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赵科:西方媒体总是负面报道津巴布韦,其实没那么糟糕

2017-11-20 07:54:15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枪声、爆炸声、军人、车队……

这是11月15日,外媒描述下的津巴布韦。然而据当地华人讲,这一天和以往的任何一天都没有区别,军方甚至否认这是一场政变。

津巴布韦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在外界看来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政治变革,在津巴布韦国内却是如此平静?一切真的起源于那场土地改革吗?津巴布韦民众对国父穆加贝的去留持什么态度?观察者网专访津巴布韦华人华侨联合总会常务副会长赵科,带来最前线的情况解读。

观察者网:根据外媒当天的报道,11月15日,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连续发生数起爆炸,并有大批陆军部队开进城中。据您了解,当时的情况如何?

赵科:当时的情况根本就不是外媒所说的那样,基本就是没情况,所谓的枪战、爆炸声都是在郊外追捕几个贪官时发生的,市区里面什么事情都没有。当时确实有很多军人到城里去了,但也没有开一枪一炮,整个过程非常非常和平,早晨起来老百姓该上班上班,该排队排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所谓“政变”发生的那一天,和往常任何一天一样风平浪静。

观察者网:事件发生后,民众的情绪如何?社会治安有没有受到影响?

赵科:民众基本上接受了这个现实,因为他们觉得穆加贝总统执政时间太长了,他的一些执政理念、经济政策,相对来说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特别是推进一些本土化的政策,也阻碍了当地经济的发展。比如他实行老式的管理模式,靠警察甚至是秘密警察来控制老百姓,这些都不符合现代社会的要求。

所以人心思变,很多人还是觉得该换一换人,该改朝换代了。对于津巴布韦民众来说,大家会觉得这个事情应该来,所以都很坦然地去面对。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会这样,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突然吧。

津巴布韦局势变动后,当地民众生活并未受影响。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军方对这件事情的定调认为不是“政变”,而是执政党内部斗争,您怎么看津巴布韦这次政治动荡?

赵科:从2013年第五次大选之后,执政党和反对党就已经不成比例了,反对党越来越弱化,那么党内一些老革命,我们叫鳄鱼帮,还有“40一代”,他们在为争夺党内权力斗来斗去,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誉、尊严,在报纸上互相攻击,老百姓真是很厌倦了。

说实话,老百姓更希望在2013年大选胜利以后,看到执政党能够更多地为国家经济发展推行一些实际的政策,因为现在的社会毕竟是一个发展的社会,而不像以前要搞独立战争,其他的国家都在发展,包括旁边的赞比亚、莫桑比克、博茨瓦纳都发展得非常棒,津巴布韦一直处于政治斗争中,基本发展停滞,老百姓也感到非常厌倦。

所以改革是民心所向,大家都希望能够有一个稳定的政局,来谈谈经济怎么发展、怎么让老百姓变得富裕。我觉得这是老百姓最关心的一个问题,而不是党内打来打去。所以党内斗争也在影响着穆加贝的声誉,老百姓就感觉说都是你们一个政党的人,干嘛打来打去打的这么厉害。

观察者网:穆加贝带领津巴布韦人民实现了民族独立,当然他后来的许多政策也给津巴布韦的发展带来了阻碍。您在和当地人的接触中,他们对穆加贝是什么样的情感?

赵科:穆加贝相当于津巴布韦的国父,不仅在津巴布韦,在整个非洲,他的威望都非常高。穆加贝总统非常节俭,对于津巴布韦普通民众来说,他们更多觉得是穆加贝周围的人,包括他的一些政府要员、第一夫人,这些人可能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个人利益,他们制定的一些政策把穆加贝拖下水了。

所以对于穆加贝,老百姓还是很接受他,很尊重他,包括在这次活动中,军方也没有对穆加贝进行任何威胁,也没有进行任何破坏,老百姓都觉得这才是津巴布韦人民该做的事。但毕竟穆加贝为整个民族的独立解放做了很多工作,所以人们还是希望他能有安享晚年,能够踏踏实实的离开。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图片来源:新华网

观察者网:提到穆加贝,不能不提土地改革。不少外界分析都将津巴布韦的经济衰退和那场土地改革联系起来,您从1996年到津巴布韦,经历了整个土地改革的全过程,您怎么看这场改革?

