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衷音:一个海外华人对香港事件的观察

2019-07-31 16:15:4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衷音】

笔者是一位长期生活在西方社会的华裔,最近也一直关注香港发生的事情。知道香港因为修改引渡条例而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造成很大社会后果,国际上也广为关切。

游行在西方社会里很正常,是民主社会表达意见的一种方式。笔者在西方社会里看惯了形形色色的游行,也参加过多次当地的游行。香港年轻人对政府修改法律用游行的方式表达意见无可非议,是他们对政治有热情、对社会有责任心的表现。

然而,一些示威者后来强行冲击香港立法会大楼进行打砸,对立法会设施造成严重破坏,还有些示威者用毒性化学粉末及其他方式攻击警察,将和平游行变成破坏性的暴力,这是任何法制社会不能容忍的。反社会的暴力运动不仅自毁前途,妨碍他人生活,也会对香港未来的社会声誉及经济前景造成深远的损害。

香港示威发生后,有些西方政客出于各自目的频频发声干预,海外媒体也有各种带有倾向性的报道。笔者与香港年轻一代的父辈同龄,又在西方社会生活了几十年,根据现有的各种信息现象观察判断,可以感到香港发生的事情及目前事态的发展远比许多人认为的复杂,表象之下激流汹涌,已经大大超出香港这个弹丸之地的法律问题争端,各方势力暗中较量,香港已经成了国际博弈的前沿战场。

此时此刻,许多正直有识之士为这些深陷漩涡中心的香港年轻人的所作所为、处境前程担忧,也为香港的未来所担忧。在此,作为一个海外年长同胞,希望与香港年轻人分享一些信息资料,以及自己的观察、分析及思考。

7月1日,暴徒冲击香港立法会。(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李斯哲摄)

那些高调支持暴力示威的人到底有多少真心?

有些年轻人可能认为香港的情形让人不满意,要用自己的行动让香港变得更好。也有人认为,西方有民主博爱,西方政客真心关爱香港人福祉。假如我在香港有事,西方政客会真心相助。因此我可以毫无顾忌地在香港违法闹事以引起注意。

我也看到有一些外媒提到,有些海外官方或非官方机构答应为游行中的主要成员提供奖学金,或者颁发外国居留签证,就像“占中”有功的黄姓学生所得到的那样。对此我不得不说,有这个想法的年轻人,可能你对当下西方社会民情很不了解。

就算哪个政客在聚光灯下,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脑袋一拍说帮你解决身份、工作或奖学金,他是否真的有这个能力?或者就算他能办到,最终他们国内的那些民粹主义、种族优先思想的保守社会势力,就能答应了?

根据西方媒体报道的数据,这次参与游行的香港人超过百万,且不说这个数字是否准确,就算按香港警方提供的游行人数大概20多万人,笔者很想知道,哪一个西方政府有兴趣为所有这些优良民众(而不是挑几个领头的)公平地提供在他们国家的居留权,或为这些年轻人提供有利于他们前途生计的工作机会?

几年前,欧洲出于人道主义对涌入的战争难民稍微开了一下门,结果全欧怨声载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因此从权力峰巅向下滑坡,而一向以仁慈著称的英国为了拒收移民,不惜一切代价包括国内撕裂而要求脱欧,绅士风度荡然无存。

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意劳民伤财修筑几千公里的边境墙,只是为了阻挡手无寸铁的求生移民进入,与他们平时宣称的大同、仁慈、博爱、平等大相径庭。

此前,多家港媒报道称,有约30名港独人士为逃避法律责任,逃到台湾“求庇护”,甚至为延长居留而向台湾院校申请入学。但此后有些从香港移居台湾的“双独”分子抱怨,台当局处理香港示威者来台居留一事态度消极。有律师指出,这批人申请延长居留时会有技术困难,无法向台湾方面证明自己冲击过立法会,因为当时都戴着口罩。不知道有多少香港年轻人看到这则报道,看到后还会寄希望于那些口称支持游行的人吗?

西方民主国家会绝对放任游行示威吗?

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个度,超出合理的度,事情往往走向反面。笔者一直生活在西方民主社会,知道西方提倡自由,然而,从来没有绝对的自由。民主是在规矩之下的公平约束,人权的前提是尊重其他人的人权,自由的界限是不妨碍其他人的自由。

这次香港事件,不少人高举“游行自由”旗帜,那就不妨让我们看看西方民主国家是怎样管理监督游行示威的。

2017年9月18日,圣路易斯市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冲突

在英国,和平游行不能阻塞街道和无视别人的权力;游行示威都不准携带武器,警察部门可根据游行允许的时间、地点、路线,在认为有可能引起严重的社会扰乱时,采取措施。若违反禁令或煽动参加这种游行的可以依法判罪。

在日本,计划游行示威举行日的72小时以前,组织者要向举行活动经过地区的管区警察署提出申请,上面必须写明主办者的地址、姓名、游行日期、路线、场所及其略图、参加人数等。如有可能引起严重的社会扰乱时,警察总监可以取消游行。

