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姚锦祥、玄承智:友日、亲日还是反日?特朗普的心思好难猜

2017-11-08 13:48:3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姚锦祥、玄承智】

11月8日,在结束了对日本、韩国的访问之后,特朗普将踏上中国的领土。此前的三天访问基本可以算是顺利,尤其是11月6日,安倍与访日的特朗普举行了共同记者会,安倍指出“这是一次历史性的访问”,“向世界展示了日美同盟不可动摇的纽带”。那么,展示了强大同盟之后,日本放心了吗?实际上,此次特朗普访日还有更多的细节需要挖掘,日本各界“不同的声音”依然不绝于耳。

特朗普和安倍喂鱼,有点不耐烦

现在不是谈判的时机,然后呢?

各界对美日首脑会谈的基本判断是,朝核问题一定是谈论的重点,从记者会上安倍的发言来看,他指出,“现在并不是对话的时机,而是给予朝鲜最大压力的时机……为了改变朝鲜的政策,必须以日美为主导,并与国际社会紧密合作,向朝鲜施加最大的压力。这一点我和(特朗普)完全一致。”从这番对话看来,安倍基本上没有给外交谈判和对话留下任何后路,也和其就任以来对朝鲜一贯的强硬态度相一致。

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安倍可能也受到特朗普最近“日本不是武士国家吗?为什么不击落朝鲜试射的导弹?”这番言论的影响,力争在对朝政策上与美国保持一致。实际上,日本的几位前情报官员(如前外务省国际情报局长孙崎享)就指出,“日本还有外交吗?日本还需要情报吗?”这实际上是一些外交实操人员对当前日本外交的讽刺。虽然日本仍然拥有很强的情报能力,但在很多情况下,“情报与事实”往往让位于“服从美日同盟”的大格局。这鲜明地体现在21世纪初的伊拉克战争中,日本情报官员反复提交“伊拉克不具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判断,但日本决策层对此置若罔闻,并边缘化了相关情报人员。因此,日本的外交自主性依然是高度存疑的,它的外交决策是否理性,是否是以日本的国家利益为前提?这里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因此,在日本许多的“不同声音”中,朝日新闻评论部的尾形聪彦就指出,“特朗普的访日、访韩、访华,无非也就是强调对朝鲜施加压力,强化合作的重要性。而真正重要的是,在这些表面的口号之下,日本、中国、韩国的领导人应该清楚地向特朗普传达军事行动所造成的重大危害。”而日本的军事史专家田冈俊次更是鲜明地指出,“特朗普明明知道先发制人会造成日本、韩国大量的死亡,这是极端的美国优先主义。美日达成这种所谓的一致真是太糟了。”实际上,从日本的方面来看,美国今后发动有限军事行动的可能性在超出预想的快速增加。

11月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新闻发布会,相视一……没有笑出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同盟重要,贸易更重要

与朝核问题同步进行的,是有关日美经济贸易的谈判,而日本方面对此是“不甚满意”的,存在某种“温度差”。实际上,早在5日晚上,在与安倍的晚餐前,特朗普就表示,“虽然你们很讨厌,但我们还是要继续讨论贸易议题。”

美方的观点集中体现在特朗普6日在美国驻日大使馆面向日美工商业者的演讲中。特朗普认为,“美国与日本的贸易关系并不公平,美方需要改变每年对日本高达70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而此时话锋一转,特朗普又转身成为美国军火的超级推销商。他指出,“美国有世界上最好的军需品,如果考虑到日本周边情势的话,从美国不断购入防卫装备是非常正确的选择。”他也许认为这有助于解决美日之间贸易赤字问题。

当然,对于安倍仍念念不忘的TPP,特朗普也毫不留情地泼了一盆冷水,他说,“可能这个屋子里的一些人不同意我退出TPP的做法,但最终会证明我是对的。”在美国宣布退出TPP之后,日本一直试图主导建立不包含美国的TPP11国计划,并达成基本的协议草案,最终迫使美国回到TPP的谈判桌前。但特朗普此次的表态算是给日本的一个正式回应,也向其他徘徊不定的TPP10国释放了明确的信息。这使得安倍的对外经济策略不得不陷入了跛足前行的境地,也让他在记者会中提到的“日美主导建立亚太地区经济秩序”的说法略显空洞无味。

而值得注意的是,未来日美经济对话的进展,也将攸关自民党政权的稳定。日本战后所形成的以自民党为核心的“保守主义体制”,其重点有两个:即“出口导向的大型国际企业”加上“保护导向的农业社区、小商户”,一个为选举机器提供资金,一个则提供稳定的选票来源。虽然随着全球化和日本国内选举制度的发展,自民党和它们的合作模式有所变化,但这两者依然构成了自民党重要的执政基础。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战后两次自民党下台,都或多或少地伴随着出口的严重衰退和农村选票的移动。

未来,日本将在出口和农业领域继续承受美国方面的巨大压力。一方面,日元将面临巨大的升值压力,美国也将提高来自日本的进口产品关税,这对日本的出口型企业将造成打击。另外,在农业方面,尤其是猪牛肉、大米等几大“圣域”中,美国将要求日本在“特别进口配额”上做出更多的让步。

特朗普的“对日观”变了吗?

日本对于特朗普一直抱有复杂的心态,尤其对他的“对日观”捉摸不定。他是“友日、亲日还是反日”?似乎谁都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那么在这次访问之后,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吗?

实际上,日本对于特朗普的“初印象”始于1987年。当时试图参选总统的特朗普就在纽约时报等媒体上开始了宣传工作,当时他的“对日观”是,“日本数十年来利用了美国,不需要支付防卫费而实现了快速的经济发展。应该要求日本支付驻日美军的驻留经费,这样就可以补偿美国的巨额赤字。”这一时期特朗普的对日态度很不友好,甚至对日美同盟的存在意义产生了疑问。

特朗普与日本的再次相遇是在2016年,当时他在8月的一次竞选集会上表示,“日本拥有支付驻日美军经费的能力,为什么他们不100%支付呢?如果日本不支付的话,美军应该做好离开的准备。”这一时期,特朗普似乎在暗示美军有撤出日本的可能,并一定程度上接受让日本拥有核武器以实现自主防卫的选项。

而特朗普对日态度的决定性改变,发生在他今年1月就职之后,他在了解军队和情报机关的相关资讯后确认,“为了保持美国在亚洲的存在,驻日美军和美日同盟是决定性的关键要素。”而同时,特朗普与安倍良好的个人关系,也促进了特朗普对日态度的不断改善。

然而,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在驻日美军军费问题上不会再向日本施压?是否意味着美日关系的稳固已经是美国亚太外交的优先项?恐怕不能这么说,“美国优先”毕竟高于“美日同盟”的位阶,而日本在外交上从属美国,缺乏自主性的特点恐怕还很难改变。日本媒体所提出的“实现了对等的日美关系”、“对等的日美同盟新时代”是不是真正到来?可能还言之尚早。

那么,经过两天一夜的朝夕相处,在展示了强大同盟之后,日本放心了吗?在解决一些老问题的同时,日本也不得不面临自己所制造出的新问题。朝核问题、贸易问题、日美同盟的未来走向问题,日本可能还需要与美国进一步的磨合,并真诚地与包括中国在内的非盟国探讨理解合作,可能这样才会让日本真正地放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姚锦祥

姚锦祥

早稻田大学亚太研究科博士候选人
玄承智

玄承智

早稻田大学日本语研究科硕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