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知著网:俞飞鸿是老男人照妖镜?你误读的不仅是女权

2018-06-25 10:03:15

“俞飞鸿是老男人的照妖镜,谁照谁露丑。”

前几日,冻龄女神俞飞鸿再次成为话题中心,而此处“又油腻又粗俗”的老男人,直指窦文涛和冯唐。

网上疯传的截图中,以下几个问题显得十分扎眼。

“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一直单身到现在呢?”

“你觉得老一个人待着,精神正常吗?”

“你对性怎么看?”

这些源自2016年5月《锵锵三人行》节目的截图,最开始只是被几个娱乐博主和媒体微博转发,并未引起太大的舆论水花。直至微博博主沈嘉柯发出“俞飞鸿真是老男人的照妖镜,谁照谁露丑”的言论,一场责骂直男癌的话语运动开始发酵。目前,该微博转发量高达12万,评论量高达1.5万。

从微博到微信场域,一轮炮轰“直男癌”的话语运动逐渐开展起来:

俞飞鸿,想必大家并不陌生。从参加许知远《十三邀》,到《淑女的品格》被点名出演,这位47岁的冻龄女神近来存在感一直不低。


窦文涛,作为《锵锵三人行》、《圆桌派》等优质访谈节目的主持人,被戴上了“油腻老男人”的标签。

冯唐,去年10月27号因为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成为讨论的焦点,这次也被喷直男癌。

这场对话围绕的话题很简单:单身、婚姻、性。既私人,又有些老生常谈的话题。一场2年前,三个人的谈话,在2018年的6月竟然碰撞出了如此大的火花,这背后有非常多值得探讨的点,且听知著君一一道来。

冒犯感源于断章取义

首先,这堆节目截屏中,最刺眼的一句话,肯定是“你觉得老一个人待着,精神正常吗?”。不得不承认,刚看到这句话时,扑面而来的是冒犯感。对一位女性,还是如此优雅聪慧的独立女性代表,窦文涛竟说出这样一句话,难道是脑子卡壳了?

自然不是。

当你完整看完这集《锵锵三人行》,你会发现,截图的呈现断章取义了。碎片化传播流行的当下,断章取义发生得愈加频繁。当一句话的语义和语境脱轨,很容易带来语义的扭曲。

在语言学范畴中,语境是使用语言时的实际环境,是交际双方共同的认知前提。语境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其不仅包括静态语境,即语言前后搭配、上下文语言连贯等内在联系;也包含动态语境,交谈者之间生成和理解话语时拥有的社会文化知识、认知能力等因素。

就拿争议最大的“老是一个人待着,精神正常吗?”这个点切入,且不论访谈类节目本身就是有台本的,窦老师之所以口出此言,是有上文的。窦文涛先是念了一段王卫星的文章《单身或导致蔡英文政治风格偏向极端化》,该文提出一个观点:

   “从人性的角度分析,作为单身女政客,她没有爱的情感拖累,没有“家”的掣肘,没有子女的牵挂,在政治上的行事风格与行事策略,往往偏向情感化、个性化、极端化发展。”

继而窦文涛才将问题抛向俞飞鸿。通过截图,部分网友并未了解到这句话之前的铺垫,只见一句“精神正常吗?”,就直接给窦文涛扣上了不尊重女性的标签,实在是有些冤枉。

访谈节目是互相成就的过程

再从访谈类节目本身出发,“俞飞鸿是老男人的照妖镜”的言论,其实已经将主持人和嘉宾两者的关系割裂了。主持人和嘉宾之间访谈沟通的尺度在哪,两者的关系应该如何处理,也是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微博网友阑夕指出访谈类节目目前的一个困局,谈话类节目在社交媒体上的立场表达,被一种畸形的观念所捆绑,仿佛语言斗争是要分出胜负的,提问的目的是蓄意刁难对方,而回答也被赋予了反击的期待。

当主持人和采访者出现语言上的交锋时,不仅是观众,甚至是主持人都很容易自动划分阵营,将两者对立,而这其实与主持人和嘉宾之间的理想访谈关系是背离的。

不可否认,俞飞鸿本身具有深厚的魅力和修养,但在访谈节目中,她和窦文涛实际上不是割裂对立的,而是互相成就的。如果没有窦文涛抛出直击痛处的问题,也难以引发俞飞鸿的漂亮回应。例如:“很多夫妻在一个婚姻里头,可是两个人根本没话讲。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的孤独,可能比一个人的孤独还要悲伤。”

更何况,现实中,窦文涛和俞飞鸿实则是关系甚好的亲密朋友。对于彼此的观念其实早已熟悉不过,但作为主持人,窦文涛必须问出观众想知道的问题,抛弃自身对于俞飞鸿的印象,以一个普通男人的视角看待女神。

