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卜杜拉·阿里安: “我们砸万亿搞足球,关心的头等事绝非赛场胜负”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2022-11-22 07:45

阿卜杜拉·阿里安

阿卜杜拉·阿里安作者

卡塔尔乔治敦大学历史学副教授,《足球在中东:国家、社会与美丽游戏》编者

【导读】 11月20日,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在海湾球场举行。借助这届“最昂贵”也“最受争议”的世界杯,卡塔尔及其所在的中东地区进入了全世界球迷的视野。 体育是中东国家向外拓展国际影响力的支点。近年来,许多中东国家已通过资本(控股)等方式成为世界体育背后重要的参与方。 同时,足球也深刻影响着中东的地缘政治秩序。足球协会和球迷群体曾是上世纪埃及政治运动和中东群众运动的亲历者、见证者。如今,足球产业更深入地融入到国家和企业的利益中,也使中东更频繁地面对消费主义和可持续性发展等新问题。 本文旨在透过足球看见多元的中东社会,并理解其变迁的深层动力。文章原刊于Middle East Eye,微信号“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编译本文,供读者思考。

【文/阿卜杜拉·阿里安,译/慧诺】

足球正在塑造中东地区地国家身份和区域地缘政治,而海湾国家对欧洲俱乐部的巨额投资也是其软实力战略的关键。

今年夏天,世界足坛的头条新闻是法国天才年轻球员姆巴佩(Kylian Mbappe)决定与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PSG)签订为期三年的续约合同,而代价则是他一生的梦想,既转会到西班牙豪门皇家马德里俱乐部。由国家资助的卡塔尔体育投资公司(Qatar Sports Investments,QSI)是PSG的控股股东(译者注:2011年6月30日,卡塔尔财团正式收购了PSG俱乐部70%的股份),让23岁的姆巴佩成为世界上收入最高的足球运动员。据说,此次续约的奖金高达1.25亿美元,这在过去球队留住运动员的历史上,也是闻所未闻的费用。

今年5月下旬,还发生了一起报道较少的事件:阿根廷国家足球队取消了原定和以色列的友谊赛,以回应巴勒斯坦Al-Khader足球俱乐部要求阿根廷退出比赛的呼吁。在今年4月,以色列占领军枪杀了该俱乐部19岁的球员Mohammad Ali Ghoneim。

在西亚北非的其他区域,也有不少足球相关的政治事件。埃及国家足球队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重大区域危机的中心。在2023年的非洲国家杯预选赛中,埃及国家足球队以2-0的比分惨败给埃塞俄比亚。此后,球迷和政客群情激愤,并将球队的球场表现与两国关于“埃塞俄比亚大复兴水坝”建设的争端联系起来(埃及人认为,该水坝威胁到了该国获得尼罗河水的生存资源)。

在其他新闻中,前皇马和西班牙的主力后卫米歇尔·萨尔加多(Michel Salgado)的17岁儿子米格尔(Miguel)最近被阿联酋的U20国家队征召。老萨尔加多十年前退役后,就一直在阿联酋足坛工作。

这些故事展示了同一主题:足球在中东地区有着无处不在的地位,而在世界的其他地区,中东也在影响其足球有关的方方面面。在中东大部分地区,足球长期以来就一直是最受欢迎的运动:它吸引了数百万人的想象力,传递着这里人民的愿望,并在这个过程中鼓舞了众多的球迷。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首场比赛中,东道主卡塔尔迎战厄瓜多尔,最终0:2败于厄瓜多尔。图为卡塔尔球迷赛前为球队加油(图源:Middle East Eye)

足球视角下中东的多元角逐

足球不仅仅是一项运动或比赛,它已经成为了撬动政治和经济的重要支点,也是那些挑战当前统治秩序的人手中的杠杆。

2010年,国际足联将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权授予卡塔尔,这震惊了全世界的球迷。伺候,记者、学者、社会活动人士、政治领袖和全世界的足球爱好者都争先恐后地对这一决定进行解读,权衡一个让阿拉伯小国成为“地球上最受欢迎赛事”主场的意义。

劳工权利、软实力政治和金元足球等问题笼罩着此次世界杯的相关讨论,但同时,其他人也通过足球的视角,开始更广泛地关注到了这个地区。也正是本着这种精神,我们与12位学者一起讨论:足球如何成为了该地区一系列争端互相角逐的“竞技场”,并出版了一本新书。

首先必须声明的是,中东的足球遗产远早于其申办世界杯,抑或是中东国家在欧洲转会市场上利用其无与伦比石油财富的时候。事实上,在一个多世纪前欧洲殖民官员就将足球引入了该地区,作为殖民工作中培养“顺从之人”的一部分。