赵科:其实谈到土地改革,这个话说起来就很长了。非洲土地问题真的不仅仅是非洲一个国家的问题,如果仅仅把津巴布韦的土地改革认为是激进的土地政策,把所有问题都归结到穆加贝一个人头上,也是不公平的。

200多年前欧洲人来到非洲,没有出一分钱买土地,仅仅凭着经济、政治上的优势就把土地从非洲人手中抢走。非洲要寻求完全独立,土地当然要归还国家。

所以当年穆加贝搞土地改革,是受到当地人民欢迎的,因为这是非洲大陆,是我家的土地,你白人来了在这里搞经营,把我当奴隶一样的对待,没有人喜欢这样,但是碍于欧美强权,非洲人是没有人敢跟欧美叫板的。

但穆加贝站出来了,他跟欧美人去叫这个板,让欧洲政府拿钱来买土地,如果不来买我就要赶你了。要知道津巴布韦情况最恶劣的时候,三四千个白人农场主占据全国70%多的可耕种面积,那是很可观的一个数据,当地老百姓都饿得要死,白人却富得流油,这种情况下,土地改革应该说还是有群众基础的,当地百姓还是非常欢迎土地改革的。而且穆加贝的土地改革政策在整个非盟是得到支持的,旁边的南非、肯尼亚都在学习他们的成功经验。

当然,经过快二十年的土地改革,再加上西方制裁,津巴布韦经济走软,但老百姓还是很肯定当初的土地改革,虽然说经历了这些困难,但毕竟土地拿回来了。实际上从2009年开始,津巴布韦的经济就在逐渐恢复,而且农业是恢复最快的领域,因为老百姓有了土地以后,只要政策到位,所有的劳动积极性都被激发出来了,和我们当年包产到户是一样的,我有了土地,种出的东西卖了以后就是我的钱,所以农业恢复得很快。

在土地上耕作的津巴布韦农民

观察者网:您有没有和分到土地的当地黑人农场主接触,他们对改革的态度如何?

赵科:我们好多员工都拿到了土地,他们周末都会到自己的农场去种地,周一给我们带来玉米、地瓜、土豆,会很高兴地跟我们说:你看,我的农场有产品了,这个时候他们所展现的,完全是那种翻身做主人的自豪感。他们会认为,虽然我们国家有这么大的停顿,但我们最终解决了根本问题,我的下一代有土地,他们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想到这里,他们还是开心的。

所以经济的问题,如果完全归咎于穆加贝总统,我觉得不公平,欧美人一直在讲人权,虽然整个土地革命中局部地区有纠纷,死了六个白人农场主,但是别忘了欧洲人在非洲贩卖了上百万的奴隶。如果欧洲人想在非洲讲人权,我觉得他们要对贩卖奴隶有个说法才对,但它没有给任何国家任何补偿。

因为非洲弱小,没有人去关注,他们呼声是传不出去的,所以穆加贝总统这种“完美化”的理念才会得到非洲人民的支持。在津巴布韦也没有人希望真正把国家总统当成犯人送到军事法庭去审判,他们还是认为穆加贝总统是当地人民的英雄,我认为至少百分之八九十津巴布韦人民都是这样的想法。

观察者网:土地分给当地人以后,政府有没有什么培训或者扶持措施,帮助他们经营土地?

赵科:政府在这一块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毕竟政府没有资金,所以它做的工作非常有限,完全是靠市场来培育市场,好多黑人有了土地以后自己去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攒经验,所以才有这么十几年经济的大倒退。但是现在已经学会了,经济开始慢慢在上升了。

当然,欧美的一些NGO组织,包括中国政府,也给津巴布韦农民提供了很多培训。我们在津巴布韦有一个农业先进示范团队,给当地人做农场的示范工作,包括我们的农业专家组给他们做专门的培训,全球各地很多国家都在支持当地的农业发展。

观察者网:我们经常在新闻上看到津巴布韦通货膨胀,一大捆钱才能买两个面包。现在津巴布韦普通民众的生活怎样?