在美国、法国、联邦德国及葡萄牙等国家,要在公路上游行都要事先申请,在得到政府许可的条件下方可示威。游行时不可影响商店的正常营业,不可影响正常的交通,不影响人民正常的生活方式等等。甚至对游行中宗教团体、政治组织使用的卡车和扩音设备也有详细而明确的规定。“游行集会的自由”旨在和平守法的请愿抗议,而非蓄意违法式抵制抗命。明知故犯,蓄意霸占公共场所、交通要道或拒离行动,将受逮捕、拘留、判刑等等法律制裁。

笔者曾在自己所在的西方国家组织过一场数千人的公共聚会,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一下。记得当我第一次联系有关部门时,负责官员在决定我们是否有资格申请场地组织活动之前问了许多问题,包括活动的宗旨、内容、人数、希望的地点、时间、时长、使用设备,甚至关注我所在组织的历史及对我本人印象等等。

当他们基本了解了我们的目的、计划后,作了内部讨论、评估,认为可以考虑。于是约我做更为详细的面谈。几番沟通下来,他们认为我们可以申请,于是给了我一份长达10多页的申请书。

这个申请书里的内容包括申请条件、活动批准合同、场地使用证书、风险管理、安全管理、保险、费用、押金、场地使用计划、活动流程、厕所、停车、音响、广告、招牌竖立、垃圾处理方案,如果现场饮食,是否有食品及酒水牌照,场地水电使用等等。另外还要确认是否用到焰火、直升机、降落伞、游动食品车、热气球;是否会分发传单,是否有动物,是否有疯狂舞会,是否有未经授权的收费行为,是否对交通有影响,是否妨碍其他人使用公共设施。

总之,你必须如实报告他们认为一切有可能出问题的元素,然后再决定是否批准你的活动申请。如果我的申请中有任何地方不符合他们的条件要求,申请就会被拒。

我们于是组织了工作人员队伍以保证活动按流程进行,配备了纠察队来维持秩序,请了现场医生,设置了走散儿童收容地。此外,我们还必须有员工工伤保险、志愿者保险、2000万的公共责任保险,以及保证所有活动人员安全的具体措施。

在整个审理过程中,负责的审理官一直对实际参加活动人数很敏感,几次强调要我一定确认人数。有一次我报的数字与上一次稍有不统一,他就表示非常担心,告诉我如果现场参与人员明显增多,现场监管人员有权叫停活动。

有一件事我没有想到但必须做的是,我必须给场地周围的商家及居民写一封信通报我们的活动简要,并被要求自己上门将这封信送达周围每一家,以确认没有来自周围居民的反对声音。如有人反对我们要协调达成共识。

另外一个插曲是我们筹备过程中得到了各方祝词,我们想现场增加一个大屏幕电视以展示这些视频及文字信息。申请递上去后审理官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与内部有关方面商讨后决定不能批准我们放置大屏幕。因为放置大屏幕会将这个活动的性质变成一个高度宣传性的活动,这会徒然增加许多不可控因素。我问是否有机会变通一下,他回答一点机会也没有。最后我们只好放弃这个念头。

最终我们的申请得到了批准。但是有关部门还是派了一个官员在活动当天现场监视整个活动过程,如果我们没有按照合同许诺的条件做,该监管员有权随时叫停整个活动。

活动当天,我比现场筹备工作人员稍微晚到一点。监管员一见到我就很不高兴地告诉我,现场布置场地的工作人员已经两次不经她的许可把车子开进场地,假如她再看到一次,就叫停活动。我连忙向她致歉并并且马上采取措施,派人守住进口,任何车辆不能进入以保证不再发生这种情况。

还有一次监管员告诉我,众多的人流把我们预留给防火警或意外事件时疏散用的公共通道堵住了,我们马上派了两个人在那里守住保持通道畅通,要不又有活动被叫停的风险了。

然而对照这次香港游行,西方政客和媒体往往采用双重标准,你能想象西方政府包括英国人容忍有人冲击他们的立法机关吗?如果他们不能容忍,为什么又能容忍甚至支持有人在香港这么做?

7月28日,香港极端示威者多处纵火

英国是香港的救世主吗?

这里还是要说说英国的态度。香港事件发生后,有些英国政客,包括外交大臣亨特及末代港督彭定康都站出来干预。我们不用猜测他们的动机心态,但是不妨回顾一下历史事实。

香港如何成为英国的殖民地?最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罗思义的一则视频流传的很广,在视频中,罗思义讲到:1841年,为了迫使中国进口鸦片,英国发动了一场战争,英国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获胜后将香港据为殖民地。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九龙也被纳入英国控制范围,1898年,新界也成为“租界”,租期长达99年。

英国侵占香港和发起的鸦片战争开启了中国一个多世纪遭受外国列强侵略的历史,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伤害众所周知:英国人强行在中国倾销鸦片带来的鸦片成瘾使数亿中国人遭受痛苦,导致至少一亿中国人死于非命,英国却借此大发其财。

罗思义表示,侵占香港是我的祖国英国历史上犯下的罪过之一,二十年前的今天,英国将香港主权交还给中国,意味着英国对中国所犯罪行的纠正和自我救赎。

香港回归中国,属于中国主权已经20多年了,按理说,已经没有那个昔日权倾一时的末代港督彭定康什么事了,然而他却耐不住寂寞经常积极卷入香港事件。彭先生内心的落差及不平可以理解,但我们不妨问问这位以香港民主、人权与自由“守护者”自居的前港督,您是香港人民民主选举产生的吗?

