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岩:美帝药丸?起底“政治正确的数学教育”

2017-09-20 10:19:45

近日, 美国两个全国性的数学教师组织,其中包括拥有八万会员的全美数学教师协会 (The National Council of Teachers of Mathematics, NCTM) ,联合发表声明,认为美国数学教育存在机构化制度化的歧视。通过数学的标准化考试成绩,学校人为设定障碍,阻止某些族裔、性别、阶层的学生学习高端数学,造成社会不平等。这种做法必须改变。数学教育与评估方式,应该根据学生族裔等背景作调整,不再成为歧视的工具。(报告原文)

这个消息传到华人和国内圈子之后,一片哗然,大家觉得荒谬之余,纷纷惊呼美帝药丸,还有不少人编了段子来讽刺,比如在知乎上:

“现在可以挖挖历史上有哪个数学家说过种族歧视或者政治不正确的话,然后把他的定理都从课本上删了”;

“我认为英语教育是一个机构化制度化的种族歧视。通过英语的成绩,学校人为设定障碍,阻止某些族裔上大学,造成社会不平等。这种做法必须改变。美国大学不应该要求外国学生提交托福成绩,美国大学必须提供以国际学生母语进行的课程,英语不能再成为歧视的工具。”;

“以后可以把数学分成黑人数学,白人数学,拉美裔数学,华裔数学等等,分开教学…”

本文作者打算在讽刺其荒谬之余,深入剖析产生荒谬声明的社会根源。

从大的方面来说,该荒谬报告是美国极其严重的种族矛盾和贫富分化在现实数学教育领域的映射。

关于美国种族矛盾的分析文章可以说已经汗牛充栋,应该说美国政府,社会为消除种族矛盾也做了不少工作,但由于能力有限,效果很不明显。在上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之后,美国政府和社会开始实行对少数族裔的照顾政策,称作Affirmative Action,简称AA。具体到教育领域,为了保证教育水平相对较低的少数族裔(以非洲裔为主),在大学录取的时候采取降分录取,种族配额的方式来保证以非洲裔为主的少数族裔的录取数量。客观地说,AA政策的愿望是好的,也起到了一定的客观效果。然而执行数十年以来,缺乏调整,积弊丛生。

对非洲裔为主的少数族裔的照顾政策只是手段,改变少数族裔教育水平相对较低的实际状况才应该是目的。然而实行AA数十年来,非洲裔、拉丁裔的较低的教育状况并未得到显著改善,AA本身却从手段变成了目的。打个比方,实行AA相当于把种族问题当做箭杆锯了,然后假装箭头不存在。原因么,可能是美国政府能力有限,力不从心,也可能是偷懒,甚至有人推测美国政府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毕竟对于统治者来说,挑动群众斗群众也不一定是坏事么。

美国常春藤盟校录取时“歧视”亚裔学生(图/新华国际)

在现实当中,被AA伤害最大的却是另一大少数族裔,教育水平最高的亚裔,其次是被“逆向歧视”的部分白人。因为大学录取按照种族配额,实际上的竞争都是发生在种族内部。典型的结果是很可能在同一所大学的录取名单中,非洲裔SAT分数线1100, 白人1300,亚裔1500,——亚裔尤其是华裔,离开了亚洲结果还是无法逃离hard 模式,所谓”华裔数学没有满分就是不及格”。

目前的AA执行到现在,对非洲裔其实也是伤害。一方面助长了族群” 等靠要”的心理习惯,另一方面,即使很有才能,很努力的非洲裔青年,也往往在别人眼中会认为是靠AA照顾才能上大学/找到好工作的,对其自身成长也并不一定有利。

全美数学教师协会的声明,不过是AA走向荒谬化,种族政治干扰教育的一个具体体现而已。至于美国的种族问题如何解决,在笔者看来现实中的美国政府已经没有能力解决(我们可以和中国政府正在执行的2020扶贫攻坚战对比一下执行能力)。(经略网刊之前的一篇文章,倒是给出了一个有趣的解法:【南宫钨丝】只有共产党才能救美国黑人——密苏里州宵禁随感

至于美国严重的贫富分化/阶级问题,各种分析文章也随处可见。具体到教育领域,美国严重的阶级和贫富分化导致了与其相称的教育分化。

通常来说,美国最好的学校是私立学校 (不过私立不一定都是最好的学校),但是私立中小学1-2万美元起步的学费,相对于美国大多数只有4-5万年收入的家庭来说,无疑太过昂贵了。因此通常只有上层和上中层的家庭才能消费得起私立中小学。而美国的公立中小学,经费主要来源是社区的房产税。那么很自然的结果就是较富裕阶层聚集社区---房价高---房产税高—教育经费多—教育水平高。而贫困阶层聚集的社区,则实现了完全相反的循环。

