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新之说:先毁明星,再毁香港,黎智英的“狗仔”生涯

2020-06-01 07:42:09

【视频/ 观察者网 新之AKIRA】

大家好,我是在观网陪您聊文娱的新之。

想必最近的两会,大家都在关注“港版国安法”,确实很令人振奋,中央终于要出手整治香港问题了。当然不出所料的是,除了爱管事的美国跳脚外,“港独”分子们也不安分,比如某位上蹿下跳的人物这几天又一次在媒体上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他就是被人民日报定义为“叛国乱港”分子,“祸港四人帮”之首的黎智英。

都知道黎智英是香港娱乐小报起家,今天,新之就和大家从文娱的角度来八一八这个人,因为在成为孤注一掷的政治黑手之前,黎智英和他在90年代创办的《壹周刊》和《苹果日报》两家媒体早就在娱乐圈劣迹斑斑,也正是黎智英,在试图毁掉香港社会之前,统领着他一手创立的狗仔队,用十年的时间,毁掉了几代人苦心打造的香港娱乐圈。

黎智英,人送绰号“肥佬黎”,虽然是传媒大亨,但和“文化人”毫不沾边,相反,他的人生经历和我们熟悉的那批曾经站在风口上“白手起家”的香港富豪们非常相似。

黎智英出生于广东顺德,九岁就在广州火车站帮人搬行李,直到有一天,一位香港来的阔佬随手扔给他半块吃剩的巧克力,黎智英后来回忆“我从来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好吃的东西,香港一定是天堂了”。于是他在十二岁那年,孤身一人偷渡来了香港,一边做工一边在街头当飞仔,在这期间混迹于黑白两道,长袖善舞,又很会钻空子。二十出头就当上了经理,1972-1973年利用港股的暴涨暴跌买空卖空,狂赚了20倍利润。

很快,他自己创业,又在1978年抓住了改革开放的机遇,利用内地对港资的优厚待遇,雇佣大量的内地劳动力,二十四小时两班倒地生产纺织品出口到欧美,又大赚了一笔。

1981年,他吃披萨时偶然看到一个写着意大利人名“Giordano”的纸巾,于是就用“佐丹奴”作为了自己时装品牌的名字,因为这样会无形中让消费者以为这是一个正宗意大利品牌。

80年代末,黎智英结识了“港独分子”“叛国乱港四人帮”的二号人物李柱铭,受他的影响开始涉足政治。

1990年,黎智英卖掉佐丹奴的股份,在香港创办了《壹周刊》。一开始,《壹周刊》的定位是一个走市民化低价道路的综合杂志。但是,很快,黎智英就在一场当红女星王祖贤的“富商绯闻”事件中尝到了甜头,得到消息的记者绕过了联系本人和经纪人的一般步骤,直接跑去富商的办公地点蹲守偷拍,最终靠着偷拍的照片引发全港吃瓜,杂志一卖而空。

《壹周刊》靠闪瞎人的封面吸引眼球(资料图),来源:欧新社

随即,一支令全港明星心惊胆战的“狗仔队”,在教父黎智英的精心调教中诞生了,很快成为黎智英撼动香港娱乐圈,赚取巨额收入的利器。在这样的路线指导下,黎智英很快又创办了另一个“狗仔文化”的代表媒体《苹果日报》。

狗仔队这个词最早源于意大利语“Paparazzi”,而香港人之所以用“狗”这个字来称呼,源自最早为警方刺探情报的便衣探子在香港被叫做“小狗队”。为了让狗仔文化在香港迅速发展壮大,黎智英采取了非常手段,除了远高于一般记者的薪酬,还有“三个萝卜一个坑”,随时裁员的激烈竞争淘汰制度,以及内部拿出各自文章激烈互相指责的“批斗会”等等。在物质的诱惑和搵食的压力下,被投入狗仔位置锻炼的新人们很快放下了新闻人的理想操守,开始了“裸体加尸体”的狗仔生涯。

对狗仔们来说,24小时跟踪蹲守,翻垃圾桶只是小case,偷拍隐私,抓拍尸体,甚至伪造身份、潜入私宅、追车撞车、碰瓷挑衅,人均“张三”,全员恶人,无所不用其极。

《壹周刊》和《苹果日报》的狗仔们在这样的所谓指导思想下,曾经做出为了满足港人对“渣男”的控诉和窥伺欲望,媒体付钱给男主人公招妓,从而拍下细节供读者辱骂的事。这就是当年引发香港哗然的“陈健康事件”,这一案件也成为了香港新闻业界之耻,最终以黎智英在《苹果日报》头版道歉了结。

很快,黎智英和他的《壹周刊》《苹果日报》就得罪了几乎所有的明星。如果要全部说出来,估计我从现在开始说到下个月也说不完。

2003年,周星驰在上海拍摄电影《功夫》时,《壹周刊》通过翻找酒店垃圾桶和精心裁切的找票撰写文章,称周星驰深夜招妓。愤怒的周星驰将《壹周刊》告上法庭,当时,周星驰沉重地表示:“我不相信有人做事这样不公道,我也是人,我有尊严、有感受、有生命,不是可以乱写的!”