我们再来看看那些标榜民主正义的绅士们当年是如何对待香港人民的:

英国对香港的统治持续了150多年。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英国采用英国精英和精心挑选的少数中国富人的种族主义制度来管理香港,从未允许香港民众选举香港总督。

他们在香港实施间离策略,引导一些本地社会阶层认为自己优越于香港平民或中国内地人,一如在爱尔兰,新教徒受到教唆看不起占多数人口的天主教徒的情形;这种有意制造出的香港与母国之间隔阂,带来的结果是这些精英对内地的敌视情结。实情是英国人一直歧视香港人,也没有给香港人应有的人权民主。

1967年因贫困和腐败而引发的那场暴乱(史称“六七暴动”)中,港英政府的镇压导致大量抗议者被捕,其中20多名示威者丧身,832人受伤,1936人被捕。中文媒体也被实行严格审查。

英国统治期内,香港还曾有一段长达55年宵禁时期。那些港英时期居住香港的老人们曾告诉笔者他们的亲身经历:那个时候,如果几个人在街上聚在一起就会被看不惯的警察不由分说地棒打驱散,有些地方及地区甚至不准华人进入。除了历届港督均由英国政府指派,老百姓没有选举权外,司法不独立,没有终审权,终审权属于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香港的年轻人们没有港英统治的亲身感受,但可以问问自己的父母或爷爷奶奶,这些情况是否属实。

香港的未来,在于我们自己而不是外人

笔者与许多国家的海外华人聊天谈起,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对香港的事情比较忧虑。很多海外民间华人团体发布公开声明,表达他们对香港现状的关注及看法。为什么这些长期生活在西方国家的华人,他们的看法、想法与香港的年轻人不一样?世界上的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这些华人亲身经历感悟西方社会,他们能更多、更深地透过表象了解其中的核心及本质。

当年香港回归中国时,西方政客们危言耸听的说法,引起香港民众人心不安恐惧,大批人选择移民海外。然而不久之后,又有多少人悄悄回到香港,至今还在庆幸因为重新回到香港而抓住了各种大好机会发财成功。

有香港学生可能说我与内地当局没有关系。让我们看看大家熟知的美籍华人赵小兰,她在当地功成名就,身居高位,还是经常因为她的出生起源及肤色,屡屡被人怀疑其忠诚度。

这次香港的示威过程中有些人要求西方政府进行干预,有些人要求香港回到英国统治,有人在中国主权领土内打昔日港英旗帜,更有甚者破坏驻港办事处的国旗国徽。而有些外国政客对香港暴力行为发出支持鼓励的声音信号,有些外国机构则在暗地里扮演十分积极的角色。

然而在西方,没有一个国家的法律会容忍践踏其主权及领土完整的行为。西方国家也不允许外国人或政府影响干涉本国内部事务或政治运作。

美国与澳大利亚最近都制定了《外国干涉法》来强化国家安全。在澳大利亚,根据新的《外国干涉法》,连被动接收有碍国家安全的信息都是违法的。

2014年,大英帝国的苏格兰闹独立,时任首相卡梅伦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声色泪下地呼吁英国民众一起努力维护大英帝国的国家统一及领土完整。

对于涉及英国主权的内部纷争,笔者当时没有听说那个现任的或卸任的中国高官站出来支持苏格兰独立,意图干涉破坏大英帝国的完整统一。同样笔者也希望亨特、彭定康等做一个有教养及高尚情操的绅士应该做的,以爱护自己国家的方式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

笔者倒想请教彭定康、亨特等人,如果香港旷日持久的暴力事件发生在伦敦市中心阻断交通,如果冲击立法委及袭击警察的事情发生在当年大英帝国治下的香港,先生们,您还是非常淡定地无动于衷或幸灾乐祸地大加赞美吗?

我不知道参与游行的年轻人有没有认真研读过引渡条例的具体内容。香港不是第一次签订这样的引渡条例,也不是世界上第一个签订这种法律条例的国家或地区,中国也与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多个西方发达国家签订引渡条例。相信香港政府的出发点是为其管辖地区的人民生活在更加安全的社会环境里。有人恐慌害怕这个修改条例有他们的原因及利益,他们自己不便出面,当然挑起事端搅浑水,让那些无辜的人表达他们的意思,其手段更为高明。

希望那些冲在前面,赌上自己前途及香港未来的年轻人冷静想一下,香港的稳定安全对谁有好处?这个条例修改对没有犯罪的守法公民有什么损害?引渡条例到底触动谁的利益?难不成香港成为世界谍报机构较量的舞台,颜色革命厮杀的战场,以及国际重大及危险犯罪分子滋生逍遥的天堂,让你与你的家人天天生活在潜在的危险之中更好?

反对派阻挠公共交通,大批乘客滞留月台。图片来源:香港大公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衷音

衷音

海外华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一个海外华人对香港事件的观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