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日本制裁韩国半导体行业,台湾能坐收渔利吗?

2019-07-03 08:05:3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中美科技角力尚未平复,日本又对韩国抛出了科技血滴子,安倍首相在G20“坚决捍卫自由贸易”的正义呼声言犹在耳,隔天出的这一手,仿佛在补充下一句 —— 韩国除外。

相较于此前美国粗鲁而干脆地禁止美企销售产品给华为,日本管制3种制造半导体不可或缺的原料输韩,手法是置入90天“审查时间”,布下出口的障碍,出招较为谨慎。日本专家认为,此举不致违反WTO的规则,或属于规则上的灰色地带,无论是哪一种,均保证即便韩国诉诸WTO公堂,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有所定论。

直接受到冲击的韩国大厂是三星、LG与SG,据悉,这些韩厂的备料可能均不足支应90天,遭此横逆,待韩厂库存用尽,也只能停止生产。台湾财经媒体很快地作出反应,列出日韩争端下可能受惠于转单效应的台厂。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单纯,按韩国在半导体领域所拥有的高市场占有率,这一事件的负面效应将波及全球各种需要半导体的产品。例如,若苹果iPhone因此减产,第二层的受害者就是美企、台厂,甚至日商。

日本政府不是不了解事态发展可能反伤己身,在全球化下的贸易战,所有人都是输家,但其对外回应却与美国政府如出一辙:这是安全保障上的措施,而非自由贸易的问题。

所有奉行自由主义的国度,一旦发现“自由工具”不太好用,便会拿国家安全当借口作弊,无一例外。令人想起普京在G20峰会期间的谈话:自由主义正在反噬自身。

既然要针对韩国,对自己的产品进行出口审查,日本就必须在相关法令上进行相应的措施,也就是将韩国从日本的“白名单”中剔除。与日本进行贸易的各国若被认列在此名单中,便享有出口管制的宽松待遇,反之,买日本货则会遇到许多障碍,尤其是那些与军事用途相关的产品。

谈到日本的“白名单”,就必须了解一下“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这个单位。

G20会场上,安倍与文在寅握手。图自IC photo

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

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以下简称安保局)在2014年设置,是安倍政府意欲扩张日本外交自主空间的专责部会。类似于美国这两年经常提及的“全政府战略”(whole of government),目的在于统筹整合原来各行其是的各部会,在重要国家战略的目标下,对各种政策进行全盘的整理,以确保各种政策不会自相矛盾地背离整个战略目标。

安保局的设立直接关乎“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协助日本政府高层在国际战略上拟定政策,隶属于内阁官房,人员编制67名,包含自卫队官员十多名,局长由首相任免。由于这个位置关乎国家安全,因此局长必然是首相的亲信。该机关设六个单位: 总括,战略,情报,同盟及友好国,中国及朝鲜,其他国家。

2017年朝鲜半岛情势紧张时,日本的因应便是由安倍与安保局长谷内正太郎等人进行战略推拟。与各个重要关系国的战略外交会谈,也是由安保局长作为首相的代理人出面。安保局既有外交功能,又掌控情报资源,工作涉及各部会的整合与协调,可谓日本的“天下第一部”。

那么,“白名单”自然就是安保局的“作品”了。

以贸易手段作为外交的延伸,安保局的主要任务,就是通晓重要关系国的软肋,国内的政策与法规也都是对外进行“战和交涉”的武器。对韩国出手要打到痛点,安保局显然给出了“半导体”这个答案。

国与国之间的争端,再怎么不愉快,某方使出一招毙命的手段毕竟还是罕见的。以日本谨慎的民族性,用不惜自伤的方式对韩国放大招,必然有更深度的战术性考量,此行动最合理的解释,安倍应该是闹给美国看,逼特朗普出面调停。

特朗普与美日韩同盟的裂痕

事实上,日本放话“不排除任何选项”对付韩国是3月的事,当时日本政府抛出关税,停发韩国旅客签证,移工签证从严审查,停止汇款等可能措施,要求韩国针对两国间的矛盾进行协商。韩国当时也态度强硬地回应,对日方的制裁行动“已做好万全准备”,无兴趣积极解决争端。

但是,日本从“半导体”入手,可能是韩国始料未及的,因为这是七伤拳。韩媒在日本动手后,质疑文在寅总统失职,认为韩国政府也是看报才知道日本“宣战”,对于日韩政府之间的必要交流与情报掌握,媒体抨击文在寅没有作为,致使企业在最前线遭到冲击。

时值韩国提升基本工资所引发的负面效应与经济下滑,加上韩国政府致力打击政商贪腐,调查企业,韩媒趁此时机表达社会所累积的不满,痛责文在寅只会勒紧企业的脖子,但企业需要国家保护时,却“不见了踪影”。

被日本人痛打要害,韩国人的反应必然是激烈的。文在寅很可能忽视了日本发出的警讯,以为双方的争端不至于一夜间就要以性命相搏。不过,日本版的“极限施压”,确实也令国际社会惊讶,安倍是特朗普上身了吗?