2005年,因为《壹周刊》记者贴着车窗拍摄周杰伦和女友的照片并挑衅周杰伦,引发周杰伦的激烈反弹,向狗仔竖起中指,年轻气盛的他感叹“只可惜自己没有打狗棍”,《壹周刊》顺势把周杰伦称为“劣迹艺人”,让周杰伦一时背负了巨大的舆论压力,最终不得不公开道歉。他在道歉时说:“我的手是用来弹钢琴的,不是用来打狗仔的”不过后来,周董还是用弹钢琴的手写出了讽刺狗仔歌曲《四面楚歌》,收录在了他的名专辑《十一月的肖邦》里。

更让新之印象深刻的黎智英手下狗仔跟踪艺人的事件,发生在1995年的张国荣撞车事件。当时,《壹周刊》的狗仔跟踪偷拍张国荣和他的好友唐先生,被愤怒的张国荣掉转保时捷的车头反去追狗仔,最终逼停了狗仔的车。张国荣立刻报警,上车,点烟,扯掉狗仔的偷拍胶片曝光,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不过,这未尝不是狗仔希望的剧情,最终狗仔依然炮制出了一篇添油加醋的文章,不仅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张国荣,而且把他圈外的友人唐先生的所有隐私全部曝光。而张国荣也不甘示弱,在接受黎智英旗下媒体访问时毫不留情大骂黎智英,最终媒体把这篇访谈以《人渣不需要给脸》为标题刊出,当然,小编还是得给自己老板面子,所以文章里出现了“时间有限,以下省略三段骂黎智英的话”这样的表达。

然而,虽然张国荣身为最有影响力的老牌港星,为人够刚够光明磊落,在这一事件之后为了不给狗仔机会反倒是堂堂正正地公开了恋情,成就了一段佳话。但是一直到他生命的终点,黎智英手下的狗仔都没有停止对他的造谣、嘲讽和骚扰,以至于在他离世不久,好友梅艳芳就曾经公开对媒体说“哥哥间接因《壹周刊》而死”。

从刚才三个小故事里,我们会看到面对狗仔的围攻,香港的明星从来没有放弃抵抗和自救,早在1995年,香港艺人就曾为了抗议狗仔队的骚扰,发起了一个72小时“无声行动”,艺人集体带上口罩拒绝接受八卦小报的访问。

然而狗仔文化这个潘朵拉的盒子一旦被黎智英打开,就开弓没有回头箭,不仅在明星们的抗拒中丝毫没有收敛,反而其他与黎智英旗下媒体竞争的同行,也都纷纷拉起了自己的狗仔队伍。不为别的,香港的市民爱看啊。《壹周刊》在巅峰期的发行量超过16万册,读者高达106万人,所谓每六个香港人就有一个人看。《苹果日报》更是成为香港第一大报。两大报纸还输出到了台湾地区,一时间也是呼风唤雨,风光无两。

黎智英这样形容自己在媒体界的大成功,他说,我本来就没有人性,很多事情对我不重要,所以我适合做传媒。

黎智英系的媒体是怎样让娱乐新闻吸引读者的呢?一言以蔽之,“一入八卦深似海,从此明星是贱人”,用一种小市民阶层特有的窥私欲、尖酸和听风就是雨,打掉明星所有的光环,让他们永远处在被物化,被消费,被嘲笑的困境中。

涉及男星,句句不离“渣男”,“贱男”,即使捕风捉影,甚至挑衅生事也要制造出他的所谓劣迹斑斑来供人批判。涉及女明星,句句不离穿衣土、身材走形,整容失败,句句不离嫁豪门,钓小开,把不谈恋爱的女星叫作恨嫁,把嫁人的女星称为上岸,嫁入豪门的女性就报道他们天天拼儿子,生了儿子的报道丈夫、公公给多少赏钱,等这些都讲完了,就该报女星的老公沾花惹草,小三上位,二女争一夫,大婆地位难保,再然后就是嘲笑女明星人老珠黄青春不再,晚年落魄,总之,沾上了你一辈子都好不了。

