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甘苦人大获全胜,台湾南部农渔民“造反”了吗?

2018-11-26 08:26:51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直到现在,2018台湾地方选举还没“完全”结束,因为台北市直到凌晨近3:00,开票才告一段落,而国民党丁守中与柯文哲票数差距仅3千多票,投票当天竟然发生选民还在排队投票,其他投票区已经在唱票的荒谬现象,乱象纷呈,所以丁守中当即决定提出“选举无效”之诉,犹如当年的“两颗子弹”。

虽然柯文哲已自行宣布当选,但丁守中25日凌晨宣布,强烈质疑“中选会”和台北市选委会合谋放水,提出选举无效诉讼。台北地方法院连夜审理裁定:丁守中需要缴纳428万2929元新台币(约合96.2万元人民币)保证金,之后法官将受理本案,重新计票,若逾期将驳回申请。

看来事情还会闹一阵子。选前蓝营支持者严防民进党作弊,没想到最后是和柯文哲的较量出现争议。

无论如何,蓝军以15:6狂胜,碾压绿军,在地方首长投票率的部分,国民党总共获得610多万票,得票率48.79%。民进党489万票,得票率39.16%。在地方“民代”部分,国民党与民进党总席次比为394:238,2014年时为386:291。

在人口占七成的六都,国民党获得417万多票,民进党339万多票。民代席次比为国民党175:民进党137席。2014年时,国民党151席:民进党167席。

从治理人口来看,国民党约1472万,民进党约617万(不含台北市)。北部地区,国民党一个县市都没收复,中部地区与东部,以及离岛地区大获全胜,南部地区则拿下最大城高雄市。

选后之夜是民进党人的失眠夜。距离党最风光的2016年到今天的兵败如山倒,不过短短两年。民进党被打回到2010年的原形,甚至更惨,8年前绿营还有高雄市。

我最关心的是,这次南部农渔民是否“造反”了?毕竟,他们过去是铁杆绿。

南部农渔民“造反”了吗?

南部农渔业五个地区分别为:云林县、嘉义县、原台南县(台南市的农业区)、原高雄县(高雄市的农业区)、屏东县。在这五个区域里,2010年时,国民党能拿到的票数只有民进党的56.3%。2014年时,国民党能拿到的票数只有民进党的50.1%。这一次,国民党拿到的票数是民进党的93.6%。

数字上看,还没完全翻转,但增长率惊人。

今年是农民遇上“风调雨顺的悲哀”的一年,从夏季到秋季,蔬果价崩,农业部门处理失当,农渔民纷纷挂出“民进党不倒,农民不会好”的布条。

“卖菜郎”韩国瑜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时,让农民们赚到了钱,后来被民进党换上自己人吴音宁,完全经营外行,专门坏事,所以许多农民感念韩总。高雄农会转而挺韩,就是因为农民纷纷要求农会倒戈,效应扩散,这才有后来韩国瑜的“三山造势”吸引二十万人呐喊力挺的场面。

韩国瑜是“云林女婿”,所以竞选时多次到云林县为同党的县长参选人助选。选前最后一次前往同台造势,因云林当地高丽菜价崩,农民向韩下跪陈情,又一次效应扩散。虽然直到选前一周,外界仍不看好绿油油的云林县能变天,结果,还是变天了。国民党这次在云林拿到了破纪录的票数。

云林农民与韩国瑜,图片来源:中时

原台南县,上次国民党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35%,这次国民党得票数是民进党的77.8%。台南市这次虽然没有赢,但上次选举国民党输给民进党赖清德近48万票,这次只输5万票。原高雄县,上次国民党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44.2%,这次国民党得票数是民进党的116%,农业区直接翻转,毕竟是卖菜郎本人在此竞选。

韩国瑜这次赢15万票,上次国民党输54万票。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向党内推荐韩国瑜去高雄选市长的人,就是上次惨败给陈菊的杨秋兴。高雄韩粉都应该向杨秋兴说,对不起,谢谢你。

靠外销大陆的南部农渔民反了吗?

