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克龙和他的“前进!”会成为第二个“人民阵线政府”吗?

2017-05-07 14:40:48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眼下,法国大选的第二轮投票正在进行,很快,最终的总统人选也将尘埃落定。虽然此次选举被众多观察家称为“几十年来最难预测的法国大选”,但综合各方面情况来看,由于其在第二轮投票中的对手、来自极右翼“国民阵线”的勒庞有极大可能被众多温和选民联手抛弃而出局,领导“前进!”(En Marche)参选的中间派独立候选人马克龙当选总统的可能性是最高的。

不过,即使马克龙能够顺利击败勒庞当选总统,他的“中间道路”方针能否成功解决法国国家社会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却仍然是值得进一步观察的。目前暂时对马克龙的执政风格缺少了解,如果现在就想对其“中间道路”的有效性做出大概的推测,我们大可求助于过去。

法国历史上还真有这么个先例:依靠中间偏左势力的联合,击败声势浩大的极右运动而上台的政府——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有着标志性意义的“人民阵线”(注意不要和勒庞的“国民阵线”混淆)政府。将其所面临的局势和其本身的特点与“前进!”进行比较,或许有助于我们对可能的“马克龙政府”的未来进行推测。

所谓法国人民阵线政府,是1935年到1938年之间由中左派的激进社会党和社会党组成,并得到法国共产党支持的联合政府。这个政府以新兴力量的面貌上台,在当时右翼甚嚣尘上,罢工此起彼伏,经济形势不佳的恶劣环境下,成功阻止了“法兰西行动”等极右团体企图夺取政权建立法西斯独裁的行动,并以减少工时,假期工资照付等左翼社会改革手段平息罢工,提高了就业率。其实行的法郎贬值等经济措施也刺激了法国的对外出口,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法国当时的经济困难。

人民阵线,1936年7月14日

但是,由于人民阵线内部各个党派分歧的加剧和经济形势迟迟未能有根本性好转,时任法国总理的社会党总书记勃鲁姆不得不在人民阵线成立两年后宣布“暂停”实施人民阵线的纲领。随着继任的肖当在其任期末尾将社会党人排挤出政府,人民阵线政府也在事实上趋于瓦解。

把81年前的“人民阵线”和今日马克龙的“前进”相比,我们能看到许多相似之处。从自身特点和上台背景上来说,当年的“人民阵线”面对的世界范围内极端右翼崛起、国内经济形势低迷,大量民众渴望改变现状的现实情况和今日法国别无二致。

此外,与今天的“前进!”一样,当年“人民阵线”的主力社会党也是以“政坛新星”、“体制外力量”、“反对极端右翼”的身份来吸引民意的。更加相似的是,“前进!”和“人民阵线”在当时的环境下都代表了中间派的联合,并具有一定程度的左翼色彩。

布鲁姆在人民阵线集会上讲话

在具体政策层面上,两者都采取了偏左的社会政策,马克龙继续高举多元主义和包容的大旗,而人民阵线政府在肖当总理当政期间则发布了一系列增进妇女权益的法令,在当时可算相当进步。

在经济政策方面,虽然人民阵线采取了一系列左翼改革措施,马克龙则曾经以增加工时,减少福利等右翼经济手段闻名,但两者所体现出来的对前任政府的经济政策进行“纠偏”(作为人民阵线前任的萨罗和赖伐尔内阁实行的是右翼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而“马克龙政府”的前任奥朗德则主要实行左翼经济政策)的思想,和其对调和主义的中间路线的推崇是一致的。

鉴于二者所面临问题和环境的相似性,以及它们地位和特点的相似性,可以预见的是,如果马克龙凭借那些曾经使“人民阵线”获得国民支持的方法战胜勒庞,并在其实际施政的初期采用类似“人民阵线”的左派社会政策和左右调和的经济政策,那将并不奇怪。

那么,面对着与人民阵线高度相似的环境,以人民阵线的方式上台,并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按照人民阵线的方式施政的“马克龙政府”是否会有一个人民阵线式的“两年而亡”的惨淡结局呢?

