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前瞻台湾选举2020,谁是尔晴?答案可不只一个

2018-12-14 07:13:4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2018选后”马上就变成“2020选前”,因为距离下次大选只剩13个月,猪年又是选举年。谁代表党选“总统”?将是未来5个月的媒体焦点。谁宫斗谁?谁又渔翁得利?又必然是“总统”话题的重头戏。

讲宫斗就想到 —— 尔晴必须死!吞败的政党在找战犯,吞胜的政党也在找下一场选举的可能战犯,为了在更形重要的选战胜出,现下各方人马都在找尔晴。那么,到底谁是尔晴?

蔡英文能否连任?操之不在蔡英文,而在国民党。毕竟在2018选后,国民党治理人口是1472万,民进党只有617万。且这次民进党输掉的都是家底,如农渔民,如高雄市,如话语权。对台湾最大党“讨厌民进党”而言,民进党就是尔晴。

民进党在高雄市执政20年后,国民党人士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图:台媒

今年7月我撰文分析“民进党会不会长期执政”?其实这题不需太细腻的分析,即便当时“韩流”还不知道在哪里,却也很容易就得出“不会”的答案,因为蔡英文口中的“天然独”造反了。所谓“长期执政”,以过往的时间尺度来说是16年,现在则是8年,台湾政情的变化已悄悄进入超音速,一觉醒来天下就变。别说16年,能做8年可能就算长寿,而蔡英文很有可能是第一个无法连任的岛主。对人民而言,做不好就“必须死”,蔡英文就是尔晴。

换个角度。蔡英文能否连任既然操之在国民党,其救命阀就不会是党内其他派系的支持与否,而是国民党会不会推出更糟的人选。“蔡氏棋局”的致胜心法并无改变,国民党必须半死不活,民进党才能活。虽然第一招“抽银根”与第二招“历史清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反成为自己垮台的重要因素,但第三招“让你只有烂苹果可以出来竞选”,未必不能奏效。

吴敦义,朱立伦,王金平,这三颗老太阳,谁对蔡英文威胁最大?大多数人都会押宝朱立伦是吧?所以对民进党而言,朱立伦就是尔晴。

选后两周,“绿委”蹭国际热点“华为事件”,指控朱立伦的新北市府接受华为三年赞助,影响“国安”三年,“已不是荒谬二字可以形容”,开出选后打朱第一枪。开枪者的爸爸苏贞昌才在新北市选举中,破民进党纪录狂输近30万票,其女不认输还想再战,使用的战术却正是这次让民进党狂败的“抗中”昏招。开出这一枪立刻反遭舆论,名嘴,网红一阵毒打,又为朱立伦争取到媒体曝光度。苏女此举可谓嫌党输得不够多,嫌政敌不够强,嫌选民觉醒范围不够大,国民党倒是不愁民进党没有“猪队友”与“朱队友”。对尚有智商的部分绿营支持选民而言,这些猪队友才是尔晴。

谁是蓝营的尔晴?

王金平以“助韩”战功,称“基层”多劝进其选“总统”。吴敦义以“主席领导几近全胜”的战功,又为其支持者歌功颂德劝进争大位。不过此二人民调支持度只有个位数,混不似胜选英雄,蓝营反而有“内斗内行老国民党又回来了”的氛围。其实这是在选前就已预料到的结果,大家都知道选后大佬们一定会玩大风吹,而因“韩流”激励下,党之再造的呼声也必然会产生,果然,选后两周内,党内中生代一如预期地“造反”了。

当选台北“市议员”的罗智强,在选后第三天立刻宣布将四阶段选“总统”,并言明此举是为了能为国民党找出最强的参选人。随后,罗又提出了第一个政见“当选就建两岸跨海大桥,连通两岸高铁”。罗是马英九爱将,也是在2016年国民党一败涂地后,打绿最勤的党内中生代之一。

另外一个打绿最勤的前“蓝委”孙大千,选后频频炮轰党中央“没有新本事”,“原地踏步”,甚至毫不避讳地批评党主席想靠党内制度保送自己取得选“总统”资格,要求“大老退位”。随后,孙也宣布选“总统”,以两个月的时间下乡,在全台体察民情,并主张要以“庶民议题”铺陈政见,反对党内宫廷文化,与大老式不接地气的官腔官调。

对一些类似这两位比较敢于冲撞的党内中生代而言,老太阳们就是尔晴。

罗,孙两人,按老国民党文化,当然不够格选“总统”,所以免不了被挺吴,挺朱,挺王的各色人马打压。不过,就目前为止看来,这些保守派的反击尚相当微弱,因为整个蓝营舆论不曾间断地提醒国民党,这次不是“国民党赢”,而是“民进党输”,若选后大老文化复辟,就绝对无法重返执政。故而蓝媒多支持党内中生代的声音,并索性抛出中生代接班选岛主的议题,被点名的包含蒋万安,江启臣,许淑华等党内中间分子,一定程度压制了老太阳们的支持声浪。

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是“中生代”?朱立伦面对媒体逼供,被迫反问“我57岁算哪一代”?

