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对话央视驻拉美记者殷岳:采访巴西总统背后的故事

2017-09-08 08:39:23

【对话整理/观察者网 韩京霏】

“金砖会晤”刚刚落下帷幕,媒体也打了一场“硬仗”。在众多报道中,有一个有趣的细节:

央视记者在采访一位巴西资深媒体人时,对方抢先来了句中文的“你好”,这让记者猝不及防,咧嘴一笑。在与巴西媒体合作报道“金砖”会晤期间,还发生过其他有趣的事情吗?

巴西旗手电视台巴西利亚分台的新闻主任Sergio Amaral在连线采访时用中文对殷岳说“你好”

记者在巴西代表团出发前,对总统特梅尔进行了独家专访,当时的氛围怎么样呢?“金砖合作”开展多年,巴西的普通民众感受到了哪些变化,又是如何看待中国与中国文化的呢?

这些问题都令我们感到好奇。于是观察者网独家联系到了这位记者,与他聊起了这些问题。

他叫殷岳,担任央视驻拉美记者已经有3年的时间了,我们看到的许多拉美地区自然灾害、寨卡疫情、社会事件等的突发性报道,背后都有他的付出。除了这次独家专访之外,他还曾多次采访巴西政府官员及大型国企总裁;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利马会议、美国古巴恢复外交关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等重要国际活动上,也都有他的身影。

同是采访特梅尔,央视、外媒、巴西媒体关注的内容各不同

殷岳对观察者网说,当时是安排到总统出发之前的时候接受采访,整体的过程比较顺利,没有太多意外的情况。采访的氛围比较轻松,总统也很随和友好,问题都会尽可能详细地回答,还会开一些玩笑。

殷岳已经是第二次采访巴西总统了。上一次采访时,巴西政局方面的新闻受到了很多外媒的重点关注。当时是几家外国媒体群采,而每家媒体的关注点都有所区别,像路透社、经济学人、金融时报这类媒体,就会关注更细致但是更直指巴西政治问题的一些东西,真正就中巴或金砖的话题可能聊得不是很多,总统在回答的方面可能也有自己的考虑和立场。而这一次采访时,总统主要是作为一个金砖国家领导人、决策制定者来分享他的观点,整个采访主要就是在聊中巴和金砖,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更偏向国际事务领域一些,可以就一个话题越来越深入地聊下去。

其实在平时,国内媒体和外媒的关注点也有一些差别。殷岳提到,由于巴西现在算是中国在南美最大的贸易伙伴,所以国内媒体可能会多一层两国双边贸易方面的关注;而且中国与巴西的关系也是金砖框架中比较受瞩目的部分,所以国内媒体对这两个层面的关注,可能是其他外媒不会太涉及的。在平时,外媒也会更关注巴西在国家形势、经济和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问题。

而巴西媒体的关注点,与其他媒体又有细微的区别。“金砖会晤”期间,殷岳看了很多巴西方面的报道。总的来看,殷岳觉得,他们对于“金砖”的态度都比较积极。巴西现在很需要收到国外的投资,总统府的一些报告当中,也都会提到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有利于巴西的发展。包括本次总统代表团来中国,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吸引中国的投资。所以巴西媒体可能更关注投资者对巴西有没有兴趣,投资环境能不能改善这样的问题。此外,“金砖”代表的发展中国家都比较支持多边主义、开放性的世界经济大环境,反对保护主义和封闭。基于相近的立场,大家也会朝着同一个方向来加强这样的声音。

殷岳在采访巴西总统

“我都不知道他还会说中文”

在“金砖会晤”期间,殷岳比较难忘的是与当地媒体的互动。他说道,在以往的几次大型报道中,可能多家媒体都是“各自为政”,但这一次我们的媒体算是“走进”了其他媒体的报道,邀请巴西方面的媒体人士参与进来,与我们国家的记者一起工作、互动。这种互动令殷岳感到自己与外媒的距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远。虽然大家是不同的媒体,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语言报道方式和形态,但是对于在世界上发生的这些事情,大家关注的角度其实都是类似的。可能一开始还会去考虑一下对方的外媒身份,但接触下来会觉得大家就是同行。

说起节目上外国记者突然用中文说“你好”的小插曲,殷岳坦言他还挺意外的。因为在之前沟通的过程中,他从来没有说过任何一句中文,殷岳都不知道他会说“你好”和“再见”。

而对于同行之间的互动,巴西人也觉得是很新鲜的事情,因为可能很少有两个国家的记者同时做一个报道的先例。在合作过程中,巴西的媒体人也会对中国同行的工作方式和报道角度感到新奇。

但这并不是央视与巴西电视台第一次做报道。殷岳回忆道,4月底的时候,央视做了一个巴西咖啡出口中国的报道,因为巴西是咖啡大国,而中国对这种大宗商品的需求又一直很高。在与巴西同行一起做策划、聊选题的时候,他们问殷岳,你们在中国喝咖啡吗?