另一方面,用闪瞎狗眼的高亮度凌乱排版,把起绰号艺术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刻薄大标题,闪光灯、高锐度高噪点刻意拍出的明星丑照,让市民们心情舒畅,忍不住要买来传播的冲动“呵,明星也不过如此啊”,再者,用所谓的设计对话,甚至是自制连环画、小动画来“还原故事”,真正做到了“开局一张图,后面全靠编”。

这样一家和一家比出位的恶劣风气,到了刘嘉玲裸照事件到达了顶峰,《东周刊》因为刊登刘嘉玲被绑架逼迫拍摄的裸照而被停刊,香港艺人群情激奋,由成龙、梅艳芳发起,包括梁朝伟、梁家辉、张国荣、谭咏麟、刘德华等等几乎所有香港明星,发起了“天地不容”声讨活动。然而这边全港明星团结抗争,《东周刊》刚被停刊,那边黎智英的《壹周刊》又抓住时机把刘嘉玲的绯闻扒了一遍吸引眼球。

其实,在90年代黎智英拉起狗仔队之前,香港的文娱媒体虽然也热衷于报道明星八卦,但基本上还是克制有界限的,很多资深文娱记者和明星都建立起了不错的私交,记者写明星多是娓娓道来的文人笔调,明星通过媒体展现出来的也不乏真实可爱的一面。

但经过黎智英苦心经营十年,香港明星视媒体为洪水猛兽,媒体报道中的香港明星形象也集体崩塌,诽谤和谎言代替了真实的明星,甚至传到了内地,成为了一代人提起某些美女港星时津津乐道的所谓秘闻,这其中很多都被粉丝用石锤系统辟谣过,可是大家都只顾着会心一笑又有多少人在乎真假呢?再比如当年的霸王洗发水致癌,大多数人都拿着这条新闻和成龙的Duang当梗刷,又有多少人关注这条消息原本就是《壹周刊》炮制的一则假新闻?

黎智英曾经说过:“很多人想树立形象,但社会要的不是你的形象,社会要的是真实。所以做传媒的人脸皮要够厚,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黎智英和他的狗仔们打着追求真相的名义用造谣和低俗毁掉了香港娱乐圈的形象,让有艺术追求的艺人只能沦为庸人的资谈,让无才的庸人靠博出位便可名扬天下。在外界看来,一旦老一辈的光环被消耗殆尽,一个被媒体恶意丑化成全员贱人的圈子,对外界还有什么文化吸引力?又有多少人才愿意投身其中去做下一个“贱人”呢?

但是黎智英不在乎,他本质上是一个投机客,只要有名,有利,能呼风唤雨,牺牲掉这些明星又有什么关系?当香港娱乐圈迅速衰落,黎智英便将爪子伸向能让他出更大风头的舞台——政治。这一次,他要的是香港为他的野心来陪葬。讽刺的是,如《苹果日报》这样的媒体,所有香港人都知道它低俗不堪,充斥谣言,但一边骂一边买,苹果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

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我曾经采访过一位香港市民,她对我说:香港人真的热爱政治吗?其实大多数香港市民只是单纯地喜欢搬弄是非,我觉得他们充其量是一群“政治八公”和“政治八婆”。

现在香港没有什么让人感兴趣的娱乐新闻了,苹果这样的媒体就用曝“政治黑料”来吸引眼球。而香港人依然以八卦的习惯来看政治问题,就像看香港的肥皂剧一样,不用过脑子。慢慢地,他们的脑子也就被“洗”了。

十年,足以毁掉一个辉煌产业的正常生态;二十年,足以毁掉一座繁华城市的理智和判断力。好在,黎智英们蹦跶不了多久了,无论是作为狗仔的黎智英,还是作为走狗的黎智英。

黎智英被捕,图片来源见水印

不过,看着每天包围着我们的各种标题党、营销号、和各种来路不明的瓜,亲,我们也需要守护好自己珍贵的东西啊。观察者网作为一家立志于去除庸俗新闻,带领大家严肃讨论国际时政的媒体,也在默默等待着您的守护。加入观察员,和我们一起守护这个时代最珍贵的理性和判断力,输入我的邀请码818可以立减十元,输入别人的也可以~我们下期再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新之AKIRA

新之AKIRA

风闻影评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先毁明星,再毁香港,黎智英的“狗仔”生涯
肖战身后,中国造星“拿来主义”的垮掉
《囧妈》免费是“爱心福利”还是资本缠斗?
2020春节档“神仙打架”,真的能诞生“神片”吗?
“港独”媒体刊登陈太太来信,在他们笔下“你们都不存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