公允地说,必须死的不是年老资深,而是作风老,思想老,态度老,必须被时代淘汰。这次选举里最典型的尔晴,就是丁守中,问题不在于他的专业,年龄与资深民代的经历,而在于他的思想作风老态龙钟。当丁在竞选过程中说“老共在选举里从来不是正面力量”时,就注定了他的局限与终局。我孤笔一支,也不是没在台媒撰文提醒过丁,台北市选战要以创新的“总统”选战规格打,大胆倡议两岸合作,但毕竟人微言轻,听者藐藐,结果丁在得票率上的斩获毫无进步,也是当然之理。

那么,还在还拼命讲“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的吴敦义,坚持“维持现状的现状就是马英九执政时期的现状”的吴敦义,字字拘泥,句句讲究,难道不是下一个丁守中吗?故而,希望党能翻新的党人,咸惧吴代表国民党与蔡英文竞争,须知蔡支持度虽低,但无论怎么乱搞,支持度都还高过吴敦义。王金平的状况也相差不远,甚至可说王比吴更不受支持者青睐。

至于朱立伦,其妥协性格就是他的罩门,我的大陆朋友们咸认为朱是另一个马,甚至朱还不如马,因为马英九至少还有些绝不妥协的坚持,朱相形之下更优柔寡断,此乃公论。57岁当然算中生代,但朱对两岸议题谨小慎微的态度,是75岁。不过,毕竟朱的民意支持度乃目前国民党中最高者,他会不会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政见愿景,还值得听其言,观其行一阵子。

罗,孙二人的政见冲锋,对党内旧思维会有一定程度的冲击,其抛砖引玉的动机与目的,也值得支持者给予肯定。如若老太阳们作风依旧老梗,以制度卡位,以人脉劝进,以温和形象骗取好感,政策路线却搞暧昧,最终蓝营支持选民会分裂投票,票投较敢创新的“蓝委”,罢投不知长进的“总统”。

此时此刻,对蓝营支持者而言,朱,吴,王都是尔晴。

谁是绿营的尔晴?

蔡英文是绿营败选的头号战犯,当然尔晴,但有公主病的人,不可能就这么认栽,蔡在选后卯足了劲儿在搞连任资格保卫战。占据大部分党政资源的派系新潮流,当初为了抢夺一个小小的北农资源,为蓝营献上超级战将韩国瑜,亦是头号战犯,当然尔晴,选后则在拼命卸责并保护其派系少主赖清德的政治前途。

绿营“尔晴头号候选人”蔡英文/图:中评社

现下,绿营上演的戏码,一是党主席人选,二是蔡柯合作。两出都是蔡英文能否取得连任资格的宫斗戏。新潮流系则在努力演出赖清德的“阁揆进退”,以因应接下来坎坷难行的政权保卫战。

民进党之败,全党上下与其附随组织(各种极左民间团体)都是共犯结构,也可说每一个绿色细胞包含本土民粹,台独,反核,半挺同,各种外挂的东厂组织,陈水扁,陈水扁的儿子,造谣维生的绿媒,亲绿学界,医界,法界,名嘴,网红,时代力量党,都是尔晴。故而,要在绿营内部找必须死的对象,了无意义。

从大势来看,民进党这次从云端直接下坠到地狱,几乎不可能于13个月内再振作,其能寄望的唯有国民党被胜利冲昏头,整个老灵魂死灰复燃,作茧自缚。再者,就是找尚有中间选民吸引力的柯文哲,以冲淡民进党的极端作风。

关于前者,民进党有可能会盼不到,因为这次国民党内部反省的力量并不小,即便无法改头换面,也难以再将整套旧模具拿出来印新钞。关于后者,柯文哲不会傻傻去当民进党垫背,所谓谈判,说穿了就是看现在谁比较需要谁,虽然两造都有彼此需要的部分,但目前优劣势很明显,蔡比较需要柯。蔡柯合作的时间点,可能要在明年春季末才会明朗化,届时,民进党必然要决定“总统”参选人与搭挡人选,柯在等民进党给出最高层级的让利。

对部分民进党人与支持者而言,柯文哲就是尔晴,“以柯养绿”肯定会种下绿营大分裂的种子。但对蔡英文与其他浅绿党人而言,民进党有许多紧箍咒如台独问题,反核问题,都需要柯文哲那种投机取巧的态度,才能骗取政治外行的中间选民认同。以上两种角度,其实是一体两面,也是民进党难以靠自身调和出适当路线的矛盾。

当本土民粹,“反中”牌,反核牌皆失灵,绿营的思想武器一一落空,原本由意识形态维系的团结因子,也就不复存在。柯文哲并不是比较早看出了这一点的绿营人士,只不过他没有党籍,较为容易跳船而已。在政党外部,若干亲绿势力,包含网红在内,举凡不想被“讨厌民进党”灭顶的,早就站队于柯文哲,以批斗前老板的方式求存。

柯绿互相指对方为尔晴,使两造在未来的合作上布满荆棘,这就是蔡英文最想解决的争端。

综观以上,尔晴无处不在,接下来5个月,就是蓝绿各自确认下次大选领头羊的政治动荡,期间或许会有令人意外的发展,因为“总统”人选,“立委”提名,党主席与派系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往往牵一发动全身。

鸡飞狗跳年之后,今年年初我曾定义了明年猪年乃“猪队友”年,凡必须死的,都会一一浮上台面。

【本文为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如果把台湾“2020选举”看作宫斗剧,他们都是尔晴
如何让台湾民众真正了解“九二共识”
台湾南部农渔民真的“造反”了吗?
选前倒数,这次台湾地方选举是什么形态的战争?
马英九说“不排除统一”,是国民党翻身后的新动向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