窦文涛是明白访谈节目中的话术的,他是个揣着明白,看着糊涂的人。豆瓣网友阿落如此描述:“他难得糊涂,他适可而止,可却是,要把明白雾里看花地讲给你听,也是,点到才止。”更何况《锵锵三人行》本身就是访谈节目的一个传奇。1998年4月1日开播至2017年9月11日宣布停播。这档具有19年生命力的节目,从侧面也说明了窦文涛绝非肤浅之人,单凭几张截图,就贬低窦文涛本人,似乎有些太不客观了。


俞飞鸿参加过的访谈节目并不少,从金星的《金星秀》,李静的《非常静距离》,窦文涛的《锵锵三人行》,再到去年许知远的《十三邀》。

仔细品品这几期采访,便会发现,俞飞鸿的形象是多元和立体的,如果纯粹用“女神”将其标签化,其实是对她的误读。在《非常静距离》的采访中,俞飞鸿呈现出的形象,是个“兜里揣副牌,逮谁跟谁来”的女神经形象,和她目前的优雅女神形象可谓是相差甚远。

仿佛是从许知远对俞飞鸿的采访开始,俞飞鸿已经被工具化成一个打击油腻男子的标牌,她的得体不卑不亢,总是被赋予上了反击的意味,她所面对的对象,也直接被赋予了反女权的标签,这样的粗暴式解读,只能被称作为“女拳”,而非“女权”。

不少自媒体通过过度吹捧俞飞鸿的“女神”属性,来贬低窦文涛的形象。这不仅仅是对窦文涛们、许知远们的低估,也是对俞飞鸿们的消费和物化。

将自身对于女权、单身和婚姻的认知强加到“俞飞鸿们”的身上,以她们的言论作为工具来攻击假想中的男权压迫。这场“老男人照妖镜”的风波中,不少参与者甚至没有完整看过这期节目,不了解窦文涛,不了解俞飞鸿,就将立场锁定,开始为女权摇旗呐喊,这是对于女权的曲解和贬低。

婚恋观是社会痛点

回到节目本身,这一期《锵锵三人行》之所以邀请俞飞鸿,是因为她的单身是具有代表性的,她的思考观点大多是超前于主流观点的。

福柯曾提出“训诫式凝视”的概念,指明女性受到所处社会的压力和性别定轨的凝视,使其不能逾越预设的规定。女性的意识在这样的凝视中受到了难以挣脱的影响,即便是90后的我们,在婚姻和单身问题之前,也很难有明确的认知和决定。不论是催婚,还是逼婚问题,并没有因为时代的发展而得到有效的缓解。“大龄剩女”这样的标签依旧污名化着女性。

俞老师之所以,能坦然说出:“在精神世界上,不管男女,一定是平等的。”;能云淡风轻地看待社会现状,能在和许知远讨论完《梵高自传》脱口而出:“感谢上帝赐我平庸”。是因为她是站在金字塔尖端中的少数女性,她永远得体,永远通透。

但实际上,社会现实是割裂的。

《我的孤单,我的自我:单身女性的时代》的作者特雷斯特,在采访了近百个单身女性后提出:“既然女性跨入成年不再由早早地结婚嫁人来界定,那么理应有一整套新的标准来衡量女性是否成熟。这是亟需认真讨论的问题。”单身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一种世界性的潮流,而且会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的未来。但是当单身观念先行了,社会系统却还没有及时适应新的婚恋需求,制定出新的婚恋标准和规则,这带来的就是婚恋观和社会现实的割裂。

当婚姻不再是女性一生的必由之路,生儿育女不再成为女性的使命之一,如何定义女性的成熟,定义人生的新阶段,定义幸福感和人生价值的来源,是个很复杂的命题。

顾硬硬在文章《窦文涛的水平很高,大众的水平很low》里直击痛点:

“真正的文明和进步,是当不如俞飞鸿美貌富有、也不如她温和会表达的女性作出不符合男权婚恋规则的选择时,同样被尊重,而不是被恶意十足地对待。”不论是选择独身,还是选择婚姻,这都只是个人选择的一种生活状态,没有绝对的错与对,单身和婚姻不该被放置在对立面。 通过窦文涛对于俞飞鸿的访谈,我们应该汲取到的,更多应该是她对于单身和婚姻问题的自我接纳和包容,而不是将重心放在炮轰直男癌之上。

(本文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知著网”)

知著网

知著网

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微信平台

分享到
来源:知著网(covricuc) | 责任编辑:韩京霏
作者最近文章
老男人照妖镜?俞飞鸿快成“炮打直男癌”的武器了
3岁眼癌女童之死,为何酿成一滩舆论“浑水”?
扒照片、人肉网友学校……“饭圈文化”为何如此可怕
口红健身车厘子才算“脱贫”?微博就是这么把你忽悠穷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