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亚中:两岸首先要解决的,是统一前的安排

2019-01-18 07:12:52

1月4日,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亚中对外表态,将以国民党籍身份,参与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这是继前新北市长朱立伦之后,第二位表示参选的国民党人。

在选情不利的情况下,为什么加入选战?两岸关系进入关键时间段,作为一直参与两岸统一进程的台湾学者,张亚中对两岸未来有怎样的理论思考?观察者网专访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台湾“2020大选”参选人张亚中。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观察者网: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宣布参选2020?

张亚中:这件事情可以分两个面向来看,一个是长期面向,一个是短期面向。从长期面向来看,其实我长时间关心台湾和两岸问题,也不是一天一日了,大家应该都非常清楚。这20多年来,在台湾重大政治议题上,我一直都有参与,1996年我参与台湾地区“大选”候选人陈履安的选举,做政策部总召集人,打第一次台湾“总统”选战;2004年我参与反军购运动,2005年参与“反修宪”,2006年参与“倒扁”,2007年反对陈水扁的“入联公投”。2008年马英九上台后,我又通过两岸统合学会办了很多大型的两岸之间的会议,来促使两岸关系的发展,2012年以后又参与了所谓历史教科书课纲微调工作。同时,我还自己拍纪录片、出版教科书、办孙文学校,推动两岸认同。2016年又协助洪秀柱参选。

从我的简历大家可以看到,其实我这一路走来,一直在奉献台湾。为什么会长期做这个事情?因为从1990年开始,我觉得台湾,包括中国国民党、“中华民国”,它在价值方面都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在身份认同上,一些台湾人已经认为“我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了”,在两岸关系上,民进党要走“台独”路线,国民党要走“独台”路线。作为学者,这个趋势我很早就看出来了,在别的访问中我也谈到,其实我的所有思想体系大概在40多岁时候已经都形成完毕了,所以40岁以后我一直致力于去改变台湾,改变两岸现状,也可以说我走的比较前面一点。这是从比较长远的方面来讲,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要改变台湾、改变两岸关系。所以我这次的竞选主轴叫做“重新启动”(Reset),就是我们必须要关机,重新再开始了。

从短期面向来看,蔡英文上台以后,两岸关系变得非常低迷,民进党走“台独”路线,国民党走“独台”路线,而且两条路线在慢慢汇流,大陆的耐性也在慢慢降低。所以这次大陆召开《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大会,习总书记再次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但国民党和民进党都表示要继续反对“一国两制”。所以你可以看出来,两岸之间几乎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我长期对两岸问题以及台湾内部很多问题,都做了非常多的深入研究。我和一般所谓“候选人”的最大不同在于,他们都是要选举了才提出政见,而我在政策理念上已经完全准备好了,我愿意提出我的看法,希望能够透过我的参选,获得一个更大的政治平台,让更多人听到我的理念、我的声音,能够改变台湾,为两岸关系注入新的活水。

所以从这两个面向来看,这次参选对我来讲并不是一个意外的事情,我想把这个事情做完,把它做成。

观察者网:您之前在采访中提到自己已经有100多条政见,这次参选的核心主张有哪些?

张亚中:要参加选举,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你必须提出一个台湾的发展方向,就像一个人的身体,既有骨骼、血肉,也有灵魂,缺一不可。

在台湾的制度方面,我会提出一些看法。比如台湾的“宪政”制度,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修改?你看今天赖清德又辞职了,在台湾目前的“总统制”下,“总统”是有权无责。从2000年开始,台湾更换了14个“行政院长”,平均一年半换一个新“院长”,“部长”更换就更频繁了。请问这种情况下能做什么事情呢?所以在“宪政”方面,我提出台湾要从“总统制”走向“内阁制”。

在两岸关系方面,我提出两岸要建立一个和平发展的框架,结束敌对状态,这属于结构层面,当然还有非常多其他方面的东西。我主张主权由两岸人民共享,治权是大家暂时互相尊重。

在价值方面,我提出了五个比较重要的价值:和平、开放、共治、均富、美德。我的上百个政见就是在这五个价值之下发挥出来的。

观察者网:能不能具体讲讲您提出的这五个价值?

张亚中:和平。今天两岸还是敌对状态,可是民进党的“台独”不可能有和平,国民党采取的是维持现状,也就是维持现在两岸的敌对现状,也没有追求和平。所以,和平应该是我们要追求的一个价值。

可是现在国民党和民进党都不愿意去结束敌对状态,大陆谈到的又都是统一后的政治安排,我比较希望和大陆、国民党、民进党来沟通,在和平统一前我们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治关系?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的话,其实就没办法处理很多复杂的问题。

开放。台湾作为一个小岛,讲难听点,不开放可以吗?台湾一定要开放,两岸关系一定要保持很好的关系。而像蔡英文这样和大陆保持敌对,就不可能彻底开放台湾。只有在台湾和大陆签署和平协议以后,台湾是一个完全和平的地区,才可以开放,全世界的资金和优秀人才才安心把台湾作为一个基地。

