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搜索引擎让我们丧失记忆

2015-04-23 14:27:55

丽萨·波拉克/文

有些人使用谷歌(Google),也有些人让使用谷歌的人感到恼怒。我属于前一类人,那些不会自发在网上查东西的人在最好的情况下只是让我语塞,在最坏的情况下会让我为人类的命运感到害怕。但我最近了解到,那些只要听到有人忘记了某件半真半假的事便求助于搜索引擎的人,或许未必好到哪里去。

在讨论这个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之前,回顾一下2011年是值得的,当年有些评论员撰写了“这次这一新技术无疑将毁掉我们”一类的文章。那一年,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贝琪•斯帕罗(Betsy Sparrow)及其同事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文章,名为《谷歌对记忆的影响:查找资讯的便利对认知的影响》(Google Effects on Memory: Cognitive Consequences of Having Information at Our Fingertips),引发了最新一场有关网络的生死存亡危机。

研究者本身对他们的发现持有积极态度。没错,当受试者认为数据正在存储进入眼前的一台电脑时,他们不善于回想起值得记住的细节信息,比如“鸵鸟的眼睛比脑大”。没错,当受试者得知数据将不会被存储时,他们能够更好地回忆起。但有趣的部分是一个单独实验,实验中信息被存储于笼统命名的文件夹里,比如“事实”、“数据”和“信息”。

参与者在近一半的时间里可以回想起某个事实存在哪个文件夹里,但只在23%的时间里能回想起事实本身。正如研究人员所写:“鉴于事实的陈述容易记忆、文件夹名称不容易记忆,这一结果在表面上看似乎出人意料。”或者正如斯帕罗接受《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采访时所称的那样:“这多少有点儿让我感到震惊。”

我们记得住事实存放的位置,而不把信息本身存入脑海,这不是新鲜事。存储系统可以是书本、笔记、USB密钥、网络——实际上还有同事或朋友。当有人打断你手头工作,问道,“嗨,我的幻灯片出问题了,我听说你是个PPT高手,”他们是把你当成了记忆存储器。当你盯着他们后面的墙壁看,问他们求助前是否用谷歌搜索过解决办法,你是在表明自己不愿充当IT帮助台。

但是,那些像我一样、在求助之前先用谷歌搜索的人,或许会遇上一个意想不到的陷阱。根据上月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学者发表的研究结果,单单使用搜索引擎的举动就可能会导致我们高估自己的知识。

研究人员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在大多数情况下,一半受试者使用搜索引擎查询预选主题,另一半没有这么做。接着所有受试者被要求评估自己回答一个完全无关主题的问题的能力。第一步中使用了搜索引擎的人,对自己能力的评价远远高于另一组人。

为了测试有关为何会发生这种高估的许多显而易见的解释,还有几个实验。如果第一组人被确切告知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什么,而给第二组人看第一组人被导向的同一篇文章,会如何?如果两组人花费相同时间进行第一步,会如何?或者,如果网络对于所查询信息帮不上忙,会怎样?如果搜索无任何结果,会怎样?如果使用了不同搜索引擎,又会怎样?

在每种情况下,与某个搜索引擎进行了一定互动的那一组都对自己给了更高的评价。

至于为何出现这种情况,研究人员认为,我们或许正在忘记自己在实时获取信息方面是多么地依赖互联网,因此我们对自己的真实知识做出了“错误估量”。

直至取得进一步的研究结果之前,与搜索引擎互动之后产生的知识幻觉,或许需要被添加到我们已经知道自己深受其害的共同偏见的长长清单。

与此同时,你下次使用搜索引擎时,或许有必要记住这一可能性。或者,若是忘了,要记住你在哪里找到的这篇文章。

英国《金融时报》

英国《金融时报》

分享到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责任编辑:李程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