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韩国瑜提到“九二共识”,就是不说后半句

2019-01-16 07:51:0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我有件T恤上印着“Agree to Agree”的字样,意思没懂,于是上网查询。“YAHOO奇摩知识+”是这么解释的:在谈判中,两造意见分歧,僵持不下的情况下,经常会看到类似的说法Let’s agree to agree,意思是“让我们有愿意达成协议的共识”。如果连这个意愿也没有,那就什么都不用谈了。

这份说明很贴心地提到另外一个用语“Let’s agree to disagree”,也就是“让我们同意,双方保留各自的意见”,将争议点搁置不谈的意思。文末,说明者还以两岸关系作为实例——双方对国名、国家定位暂时是agree to disagree,在各自表达的情况下来往。但双方还没有 agree to agree,所以还没有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坐上谈判桌来寻求最后的协议。 

这个解答很赞,那件T恤也变成我的珍藏。

让我们就2019年后,国共两党对“九二共识”的诠释作为例子吧,“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就是 agree to disagree。“共谋统一的九二共识”就是“agree to agree”。

而在近日,新晋高雄市长韩国瑜被问到蔡英文的九二共识言论对两岸和高雄的影响时,回应说“九二共识”是两岸互动的定海神针,如果失去,两岸互动基础会变得迷乱、两岸的发展会变成不可测知。

但我想要提醒韩市长的是,当你的党中央再三强调 agree to disagree (一中各表)的时候,两岸的交往是不稳固的,互信基础不足的,谈不上真正共识的,因为它没有一个共同前进的终点。因此,讲久了,讲多了,自然就会让对岸疑虑愈来愈大,最后干脆抛出 agree to agree(共谋统一)的诠释,把双方理应订下的终点凸显出来。

虽有分歧,但你总该同意,我们还是有达成协议的共识吧?

韩国瑜邀请台湾知名综艺艺人白冰冰担任观光大使,提振高雄经济

然而,国民党还是回应对岸agree to disagree(一中各表),突出“分歧”,拒绝“共识”。而且还讲得理直气壮,甚至有党内新生代不惜为蔡英文的“四个必须”点赞,以强化Disagree。又有党内智库不惜搬出美国前AIT主席卜睿哲扭曲“习五点”的“反中”言论,加码强化Disagree。

有这样的党中央,党主席,党同志,算你倒霉。他们不用面对三千亿债务,你要。

在吴敦义主席于1月9日召集15个蓝营县市长参与的“便当会”上,党中央再度重申“一中各表为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要求这些地方首长“吞下去,说出来”,结果南投县长林明溱在会后接受记者询问时,一反党中央立场,吞吞吐吐地说“现在就不谈一中各表”。在场的媒体记者闻言,不时窃笑,一脸八卦,我也是。

有民意基础的,必须务实解决县市政问题的县市首长,被没有民意基础的,想要走中间路线选“总统”呼拢中间选民的党高层绑架,你们心里苦,但你们不能不说。毕竟,有财务压力又背负人民期待的是你们,不是党中央。

南投林县长选择的是agree to agree,韩市长你呢?

国民党智库针对“习五点”的态度与应对策略,就是依循美国人卜睿哲的定调:“习五点没有新内容”。国民党智库显然认为,唯有忽略“习五点”表达的agree to agree(共谋统一),当作没看见,才能站稳国民党的agree to disagree(一中各表)立场,也才符合美国利益。连我这种寻常百姓都看得出来的算盘,国民党智库有何“智慧”可言?

这个智库代表人名叫林郁方,大家应该也很熟,亲美拒统不遗余力的那位前“立委”。

“习五点”表达的agree to agree(共谋统一)是可以忽略的吗?你可以问问看常常将农产品外销至大陆的南投林明溱县长,最近对岸是否对他友善地提醒“别说一中各表比较好”。也可以问问金门县长杨镇浯,为何他在“便当会”后,也吞吞吐吐的说“两岸交流要有模糊空间”,是否与金门有长期交流的对岸人士,也善意提醒了这位新科县长,别这么清晰地表达agree to disagree (一中各表),大家才好共事?说不定,韩市长也已从对岸得到类似的讯息了。

何苦来哉呢?大家都有更重要的正事要办,要拼经济造福民众,台湾是如此,大陆也是如此。想干实事的人都不愿意花时间纠缠在“九二共识”那几个字的意涵与陈年往事里,就国民党主席爱念经,因为他活在历史里,逼得所有人都要在字里行间乱转,而像韩国瑜这样的部分党员却在现实中挣扎求生。三千亿的债,“一中各表”还得了吗?更别提韩国瑜们还得面对市民低薪,空污,蚊子馆一堆,产业萧条,出口不振的种种棘手问题了。

