算国民党治台历史的机关,因有意介入选举图利,而遭到民众普遍的反感,网民疯传“1124灭东厂”,也重创民进党选情。

东厂归东厂,黑历史不会消失,国民党应该自己“促转”,而不是坐等别人鞭尸,且不要只敢谈蒋经国,要面对遭民进党极尽丑化的蒋介石问题,无论好的坏的,应尽可能将历史说清楚。唯有坦然面对,台湾新世代才有机会获得正确的历史态度,也可矫正岛内的“反中”歪风。

台湾光复,早被台独用偷天换日的手法,改成“接收台湾”,马英九于2015年想透过课纲微调,恢复“台湾光复”的概念以正视听,却遭绿营铺天盖地反扑。国民党内,时任“立法院长”的王金平,顺着台独的风,以“客观”为掩护,支持民进党主张的“接收台湾”史观,最终使得这个杜绝歪风的教育政策,胎死腹中。

这次应景聊聊“台湾光复”与“接收台湾”。

战后史观

“台独史观”,以二战结束的时间点前后,可区分为两段。“台独”处理二战结束前的历史手法,简言之就是日本殖民台湾中后期,皇民化政策下“支那史观”的复兴。在民族观点上,将中国概念下的“汉族”与“非汉族”粗暴切割,将中国历史里所有非汉族建立的朝代,挪移出“中国”,在“中华大地自古非中国所独有”的历史诠释下,合理化侵略中国的政治目的。

不过日据时期,日本人称呼台湾汉人,不是别的,就是“支那人”。

在二战日军投降后,“台独史观”延续日本右翼的观点,将后来的历史称为“战后史”,并以此概念割除国民党的“光复史观”,再借着国际视角重新建构所谓“战后台湾史”,主张战后台湾主权应属盟军,或未定,而非中华民国政府。三十年来,独派在国际法的法条上玩弄文字诠释,概念解构,催生出主权未定论、国际托管论等诸多混肴视听的说法。

亦即,“台独史观”是由“史匠”与“法匠”联手打造而成的“脱中论”,以作为独立建国的张本。其实按照“台独”的史实编织手法,外蒙古至今仍属“中华民国”,亦是合理合法,哪怕不符实情,凡事只要牵涉法律与历史,建立截然相反的法律主张与历史诠释,有何难哉?

战后史观,歪七扭八,不必用民族主义驳之,将事实摆出来即可。

光复?接收?新殖民?

在“独派”的历史诠释里,国民政府接收台湾后,设“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最高负责人除为“台湾省行政长官”之外,并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独揽行政、立法、司法,以及军政大权,是日本殖民台湾的“复活”,只不过是把“总督”名称改为“行政长官”,换汤不换药,等于是“中国新殖民统治”。

好大的帽子。

正确的史实是,日本乃遭盟军击败,说穿了也就是被美国击败,故而接收台湾的军事计划,乃由美方主导,中方配合,两方合作拟定计划。在中国战区之美军总部所提的“台湾占领计划”里载明“中国已选任一行政长官处理解放事宜,成立新政府,使台湾成为中国收复之一省。此一行政长官同时为台湾占领军之军事总司令,同时具有军事与民政双重性质,并向蒋介石委员长负责”。

为什么是“占领”台湾,而不是收复后立刻成为中国内省,制度同步?案台湾在战后回归中国所根据的国际共识乃1943年“开罗宣言”,当时美国海军也正研拟攻取台湾的“X岛专案”,从军方的角度来看,攻克台湾后立即执行“开罗宣言”将台湾归还中国,此举若意味着主权转移,则会与军方行动计划冲突,简单说就是难以实行。

美海军主张,因台湾是落后于西方的边陲之民所支配之地,应该采取国际法中的“战时占领”,而不须遵循“住民自决”,“自我统治”的原则。再者,因为远东政治情势发展的不确定性,故而必须延迟主权转移,不能立即归还中国,而需要作为大规模军事占领之用。

换言之,美国军方认为“台湾归还中国”的行动,无法,也不宜在攻克台湾后立即实行。所以中美在日本投降以前已有默契,台湾的回归要分阶段实行。日后美军总部所拟的“台湾占领计划”,才会有所谓“军事与民政双重性质”的行政长官,而这份计划,就是“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制”的渊源。

其实,彼时美国内部有声音主张自行接收台湾,并组织军政府,但因美陆军准将罗伯兹以代价高昂为由反对,美方才改而支持由中国在台湾成立“军政府”,并留下但书:如果中国政府有能力执行的话。

可见,在战争末期,美国随时有可能改变主意,将台湾收归己有,这也是国民政府外交系统一直在台湾回归问题上,保持模糊弹性的主因。

关于台湾回归后是否要“建省”,国民政府内部有不同意见,建省意味着台湾将与内地其他省份一样,行政,司法,军政权各自独立,走行省制度的常轨。外交部的立场是主张在战争尚未结束前,中国不宜先行拟定“行政接受”的计划,但根据“台湾调查委员会”(成立于1944年4月)提出“台湾接管计划纲要”,其主张接管台湾后即成立省政府,适用国民政府一切法令。而这项主张,是在内地的台湾人一向的立场与盼望,光复前,他们在内地已进行了4年的“复省运动”。

“台湾调查委员会”的主委不是别人,就是日后的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陈仪认为应该给予回归后的台湾,与大陆其他省份一样的权利与政制,不该差别对待,也理当呼应内地台湾人的期盼。