但反过来说,中东精英也认为有组织的体育活动是文化和文明进步的标志,并将体育融入民族主义的抗争中。上世纪埃及足球联赛的创建,就是一个代表性例子。阿尔阿赫利(Al-Ahly)和扎马莱克(Zamalek)等埃及传奇足球俱乐部的兴衰更迭,以及埃及国家联赛的建立,创造了一个新的场域,而国族身份、社会阶层、经济利益和政权分配等问题都将在这里发生。

球场上的成功和失败也反映体育机构之间的激烈竞争:不仅为了赢得资源、有前途的球员,也为赢得各地球迷的心。

足球撬动国际政治关系

在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埃及共和国第二任总统)上台后,足球再次成为中东政治斗争的场所也就不再让人奇怪了。随着他的声望上升,纳赛尔被任命为阿赫利俱乐部的名誉主席,而他也任命了一位值得信赖的军事官员领导着埃及足球协会。

不久之后,纳赛尔在1957年带头成立了非洲足球联合会(Confederation of African Football),并在埃及遭遇国际孤立的情况下创办了非洲国家杯(Africa Cup of Nations)。埃及在第一届比赛中就捧起了奖杯,而迄今为止,埃及赢得的非洲杯赛冠军(7次)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东国家也更频繁地将其政治议程投射到其国家足球队上。在1998年世界杯上,伊朗和美国之间的一场小组赛为两国多年的敌对关系提供了一个舞台。伊朗以戏剧性的2比1赢得了比赛。在比赛前的准备过程中,虽然美国和伊朗两国的元首都试图借比赛缓和原本紧张的关系,但双方的球迷都表达了强烈的政治情绪。

在今年的世界杯中,伊朗和美国将于多哈的苏马马(Al Thumama)体育场进行另一场小组赛对决。从广泛的媒体报道来看,在区域竞争升级和伊朗核协议的重新谈判停滞不前的背景下,这场比赛的意义肯定也将远远大于球场上的结果。

前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墙上的壁画,展示了伊朗在 1998 年世界杯上对阵美国的进球

(图源:Middle East Eye)

足球发起群众动员

在中东,对足球的热情不仅可以被统治者及其敌对国家利用,它还能形成广泛的群众动员。

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中,开罗的Al-Ahlawy Ultras等球迷团体为对抗穆巴拉克政权的发挥了重要作用,是大规模抗议的典型案例。由巴勒斯坦和英国民间组织发起的“抵制、撤销、制裁”运动(BDS:Boycott, Divestment, Sanctions)也在利用全球对足球运动的关注,呼吁各国球迷、俱乐部、国家队及其赞助商对以色列进行全面抵制,以回应其对巴勒斯坦土地的持续占领和对巴勒斯坦人权的侵犯。BDS运动源起于针对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体育抵制”。(译者注:至今为止,南非是在国际足球大赛上被禁赛时间最长的国家队。1961年,因反对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国际足联暂停了南非的国际足联会员资格,此后非足联也宣布暂停了南非的会员资格。1991年,南非正式颁布新宪法,废除了《人口登记法案》,终结种族隔离制度就此终结。同年,国际足联恢复了南非的会员国资格。)目前,BDS运动已经地有效将巴勒斯坦人的困境传播了出去,并成功地导致了阿根廷和以色列比赛取消,并且掀起了球队和球迷对彪马公司地抵制,指责其对以色利在非法占领区组建球队的赞助行为。

足球世界内外,中东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在1948年以色列强行驱逐了数十万本土巴勒斯坦人后,逃到邻国黎巴嫩的巴勒斯坦难民只能继续作为无国籍居民生活。他们被剥夺了许多基本权利,无法从事数十种特定职业。此后,黎巴嫩的足球联盟将这些歧视性做法制度化,规定了每个俱乐部的巴勒斯坦球员数量的上限配额,甚至剥夺了这些球员作为守门员参加比赛的机会。

通过观察足球在中东社会中的作用,我们能够在球员和球迷外,深度研究到影响该地区人民的更深层次问题。

足球揭露歧视问题

同样地,足球不仅可以揭露中东地区的性别歧视,也能提供一种挑战的工具。例如,在土耳其,女足比赛一直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女足队员与男足队员相比,工资差距很大,医疗服务不足,使用设施有限,职业发展不稳定。而在伊朗,女球迷被禁止进入体育场,这样的规定受到国际足联、国际人权组织,以及观众的质疑,并引发了一系列紧张的对抗。

