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台湾民众真的了解“九二共识”的内涵吗?

2018-12-04 10:30:3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国民党地方选举大胜后,大陆媒体有各种不同方向的解读,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台湾最新民意是否已欣然接受“九二共识”?

无可否认,台湾最新民意表达的是“转向务实”,两岸均应正面看待这样的发展,但将之盲目乐观解读,则可能在接下来的两岸城市交流中,发生认知偏差,引来不必要的摩擦。

选后,高雄市长当选人韩国瑜立刻宣布组成“两岸工作小组”,并也立刻受到云林县、南投县、嘉义市同党新科地方首长的响应。然而,台中市长当选人卢秀燕则有所保留,声明“为了节省成本,应会将两岸工作小组作为临时性编组,而非常设性组织”。

几乎在同一时间,政治立场偏绿的财经专家公开看法,语带威胁地说,台湾将在“九二共识”下“讨生活”。

诚然,民意趋向务实,但不代表政治意识型态的干扰业已消失,它仍会在各个层面企图影响人民的总意志。基于这个背景,以及各县市不同的经济现况,国民党新科地方首长对“九二共识”也必然会有处理上的差异。

说到底,就是国民党尚未建立一个崭新而有说服力的论述,以有效抵抗“独派”的思想武器。而追本溯源,两岸有识之士应该要问的是:台湾民众真的了解“九二共识”的意涵吗?

资料图来源:中时电子报

苦心孤诣的“曲线亲陆”

去年,有媒体节目街访民众,知不知道“九二共识”是什么?只有极少数人回答正确,少部分人了解模糊的大概,绝大部分人根本不了解“九二共识”,甚至完全答错的也大有人在

这意味着在马英九执政时期,即便经常性提及“九二共识”,并没有将这个最重要的两岸交流基础变成一般人都可理解的常识,或是成为让民众有兴致深入了解的议题,以至屡遭民进党的刻意曲解,并在太阳花运动时被高度污名化,让蔡当局在2016年取得完全执政权后,将选举结果定调为“台湾人民不喜欢九二共识”。最后连许多大陆民众都误以为台湾人民真的排斥“九二共识”。

真相其实是,台湾人并不了解“九二共识”,误判了“九二共识”所能带来的正向效益。直到蔡英文执政两年,“新南向”政策失败,台湾经济走入歧途,全台观光夜市人潮大幅萎缩,高雄市商业区甚至“租售”布条贴满街,最后农民收入受到冲击,小型商家纷纷倒闭,韩国瑜揭开了这个盅,中低阶层的大众这才觉醒。

韩国瑜之所以在竞选期间不愿意碰触两岸问题,直到辩论会上被逼问才公开表态,主要是因为“九二共识”对普罗大众而言是高大上的概念,民众无法将之与自己的生活问题直接连上关系。所以强调之,会与选民有距离,也会遭到对手加强污名化。选举的过程与结果都证明,韩国瑜是对的。

从政治层面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做法形同“曲线亲陆”,避开敏感的统独问题,以达到两岸殊途同归的实质效果。其实,马英九执政时期的“先经后政”也是同样的做法,但他吃亏在那是第一次让台湾部分民众得到好处,大部分民众无感。这一次,民众是经历了两年多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带来的苦果,并由最有切身之痛的族群(如农民与观光服务业)发难,效应才大幅扩散。

但如果你现在问一般民众什么是“九二共识”?知道的人还是不多,不过最起码了解到,没有“九二共识”,没有正向发展的两岸关系,是不好的。而仅获这层认知,已是弥足珍贵。

这也是为什么马英九在选前发表“不排斥统一”的看法,会遭到国民党各参选人的切割,因为此举形同又抛出一个不容易为民众清楚理解的概念,干扰了好不容易得来的民意认同。尤其,这个动作会为对手民进党腾出政治操作的空间。

在有心人从中作梗的状况下,维持正向的两岸关系,着实不易。更别说所谓有心人,还包含现在对中国大陆怀抱敌意的美国人了。

新科台中市长卢秀燕刻意淡化“两岸工作小组”的用意,其实与韩国瑜选前的“南南合作”主张是一样的,就是“曲线亲陆”。

只要稍有政经常识的人都知道,韩的“南南合作”虽也提及越南、菲律宾、泰国,甚至朝鲜,但在实质上的唯一重点,就是大陆。如果绕过大陆还能与东南亚国家发展经贸合作,蔡英文的“新南向”早做成功了,哪轮得到一个高雄市长为民前锋?

