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韩国瑜靠韩粉赢了郭台铭,能赢了蔡英文吗?

2019-07-16 07:45:1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扰攘了四个月,长达七天的民调,国民党“总统”候选人初选结果为韩国瑜44.8%,郭台铭27.7%,朱立伦17.9%,周锡玮6%,张亚中3.5%。由韩国瑜胜出。

如同高雄市胜选当天,韩国瑜这次直言“没有一丝喜悦”,我想这是真话,因为2020大选能“操之在韩”的并不多,而若他输,就会从云端跌入万丈深渊。不是登上宝座的国王,就是走上断头台的头号战犯,没有其他结果,正常人都不该有什么喜悦之情。

7月15日,韩国瑜赢得党内初选。图片来源:中时电子报

初选的胜负关键,不在于政见,而是支持者有没有在家中守电话。要让支持者死忠,靠的也不是理性,而是情感。至于郭台铭强烈质疑绿营支持者灌票,这其实是假议题,即便有,影响也极其有限,原因是韩郭二人谁比较好对付,在绿营内部也有分歧看法,不好操作。

这次民调采15%党内互比,85%党外对比数据,此前已说明过,差别在于互比没有纳入外部竞争对手。在党外对比民调中,五家民调公司数据平均为韩47.7%,蔡15.8%,柯18%;郭29.2%,蔡14.1%,柯14.6%;朱20.7%,蔡15.6%,柯18.8%。

就数据论数据,无论是互比或对比,韩国瑜皆压倒性胜出,不过,就像民进党初选民调,这些数据都难以呈现真实民情,因为等电话的大都是铁杆支持者,因此数据的参考价值很有限。以上三组对比民调数据可看出,挺韩者可能对“郭蔡柯”对比民调并不作答(“朱蔡柯”亦然),以致总比率少很多,证明待在家等电话的基本就是韩粉为多数。

若看细项趋势,对比与互比的数据差距,显示非铁票的流向,一旦纳入蔡英文与柯文哲,韩郭的支持度就减少,朱立伦则增多,五家民调公司数据都显示只要与党外竞争者对比,韩流失的支持度比郭台铭大,显示郭台铭确实能得到比韩国瑜多的非蓝营铁票。

在我的亲属范围里,有一家五个兄弟姐妹,长女支持柯,二女支持韩,三女支持朱,四女支持蔡,五男支持郭。五人年龄在45岁—55岁之间,学历只有二女没上大学,皆属中产阶级。真是个民调的宝藏,但我不敢深度挖掘,怕大家吵架,不过从家人最粗略的背景也可看出这五个参选人的支持者版图。

自认是中下阶层庶民的,倾向挺韩。学历愈高生活愈稳定的,倾向挺蔡与朱。政治立场较为中立的,倾向挺柯。背负沉重家计,不满执政党又有“反中”情结的,倾向挺郭。有意思的是,挺柯、挺朱与挺郭的家人们,原本对韩国瑜并无恶感,但因韩国瑜从美国回来后至今的韩粉暴走现象,以及挺韩媒体的过度促销行为,这些人开始对韩与他的粉丝,和背后的支持势力产生不良印象,而转移了支持。

因此我数次强调,“黑韩产业链”只会让支持者更团结,对韩国瑜巩固铁粉有利,真正对韩不利的是吹捧他过头的“毁韩产业链”,这个产业链的高度排外,使挺韩意志不坚的选民迅速漂离。年轻人最喜欢反主流,反吹捧,他们这几个月的大批出走,就是韩国瑜的大警讯。从社群网络的“讥韩潮”,以及挺韩媒体的收视率下滑,皆可看出这个危机。

韩国瑜(右)离开党部时,降下车窗向支持者拱手致意。图片来源:中时电子报

郭台铭的问题,则在于将大选策略摆在初选使用。这两种选举活动的差异在于,初选是支持者派对,大选是全民派对,支持者要的是在能赢得大选的基础上,理念相近并有共同情绪的政治领袖,全民要的是能展现新气象,带来希望的政治领袖。

郭台铭将顺序搞反了,除了频踩蓝营意识形态红线,在开始民调前,甚至想“引柯粉入关”加大支持度,这是触怒蓝营支持者的昏招,连一向支持郭的“知识蓝”都不能接受。但话说回来,由于韩粉铁板一块,郭台铭还真只能往浅蓝、中间甚至浅绿找支持。这便是为何挺郭者认为他打从开始就应该独立参选,在国民党的闷锅里,很难不闷,到最后,还得以“大哥拜托你”的低软姿态向韩喊话。(大哥是指郭自己)

重点来了,若郭台铭以目前的策略脱党独立参选,在全民派对里,国民党会有胜算吗?局面会非常复杂,但若硬要给出简明的答案——不会。因此对国民党与韩国瑜而言,真正严峻的挑战现在才开始,无论郭会不会脱党,他已说过不会放弃从政之路,国民党该怎么整合很棘手。

截至目前为止,看不出郭台铭脱党参选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因为蓝营“立委”参选人不太可能脱离国民党这条船,少了这个大选军团,郭台铭即便财大气粗,单打独斗无可能胜出。再者,郭台铭与柯文哲联盟,更无利多可言,因为目前郭柯两人的支持者版图有不少重叠,1+1<2。若不能赢,郭找柯合作没有意义,除非郭耍任性,只是想给国民党难堪,但这不符合郭董的商人逻辑。

由于韩国瑜全民支持度向下的趋势很明显,郭台铭看大数据也知道,自己的最佳位置在于补足韩国瑜的失分。甚至,一旦局势到了国民党不得不“换瑜”求胜的时候,郭董是第一救援投手,脱党等于放弃最佳位置。重点只在于,郭台铭能否在大选的议题主轴上享有最重要的发言权,以及韩国瑜大选胜出后得到分配大饼里的最大块。

