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台积电挺华为,首先是挺理智

2019-05-29 07:57:08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美国一道针对华为及其子公司的禁令,如同在全球高科技产业投下核弹。在多家重量级科技企业宣告中断供应后,台积电却展现“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态度,未加入“分手”行列。原因是台积电供应给华为的产品,若生产设备排除不计,内含美国技术不到25%,本来就可以出货。不过,调整这25%门槛的主动权仍在美国手里,如果将中国视为敌对国如伊朗、朝鲜、叙利亚等,那门槛就是10%。因此,台积电是否能持续出货给华为,仍有难以逆料的风险。

并不是台积电高风亮节,只要是有自生能力的民企,都不会希望受政治因素干扰,更不会乐见要在中美两大市场之间选边站,美国企业亦不例外。高科技全球供应链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动全身,那些断货的大厂与台积电一样,以理智评估:这场华为风波是暂时性的“筹码”,但中美科技角力也是长期性的,所以为了避免选边站,重新调整供应链降低风险势在必行。

唯“技术长城”才能捍卫自身权益

从半导体与IC设计产业的角度来看,华为(海思)少不了台积电,同样,高通、赛灵思(Xilinx)、AMD、Nvidia都得靠台积电的先进制程维持竞争力,才能与英特尔在不同的战场分庭抗礼。有高端技术作为长城,美国政府想“入关”逼迫台积电选边站恐怕并不容易,毕竟这家企业有大把的“中立筹码”。

须知,台积电之所以能始终站在浪头上,是因为其坚持专注本业,每年都花约百亿美元投资本业,以保持竞争优势。以AMD为例,之所以能蚕食英特尔近乎垄断的服务器晶片市场,靠的就是台积电的微缩新制程。

美国政府若对台积电这样的企业施压,形同鼓励台积电想办法减少美国技术的含量,以降低风险。合理的安排,应是致力在非美国所能影响的市场里,提供一样效能却技术内容不同的产品。

换言之,从台积电这个案例可知,特朗普正在催化“一个世界,两个系统”的提前实现。

关于25%美国技术含量的评估标准,美国商务部并未详细规定,所以有观察者认为,台积电的设备大量依赖美国技术,很难不超过25%。

其实,即便美国商务部针对性地制订标准,台积电的各种设备也早已做了分散风险与成本控制的策略。如在7纳米制程里的刻蚀机设备,中微半导体于2017年入选为供应商,7纳米加5纳米制程,则将加入荷兰ASML极紫外光罩机设备。美国政府若在生产设备上对台积电施压,会冲击美国自己的生产设备供应商,其他国家的相关企业反而受惠。台积电在采购管理上只会做得更周延,不会更依赖美国。

再深入点看,ASML为台积电、英特尔与三星联合投资的企业,但台积电之所以能在7纳米产品上保持优势,吃下该厂商过半的EUV光刻机出货,乃因英特尔内部的政治问题,以及台积电成为iPhone A13处理器独家供应商所致,由此可见供应链上下游与产业竞争的复杂度。“保证互相毁灭”即是反全球化政策的必然结果。

另外,虽然台积电的股权结构已有八成为外资,但其研发团队、高级管理人员都在台湾而非美国,因此根本不能说台积电的产品属“高美国含量”。从另一面来说,正因为台积电保有较纯的台湾血统,美国投资人才能稍免于“特朗普之乱”。

对华为而言,由于全球移动设备处理器架构多来自ARM(安谋)授权,领域也扩及服务器、基站,这家企业能否保持与台积电一样的中立态度,恐怕才是关键所在。

简言之,有坚强实力,才有中立的底气。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没有人愿意放弃中国市场

回到问题的核心,中美科技战的高端技术之争,终究要落实到市场的考量。如今全球最大市场虽为美国,但中国市场仍是最有潜力的超越者,因此想要高科技企业在市场层面独沽一味,成功几率不会高。

台积电虽有技术作为干城,但美国是它的最大市场,说没有压力也是骗人的。台积电2018年营收突破1兆台币,第一大客户推测是美国“苹果”,相关营收2246.9亿,占营收比重21.78%。整体美国营收为6328.21亿元,比重61.35%。不过苹果与美国整体对台积电的营收比重些微下滑,并由大陆企业补上。