作为美国安保同盟成员,日韩本来就不对盘,两国的争端一向也由美国居中协调。不过,特朗普在外交上,与关系国的历史认知上,通常处于无知状态,美国人都批评他对国际事务不用功。因此对于东北亚各国的历史纠葛与当下状态,特朗普一方面无知,另一方面也无兴致了解,对日韩的“小打小闹”,自然也就谈不上介入斡旋。

日韩两国少了中间人,缓冲区也就消失,想要呼唤美国介入协调,也只有经由激烈的对撞引起注意。

也不知是否巧合,在日对韩“宣战”的同一天,文在寅首次公开表示将协助美国的“印太战略”,这疑似“挟美自重”的动作,是针对中国,还是日本,抑或以上皆是?后续发展有待观察。

白名单与黑名单

说到底,日韩今日的矛盾,还是历史恩怨。让日本恼火的是,文在寅政府对日本在慰安妇议题,二战日企强征韩劳工的法律案件,以及两国军方摩擦的问题上,采取强硬的态度。

日本是一个对自身处境极为敏感的民族,尤其他们做过亏心事,对中韩两国的对日态度特别警惕,但这桩历史地雷不拆除,日本就脱离不了业障所带来的不安。对近代军事侵略中韩的历史采取淡然立场,日本总认为能透过与中韩的经贸及战略依存,将历史问题压下去。但中韩人民对历史耻辱铭记在心,即便在政府层次三国能有务实协商的共识,但社会压力也不能不顾。文在寅上任后所面对的,便是对日本强硬的社会氛围。

文在寅  图自网络

日本安保局的“白名单”,是着眼于当代国际政治的敌友列表,相对地,日本自始至终都在韩国的历史“黑名单”里,并名列榜首。因此,尽管日本用现实主义的方法,解释日韩关系每况愈下的缘由,是日本在韩国的“存在感”(经贸依赖,朝鲜问题)下滑,但韩国人民要的,是日本诚心的道歉,而这是民族主义的需求。两国经常文不对题,也是理所当然。

与中美间的故事大同小异,这次日本制裁事件,无论是否会在短期间结束,长期而言必然迫使韩国在未来努力降低对日本科技的依赖。有鉴于中美日韩在IT科技产业上的全球重要性,全面的决裂不会马上发生,但自求多福的心态会久久挥之不去,也会具体产生无形的科技壁垒。

台商在这个各科技大国的自立过程里,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以永续生存,已有愈来愈多人给出了具体看法。但是,科技发展问题已经成为高端政治问题,至今还没看到真正具备完备逻辑的说法出现,因为国际政治变迁趋于剧烈,不确定因素太多。无论如何,台科技厂也难作壁上观。

韩厂受创,台厂或陆厂受惠,这是过于粗浅而失之简略的说法,目前比较合理的预测,应该是因美企遭受波及,逼迫美国政府出面协调。而且,特朗普还有很多的烂帐没与日韩两国结清,所以也不会置之不理。

日韩争端或许因此暂时缓和下来,但心结却只会加深,不会减缓,而这会对美日韩安保同盟刻下难以抹灭的裂痕。

补充说明1: 日本作为韩国出口国,规模已从第二降至第五。韩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为240亿美元(2018年)。

补充说明2: 日本针对韩国的3项出口限制产品为氟聚酰亚胺,以及半导体制造中使用的光刻胶(Resist)及蚀刻气体(Eatching Gas)。

补充说明3: 最受影响的韩国强项是DRAM,韩制DRAM拥有全球7成市占率。另外韩制NAND型记忆卡占全球五成份额。所影响的主要消费性电子产品为手机,电视,个人电脑等。

补充说明4: 白名单有27个国家,韩国或将成为首个被剔除的国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G20
G20
作者最近文章
安倍说要坚决捍卫自由贸易——除了韩国
东盟不会像台湾这么“乖顺”
蔡英文靠作弊胜出,蓝营应该意识到些什么
台积电挺华为,首先是挺理智
特朗普嘴上说谈判不急,却让农业部组团来台“塞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