赵科:这都是2009年前的事了,2009年实行美元化以后,整个国家已经进入一个稳定发展阶段,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坏。现在西方媒体提起津巴布韦都是负面报道,其实真的没有那么糟糕,国家治安也稳定,人民也善良,物产也非常丰富,现在普通家庭的收入在200-300美金,在津巴布韦一个月的生活费基本上不超过100美金,这个收入养活一家人是没有问题的。

备受关注的津巴布韦通货膨胀

观察者网:当地白人在失去土地之后,生活状况如何?

赵科:我有好多白人朋友,土地改革后有些人离开了津巴布韦跑到欧洲去了,也有去美国、去世界各地的。作为白人,他们当然仇恨土地改革政策,认为穆加贝把土地拿走以后,他们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天上人间的日子了。毕竟他们是殖民者,想的和我们不一样。

但也有一些白人,认为土地应该还给当地人民,只是当时执行的时候,英国政府不冷静,津巴布韦政府也不是特别冷静,最终造成了这么一个打来打去的结果。

但是因为原来一个农场一般一年至少有一两百万美金的收入,这些白人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所以对他们来讲,只是从住别墅改到住500平米的楼房,除了院子小了点没什么大的区别。而且他们有一大堆房产,不出去工作靠收房租照样可以过日子,影响并不是很大。

只是这在当时造成了一些白人的恐慌,但好多人离开津巴布韦后又回来了,因为在海外他已经生存不下去了,在津巴布韦丫鬟仆人一大堆,到了美国、欧洲的人工成本很高,要自己洗碗、收拾房间,所以好多人又回来继续过那种太上皇的日子。

观察者网:津巴布韦从独立后一直处于西方制裁的国际环境中,这对当地经济发展造成了哪些影响?

赵科:1999年开始,西方从津巴布韦把资金全部撤走,等于是釜底抽薪,津巴布韦经济走软和西方撤资有很大关系,工厂建一半不建了,水坝建一半不建了,整个国民经济计划被全部打乱。但是没有办法,民族要独立要自强,总要经历一个血的过程,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所以我觉得津巴布韦人民还是很坚强的,能熬过来也不容易。我1996年到津巴布韦的时候,人均GDP能达到1500美金,后来最糟的时候一度落到了个位数,但到2008年人均GDP恢复到180美金,现在已经接近1000,国家确实在恢复。

观察者网:中国和津巴布韦一直关系友好,目前华人在津巴布韦主要从事哪些行业?这次政治动荡,会对两国经贸往来带来多大影响?

赵科:华人主要还是在餐饮、贸易、建筑、矿产这些传统行业。这几年也做农业项目,很多华人到那边跟黑人合作种植玉米、烟草。

现在有人担心现在局势动荡,以前的援助和投资会不会鸡飞蛋打。我想说的是,津巴布韦这场革命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任何经济损失,不仅是中国人,所有外来人包括当地人,都不会受任何打击,因为没有出现任何打砸抢烧,政策法律也不会改变,所以谈不到任何的损失,津巴布韦只能是越来越好。军方人士、穆加贝总统都是很有理性的人,而且他们都有东方人一样的智慧,会把这个事情很圆满的处理好。

观察者网:华人在津巴布韦,和当地民众的关系怎么样?

赵科:我觉得比照其他非洲国家来讲,我们还做得真不错,包括我们华人社团也在觉醒,我们也做了很多公益活动来尽量融入当地的社会,比如我们坚持做了四年的津巴布韦“梦想秀”,由华人出资请当地人展示自己的才艺,意在传承津巴布韦的传统民间艺术,完全是一个公益性质的活动。

2015年习近平主席访问津巴布韦,在穆加贝总统举行的国宴上还特别表扬了我们这个活动。当年我们就和津巴布韦国家电视台合作做了26期节目,在当地的反响非常好。2017年我们收到文化部的邀请,到中国来演出,请那些才艺优秀的孩子来中国学习深造。

这些活动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津两国的关系,当地老百姓会认为中国人不是只来赚钱的,他们也特别感恩。我们通过这些活动,也把中国的一些发展理念传输给当地民众,促进了两国的文化和民间交流。

由当地华人组织的津巴布韦梦想秀艺术团来中国演出。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赵科

赵科

津巴布韦华人华侨联合总会常务副会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非洲之窗
非洲之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