如果说两岸关系处在这种敌对状态,台湾的政治是不稳定的。请问一下,台湾如何开放?任何一个开放的地区,必然是一个和平的地区,它才能够开放。自己内部的纷争不解决,你也不可能开放。

换句话说,开放取决于两个概念,一个是外在的环境,一个是内部的思维。我们先要把外部的环境变成一个和平的环境,我们才能够开放。同时,我们要有开放的思维,譬如说,大陆的朋友来台湾,我们给予合情合理的待遇,就可以让他尽量来,我们对大陆的朋友跟全世界的朋友,至少应该同等对待,不能有差别待遇。

共治。请问一下,在一个现代化的社会,政府官员是不是应该和老百姓共同来治理这个社会?包括在两岸关系上,在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上,是不是应该我们来共同管理?我们不要说“各自表述”,不要独享中华民族的财产,两岸应该走向共治的概念。

均富。贫富不均是目前全世界各国都出现的问题,“均”属于社会主义,强调公平正义,“富”属于资本主义,强调发财。我们中国人讲“不患寡而患不均”“仓廪足而知礼节”,“均富”是我们中华文化里非常重要的美德。

美德。中华文化最强调礼义廉耻,可台湾这几年来出现一些是非不明的价值观,忘记了我们中国文化里的美德。

所以我把这五点作为我今天参选的核心价值,甚至我认为整个中华民族都需要这五个价值。你看邓小平用“改革开放”四个字,就为大陆带来了40年的繁荣。所以一个好的价值实在是太重要了,我这次“参选”,并不只是提出一些卑微的或者很技术性的政策,而是每一个政策背后都承载着我的一个价值、一个理念、一个选择,这是我跟所有“候选人”不同的地方。

坦率来讲,我的这些主张,国民党的其他候选人不会去做,民进党的方向现在已经偏了,已经很难回头了。在两岸关系发展到这么关键的时刻,我觉得我的参选是非常有意义的,可以导正台湾一些制度和思维方面的误区,可以提供给台湾老百姓一个比较正确的思考,也可以给两岸人民带来一个新的选择。

1月2日,《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纪念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新华社记者 李涛 摄

观察者网:1月2日大陆举行了《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大会,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对台关系五点主张。其中提到的“两制”台湾方案,引发了两岸很多讨论。您认为“两制”台湾方案应该包括哪些含义?

张亚中:一个大的问题是两岸必须要谈,我想习总书记的讲话给了一个讯息,就是说可以谈。他同时也讲了一个概念,“中国人不打中国”,换句话说,只要两岸都是中国人,那就不应该发生战争。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坐下来谈呢?我们可不可以来讨论一下和平统一前怎么走?和平统一后你有你的主张,没有关系我尊重你,问题是现在两岸怎么结束敌对状态?就像你跟你的邻居已经吵了70年了,可是你的小孩跟他小孩子现在非常要好,你们两家现在开始想和好,应该先把敌对解除,这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两岸不可能从敌对一下跳到统一。

我相信所有大陆同胞都认为“一国两制”已经是一个善意了,但是台湾老百姓可能不是这样解读的,所以我觉得从方法论上来讲,今天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活在当下,先解除两岸的敌对状态,然后才能自然而然、顺利地往下走,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就像人的成长一样,不可能从婴儿一下跳到30岁,这就不是渐进,而是揠苗助长,肯定会有副作用的。

举个例来讲,大陆讲“和平统一”讲了40年,这没有问题,可是这40年来有一个问题一直没解决,现在同以前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怎么给我讲这个东西?今天台湾的领导上台就抓着这句话说,大陆对我不友善,但大陆40年前就讲这样的话,哪有对你不友善?但是这个东西就被人拿来炒作了,这也是大陆的决策单位要思考的问题,为什么“一国两制”会被人拿来炒作?

我们追求统一,不管是什么形式的统一,最终应该是快乐的统一,大家欢欢喜喜地走下去,是不是才是我们中华民族追求的方向?如果有人跟我说,张老师你的和平统一前的方法不好,我有更好的方法,那请你拿出来,我们一起讨论。我也不是说我的方法是最好,但我们总可以坐下来讨论,看看台湾会不会接受,大陆会不会接受。

观察者网:但现在的问题是,即便大陆想谈,也不知道和谁谈。

张亚中:今天台湾民进党不会和大陆谈,国民党也不想谈,背后的美国也不想谈。而且国民党也不知道该怎么谈,任何东西都是知识的问题,国民党并没有这样的理论基础,你看今天哪一个国民党学者可以提出一个解决两岸问题的方案或者论述来?任何了解我的人今天都不必怀疑我,我不是因为要出来选举才讲这一套,我讲这一套已经讲了那么久了,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在台湾、在美国,我讲的都是同样的东西,因为这是我的方法论,而且背后有我的理论支撑。我不光讲,还写了二十几本书,白纸黑字经得起检验。

