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周建明:高度重视美国战略界正在发酵的对华战略理念

2018-02-14 08:48:0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建明】

随着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特朗普国情咨文中把中俄定位为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美国的战略动向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

郑若麟先生《未来五年,东西方冲突将以美国模式还是中国模式发生》和宋鲁郑先生《未来五年,为什么美国不是中国的威胁?》两篇文章,反映了看待未来中美关系中的两种不同态度。

进入了新时代的中国,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正在开创的新局面,中美关系是一个十分重大的问题。郑若麟从美国的舆论、纳瓦罗的任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看到了美中冲突的危险,提出应怎样防范来自美国的挑战?宋鲁郑认为未来五年美国不是不想,而是无法挑战中国,只能是送给中国的战略机遇,但所提出的理由并无充分的说服力。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忧患意识十分重要。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我们无论什么时候、发展到什么阶段都必须牢记的。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美国战略界正在形成对中国战略性冲突的共识,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对此的盲目乐观会付出沉重代价。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18日,美国华盛顿,特朗普政府公布特朗普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报告指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将保卫国家,促进和平,扩大美国的影响力。(东方IC)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基本逻辑是按照国家利益来界定威胁。美国国家利益中最核心的利益是维护其全球霸权的地位,维护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并从中获益,不允许任何凌驾于自己之上的对手出现。冷战结束以后,美国设想过很多种对这个核心利益可能的威胁,以此作为配置战略资源的依据,形成战略思路。威胁虽多,如基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恐怖主义、俄罗斯、伊朗、朝鲜都是美国的威胁,但真正能挑战其核心利益的主要威胁并未明确。

中国一直在美国威胁的名单上,但经济利益上已与美国密不可分,两国外交顺畅,始终没有成为美国战略上的主要威胁。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不断在美国听到像《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他们在那里迎战及他们如何被战胜》这样的声音,但并未成为美国战略界的主流。中美之间的分歧和冲突不断,但可以管控,中美建设性关系也有所进展。近年来,美国战略界对挑战国家核心利益的主要威胁的判断发生了变化。中国被视为是能挑战其核心利益的最大威胁,主要基于以下几个理由:

1、中国在WTO基础上经济全球化种的角色。这种全球化本来是美国倡导与主导的。自中国加入WTO之后,美国逐步发现全球化的发展态势已对美国不利,原因是中国适应了WTO规则,制造业比美国更具竞争力。

美国为保持其对国际经贸规则的主导权和自己的经济利益,一方面绝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用各种理由封杀中企在美国的投资,另一方面试图在WTO之外另起炉灶,组织把中国排除在外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特朗普上台后虽退出了TPP,但这只是一个插曲,基本趋势并未改变。

当地时间2017年1月23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23日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视觉中国)

2、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中国政府秉持公开、透明、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理念和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在市场规律和国际规则下开展的国际合作,也得到了许多国家的响应与参与。但在美国战略界看来,“一带一路”的含义已超出了当事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中国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公路和港口建设,是借“一带一路”来构建自己的经济和外交的势力范围,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势必颠覆自由、民主的秩序,将不断蚕食“美国治下的世界”,最后导致颠覆美国的全球霸权。

3、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的国际化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但趋势很明确。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对外贸易规模越来越大,人民作为贸易结算货币、作为石油期货货币、甚至成为有的国家储备货币的趋势正在发展。人民币地位的上升被认为将动摇美元的金融霸权地位。

4、十九大提出“新三步走”,到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和世界一流军队的方略。在美国看来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改造世界蓝图。因为中国是一个有着不同于西方的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的社会主义国家,内有着稳定的执政力量和有效的治理能力,以“五大理念”为指导全面发展,对外正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进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这将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形成真正的挑战。

从挑战的内容和能力来看,中国远超过俄罗斯、伊朗、朝鲜,也超过伊斯兰极端教旨主义的恐怖力量,是唯一能够全方位挑战美国霸权的“修正主义国家”。

在众多威胁中,美国战略界认为只有来自中国的威胁是全方位、长时段、战略性的。其威胁已经从潜在的变为现实的。“接触战略”对中国已经无效。必须要形成新的战略来加以应对。也正因为如此,中国关于“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的说法,与美国战略界关于“世界必须由我主导,不允许任何人挑战”的思维完全没有交集。

近来,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和总统国情咨文所反映的正是美国战略界把中国界定为“修正主义国家”、“战略对手”的共识正在形成。在此基础上对抗性的对华战略虽尚未成型,但相关举措正浮上台面,比如对华贸易战、美国考虑重返并主导TPP的可能性、提出针对中国的印太战略、强硬地实现在东亚的军事存在,等等。

不要以为美国驴象两党之争不可开交,特朗普处事鲁莽,盟国与美国在中国立场上分歧很大,美国与中国对抗的战略就无法成型或实施。对美国战略界来说这已成箭在弦上之势。一旦这种战略共识形成,一定是超党派的,在中国整个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过程中都如影相随。而美国总统只是这种具象化了的国家利益的政治代表。

当然,中美两国都已今非昔比。美国要实行与中国对抗的战略受到许多限制。西方国家中对华利益各不相同,美国无法拉起一支像样的对抗中国的盟国队伍。美国国内对华利益也多元化,与中国对抗一定会受到不同利益群体的掣肘。但美国国家的核心利益、战略逻辑决定了,美国对华战略的改变不可避免。

我们长期以来秉持的中国和平崛起的理念,不仅不能消解美方所界定的中国威胁,反而很容易造成我们自己认识上的误区:认为中美之间只要充分沟通,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中美关系虽好不到哪儿去,也绝对坏不到哪里去。如何认识、应对美国战略的变化是一个牵动我内外两个大局的问题,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一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周建明

周建明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