此外,2022年世界杯的筹备工作也有助于揭示海湾地区重要的公民身份问题。当前,卡塔尔国家队球员包括完全的卡塔尔公民、在该国出生的长期居民和来自其他地方的归化公民。然而,但无论是在媒体采访、社交媒体帖子还是在球场上的庆祝活动中,总是充斥着对“非卡塔尔公民”球员身份的激烈争论,并挑战着当前海湾国家对于国族身份认同的传统观念。

2022年世界杯卡塔尔队首战阵容(图源:Al Jazeera)

近期,各界也在密切关注海湾地区的移民劳工权利问题,尤其是卡法拉系统(kafala system)中固有的虐待行为。随着国家当局、全球建筑公司和招聘机构监督重大项目,从体育场和训练设施到酒店和全市的地铁系统,国际压力正在敦促卡塔尔改革其劳工做法。因此,卡塔尔政府在2017年宣布了一系列改革,次年,国际劳工组织(ILO)也在多哈设立了办事处,并时刻报告着移民工人条件的改善。(译者注:针对外籍劳工管理的卡法拉制度亦称为“担保人制度”。该制度由来已久,要求所有非技术外来劳动者必须有唯一的国内担保人,劳工与担保人[通常为雇主]挂钩,担保人对劳工负责。在没有担保人同意的情况下,外来劳工不得入境;如果需要换工作或者离境也需要担保人同意。雇主通常会拿走雇员的护照,限制其离境,有时在雇员出境之前拿着证件勒索一大笔费用。在这种情况下,劳工对雇主有很大的依赖性,容易出现被迫工作,居住条件差,拖欠工资等等众多问题。)

足球象征海湾国家的崛起

2022年世界杯将在一片争议中召开,它象征着“新钱”国家为转移世界足球重心所做的努力。在过去的二十年里,随着足球运动的全球化和商品化程度提高,这项运动本身也发生了重大转变。

2008年,阿联酋的一个皇家投资集团收购了曼城俱乐部,不久后QSI收购了PSG。自此,一个新时代到来,海湾国家成为了欧洲顶级联赛的主要参与者。这些国家利用豪门球队的控股权,不仅追求球场上的成绩,也在不断追求着软实力外交和地缘政治利益。例如,2015年英国《卫报》的一篇报道说,作为阿联酋政府镇压穆斯林兄弟会运动的延伸,曼城俱乐部也开始游说英国俱乐部开展相关调查。2021年,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译者注:沙特最主要的主权财富基金,也是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投资基金。)收购了英国纽卡斯尔联,也遭到了所谓“体育公关”(sportswashing)的指控。

足球比赛转播权的争夺也是重要话题。自2017年以来,在以沙特为首地四方邻国对卡塔尔的封锁中,位于沙特的一个名为“beoutQ”的盗版卫星信号运营了两年,并逐渐削弱了卡塔尔苦心经营的beIN体育网络。此前,beIN曾耗费巨资购买世界上最受关注的足球比赛的转播权。(译者注:2017年6月,沙特联合周边国家纷纷和卡塔尔断交。他们对卡塔尔的指控包括,支持恐怖活动,干涉其内政。沙特还关闭了和卡塔尔之间的海、陆、空的交流。2022年1月5日,沙特、阿联酋、埃及还有巴林宣布和卡塔尔外交关系恢复。随后,卡塔尔就宣布与沙特之间的海、陆、空之间的通道相继开通,这是断交以来的第一次口岸开通。)

展望未来,中东地区足球的将与该地区广泛的政治、文化和社会经济发展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随着足球运动的社会影响进一步扩大,并更深入地融入到国家和企业的利益中,消费主义和可持续性发展、国家利益和劳工权利、政权稳定和政治自由等“新问题”也将在中东地区接踵而至。

比赛的高潮和低谷也在赛场外回荡。这里的所有人都清楚,足球不仅仅是一场体育比赛。

【本文原刊于Middle East Eye,原题为Qatar World Cup 2022: How football become a game changer for the Middle east。微信号“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编译刊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啸云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1月22日 07:45

“我们砸万亿搞足球,关心的头等事绝非赛场胜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印度对德国说“不”

邀非洲国家领导人来美参会,拜登将“有意不提中国”

中美关系,可以学学苹果和三星

江泽民同志追悼大会隆重举行 习近平致悼词

江泽民同志追悼大会举行 全体默哀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医院为江泽民同志送别并护送遗体到八宝山火化

江泽民伟大光辉的一生

江泽民同志遗体由专机敬移北京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机场迎灵