不过,随着报道与合作的不断深入,殷岳和他的同事也陆续给巴西同行发去很多素材,比如在中国的街上和机场内有很多星巴克、costa,以及特色咖啡馆等。看到这些时,巴西同行也很惊讶,发现彼此的差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整体来看,殷岳觉得,巴西媒体人对于这种报道也还是很认可的。

“中国效率是不可想象的”

媒体从业人员已经算是接触信息量较大的一部分人群了,但是他们对于中国的印象依然是这样的,我们不禁感到好奇,这真的代表了巴西人的普遍印象吗?

殷岳对观察者网解释道,这是因为巴西的新闻报道主要还是以国内新闻为主,并不像央视在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的记者站,而我国的驻外记者也会制作许多所在地日常新闻的报道,让观众对国际社会有更加丰满的认知。而巴西如果报道国际新闻,大多会报一些自然灾害、恐怖袭击、金砖会晤这样的大事,日常新闻就相对少一些。

不过,这种“不了解”并没有给巴西人带来太多的抗拒或距离感。殷岳觉得,巴西民众普遍还是认为中国人非常友好,中国是一个神秘的古国,同时也有很多非常好用的高科技产品,当然,“他们觉得高铁简直就是神物”。巴西当地也会有中国的小商品市场。

同时,他们还会觉得中国人很勤劳,效率非常高。他的巴西朋友来中国玩,看到早晨门口在修路,晚上路就已经修好了,觉得这种效率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整体来看,巴西民众对中国其实还是充满好奇的。殷岳在采访时,有时就会看到教授家里放着一本中国研究的书籍。

而近年来,随着合作的不断深入,巴西民众对中国的了解程度也逐渐加深,金砖峰会后马上也会有一些中国日、中国主题双年展之类的活动。能感受到华人在当地的影响力不断增加,社会地位和认知度也在逐渐提高。殷岳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三年前他刚来巴西时,走在路上经常被认作日本人。现在央视记者们在街上拍摄报道的时候,人们看到CCTV都会说,这不是中国的电视台吗?

而在贸易领域,中国对巴西的影响力也慢慢凸现出来。无论是进出口贸易还是技术性企业,大家的共识是,未来的发展肯定与中国密切相关。殷岳在工作中接触到的一些外贸方面的官员,会告诉他自己私下里在学中文;而巴西的商界人士也都在寻求进入中国市场的切口,他们会做很多关于中国的市场报告、找到市场潜力,再与巴西的发展相对接。

而且这种关注中国的趋势,可能并不只体现在巴西。殷岳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年会和APEC会议上会有一些采访任务,在采访的闲暇期间,记者们与专家及与会官员聊天的时候,可能聊着聊着,话题就会转到中国上来,如中国的经济转型、中国经济新常态等。中国的经济发展、政策的走向,包括市场的每一个动向,都是大家非常关注的内容。

巴西没放《战狼2》,但在电影节上看到了《聂隐娘》

谈起“金砖合作”对巴西有哪些影响,殷岳提到,金砖合作覆盖的范围非常广,涵盖经济、贸易、政治安全、文化各个方面。这种影响首先体现在经济方面,比如中国与巴西在农业出口领域的合作,这一领域在巴西的经济发展当中所占比重是相对较大的。此外,巴西现在很需要外部的投资,而中国企业及其他金砖企业,包括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内,对巴西都有投资,这些对巴西社会发展也是有帮助的。

但如果说起最日常的影响,其实还是人文领域的一些交流。比如说,由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通过外派等方式到巴西来,随着在当地的社交圈子逐渐打开,他们也会展示跟传统移民不一样的中国人的形象。这些交流还包括语言学习、电影节等形式,之前巴西的一些电影院就在放《聂隐娘》这部电影。

和殷岳当时的感受一样,观察者网也感到很惊讶,因为这是非常中国内核的电影了哪怕对于中国人来说,也有较深的讨论空间,不知道巴西人怎么能看得懂。“但是巴西民众就直接(把电影)拿来放了。”殷岳笑着说。

除了《聂隐娘》,据说巴西民众还会在电影节上放《唐山大地震》这类的电影,而且是在电影刚上的时候就放了。平时,一些舞龙舞狮、唐装展示之类的民间活动也都在升温。殷岳觉得,这种文化上的交流是普通人感受得到的,“确实是很美好的事情,终于有我们自己的东西在巴西出现了。”所以整体上来看,殷岳最感性的认识,就是中国元素在巴西出现得越来越多了。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殷岳并没有在巴西看到《战狼2》。殷岳解释道,这可能是因为,巴西现在对于中国电影还不是大规模引进,更多地是在一些活动上播放。

中国文化精致、讲究、深厚

除了电影之外,殷岳还注意到,巴西的中国书籍越来越多了,葡语版的《孙子兵法》、《孔子》、《论语》一类传统文化书籍,也经常出现在书店当中。

那么巴西当地人对于这种交流有什么样的态度和看法呢?他们怎样看待放电影、舞狮这一类中国元素,对这方面接受的程度怎么样?

