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亚中:我很乐意讲我的两岸论述,但韩国瑜未必愿意听

2019-08-09 08:15:03

3.54%。这是7月15日国民党初选民调公布之后,张亚中获得的支持率。

其实宣布参选以来,他的民调一直都在各位数徘徊。因为和其他四位参选人相比,他实在是太不同了。

但选举政治从来看的是“人气”,民众手中的选票经常被口号煽动和左右。如张亚中这样能够冷静思考两岸,有着完整两岸论述,主张和平统一,主张和大陆签订和平协议,在当下的台湾,难能可贵。

落选之后,怎么评价自己的这次参选?之后有些什么打算?2020国民党的赢面有多大?观察者网专访国民党初选候选人之一、孙文学校总校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聊聊他的参选心路。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观察者网:五位候选人中,韩国瑜最终民调高达44.8%。五人之中,韩其实是最后宣布参选的,为什么最终能够胜出?

张亚中:韩国瑜在去年选举时替国民党立下了汗马功劳,赢得了高雄大选。很多人认为韩国瑜的战力其实是非常强的,也有一批非常强劲的钢铁“韩粉”支持他。现在群众是站在韩国瑜一边的,他们认为韩国瑜可以打败民进党。所有的民调也显示如果韩国瑜和民进党决战的话,韩的机会很高。所以他们是站在“胜”的角度去思考韩国瑜,也不再在乎他有没有什么理念,只在乎能不能打赢选战。而且他曾经有过打败民进党的经验,在高雄这么难的选区都赢了,所以大家愿意支持他,这是第一个因素,是心理的因素。

第二个因素,初选民调安排的方式是以电话民调为主,为什么没有采纳郭台铭建议的手机民调?因为手机民调其实有相当大的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公平性,譬如说一个人可能有两三台的手机,或者你在上海接一个手机,没办法判断你这个人是在上海或者北京。所以这一次国民党没有去用手机,而是用家里座机的方式民调。

可是“韩粉”是非常强、非常坚固的。在五天的民调中,他们都愿意呆在家里等电话,甚至有人把每天晚上所有的应酬都推掉了,就为了在家里等电话,这样接到电话的概率就非常大,韩国瑜的支持度自然就高一些。

观察者网:您刚才强调了“韩粉”的因素,韩国瑜靠着“韩粉”能够赢得初选,但能够在2020赢过蔡英文吗?

张亚中:“韩粉”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内聚力越来越强,变成一个钢铁“韩粉”,但它的外扩性的确开始减弱,靠的都是一些激情“韩粉”。因为韩国瑜比较没有什么政策,讲好听一点就是比较接地气,所以很多中间选民或者一些青年选民,现在好像开始对韩国瑜产生了一些距离。

现在既然韩国瑜代表国民党参选,如果国民党能够团结起来,再加上原来韩国瑜的支持者,目前大概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支持是非常稳固的,但要往上冲就比较难了。所以如果柯文哲出来选的话,对韩国瑜是比较有利的。因为柯文哲可以去抢年轻人的票,这样蔡英文得到的年轻人票就会少一些。

韩国瑜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他没有一个完整的施政理念,但很多“韩粉”不在乎这一点,韩国瑜现在把自己的选票建立在“我很讨厌民进党,所以我希望国民党执政”这样一个基础上,这也是台湾选举很大的问题。因为整个蓝军已经输怕了,现在觉得赢才是最重要的,也不在乎有没有什么理念。

举个例子来讲,像我的参选,三场政治说明会,台湾所有的媒体几乎都认为,其实我讲得是最到位的,最有理念的,而且是真正站在治理的高度去谈这个问题,给我的评价也很高。可是一般老百姓会认为你讲的都非常好,但是你可能赢不了民进党,所以大家会喜欢选一个比较能够赢的人。

一个良性的竞争应该是你好我也好,这是最好,可是往往很多人会说,因为对方很差,所以必须要支持我。现在国民党就变成说你民进党做的够烂了,所以应该支持国民党。但国民党这边又很害怕提出一些新的政策,因为这样可能得不到更多老百姓的支持,所以采取的策略就是反正我打你就好了,把你抹黑抹红或者相互攻击,变成负面选举。通过比烂凸显你的缺点,再来证明我存在的价值。

观察者网:这也是接下来韩国瑜会采用的选战打法吗?