1945年10月25日,日军投降代表安藤利吉与中国受降主官陈仪(右)

但这份“台湾接管计划纲要”后来窒碍难行,因为与盟军军事占领台湾的程序相冲突。陈仪是二级上将,怎么会不知道接收台湾的初期,事涉盟军,在外交上即属敏感,军事行动也相对纷杂,划定一个军事占领时期较为稳妥?说到底,一方面,“台湾通”陈仪不过就是希望满足台湾人的期待而已,另一方面,当时内地台湾人已产生“国际托管台湾”的疑虑。由于武力攻占台湾的很可能不是国军而是盟军,陈仪必须以坚持“建省”的方式,坐实“台湾光复”,而非“接收台湾”。

后来中美共同拟订的“收复台湾计划要点五项”公布,确定前期为军事占领期,陈仪被“国防最高委员会”特任为“台湾行政长官”时,还特别要求应改名为“台湾省行政长官”,因为他坚持在军事占领时期重整秩序后,应速回到常轨,依省制改组。

总之,“独派”痛骂的“中国新殖民统治”,是美国军方的主张,国民政府的配合,陈仪的不得已。

就因这初期的“军事接管”,授以独派口实,认为这不是“光复”,然后再以中日之间并没有签订合于国际法规定的和约,确认台湾主权转移回中国,推论出台湾地位未定的结论。既然要这么法匠地鸡蛋里挑骨头,那就让我们以同样法匠的方式另行推论。

如若台湾仍处于国民政府的“军事接管”时期,亦可援引美国海军当时的主张——台湾是落后于西方的边陲之民所支配之地,应该采取国际法中的“战时占领”,而不须遵循“住民自决”,“自我统治”的原则——现在台湾乃国民政府军事占领之地,不须遵循“住民自决”,“台独”亦无任何合法性,是不是依法都要抓起来军法审判之?

就法论法的鬼扯,以子之矛盾互攻即可,实不须以“大中国史观”驳之。

“走了狗,来了猪”

公允地说,独派的反中情结,确实源于台湾光复那段时间,归根究底,就是当时国民党让台湾人期待落空,而产生的巨大失望所致。本文仅仅触及接收初期的政制不孚岛民所望而已,台人对国民党的反感,主要也来自于陈仪带来的贪官污吏,并没有将日本人强取豪夺的岛民资产还给台湾人,而多有中饱私囊的现象。

根据内地台湾人于1942年的记载,日本统治台湾五十年,仅仅是三井财阀的“制糖会社”所强买的土地,就占台湾总耕地面积的1/8。商业则有93%掌握在日本人手里,工、农、林、矿、水产完全由日本人独占。所以光复前台湾的许多资产阶级、地主阶级,是很痛恨日本人的,男子普遍不愿以被征服者的地位娶征服者为妻,女性也普遍不愿意嫁给日本人。

原本以为日本人被赶走了以后,被抢走的资产终于可以要回来了,毕竟这次不是被征服,而是回归,所以在第一批国军登陆时,台湾人民是以欢欣鼓舞的心情迎接。颇料不久后,国民党一批高官搜刮走了抢自于台人的“日本资产”。故而光复初期,台湾社会很快就开始流传一句俗谚:走了狗,来了猪。

国民党的腐败,充斥在近代史文献的各个角落里,就算非国民党人的批判都夸大好了,只看蒋介石的公文,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1945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那一天,蒋介石收到各地接收(失土)人员风纪败坏的消息,忧懑之下,特别打电报至各军政主管严予告诫,电报内容附录于文末。

国民党在大陆是什么德性,来台湾就是什么德性,读蒋之文,一览无遗。

今天的国民党,在褒蒋抗日功绩之余,莫忘台湾光复时,台湾人民所目睹的“穷凶极奢”。

附录:致南京何应钦总司令、马超俊市长、上海钱大钧市长、汤恩伯司令官、北平李宗仁主任、孙连仲主席、熊斌市长、天津张廷谔市长,原电:

“据确报:京、沪、平、津各地军政党员,穷奢极侈,狂嫖滥赌,并借党团军政机关名义,占住人民高楼大厦,设立办事处,招摇勒索,无所不为,而以沪、平为尤甚,不知就地文武主官,所为何事,究有闻见否?收复之后,腐败堕落,不知自爱至此,其何以对地方之人民,更将何以对阵亡之先烈,中正得此恶耗,中心彷徨,如丧考妣,实无异遭亡国之痛,不知将有何面目再立于国际之林,生存今日世界也。

如各地文武主管再不及时纠正,实无以自容,当视为我革命军之敌人,必杀无赦,希于电到之日,立刻分别饬属严禁嫖赌,所有各种办事处之类,大小机关名称,一律取消封闭,凡有占住民房招摇勒索情事,须由市政当局负责查明,一面取缔,一面直报本委员长,不得徇情隐匿,无论文武公教人员及士兵长警,一律不得犯禁,并责成各级官长连带负责,倘再有发现,而未经其主官检擧者,其主官与所属同坐,决不宽贷,特此严令遵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台湾光复,想搞“军政府殖民”的是美国人
要不是大陆禁运洋垃圾,台湾民众还蒙在鼓里
彭斯演讲的外强中干,连蔡英文都看出来了
台湾医生“出走”,这锅真不该大陆背
大陆居住证“输给”台湾健保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