政治分配还是要看实力,郭台铭若想建立自己的兵马,就要在“立委”参选人上下功夫。以他的财力资助“立委”候选人绰绰有余,让收编而来的“立委”拼上席次,才是郭在党内叫牌的筹码。

这便是为何韩国瑜虽然赢了初选,大选却“操之不在于韩”。韩国瑜背后有庞大的利益纠葛,地方派系、媒体大亨、党内要角,再加上郭台铭所能掌握的支持者与财力。韩国瑜唯一能凭借的,就是不计个人利益的铁杆韩粉,但韩粉在党内分配大戏里,只会为韩减分。若韩国瑜傻到使用韩粉硬撬党内利益,那是自毁长城,真正的分裂祸端。

所有人都想做“造王者”,也都必须是,闷归闷,郭台铭一旦脱离,只会成为蓝营千古罪人,头上戴一百顶“青天白日”帽都没用。

如果想赢,韩国瑜在接下来六个月能做的事只有一个,就是约束自己的支持者与媒体大亨,停止党内斗争,引导枪口对外。而他不适合也无能力做分配者,只能让党中央去调和鼎鼐扮黑脸。

无论各有所好的国民党支持者多么讨厌党内竞争者,也都无法否认一个事实,2020大选蓝营只能打团体战,光靠韩国瑜的嘴,郭台铭的脑,朱立伦的脸,都不足以致胜。所以我看不出国民党分裂的可能,坐拥一切资源的执政党才有分裂之虞。不过,外人也从来不敢低估国民党的自毁基因,在分合之间,未来还有很多好戏可看。

郭台铭的政治第一战能打到这个程度,已属不易,柯文哲当初崛起的酝酿时间都不只4个月,可见郭董的经济人形象在台湾有一定的票房,他面对的可是史上首见的蓝营民粹,柯文哲当时却受到绿营的全力支持才冒出了头,两人谁比较有战力,一目了然。

上了贼船就要当贼,这次郭董应该深切感受到民主选举的非理性,上了一堂所费不赀的普选民主课。与企业家不同,政治家要处理的是“人心”,那是大数据与理性无效之处。最艰难的地方在于,并不是操纵选民情绪就必赢,总还是有必须诉诸理性对选民讲道理的时候,怎么拿捏分寸,随势而动,需要高度应变的技巧。

群众心理极端复杂,并难以捉模,所以选举结果从来不是“选到最好的”,而是选到一个“比较不烂的”。

是郭董坚持初选,才有了这场初选,愿赌服输理所当然。那种因为初选落马,而从“柯黑”秒变“柯粉”,为私利脱党参选的政客才是真正的垃圾,国民党不时会出现这种人,选民会唾弃之,例子可不少。

对于民进党而言,韩国瑜是唯一能以蓝营民粹对撞绿营民粹的挑战者,这意味着过去绿营无往不利的民粹动员策略,会遭到很大程度的抵消。从韩国瑜初选后期对绿营支持者喊话,可看出他已瞄准高龄选民出手,若郭台铭从旁襄助,则对中间选民与年轻选民有一定程度的吸引力。倘若再加上柯文哲参选,巩固较为务实的年轻与中间选民,蔡英文面对的是全年龄层的争夺战。

郭台铭的“呛中”策略没有在初选获得成功,柯文哲的“和中”策略也没有使他的支持度崩盘,而且还是在香港事件与美国对台统战的高峰期。对绿营而言是利多出尽,“反中”战场恐怕没那么可靠,而这是绿营唯一能选择的主战场。除此之外,若另辟战线,仅剩韩国瑜的市政成绩可以做文章,斗臭之,对自己选情不无小补。

韩国瑜的弱点,并不是离开高雄市北漂选“总统”,而是至今没有提出一个强而有力的理由说服高雄人。选上后,每周三天在高雄上班,纯粹是韩式笑话,原本对韩期望甚高的高雄民众不可能买单。最有说服力的政见,应该聚焦于“总统”与高雄发展的深度连结为何?

不搞“迁都”,又不搞“台湾经济中心转移至高雄”的宏图,大选后失高雄也是必然的。这种选战议题,必须搭配郭台铭的经济愿景才有力量,而操作这样的议题,不能用情感服人,须以理性诉求。设立自经区原本是很好的切入点,韩国瑜在初选时却只字未提,充分显示韩在初选时只想靠韩粉热情持盈保泰的保守,因此被批评“只有初选高度,没有大选高度”,这才是韩国瑜的核心弱势。

想靠耍嘴皮在大选胜出,没有可能。

韩嬴得初选这一天,最有意思的新闻是“韩国瑜概念股亮灯涨停”,什么是“韩国瑜概念股”?其实都是观光、百货股。投资股民最诚实,看好韩国瑜能带动观光、消费这类内需经济,但是台湾真正的出口经济命脉,股民不敢押宝“庶民总统”。

韩粉要的是“韩总统”,郭台铭、朱立伦、王金平要的是未来影响政局的实权,张亚中要的是复兴国民党党魂,国民党要的是重返执政,其他党人桩脚要的是执政红利。韩国瑜呢?只要2020不输就好。这应该就是此刻的实况。

郭台铭会不会脱党?韩国瑜会不会支持度持续下探?柯文哲会不会参选?蔡英文选情很稳吗?

后面,还多得是戏。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靠韩粉赢了郭台铭,能赢蔡英文吗?
安倍说要坚决捍卫自由贸易——除了韩国
东盟不会像台湾这么“乖顺”
蔡英文靠作弊胜出,蓝营应该意识到些什么
台积电挺华为,首先是挺理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