张亚中:目前韩国瑜整个团队还不是很清楚,他到底用什么样的打法,我还不知道。但从几场政治说明会里,基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前瞻性的论述,不知道他要提出什么样的主张。包括其他几位候选人,都是对民进党提出了严厉的批判。然后说你看他做多差,应该换我来做,就这样子。

当然韩国瑜可以继续打他的经济牌,他在高雄的时候就有一个口号“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获得了很多的支持。口号当然要有,但如果真的想得到更多中间选民或者理性选民的支持,只讲口号是不行的,还得有方法论,就是你怎么去落实你的口号。

观察者网:您刚才提到了您的主张,上次采访您时,也有一个非常详细的论述,包括“和平、开放、共治、均富、美德”五项原则,包括解决台湾问题的和平方案。您是否会建议韩国瑜采纳您的主张,推动台湾发展和两岸和平统一?

张亚中:我觉得很难,如果他问到我的话,我当然乐意跟他讲,可是他不见得会问我。而且其他四个候选人的两岸论述,基本上我都不同意。因为他们的论述还是传统的国民党那一套,比如说“一中各表”就是用拖的方法,然后只谈经济不谈政治,并没有一个关于两岸的完整论述。

再说到韩国瑜,他的两岸论述有一些危机所在,比如他主张的“台湾安全,人民有钱”,这是一个安全论述,那么民进党就问韩国瑜一个问题:你说你要台湾安全,请问一下现在台湾安全最大的威胁是谁?毫无疑问民进党会说是中国大陆。如果国民党认同了这一点,那台湾对大陆采取一些紧缩政策,或者向美国买武器,或者作为美国的扈从,请问这有什么不对?假如国民党也同意要想买武器,要向美国靠拢,而美国又比较喜欢民进党,请问国民党的论述怎么走下去?

所以国民党这种所谓的安全论述是讲不过民进党的,甚至是发展了民进党的论述。实际上,国民党应该发展的是和平论述,用和平论述来对抗民进党的安全论述,要跟台湾老百姓讲,你要选择两岸和平,还是要选择台湾安全,这样是不是才更有道理?因为有了和平以后,台湾自然就安全了。可是你只选安全的话,最后就是战争,既没有和平,更谈不上安全。

可是国民党又有一个问题出现了,包括其它四位参选人,他们主张国民党的“一中各表”,这就不可能创造两岸和平。解决两岸敌对状态,让两岸关系真正走向和平,这应该是国民党的强项,对不对?可是马英九这八年以来就没有做这方面的事情,只搞经济,不敢去碰政治。同样的,今天国民党要选“总统”了,如果没有一套两岸的和平论述,你怎么去谈?两岸关系怎么和平发展?不可能说一边要跟大陆和平,一边要向美国买武器、扈从美国,它本身是会产生一些矛盾的。

所以我在参选的时候说,一个党一定要有它的理念和核心价值。一个政党或者一个人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有没有勇气去拨乱反正,去引导这个时代的潮流,这才是一个大政治家。可是现在台湾每一年都有选举,国民党不敢去建立它的核心价值和核心理念,这是它今天碰到的最大问题。

观察者网:国民党还有个大问题是党内团结,郭台铭落选后至今“神隐”,未来国民党该如何解决内部的团结问题,首先自己拧成一股绳?

张亚中:国民党要想让郭台铭不出来选,只有一个办法:让他心服口服!这也是我的看法,其实我谈问题的时候都会自我反省,看我自己做的好不好。7月15日民调结果出来后,我在当时说,如果团结是团结在讨厌民进党之下,或者团结在某一个人之下,这样的团结是极度脆弱的。真正的团结是团结在共同的理念、共同的价值、共同的信仰上,这个团结才是可以巩固的。但是现在韩国瑜也好,国民党也好,都没有讲理念和路线。

国民党初选五位候选人,从左至右:周锡玮,郭台铭,朱立伦,张亚中,韩国瑜

观察者网:韩国瑜此前也表示要以和平为前提,以经济优先。您觉得这个主张,大陆会接受吗?