从政治体制的角度来看,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总统一旦当选,如无意外,就会有至少五年的稳定任期,而不会出现第三共和国时期走马灯式地轮换总理的情况。但是,稳定的任期并不代表马克龙的内阁不会遇到和当年人民阵线政府一样的麻烦。

这些麻烦中比较显著的是党派内斗,自从人民阵线获取政权之后,其联盟内偏右的激进社会党和偏左的社会党就在具体事务上多有龃龉,这种内斗一直持续到1938年1月激进社会党将原本在人民阵线中处于领导地位的社会党赶出内阁为止。

而马克龙的“前进!”只是一个刚刚成立一年左右,以相对模糊的中间路线作为其纲领的政党,凝聚力显然也不如传统党派,一旦外在威胁消失,原本被反对极右翼和传统政党的目标团结起来的“前进!”内部会不会出现利益分歧乃至冲突,“前进!”和前段时间与其合作的贝鲁的“法兰西民主联盟”之间会不会产生矛盾,这都是有待观察的。而这些矛盾和冲突一旦出现并扩大,人民阵线分裂和内斗的历史将毫无疑问地在马克龙及其“前进!”身上重演。

此外,人民阵线崩溃的另一个主要因素就是未能彻底解决经济不景气的问题,其为了促进外贸出口的法郎贬值政策不仅稀释了工资的涨幅,造成民众不满,还引起了财政混乱,混乱的经济形势最终促成了人民阵线的下台与瓦解。

与20世纪30年代前期相比,马克龙面临着更好的经济环境,且其个人拥有更佳的经济素养,在其任内引发大规模经济混乱的可能性不大。但在当前的经济大环境下,要想让法国经济再度恢复活力确实也非易事。更何况,由于马克龙在奥朗德政府经济部长任上就由于削减福利引发过大规模游行抗议,在其上台之后如何处理其经济政策与大众诉求的关系,也会成为一个难点。

进一步而言,即使马克龙及其政治伙伴能够在大选中击败勒庞及其“国民阵线”,但极右翼势力的影响却显然无法完全消除,在马克龙的任期内,他同样要面对如何继续对抗极右翼的影响并防止其壮大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人民阵线政府对极右翼运动的失败处理堪称前车之鉴,1937年3月,左翼工人和极右翼的“法兰西社会党”在巴黎郊区爆发了流血冲突,当局对双方都进行了镇压,这一行为导致了工人群体广泛的不满,进一步动摇了人民阵线的群众基础。马克龙若不想重蹈覆辙,也要花大力气来持续打压极右翼势力,而非只是在胜选后就万事大吉。

法国极右翼组织

可以说,如果无法处理好经济发展问题和党内团结问题,无法在当选后继续有效地对抗日渐壮大的右翼势力,马克龙将会受到与人民阵线相同而必定更加旷日持久的困扰。

如果在更大范围内将“前进!”和人民阵线加以比较,我们还会发现马克龙的更多不利之处。首先,由于具有非凡个人魅力的极左翼领袖梅朗雄和拒绝与其合作的社会党前同僚的存在,“前进!”显然不会像人民阵线那样获得来自中间派、温和左派和极左派的广泛支持。

其次,和当年上台时已经饱经风霜的两位“人民阵线”总理相比,马克龙都相对缺少政治经验,这可能导致矛盾的过早爆发。

唯一的利好来自国际形势,在这个不再有战争狂人对法国边境虎视眈眈的年代,马克龙可以不必像他的先辈那样担忧新政府在外交上的失误会导致亡国灭种的可怕后果。

马克思曾在其评论法国政治的巨著《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写道:“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人民阵线政府”在战前黑云压城的岁月里可悲地失败了,马克龙和他的“前进!”在已经与人民阵线展露出众多共同点的情况下,是否将成为演出第二个“人民阵线”的笑剧的主角,一切还请拭目以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于圣明

于圣明

就读于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