我在我的竞选声明里说,两岸是兄弟一家亲,兄弟之间有什么问题不能谈的?所以我主张两岸进行政治对话,讨论结束敌对状态,勾画两岸未来的和平框架。我们中国人常讲水到渠成,但也有可能水到了,渠还没有修好。所以在水到之前,我们要先把渠修好。“一国两制”是大陆提出来的统一后的渠道,但是我想建立一个统一前的渠道,就是两岸的“和合”,先经过“和”的渠道,签署和平协议,再进入到“合”的渠道,从“分治”走向“共治”,最后自然而然流入统一的渠道。

和平协议签署以后,在“和”的这个阶段,我们再来讨论“一国两制”作为统一后的渠道,所以我比较倾向于先提出一个和平统一前两岸结束敌对状态的渠道。这也是我这几十年来的研究,包括在和大陆学者沟通之后,也得到了一些正面回应。以前我只是一个建议权,我希望能够取得决策权,如果能够当选,我就可以马上启动政治对话,结束敌对状态,来讨论签署和平协议,这对中华民族来讲将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历史进程。

观察者网:您曾经批评过马英九政府错失良机,您觉得现在是否到了一个可以谈统一的时机了?

张亚中:统一包括统一前、统一过程和统一后三个阶段。现在我们连统一前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在我看来,一国两制并不等于完全统一,而只是统一的开始,真正完全的统一是一国一制。所以换言之,我们要追求的是统一的结果,还是统一的开始?如果两岸马上就开始谈统一,这个障碍一定会非常大,所以要做好统一前的设计,慢慢水到渠成走向统一。

“一国两制”最开始在香港实践,当时的时代背景是到了1997年,大陆必须收回香港,有时间压力在,而且当时大陆的经济发展不如香港,但今天不一样了,现在大陆发展这么好,已经不能和当初相比了。如果今天邓小平还在的话,或者我在梦中和他相会,我一定要询问下是和平统一重要还是一国两制重要?他当然会讲是和平统一重要了。所以我们不要以文害义,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中国有5000年文明,我们应该有智慧去解决这个问题。

观察者网:您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提出“一中同表”,您怎么看您的这个主张和习总书记提出的“两制”台湾方案的关系?

张亚中:“一中同表”最简单的解释就是如果我们要解决和平问题,是不是要共同表述?习总书记说可以探索“两制”的台湾方案,没问题,大家就坐下来讨论,至于怎么谈,那就可以是海阔天空了。大陆讲在“一中”原则下什么都好谈,但是“一中”原则到底是什么意思?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那我们是用父子关系还是用兄弟关系谈?大陆体量那么大,台湾那么小,所以我主张两岸不要再去争这种东西了,对于一家人来说,不是主从关系,而是共同拥有这个家。

1993年汪辜会谈

观察者网:纪念大会之后,民进党和国民党都对习主席的讲话做了回应。但和大陆释放的友好信号不同,民进党和国民党的回应,依旧阻碍着两岸交流。您认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该如何推进两岸关系?

张亚中:这是非常困难的,也是我最难的挑战,我举个例子,一个是“台独”一个是“独台”,然后大陆又和台湾谈统一后,大陆越谈统一后台湾越反弹,台湾越反弹大陆就越谈统一后,最后只能搞得大家都很恼火。

我在中间,左边看不顺眼,右边看我也不顺眼。台湾说我就是个统派,出卖台湾。大陆说你看看搞了半天你还是不愿意接受“一国两制”。但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一直吵下去,所以说今天我的出现对两岸关系来讲,其实是一个曙光。不管我能不能够赢,我要让我的这种声音在台湾发扬光大。我跟民进党不一样,跟国民党不一样,和统促党也不一样,三个政党我好像都没有选边站。可是从另外一个来讲,我的方案是最考虑各方面利益的,以前大陆清华大学一位非常重要的学者就跟我说亚中加油,你的方案是能够为台湾争取到最大利益,也是北京可能让步的最低底线。

观察者网:您对最终的结果有没有什么期待?

张亚中:佛教讲因果,只要我们的因是善因,结的果就会是善果。一件事情不见得努力就会成功,但是你种的善因绝对会得善果,所以只要我这种声音出去,让更多人听到,将来绝对会得到好的结果。我不是在鼓励双方的对抗和对立,我有我的人文情怀,我对中华民族的关心不会少于任何人,我希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快快乐乐、大家手牵手的伟大复兴,我希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快快乐乐、大家手牵手的伟大复兴,统一不是在武力或武力的威胁下完成,而是两岸共同的缔造。台湾也绝不可以在美国的操弄下,变成另一个黎巴嫩或阿富汗,对谁都没有好处。我相信两岸的中国人应该有智慧找到解决的方案。我个人提出了一个非常具体可操作的方案,也希望两岸均能提出结束两岸敌对状态的和平方案,勇于开启两岸政治对话,共同为两岸的和平发展而努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亚中

张亚中

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两岸首先要解决的,是统一前的安排
洪秀柱当选,国民党不会走向分裂
大陆还在乎国军 台湾早不稀罕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