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的公立教育完美地实现了阶级的代际复制和固化。而对其进行任何重要改革,比如把主要来源于房产税的教育经费在都市区甚至州一级等较高层次统筹使用,加强弱校, 在美国的政治体制之下,对任何政客来说都是无异于政治自杀的行为。关于美国穷人区的公立学校体验,有个很火的帖子《一个公立学校的老师讲述在美国底特律的那些日子》,读者有兴趣可以找来增加一些感性认识。

说完种族问题和贫富分化问题,再说说美国的教育,尤其是数学教育本身的问题。

长期以来,美国人的数学水平就是各种笑话和段子的主角。在国际对比,如PISA测试这样的国际测试中也总是担当垫底的角色。以至于美国的教育既没有完成促进阶级流动的任务,也没有为国家培养出足量合格的劳动者。

一件令笔者感到奇怪的事情就是在美国去工业化的今天,美国的就业市场居然严重缺乏理工科人才。 美国部分理工科专业毕业生薪资长期居于各专业之首,就业率更完爆大部分专业,然而由于美国理工科人才 (工程,统计,计算机等)缺口巨大,各大公司长期大量招聘留学生。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条是大量美国学生因为数学,物理等科目长期无法入门,如同天书,以至于缺乏就读大学理工科专业的勇气和信心。

笔者在美国生活中会经常遇到这样的对话: “你是工程师?” “是啊” “那你数学一定很好吧,好羡慕哦,我怎么都学不会数学,所以只能去做xx/yy了”。笔者就职于一家传统行业制造业公司(也就是说会以白人为主导)的研发部门,部门里除了经理以外都是各国留学生,没有一个土生的美国人。传统制造业如此,更不要说东西海岸的高科技公司了。

说完了现象,下面分析原因:笔者第一次听说全美数学教师协会这个认为数学教育存在种族歧视声明之时,除了感慨他们蹭社会热点之快,第一感觉是他们在甩锅:把质量低下的数学教育水平甩给种族问题。因为,美国孱弱的数学教育水平,和全美数学教师协会有着直接的关系。

1989年,在美国全国讨论数学教育改革之时,全美数学教师协会提出全面放弃传统式教学方式,拥抱”启发式”、“浸入式”教学。辩论的另一方,以大学数理相关专业教授和工业界为主,主张保持传统式教学方法。这场大辩论的结果,拥有人数和组织优势的全美数学教师协会加上掌握理论话语权的教育理论界一方大获全胜。这次辩论也因此被称为数学战争(math wars)。

然而,由于数学学科具有系统性,逻辑严密的特点,启发式教学改革并不成功,却开启了美国数学教育全面下滑之路。在这种体系的培养下,学生的数学学习都在松散浅薄的内容上徘徊,小学生无法构建起基本的乘除法、分数小数、比例和百分比等基础算术技能,初中生无法适时开始代数、几何与三角的学习,也无法预备扎实的代数基础知识进入高中阶段的前微积分和微积分课程的学习。而升入大学的新生中高达三成以上的学生必须上数学补救课程补习初中和高中数学知识。教学改革输出的高中毕业生们,被大学教授们称之为“一英里宽,一英寸浅”(mile-wide and inch-deep)。

(图/中国教师杂志)

另外一个因素也和全美数学教师协会有一定的关系,即协会背后的中小学教师工会。在教师工会制度下,校长和政府没有人事权,即不能开除教学不力的教师,也不能提拔教学优秀的年轻教师。教师职位成为按资排辈的铁饭碗。

在美国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铁饭碗听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但它确实就在美国公立基础教育系统中存在。美国公立学校(从幼稚园起到高中阶段)的教师,除非触犯法律,或者学校裁减(即使裁减也只能裁新进入系统的教师而不是根据能力),否则,受美国基础教育终身职制度保护的教师们端的就是铁饭碗。教师工会还抵制市或者州一级的统考和教学排名,或者默许在已有统考的地区,教师进行大规模舞弊,系统修改学生考卷提高成绩等 (细节参见史蒂芬·列维特 《魔鬼经济学》一书)。总之现行的教师体制和公立学校的教师工会走上了不思进取,论资排辈混日子的道路。他们耽误的,自然就是国家的未来了。

此外,美国文化传统当中反智传统的也功不可没。在影视剧等文艺作品中,数理方面的学霸通常以书呆子、科学怪人、狂人等形象出现,无法成为青少年的榜样。相对来说,我国的文化作品中,学霸还是以正面形象较多。

谈完了美国数学教育走向荒谬化,对中国来说,决不是编几个段子讽刺一下美帝药丸然后就没事了。下面问题我们必须吸取美国的经验教训并给出中国的解答:

1)如何真正提高少数族群的教育水平而不是锯箭杆一样的AA照顾政策。

2)如何保持一个高质量的,普通民众可以负担,既能培养足够科技人才,又能促进流动的公立教育体系。

3)教学改革不能拍脑袋乱改,别像美国那样没有好效果,还把原来的优点改没了。

4)前几年很多人高喊数学滚出高考,今年的高考改革导致选考物理的考生人数大幅降低。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些现象一定要引起重视。

张岩

张岩

经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经略网刊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经略
经略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