台湾凤梨出口至大陆的比例占外销97.31%,主要产地是高雄大树、台南关庙、嘉义民雄、南投名间、屏东枋寮、屏东万峦、屏东内埔、屏东高树、屏东新埤、屏东盐埔。

这几个地区在2014年选举时,国民党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50.1%,这次是80.8%。揭竿起义的是高雄大树的凤梨农,该地区上次选举时,国民党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36.6%,这次是95.9%。

台湾莲雾出口至大陆的比例占外销98.63%,主要产地为高雄六龟、高雄路竹、嘉义梅山、屏东佳冬、屏东林边、屏东南州、屏东枋寮。

这几个地区在2014年选举时,国民党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46.3%,这次是90.8%。我去年曾在观察者网撰文提及的高雄六龟,就是一条路等八年都修不好的六龟,上次选举国民党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42%,这次是123.2%。

台湾石斑鱼出口至大陆的比例占外销约7成,主要产地为嘉义东石、台南七股、高雄永安、屏东林边、屏东佳冬、屏东枋寮。

这几个地区在2014年选举时,国民党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44.1%,这次是71.1%,比马执政时期,出口至大陆的比例占外销约九成时的“投蓝率”还高。其中,在韩国瑜竞选的高雄永安,上次国民党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45.6%,这次是101.5%。

最后,不能忘记蔡英文上台后,虱目鱼契作被民进党掐死的台南学甲,这些渔民在2016年就揭竿起义,烧民进党证,扬言要组“千岁团”上北京求生意,结果被蔡当局摸头兼恐吓而作罢。2014年选举时,国民党在学甲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26.3%,这次是59.3%。坦白说,倒戈程度还不如同样产虱目鱼的高雄盐埕。

高雄盐埕的虱目鱼养殖渔民,选前频频上电视号召农民力挺韩国瑜,这个地区在2014年选举时,国民党得票数只有民进党的41.1%,这次是95.5%。

高雄阿伯上电视力挺韩国瑜

以上农渔民聚落地区,整体而言确实转向了,但因地方选举,参选人的个人条件、特别是与当地的联结,也是选民投票的重要参考指标,所以在韩国瑜竞选的高雄,以及其妻的娘家云林,农渔民转向得比较明显。如果韩国瑜选的是整个台湾地区领导人,恐怕农渔民会更热烈地弃绿。

这当然是民进党的大警讯,铁杆绿变蓝了,天都要塌下来,因为属于社会弱势的农渔民,其抗议怒火在宣传层面上的冲击性却十分强大。这也是国民党的大警讯,除了韩国瑜以外,其他党人懂得怎么脱皮鞋换草鞋吗?

结语

韩国瑜这次在高雄市的选举气势,不但影响了全台蓝军的选情(台北市除外,因为他没有为丁守中助选),在高雄本地,甚至传统上最绿的区域都翻转。在高雄市38个行政区里,民进党只赢了10个行政区,而且赢的幅度大都只在10%以内,只有3个地区超过10%,但也不超过20%。

韩这次在高雄得票89万票,不但超过对手74万票达两成,还超过陈菊在2010年时的得票数,可谓2018大惊奇。

勤苦人的闽南语是“甘苦人”,选后第一篇分析之所以挑出农渔民的投票意向,乃因这场选战是甘苦人对抗当朝权贵的战争,农渔民则是甘苦人的代表。再者,这个族群是民进党崛起的“家底”,忠诚度也最高,他们反了,也会牵动其他挺绿的社会弱势族群意向。

那么,这次选举可以确定农渔民的政治态度转向了吗?我认为是转了,因为本文只挑最绿的农民聚落分析,国民党得票率还只差民进党6.4%,其余中部、东部本就中间偏蓝的农渔民就更不用说了。

对民进党而言,2018.11.24这一天的挫败是空前的,比2008年还惨,因为他们失去了老巢,更失去了最忠诚的支持族群。

民意是流动的,尤其在资讯发达的现代,民心的转变有时甚至是随机的,让人搞不懂变化的脉络,措手不及,但这能让从政者时时警惕,施政片刻不能偏离群众。韩国瑜不是什么伟人或英雄,他只是找对了方法,将原本隐而不显的民意暗流挖掘了出来,也因为这股暗流是社会真貌,所以很快就震动全台。

遭一个完全执政、权势熏天、资源丰沛的执政党用尽全力围剿,还能获得压倒性胜利的甘苦人卖菜郎,其背后民怨之庞然,可想而知。

这一次是甘苦人与民进党的对决,甘苦人赢得彻底,民进党输得不冤。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台湾南部农渔民真的“造反”了吗?
选前倒数,这次台湾地方选举是什么形态的战争?
马英九说“不排除统一”,是国民党翻身后的新动向吗
韩国瑜崛起背后:台湾民心真的变了
台湾光复,想搞“军政府殖民”的是美国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