张亚中:民进党也会主张两岸和平,没有人会反对和平稳定,这是一个公约数。可能国民党也好,韩国瑜也好,对两岸关系的认识还是不够成熟,他们都是要“一中各表”,但现在两岸进入深水区,“一中各表”是不够的,因为你要结束敌对状态,就要把两岸关系和未来方向讲清楚,才可以真正化干戈为玉帛。就像你跟一个人在吵架,不可能永远是各说各话,这样是没有办法和解的。每个人嘴上都可以讲和平,但你的和平论述到底是什么?这个是要讲清楚的。

观察者网:您认为要结束两岸的敌对状态,需要什么样的和平论述?

张亚中:大陆讲的“一国两制”,属于统一之后的安排,最后的结果是走向“一国一制”。目前两岸仍然是敌对状态,当务之急是解决两岸的敌对状态,两岸有没有可能先签订一份和平协议?两岸同胞都是中国人,在我们都是中国人的基础上,什么都可以谈,而且谈的要合情合理,谈的方案既能让大陆接受,也能让台湾接受。

其实我们也看得到,历史上很多统一问题都是用武力解决的。所以当我们想要“和平统一”时,其实是一个难度很高的事情,怎么样能让大家快快乐乐地走向统一,这个统一一定不是谁吃掉谁,一定是共同缔造出来的。

所以我主张两岸的和平,是两岸先结束“敌对”状态,走向“和”,再走向“合”,也就是大陆讲的一体化,最终走向“同”。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快快乐乐地走向和平。如果直接从现在的敌对状态跳到统一,武力统一的可能性就非常大,这只会让两岸都受到很大的伤害。

我始终认为两岸是可以谈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出来参加选举,为什么我对两岸关系投入这么多,我想把这种理念传播出去,不然两岸就只剩下兵戎相见了。

观察者网:这也是您一直呼吁的。落选之后,会不会觉得遗憾?

张亚中:其实从参选的角度讲,我觉得我已经成功了,把我的理念讲得很清楚了,这和我以前在学术界讲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我已经撒下了一颗种子,点燃了一根烛光,我认为我已经做到我自己的极限了。我的参选不是在追求成功,因为成功要各种因素,我只是追求可能成功的一些因素。

观察者网:接下来您有什么安排?

张亚中:我下一个要做的工作,是想把孙文学校打造成一个全球性的教授中文、传播中华文化的机构。孙文学校有三个目标,一是弘扬孙文思想,二是深耕中华文化,三是推动两岸“和合”,这也是我接下来的工作目标。

我自己在外国呆过很长时间,包括上次到泰国,那里很多华人的小孩没有学习中文的环境,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都不会讲中文,没有华语就没有华侨,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我希望把孙文学校打造成一个在线真人中文教学平台,让更多人有学习中文的管道。接下来我会去全球募款,尽快促成这件事情。

这次参选对我来讲,已经暂时画上一个句点,我该做的都做了,该讲的也都讲了。我现在做的事情也会继续做下去,8月2日下午我还去高雄市立图书馆,捐赠了215套中华文史哲丛书,以后高雄的每一所高中和大学都会有这套书,包括中华文化、孙文思想、台湾历史、“二二八事件”。我准备全台湾送2000套,价值400多万台币,我只募款到了一百多万,剩下的钱就是我自己付。这可能是更深远的一些事情,不是为了台湾,也不是为了大陆,是我们全体华人的事情,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亚中

张亚中

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我很乐意讲我的两岸论述,但韩国瑜未必愿意听
两岸首先要解决的,是统一前的安排
洪秀柱当选,国民党不会走向分裂
大陆还在乎国军 台湾早不稀罕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