相信韩国瑜们在“习五点”里划的重点是——“经济合作制度化,打造两岸共同市场,为发展增动力,为合作添活力,壮大中华民族经济,两岸要应通尽通,提升经贸合作畅通、基础设施联通、能源资源互通、行业标准共通,可以率先实现金门、马祖同福建沿海地区通水、通电、通气、通桥。要推动两岸文化教育、医疗卫生合作,社会保障和公共资源共享,支持两岸邻近或条件相当地区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

这都是民众期盼能发生的事,我都想把户籍迁到金门了,韩国瑜应该也希望为高雄市画出这样具体而正向的蓝图。对人民有利的事,被agree to disagree(一中各表)挡住,值得吗?划算吗?应该吗?让那些想活在“历史事实”里的人,就活在历史里好了,我们需要有胆识,有新意,做实事的政治家,带大家向前走。台湾已经多久没出现为民谋福的政治家了?

最新民调显示(中华民意研究协会1月10日),45.9%民众认为,即使“中央”政府反对,地方政府也应致力于两岸交流,并可提出和“中央”不同的两岸关系主张,以反映最新民意。24%认为地方可进行交流,但不该提出和“中央”不同的两岸关系主张;14.3%认为若“中央”反对,地方政府就不应进行交流,15.8%无反应。

显然多数民众认为,别管“中央”政府,地方父母官要为人民做主,在两岸交流上以民众福祉为优先。人民认为“蔡中央”可以不理,就更别说“党中央”了。中央务虚,是这几年台湾政治的病灶,地方务实,则是去年大选中人民想说的话,韩市长不正是听到了这个声音,才为人民所拥戴的吗?

说到底,“政治0分,经济100分”要怎么做?最好的状态就是两岸都不提“九二共识”了,因为两岸互信已经内化到彼此的社会里,自然不必再提,大家都在经济上努力提升,文化上相互激荡,两岸自然而然地汇流在一起。而建立互信,就需要agree to agree,有分歧很正常,但双方都要有心解决歧异,并朝向共同的目标迈进。

2018年“九合一选举”前,韩国瑜一直被看做是国民党的一颗“弃子”

国民党,是一个亲美政党。亲美,在两蒋时代是为了“反共”与发展,现在这两个目的都不存在了,仅是为了一党之私。

如果国民党说,亲美是为了坚持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那怎么能忽略“习五点”里这段话——在确保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前提下,和平统一后,台湾同胞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将得到充分尊重,台湾同胞的私人财产、宗教信仰、合法权益将得到充分保障。

如果国民党说,亲美是为了捍卫“中华民国”,那怎能忽略“习五点”里这段话——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有关问题开展对话沟通,广泛交换意见,寻求社会共识,推进政治谈判。

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足当成“亲美却不开启与大陆展开政治协商大门”的借口。还是韩市长觉得,“一国两制”的剧本都让大陆自己写,台湾人不必参与?

不知道韩国瑜还记得台湾最后一个大型经济计划是什么吗?是1993年大前研一提出,时任“经济部长”萧万长采纳的“亚太营运中心”。当时的规划,就是以高雄市为中心,作为涵盖大陆沿海与东亚的枢纽,结果被李登辉与陈水扁先后agree to disagree了,以致高雄港从世界前三大港,沦落到13名。现在,由你来承担这个历史恶业。

那个时候,以高雄亚太营运中心为竞选政见成为高雄市长的,正是吴敦义。当时他发出豪语——“导引国际区域经济整合之趋势,掌握两岸直航的有利先机,建立以高雄为主体连结中国大陆、亚洲和全世界之发展中心等”。后来因为李登辉的agree to disagree,吴敦义没有实现这个宏观经济计划,现在,吴敦义作为党主席,却也在两岸问题上坚持agree to disagree。那么,韩国瑜市长,你要做1990年代留下残念的市长吴敦义吗?

国民党党主席,党中央,党智库,始终陷在中美台关系,与选举考量里自以为是地来回打转,绕不出来,还将地方县市长也一起绑在历史的泥淖里,那满心期待未来的人民怎么办?

所以韩市长,请走到agree to agree(共谋统一)的轨道上支持两岸政治协商,它不但合情,合理,合宪,也能让两岸重新建立互信基础,如此也才有可能实现“政治0分,经济100分”的愿望。眼光放远,多做一些即便政党轮替,也改变不了的正向政策与建设,你看“三通”政策,现在谁敢改?类似的政绩,才是值得努力的方向。

台湾与大陆若是没有共同努力的目标,就永远是“政治100分”,永远将时间浪费在对人民没有好处的无谓争执上。

如果韩国瑜也“Agree to Agree”了,我就送他一件“Agree to Agree”的T恤。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韩国瑜提到“九二共识”,就是不说后半句
赖清德:被蔡英文蹂躏的“务实台独工作者”
台湾政党不谈“一国两制”,那就直接做
“翻”过台湾的2018:上下都是戏
如何看待柯文哲在两岸关系上的作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