殷岳的感觉是,他们的接受程度还挺高。其实在巴西,这些活动并不是专门进行的,就是正常地在社会当中发生,所以巴西的民众并不会单独地对这些事情有太多感受。但是每一次有这种中国的活动时,现场的观众人数都比较多。对他们来说,这可能是日常业余生活当中多了一个选项,只不过这个选项是非常“中国”的。

巴西民众会觉得中国文化非常精美。现在巴西有很多比较地道的中餐,包括虾饺、肠粉这种,巴西民众可能会觉得很惊讶,为什么面粉能做成透明的,然后可以拿蒸汽来蒸,这样做出非常健康的食物。而在中国主题上悬挂的灯笼、中国结等装饰,也会被当地人认为“很精美”,设计得非常好看。整体来看,他们觉得中国非常有魅力,也非常讲究。

有的时候殷岳和朋友一块出去吃饭,会告诉他们不能把筷子插到饭里面,因为在中国这代表着祭祀。当地朋友就会很惊讶,有点不敢动了。殷岳觉得,这可能是因为,巴西并没有像中国一样经历过千年的朝代更迭与文化传承,而这些文化、思想、神话、习俗等等在今天全都融汇到一起,最终形成了日常生活当中令巴西人感到惊讶的细节、礼节。这些传统文化积淀上的差异,可能是中国和巴西文化上一个较大的区别。整体来说,巴西民众的心态比较开放、新奇、包容,也会很愿意学习这些东西。

巴西人的热情与无忧无虑,源于多元的社会价值观

驻外三年,殷岳也在越来越深地融入巴西社会。在长期的接触中,殷岳的感受是,巴西人确实非常热情。比如在过马路等红灯的时候,可能都会有人来说句话,或者坐电梯时,上来的人会打一个招呼,下去的时候也会说再见。不过,大多数时间里,其实巴西人和中国人相处的方式都是很相似的。“可能最开始的打招呼的方式不同,但是当你真正地进入一种关系,无论是友情也好,还是恋爱关系也好,其实更多地就是关于人本身的感情,而不是关于哪国人的问题了。”

那么,与中国的年轻人相比,巴西的年轻人有什么特点呢?殷岳觉得,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可能巴西年轻人的竞争意识相对没那么强。虽然在巴西社会的价值观当中,家长也会希望年轻人去当医生、律师、外交官这样的一些职业,但他们会觉得,即使没有取得什么成绩,自己活得开开心心,也很好。殷岳在巴西有一些朋友,大学可能读了好几年还没有毕业,但这是因为他们可能会经常中止自己的学业去体验更多的生活。在这期间,他们依然会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生活,活得很开心。甚至一些流浪汉的心态也比较积极,觉得自己反正饿不死,也没有太多烦恼或压力。

另外,殷岳注意到,巴西人对个人形象或者说性别特征会特别在意,比如说很少看到女生不化妆就出来,男生身材也都练得非常好。整体来说还是大家都是比较放松的。当然,他们并不是什么都不在乎,不过个性化表达会比较多一点。

不过,巴西也并不都是我们想象中“懒洋洋的巴西人”。殷岳也曾接触到很多非常刻苦的巴西人,比如有的人可能每天早上六点钟就起床晨练,白天正常上班,晚上又要去夜校学习到半夜十二点甚至一点,中间还要接送孩子和做晚饭。但是也有人会觉得,工作就是工作,生活就是生活,多加一分钟的班都不行,下班就关手机;甚至有人非常不想工作,就是想自自由由每天去海边晒太阳。因为巴西也是很大的一个国家,这点跟中国也很像,所以其实很难简单地用一句话就概括出巴西人的民族性,还是要抱着相对多元的心态。

殷岳与巴西总统特梅尔合影

抗议失业的巴西队伍里,有人端着啤酒牵着狗

谈及巴西经济及社会现状时,殷岳个人的感觉是,巴西经济在逐渐复苏,通货膨胀在好转,就业率也稍稍有所回升。但由于他平时在圣保罗的时间较长,而这座城市更像是北京和上海的结合,经济水平在巴西处于领先位置,所以他个人没有感受到太明显的经济危机的冲击。他觉得,经济危机对于巴西人来说,可能更接近“多难兴邦”的感觉,也许在经历了危机之后,大家可能才会意识到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所以这反而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社会发展。

还有很有趣的一点是,即使在经济危机期间,巴西人依然会说“我们现在不能加班”,要求自己的生活质量不能下降。而他们也不会去思考,这种情况下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努力一些,而是认为虽然就业形势不太尽如人意,经济条件也不是太好,但休假是自己应有的权利,和其他任何事都无关。

殷岳比较理解巴西人的这个心态。他对观察者网提到,巴西有很多资源,也很少有过自然灾害和战争,他们很少经历过磨难,所以也就并没有辛苦度日的动力。这也是巴西人民族性格中很有意思的一点。举一个比较相近的例子,如果一个人在成长过程当中没有经历过大的磨难,一辈子都衣食无忧,他可能就不太在意自己在工作上是否有了建树。巴西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会有游行,但游行的时候人们会看到游行队伍里有人遛着狗,还给狗披上巴西国旗,还有人拿着啤酒,大家都嘻嘻哈哈的。当然,有的地方也会有暴力事件发生,但是我们也同样能见到这些很欢乐的游行场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殷岳

殷岳

中央电视台驻拉美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韩京霏
专题 > 金砖国家
金砖国家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