卢秀燕的保守态度,有三个重要的原因:其一,卢主张的城市经济政策,无论是自由贸易港或产业园区,绕不过“中央”,对台中的经济型态而言,过度强调两岸经贸,会让蔡当局有理由技术性阻挡其他经济政策;其二,卢所属的国民党,尚未建立一个强而有力的政治论述,以对抗“反九二”的“独派”论述;其三,卢的政治性格是稳中求进,与韩的开创性格不同。

一与二,是韩国瑜同样要面对的挑战,而高雄市民对韩的期待也大于台中市民对卢的期待,所以韩国瑜必须更积极、更大胆地展开行动。响应其号召的南投、云林属农业县,农民对农产外销大陆的期待,力道也很大,所以敢于挑战蔡当局的两岸政策。

“曲线‘台独’”会进化吗?

在民进党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为民进党守住桃园市与台南市的两个市长,也在选后对大陆发出善意的讯息。不过受困于“独派”意识形态,这两个市长仍必须老调重弹。桃园郑文灿,一面要求经济交流“不分蓝绿“,一面要求大陆放弃“附加政治条件”;台南黄伟哲则主张在“不搞政治意识型态,也不向九二共识倾斜”的基础上,不排斥两岸扩大交流。

这次选举,民进党的地方首长参选人,在政治意识形态上也就属此二人最为温和,或者说,刻意避免民进党的“反中”选举战略主轴。也因此,在一片蓝潮与韩流下保住了席次。

桃园市长郑文灿(左二)(图/东方IC)

过往,所谓“曲线‘台独’”,就是明的不宣布“台湾独立”,暗地使出各种“反中”手段。在经济面向上,鼓吹“绕过大陆,面向世界”;文化上,操作血缘文化的切割,将两岸人民原本的联系一刀两断。

但这次选举,民进党的传统“反中”选战模式宣告失败。选后,顺着这股反政治意识型态的潮流,社会已有推动恢复中国史课纲公投的呼声,要求导正目前将中国史并入东亚史的歪风。换言之,人民在经济上转向务实,也带动了文化上的拨乱反正,这会使得“曲线‘台独’”的另一个重镇,也就是“文化去中”,面临断炊的压力。

所以这次的大挫败,会迫使民进党重新调整“曲线‘台独’”的论述,当然不是放弃,而是会修饰得更符合当下社会潮流,已确保思想武器不至于全数失效。截至目前,民进党仅能在经济面向上稍作让步。

除了上述两位民进党籍市长在意识形态上的松动,另外则是赖清德在“以核养绿”公投通过后的让步。无论民进党在能源政策上的调整是否乃以退为进的政治动作,但该党反核的核心理念,已确定为人民所否决,不调整也不行。而如果连“反核”神主牌都动摇,两岸经贸交流的路线,也就难以完全照旧。

总之,“曲线‘台独’”势必也要面临修正。

谈“九二共识”要有技巧

为了让两岸在各个层次的交往能更为顺利,谈“九二共识”需要一些技巧,以免造成两岸人民认知上的误差。

对于国民党执政县市的官民,不需过多强调“九二共识”,可以多谈具体的政策或务实的愿景。只要是地方首长权限之内可以推动的事务,直接做,无须理会反对的舆论。

真正重要的目标,是能造就一个两岸正向合作的示范城市,然后再扩及到其他城市。若在此过程中,两边官方被拖进各种“假专业,真政治”的争辩,不利于工作的推动,也不利于民众福祉。这些政治性争辩,自有民间反方舆论会另外开辟战场,匡限其对实质政策推动的干扰。

对于民进党执政县市的态度,则只需强调“九二共识”,其余都不必多言。而“九二共识”的内涵亦无需多做解释,因为总会被曲解、污蔑。聪明的应对之道,是将示范城市作为“九二共识”的具体象征,让民进党执政县市的民众自行解读。人民心中自有一把尺,就算没有说出口,他们也会用脚表明政治态度,直接移居到示范城市。

对人民而言,台湾政治的问题就是“说得多,做得少”,将整个社会拖入无穷无尽的口舌之争。现下务实主义既然崛起,真正有意义的政治工作就是少说多做,拿出实际的绩效,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总而言之,“九二共识”虽是两岸携手共赢的基石,但说多了就容易流于教条,也容易遭人恶意曲解。韩国瑜的成功,就是只说人民听得懂的,其他高大上的理论或复杂的概念,能不说就不说。财货多进多出,比说什么都强。美国想从中阻拦,也无从下手。

只要哪一天谈到两岸交流,人民脸上露出了笑脸,就是实质统一最动人的画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如何让台湾民众真正了解“九二共识”
台湾南部农渔民真的“造反”了吗?
选前倒数,这次台湾地方选举是什么形态的战争?
马英九说“不排除统一”,是国民党翻身后的新动向吗
韩国瑜崛起背后:台湾民心真的变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