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卓扬:无论是两百年前还是这么现在,人类都是这么愚蠢

2017-08-15 07:35:24

昨晚,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发生了白人至上主义者与左翼抗议者之间的抗议暴力事件。直接导致11人受伤,1人死亡。

Escalation on escalation,完完全全的愚蠢。不仅能看出美国社会有多分裂,还能看出“民主”制度下的某些官员是如何把人民当枪使的。

我是弗吉尼亚大学文理学院本科毕业生,在夏村度过了美好的大学时光。看到KKK党举着火炬践踏我们作为世界遗产的The Lawn,火光照亮杰斐逊总统留下来的图书馆Rotunda,实在心痛。

动乱现场(配图来自作者微信公众号,下同)

暴动看似突如其来,但前情其实草蛇灰线,早有端倪。只有理解美国政治的运作方式,才能理解事件背后的起因。请大家记住这几个名字:夏洛茨维尔官员Wes Bellamy,黑人运动家Alicia Garza,弗吉尼亚大学前客座讲师Douglas Muir,博客作者Jason Kessler。他们都是在拉锯中让事件升级的关键人物。

Wes Bellamy来自亚特兰大,典型的南方黑人,去年11月刚刚被选为夏村的城市理事。在城市理事会任职的同时,他还在当地的Ambemarle High School任教。理所应当地,他的政见就是为黑人社区发声。

在任教期间,一名黑人学生向Bellamy写信提议,夏村有一百年历史的罗伯特·李雕像象征着“白人至上主义”,应当拆除。Bellamy一看好嘛,黑人、学生、种族歧视,正好搞个大新闻,搓搓手就开始提案了,浑然不顾这是违背州法的事实。

与此同时,去年10月4日,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联合创始人Alicia Garza在夏村的Paramount Theater进行了一场探讨贫穷、种族与法制援助的演讲。演讲中她声称Black Lives Matter要“一次性地终结政府制裁的暴力,为所有人的圣洁与尊严而奋斗,不仅仅是男性黑人,还有女性黑人、LGBT黑人、移民和残疾人”。

话说得很漂亮,但缘何“所有人”等于“黑人”呢?Black Lives Matter,但并没有提到All Lives Matter。抱着这样的质疑,弗吉尼亚大学前客座讲师Douglas Muir在演讲结束后发推谴责:“'黑命贵'是自3K党以来我见过最种族歧视的组织了。开什么玩笑,恶心!!!”

这下好了,虽然逻辑可以理解,但是这种偏激言论显然是要遭到封杀的。Muir被群起而攻之,不得不从弗吉尼亚大学停职。而前面提到的Wes Bellamy是批评最激烈的人之一——激烈到什么程度呢,以政府官员的身份,他组织了一场几乎是钦定的抗议活动,专门针对Muir在当地开的餐馆Bella's Restaurant。作为当地官员,号召民众都不要去当地的餐馆吃饭!这种亲手下场撕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下吃瓜群众也看不下去了,博主Jason Kessler开始对Bellamy进行扒皮。不扒还好,一扒不得了——这个Bellamy是个反向种族歧视者,过往的推特里充满了对白人尤其是白人女性的侮辱言论!UVA校报Cavalier Daily加入了调查,爆出不少料。

这些料猛到什么程度呢?最厉害的一条是:“我恨白人,所以我也恨白雪。”

我靠大哥……白雪招你惹你了?只许州官恨雪,不许百姓骂街,这是妥妥的双标啊。

给大家开开眼,Bellamy其它的歧视推特还包括:

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几个当地人物在网上撕逼。但自从Bellamy被曝出推特事件,事情就不可避免地来到现实中,影响到他的仕途。因为这些言论,他在一番道歉之后,不得不从Albemarle High School和弗吉尼亚州的教育理事会辞职;但是奇诡的是,他居然仍然保留着夏村理事的职位!!

极端分子能话事,这不是摆明了留后患吗喂……

Bellamy遭受一轮打击,看看手上的事情还剩下什么——罗伯特·李的雕像还能搞一搞嘛!于是他就更加一门心思开始推进这个“反对白人至上主义”的运动。而夏村政府不知道是脑抽还是怎么的,居然顶着州法,把案子给通过了。

事已至此,围绕着Wes Bellamy的几轮争议下来,这个事件链已经吸引了足够多“白人至上主义者”的瞩目。一个反歧视的种族歧视者导致了更加严重的歧视,不可谓不讽刺。

我们可能很难想象的是,至今在美国南方红脖中还有着数以万计的内战粉。他们留着大胡子,收集内战时期的物品,瞻仰老战场,还在各种纪念日组织cosplay大激战活动。我大学室友的前男友就是其中之一,提起北方人就言必称“yankees”恨得牙痒痒,说句不好听的,就和咱们的皇汉大明粉一样。对他们来说,罗伯特·李就是袁崇焕一般的存在,有“蛮夷”要拆李将军雕像,那当然是一个字——干啊!

另一方面,夏村在弗州是个异数。虽然地处深南“deep south”,但她基本是围绕着弗吉尼亚大学运作的大学城,曾被评为十大“美国最聪明的城市”之一。知识分子都更偏向民主党,因此夏村的各种政治民调和投票也常常是万红从中一点蓝。而大学里的年轻人个个血气方刚,视自由平等为信仰,当红脖们来到校门口搞事,当然也是一个字——干啊!

白人至上主义者两三个星期前就来到了夏村,双方的抗议活动各种对峙,警方消极控制,导致了昨晚的悲剧。

集会中,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驾车驶入人群,毫无疑问是一场以ISIS为灵感的恐怖袭击。集会后,大量外来的肇事者通过高速公路逃逸,夏村警方出动直升机追赶,不幸于郊区坠机,两名警官遇难。坠机地点就离我摄影老师家三英里远,他甚至听到了坠机引起的巨大声响……更可怕的是,他听到有人放言说“我希望那上面坐满了警察”。

回头看看,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这么多生命,都是为了什么?

Wes Bellamy在2015年的竞选活动中声称自己要“在社区中建立起桥梁”、“打破社区里的屏障,一起携手前行”。诚然,他只是一个推手,但他也是美国社会极端分裂、互相仇视的代言人。从头到尾,各个利益团体被利益和仇恨所驱动,像海啸一样让普通人避无可避,只能被潮水推着走。

世上有那么多可怕的事情,但我们心痛的是,它们离我们竟然这么近。如果我还在上学,很难说不会头脑一热就加入游行,或者作为学生记者参与记录。

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Let it be a lesson for all of us.

【本文原发于微信公众号“卓扬Eris”,观察者网已获作者授权转载】

卓扬

卓扬

游学过五大洲的纪录片导演,纽约大学MBA/MFA双学位在读

分享到
来源:卓扬Eris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