台积电的大陆市场总营收为1757.94亿元,年增率59.5%,比重上升至17.04%,是台积电去年表现最佳的市场。这代表中国市场对高端晶片的需求量增长快速,也意味着中国科技力的明显跃升。在台湾股市里,台积电也是“华为概念股”的指标厂商,华为(海思)目前则为台积电的第二大客户,占整体营收8%。

华为年采购额达670亿美元,鸿海富士康占比10%为最高,台积电4%为第三,鸿海富智康为3%第五,总和113.9亿,向高通、博通等美商进行的采购约100亿美元。

台积电对华为的贡献是高端技术,华为对台积电的贡献是“勇于尝试高端技术”,鱼帮水,水帮鱼。对一个专注于技术提升的厂商而言,勇于下单买新技术的客户,无疑是最暖心的客户,它不但使得研发支出很快能获得补血,并让产品尽速投入市场,扩大客户基础,又有助于进行下一阶段的技术挑战。相对地,对于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上不断提供新武器的供应商,华为也得益于台积电的不断突破。

这种双赢的局面,任何企业都不会轻言放弃合作。

一向坚持“台湾制造”的台积电,为何选择在南京设厂?因为大陆的设计能力走到了这一步,有客户与订单,台积电设厂就近提供服务,乃当然之理。那么,为什么台积电没有响应“美国制造”?

2017年初张忠谋说了自己的看法,其一,台积电有66%客户来自美国,等于为美国企业创造利润提升就业,间接达成了特朗普提升就业率的目的,没必要在美国设厂。其二,台积电在台湾给予员工的薪资不低于美国,坚持台湾制造,并非这方面的成本考量,而是台湾拥有完整的产业聚落,提供最佳效率。换言之,美国不具备这样的环境。

对台积电而言,除非美国客户有强烈的需求,并对供需双方都有足够的诱因,台积电才会到美国设厂。相对地,中国大陆在这方面非常积极地提供诱因,以及完整的产业链搭配,加上客户有需求,所以在南京设厂。

当下的贸易战对台积电而言,出口至美国可由台湾这端处理,大陆内需由南京这端满足,台积电在出口管理的工作上,做得十分细腻到位。

台积电模式作为一个缩影,大约可看出未来台厂的调整模式,郭台铭的“左右逢源”说足以概括之。为了因应“一个世界,两个系统”时代的到来,留在大陆的台厂将一改出口美国的盈利模式,转而专注于中国市场,然后将出口任务转移至他地,无论是东南亚,或南美,或美国本土。

台资虽然被迫发生质变,大陆还可以巩固另一个科技大厂在意的重要市场——欧洲,以及“一带一路”所将造就的新兴市场,再者,就是强化自身市场,以确保足够的诱因。

目前,中国所展现的开放态度,以及对全球化多边主义的坚持,短期虽有负面冲击,但中长期有利于留住品质较佳的外资。而如上所述,美国目前的科技打压,不但会迫使高科技企业为了市场目的而减少对美国技术的依赖,也会推升中国科技自主的决心,并加快步伐。

不会有人愿意放弃中国市场,只会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从手机制造产业的面向来看,华为手机销售受阻,得利者是三星,由于其供应链大都属自己集团,台厂并没有转单红利可得。因此在心态上,台厂并不乐见中国手机品牌商的发展遭到非市场因素的干扰,如果“两个系统”必然发生,韩厂又押宝于美方,台厂会转而关注中国系统的发展潜力与商机。当然,关键点还是在于华为5G技术的领先。

特朗普曾在2月发推说“我要美国赢,是通过竞争,而不是封杀当前更先进的科技”,对比于今日的极限施压,外界也只能解读是因为贸易谈判上的挫折,使他策略性地借由对付华为,逼迫中国在谈判上低头。不过,与其期待这是虚晃一招,还不如认真看待,吃苦当作吃补,为了长远的利益,置之死地而后生,努力强化自身实力。面对非理性的干扰,只能更理智。

台积电挺华为,首先就是在挺理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华为
华为
作者最近文章
台积电挺华为,首先是挺理智
特朗普嘴上说谈判不急,却让农业部组团来台“塞货”
郭韩“初战”:养成系偶像与狮心总裁
郭台铭参选,美国慌了,谁笑了?
绿营送走了“武统”论学者,却把“武统”论迎进了台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